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曾经的绿帽
    接着,是张嫣被带过来了。

    看着张嫣,我叹息了一声,说道:“挺不错,真会混社会的,才过去,就可以发动她们打了一场那么大的战役。投机倒把,从中攫取自己的利益,你很有纵横家的潜质。”

    张嫣不出声。

    我说:“事情都已经查清楚了,你就是引起爆炸的导火索。借机想要对高丽和于晶晶报复,想弄瞎人家的眼睛,你心胸何其歹毒啊!”

    张嫣说:“她死了我才舒服。”

    我呵呵一声,说:“你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她说:“有很多。”

    我说:“呵呵,不就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吗。”

    张嫣说:“我一直想跟你说这个事,你从大学开始就被蒙着在鼓里的。”

    我问:“什么事。”

    我好奇了起来。

    张嫣说:“她在大学就给你戴绿帽,你知道吗。”

    我表情紧绷:“你说什么。”

    张嫣说:“那时候你和她在一起了,有一段时间,你应该是在忙着jian zhi。我那时候,和我们班的蒋凯杰谈着,一次小生日,在学校hou men那条街的畅想唱歌,叫我们班很多人都去了,我那晚中途有事,出去了,后来又回去,结果发现,蒋凯杰和你女朋友搂着一起在洗手间门口亲嘴,然后他们手牵手从消防通道走了。我跟着他们去了,发现他们去开了房。我给蒋凯杰打dian hua,说他累了回去宿舍睡觉了。从那以后,我就从来没理过蒋凯杰,我也懒得理他,很多人都说我玩了他,我都懒得解释。他们经常偷偷的去开房,瞒着所有人,他们宿舍的人应该知道,因为他宿舍的我们班的追求我,和我说了蒋凯杰和你女朋友出轨的事。我什么也没说。后来蒋凯杰和你女朋友不知道为了什么事闹翻了,谁也没理过谁,我问了,他说是你女朋友怀孕了,然后他们吵了架,她偷偷的去打掉。接着他们没有来往了。”

    我愕然。

    她,她竟然,早就如此对我。

    我一拍桌子:“胡扯!我不信!”

    张嫣说:“你说我为什么恨她?你说我为什么甩蒋凯杰。那时候难道我就是你们嘴中的荡女了吗。”

    那时候,张嫣和蒋凯杰传出暧昧fei wen的时候,的确,那时候张嫣还是没有到处出去玩,蒋凯杰家里有钱,在我们还是不知道什么奔驰宝马的时候,他已经是全身耐克阿迪,戴着雷达手表来上课了,而且,开着一辆轿车,偶尔他爸让司机开奔驰送他来学校,反正就是家里有钱,传说他爸有几个亿,不知道真假。

    但现在想来,应该是真的。因为他大三还是大四,就经常没在学校,据说是去接了他老板一家公司做,之后也很少见了。

    蒋凯杰也花心,本身高帅富,到处玩弄女人。

    可没想到连我的女人都中招。

    可是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我却都不知道呢。

    我问:“只有你们几个知道?”

    张嫣说:“不然呢。我不想说这个,是因为我觉得丢脸,连我也被劈腿,我恨于晶晶也是因为这点。于晶晶为什么恨我,你也明白了吧,当她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惊呆了。她怕我把这些事抖出去。特别是怕你知道,因为你现在管着她。她为什么不和你分手,因为你傻,你对她好啊,默默的付出,不计回报,养着她,自己没钱了去jian zhi,还包她吃的用的买东西给她,还给她洗衣服洗内衣,多好的男人。”

    我低着头,闭上眼睛,手都在抖,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么个女人!

    我抬起头咬着嘴唇,然后,我问道:“那你不至于要捅瞎她吧。”

    张嫣说:“她想办法要弄死我,在我还在她们监室的时候,她跟高丽挑拨离间,就想把我弄死。”

    我说:“呵呵,好吧。我觉得你是不是在编一个故事,让我恨她。”

    张嫣说:“哦,你不相信,那你可以问她。她可能不会承认,不过,你就说,我有她去医院检查的b超那张单子的zhao pian。”

    我说:“你有!”

