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我掏出手机,给陈逊跟陈逊说了一下我的计划,然后让陈逊带着人拿着家伙埋伏在外面门口。

    接着,我出门。

    梁语文还再三叮嘱,她确实是很担心我的。

    我下了楼,然后出了门。

    走出去了之后,看到花圃那边,的确是在长凳那里,有几个男的坐着。

    我出去后,他们都看着我。

    这时候,在他们那里传来有个对讲机的声音。

    听到了对讲机那独特的xin hao声,但是听不清说的什么。

    不过,对讲机的声音结束后,那几个男人走向了我。

    我看到几个男人,六七个走向我,其中一个,果然手中拿着对讲机。

    这时候不跑,还要等什么时候,我马上拔开脚步,逃。

    往前直接撒开腿了跑,冲。

    这时候,他们明显的看到了我,然后,没料到的是我突然的加油门往前奔跑逃窜。

    他们马上冲过来。

    我已经冲到了外面,他们跟着我追。

    这时候,埋伏在外面的陈逊十几个人突然跳出来,抡起棍子对着追我的人就狂打。

    这几个人完全没意料到这是个陷阱,一下子被攻击,直接就乱了,他们都手无寸铁,抱着头赶紧逃。

    陈逊喊道:“抓住那两个!”

    有两个被打得摇摇欲坠,跑得最慢,陈逊等人上去抡起棍子打腿,打得他们趴到在地,捂着腿嗷嗷直叫。

    为什么不直接抱住他们拉住他们,因为生怕他们身上带刀。

    万一抱住了他们,他们一个回捅,会出人命的。

    打趴了后,陈逊等人上去zhi fu了那两人,然后,马上拖过来上车。

    其余的几个,都跑了,就剩下这两个倒霉鬼。

    陈逊马上让手下搜身了他们,捆绑,塞上车。

    我指着里面,“他们老大在里面!”

    陈逊马上带人冲进去里面,那辆林斌开来的轿车,这时候启动了,冲了出来。

    我们急忙的闪开,车子径直冲了出去。

    我们没有敢拦住,小命要紧。

    看着远远离去的车子,陈逊问道:“怎么办。”

    我说:“追是追不上了,只能拉这两个家伙去审问了。太可惜了,让那家伙跑了。”

    陈逊说:“好,老地方。河边。”

    又要拉去江边,淹死他们。

    不是淹死,是吓唬他们,让他们说实话。

    我说:“好的,你们拉去问吧,我就不去了,我去陪着女朋友,问他的时候,你开着手机。”

    陈逊说:“知道。”

    陈逊上车,离开了。

    他们去江边。

    事情发生很突然,短短三四分钟的时间,根本没人经过。

    我回去了楼上,走上楼的时候,见梁语文在下楼。

    我拉住了我的手:“你下来干嘛了。”

    梁语文说:“你,你吓死我了。”

    我说:“我吓死你什么了呢啊。”

    梁语文说:“我在上面看到好多人追着你打你!”

    我说“你相信吗,那就是四联帮的人,林斌就是四联帮的老大,他找人来报复我的。”

    梁语文点了点头,但点头,还并不算很用力,这说明,她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好吧,看来,她自己没有亲眼所见,她还是半信半疑,除非,她自己经历。

    这也算是见了,可林斌给她的印象实在是太斯文,太好了。

    太高富帅了。

    让她真的无法把他和老大联合起来。

    再说了,四联帮这个帮派,一直谁都没听说过呢。

    她更没听说过。

    不过,她本身不是道上的人,这城市里,很多人没有涉及到这些的,也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些帮派的。

    我说道:“这里不安全了,去我那里住吧。”

    梁语文说:“不怕吧。”

    我说:“我不骗你,他们盯着了这里,陈逊他们一离开,我担心他们又折回来,那就麻烦了。”

    梁语文点了点头。

    收拾了一些东西,她和我下楼,打车过去我那边。

    路上,接到了陈逊的dian hua。

    陈逊说道:“我们拉他们两到了河边,然后,开始了吧。”

    我看了看梁语文,如果让梁语文听到知道我让陈逊拉人去淹着逼供,势必让她不高兴,我说:“你做吧,问该问的全都要问,然后等会儿给我打个dian hua告诉我。”

    陈逊说:“好。”

    梁语文牵着我的手问:“他们要打你是吗。”

    我说:“对,林斌心怀不甘,要报复我呢。”

    梁语文说:“那以后怎么办。”

    我说:“以后尽量小心吧,你那里你不要回去了。”

    梁语文说:“那我来住你这里吗。”

    我说:“嗯,总之,你都要很小心。我也是。”

    梁语文点了点头。

    我说:“过一段时间后,就不会有事了。他气过了就没事。”

