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监狱里的危险性
    我说:“天呐,你是说真的吗。”

    张嫣说:“我可以分一些,你帮我,让我在这里好过,让我减刑。”

    我说:“那可是赃款!”

    张嫣说:“是吗,人家这钱的主人都不承认是他的钱,怎么算是赃款?”

    好吧,这钱倒是会捞。

    跟贪官le suo了钱,贪官还不敢声张了,吃了哑巴亏。

    而且,是几千万啊,这他妈的她是设计了多大的官啊。

    她胆子真够大的。

    真是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啊,即便是关了十几年,出去后她还是千万富婆。

    尼玛,想起来,我就是在这里十几年,千万也是不可能敢想象的。

    记得起来了那个新闻,一个领导,在家里放着的百万xian jin,被偷了,这么多的钱,是一个小小单位的领导,从哪里来的?

    小偷偷走了这领导的钥匙,从其家里偷走了这些钱,小偷偷钱,很正常,但上百万,就真的很多了,一笔巨款,而且,这么大笔钱不存在银行却放在家里,然后,被偷了后,警方破案了却不透露相关人员的具体姓名单位,这就引起了很多人的猜疑。

    后来经不起媒体和公众的声讨,公布了相关人员的具体姓名单位,然后查了这位领导,果然,是贪官一枚。

    想想张嫣她的脑子也好使,她还是主谋,专门对这些人下手,经不起糖衣炮弹的当官的,本身就贪了很多钱,张嫣利用自己的姿色,让贪官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然后安排了tou pai,再敲诈le suo,呵呵,还是上千万的le suo,胆子有多大啊。

    而且第一次le suo,还没查出来,第二次才被查出来了。

    如果不是她的团队有人贪,也不至于会走到这一步。

    我说道:“你胆子真的是大到无法无边了。”

    张嫣说道:“劫富济贫。这些人活该这样。”

    我说:“呵呵,他们确实犯法了,但是你们这样做,也是犯法的。”

    张嫣说:“只怪我们有人太贪心。”

    我问:“后来那当官的怎么样了。”

    张嫣说:“另案处理。”

    我说:“呵呵。好吧。那,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你真的不怕我捅出去。”

    张嫣说:“我说了,捅出去你也没证据,我也不会承认,他们也查不到我那些钱藏哪儿。你这人我还是信得过,你不会到处说的,你太善良了,所以你戴了绿帽,还是会祝福自己女朋友的那种人,你不会舍得对付我。”

    我问:“你又知道,你试试和我作对看看,看我舍得不舍得。”

    张嫣说:“别人会,你不会。这会是你的性格缺陷。说难听点,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优柔寡断,善良,也要看什么方面,你在处理人情世故,还有感情方面,在我看来,你就是犯贱。处理什么都拖泥带水。”

    我说:“你不是这么跟我说我性格缺陷的人,呵呵。我承认的确是这样。好了不谈我性格了。我问你,你在监区也用钱收买了马明月,对吧。否则,她不会在你刚进来没多久,就让你做她的马前卒,说难听就是走狗。”

    张嫣说:“对,我是给了她钱。钱是好东西,花在哪儿哪儿舒服。在监狱里,我没势力,我刚来,我需要加入一个集体寻找靠山,不然我会被欺负,监狱就是浓缩了的社会,但是这里又比社会复杂阴险太多。搞不好,在社会上混会付出生命,在这里,也会。这里的危险性比社会还更大。”

    我说:“怪不得,我说你才进来没多久呢,就已经是马明月手下的一号人物了。”

    张嫣说:“我现在想做你手下的一号人物。”

    我说:“呵呵,你刚来的时候,不是很牛吗,还不想和我合作。”

    张嫣说:“作为曾经的同学,看到你把我调来这里,还面对着于晶晶,我是挺尴尬的,所以我反抗,想让你把我弄回去,我宁愿回去。也不想尴尬的面对你们。”

    我说:“你回去了也是受人欺负。你已经在监区无法立足了。”

    张嫣说:“只要有钱,就能立足。”

    我说:“呵呵你有钱是吧,你不怕她们伙同别人,盘剥你。”

    张嫣说:“那没办法,我只能收买别人,弄死弄残盘剥我的人。有钱就能让鬼推磨。”

    我说:“好吧,对于这个逻辑,我服了。”

    张嫣说:“你要多少钱。每年我供你,你保护我。”

    我心痒痒的,妈的,保护她,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这算不算受贿啊。

    我问:“人家马明月收你多少。”