    梁语文嗯了一声。

    回到了我的公寓。

    梁语文先进去洗澡。

    我在阳台给陈逊打了dian hua过去。

    问陈逊什么情况了。

    陈逊告诉我,那两个家伙受不了,什么都说了。

    他们的确是四联帮的,林斌就是他们的老大,这次的任务,就是抓我,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也叫了人,而且他们没料到我知道他们是林斌叫来的,设好了陷阱。

    我让陈逊问他们,他们平时是干什么的。

    这几个人,是在林斌名下房地产的保安管理处上班的,就是保安。

    但他们就是四联帮的人,闲杂人等去做保安最好了,特别是混混们,让他们帮忙房地产开发商去修理敢和他们对抗的所谓刁民们,最好不过了。

    陈逊问我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

    我说没了,让他放了他们吧。

    挂了dian hua后,我听到门铃的响声。

    这个点了,谁会来按我的门铃?

    是王普吗。

    我心想,有可能是王普。

    然hou men铃没响了,听到的是拍门,错,是踢门的声音。

    居然是踢门。

    梁语文在洗手间说道:“有人拍门啊。张河。”

    我说:“听到了。”

    不会是林斌又叫了一群人来吧。

    我走过去,然后,趴在了门下,往外看。

    看到的是一双鞋。

    但是是什么鞋,看不清,因为看到的是很低的位置。

    只是一个人,不是两个人。

    我喊道:“谁啊!”

    “开门开门开门!”

    靠,是谢丹阳的声音。

    今晚到底怎么了。

    真是狗血。

    我说道:“你找谁!”

    谢丹阳喊道:“我找你王八蛋!张河开门!”

    我喊道:“他不在家!”

    谢丹阳用力踢门:“你开门不开了你!不开我就把门踢烂了!”

    好吧,我开。

    只能开了。

    打开了一点,探头看着她,我轻声道:“我这里我女朋友来了。”

    谢丹阳直接一脚把门踹开,在门后的我被踹翻倒在地。

    然后她冲了进来:“叫你开门你耳朵聋了吗!”

    我看着她,面色微红,摇摇晃晃。

    我靠,喝多了啊。

    妈的喝多了不去找徐男,找我干嘛呢!

    你这不是害死我,梁语文还在洗澡呢。

    我爬了起来,然后她晃晃悠悠,差点摔倒,我急忙扶着了她:“你有病是吧!”

    她说:“我喝多了!”

    理直气壮。

    我说:“你喝多了就能这么样子,撒野啊。”

    她说:“我不来这里野,我还去哪里野,全世界都不要我了!”

    我说:“你喝多了,坐下。”

    我总不能直接赶走了她推她出去了。

    谢丹阳骂我道:“王八蛋那么久才开门,你在家打飞机啊!”

    我说:“我靠你能不能嘴上留点德。”

    她说:“不行!”

    我说:“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啊。”

    谢丹阳一听,说:“她和我分手了!”

    然后哇的大哭,抱着了我,靠着我怀中。

    我要推开她,不然梁语文出来看到:“你坐着说坐着说。”

    谢丹阳说:“徐男和我分了。”

    我说:“坐着说。”

    门开了。

    梁语文穿着睡衣出来了。

    然后惊讶的看着谢丹阳抱着我的这一幕。

    谢丹阳也听到了声音,侧头看着梁语文。

    接着,谢丹阳正面看着我:“谁。”

    我说:“我女朋友。”

    谢丹阳放开了我,然后看着梁语文。

    梁语文皱着眉。

    我说:“这是谢丹阳,我的好朋友,跟你说的,那个好兄弟。呵呵。”

    谢丹阳对梁语文说道:“对不起,我,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了。”

    梁语文说:“不,不会。”

    嘴上只能说不会,还能说什么呢。

    谢丹阳问我:“你,你什么时候和她一起的了,你也没和我说,和她住在一起了。”

    我说:“刚刚开始。哦你怎么上来的。”

    谢丹阳说:“楼下有人开门我跟了上来。”

    我说:“坐下说吧。”

    我扶着谢丹阳,然后让她坐在凳子上。

    她坐下后,急忙站了起来,说:“我,我回去了。打扰到你们了。”

    我说:“好的,你走吧。”

    我想留着她,但是怎么留啊。

    她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然后差点摔倒的时候,梁语文急忙扶着了她,对我说:“她喝多了!”

    我说:“是啊我知道啊。”

    梁语文说:“那她怎么回去!”

    我说:“好吧,我去送她。”

    梁语文说:“我们一起吧。”

    我说:“那也好。”

    梁语文说:“等我先换了衣服。”

    我说:“去吧。”

    谢丹阳推开我:“不用不用,我自己能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