    张嫣说:“一年二十万。承诺让我带队跟着她混,无论监狱里上面下来什么好处,优先给我。”

    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首先呢,这应该已经形成了受贿,而且,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被捅出去,那我就完蛋了,然后,这么做,也挺偏心的,她如果表现不好,我还要护着她,什么好处都给她,还有,万一收了她的钱,她也能要挟我了。主要还是觉得对其他女囚不公平。

    我说:“不行不行。作为老同学,我可以多关心你一些,但至于要跨过不合道理的地方给你关照,这就不行了。我管着那么大个监区,这怎么行。”

    张嫣说:“钱我会想办法给你,没人知道,除了我们两,就是我去告你,举报你,你不认,也没用。”

    我说:“不行了,你还是好好表现吧。说真的,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在监区里,混好并不难。”

    张嫣轻轻的把衣服往下扯,露出她身体白白的肌肤。

    我马上知道她想干什么。

    因为,丁琼为了救她妈妈,为了能和丁敏见面,宁愿用身体作为交换。

    张嫣应该也如此。

    张嫣说:“我知道你曾经喜欢过我,别骗自己,我看得出来谁对我有。你眼睛里写着。”

    我看着她一寸一寸往下的白色耀眼肌肤,真的是,好美,好想一下子就扑下去。

    我的手在颤抖。

    我的眼睛开始花。

    我的心只有她的身体。

    我开始舔嘴唇。

    她抓住了我的手,往她身上拉。

    想要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身上。

    我硬是,坚持着不伸过去。

    突然听到脚步声,是刚才那医生的脚步声。

    她急忙松手,把衣服拉上。

    我低着头,脸红红的。

    然后医生走进来,她也没发现什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说:“没什么事了,吊完这瓶葡萄糖,可以回去了。”

    我说谢谢。

    然后医生坐在了不远的地方,整理资料。

    张嫣当然也不敢造次了。

    她对我笑笑,意味深长。

    打完了吊瓶后,我送着她回去,还是关禁闭。

    不过,我让她们送饭。

    不然的话,再倒下,可能就麻烦了。

    回到办公室坐下后,闭上眼,睁开眼,脑海里全是那些场景,都是张嫣的身体,我没有看到什么,只是脖颈下去一些,没有看到任何重点,不过我所知道的是,身材很好,皮肤很滑腻,白皙。

    我想象着她全身会是怎么样。

    正因为她是这样的尤物,所以,那当官的,有钱的,富二代的,校草的,才一拨接一拨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用自己的身体,当成击倒男人的wu qi,她实在是好头脑。

    下班后,我回去了。

    回到了公寓里,却还是没见梁语文来做菜,她不是说来我家这里做菜吗,怎么从来木有见过来呢。

    我手机响了,正是梁语文。

    说她已经在她那边做好了饭菜,叫我过去吃。

    我说好。

    她叫我过去,就是想要我在那边过夜了。

    我当然不会拒绝,马上过去了。

    打的到了她那里,在楼下,买了一些必须用品,还有一些吃的喝的,上去了。

    果然,梁语文已经做好了四菜一汤,看起来,甚是温馨。

    有种家的感觉,看着她甜蜜的笑容,我突然有种想要和她去登记结婚的冲动。

    她看着愣着的我说:“怎么了呢。”

    我说:“没事没事,做好了啊。”

    梁语文说:“进来都不抱我,也不亲我。”

    我拥抱了她,然后说:“辛苦了。”

    她高兴的说:“快吃吧。”

    两人坐下来。

    我打开了买来的一罐冰啤酒。

    然后也给她开了,她说她不想喝酒。

    我说:“那之前怎么跟我喝的那么多,那晚,喝了多少你记得吗。”

    梁语文说:“我喝醉了,不记得了。”

    我问:“是不是假装醉的,然后给我机会。”

    梁语文马上澄清:“才不是呢!”

    呵呵,她真是傻的可爱。

    这么有些生气的澄清,我一下子就看得出来确实是把自己灌醉,给了我机会了。

    毕竟她拉不下那个脸啊。

    我给她夹菜:“好了好了,不是就不是,那么生气干嘛。你这样还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梁语文说:“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说:“既然不是这样,干嘛那么生气,肯定有鬼。”

    梁语文说:“哼,有就有吧,你是猪。”

    我笑笑。

    突然听到门铃声。

    怎么会有门铃声。

    我看着梁语文。

    梁语文也奇怪了:“我刚交租了。”

    我说:“去看看是不是你哪个朋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