    张嫣说:“我有,是她当时发给了蒋凯杰,蒋凯杰拿给看,他一直当是好朋友,又偷偷拿着他手机下载了发给我。我一直存着,我觉得会有用。”

    我说:“草,你们都是些什么人。两个出轨,一个背着自己兄弟泡自己兄弟女人,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有心计!”

    张嫣说:“是吧,我有心计,比得过你的挚爱吗。”

    我沉默。

    于晶晶竟然如此对我。

    张嫣说:“我有心计的话,我怎么不在同学们面前揭露他们的丑行,我当时还觉得,大家同学一场,我这么做,他们名声也都毁了,我都没有这么做!”

    我说:“那你就做个圣母啊,现在何必揭露她。”

    张嫣说:“于晶晶这女人,你可以不靠近,你靠近了你会被她害的,我只是看你傻,提醒你,别被她害了。还有,我另外一个目的的确是想害她,我也不想让她好过,在监狱里,你只要不罩着她,她的日子不会好过。”

    我说:“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可你要她瞎了,你也太狠了。”

    张嫣说:“我狠也没她狠。”

    我说:“都差不多。你,关禁闭!”

    张嫣说:“你也就只能这样子了。”

    我看着她,却发现自己的无奈。

    我心想,如果让沈月或者徐男来治她们,她们会更狠心,让她们更加不敢为所欲为。

    我说:“你可以啊你,敢和我顶嘴,你大姐大都不敢。”

    张嫣说:“带我去关禁闭吧。”

    我说:“有点不怕死的感觉啊。”

    张嫣说:“还有十几年,出去的时候,四十多,四十岁,活着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还怕什么死了呢。”

    她有些绝望的空洞眼神,看着前方。

    我挥挥手,示意狱警带走她。

    就只惩罚这三个,其余的,就算了。

    想着张嫣刚才和我说的那些,我心里绞痛。

    当年,我对于晶晶那么的好,然后呢,换来的是什么呢。

    这就是一个好男人该得到的结果?

    在大学里,于晶晶都已经这么对我了,如果,有人当时提早告诉我,我或许没有之后的痛苦。

    不过还好,她后来为了钱离开了我,不然娶她后,才会是我一生的痛。

    我抽着烟,走去了劳动车间。

    在劳动车间,因为女囚们午饭都没吃,做事都有气无力的。

    我看着她们。

    看着都是女的啊,花儿一样的女人,坏起来比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复杂的不是人,是人心,竟然能够如此险恶。

    当时于晶晶,看上蒋凯杰,我觉得也是正常的,只不过,她背着我搞,而且还坏了人家的种,最后被甩,真是,让我,我心里像是堵着了什么。

    外面下着大雨,更是让人不爽。

    看着于晶晶也在劳动车间,我让狱警把她带过来,我两站在了外面屋檐下,外面下着大雨,偶尔有雨丝飘过来。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于晶晶。

    从侧面看上去,我发现了这个我相处了多年的恋人,有着我所未有发现过的表情和面容。

    她冷冷的站着,看着大雨。

    她侧面眼角下来到下巴的轮廓,虽然依旧十分的美丽,可是,却很锋利,是那种很狠毒的锋利,而更锋利的,是她的眼角,提起来,像一把尖刺插着指向耳朵,再加上那眼神,让我不由得颤栗。

    我从未发现她细细侧看起来是那么的让人发冷。

    也许,我从未了解过她。

    她所做的,和她心里想的,在我的面前,她不会表现出来过,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永远是她对我很关心很好的样子,她会对我嘘寒问暖,实际上,她从来没为我做任何事,甚至,她从来没给我买过什么东西。

    还说什么海誓山盟恩恩爱爱呢,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罢了。

    我吐出烟雾,沉重的烟雾弥漫进了大雨中。

    我说:“张嫣和我说了。”

    她斜着头看我,说:“说什么。”

    我说:“什么都说了。”

    她冷哼一声:“不知道你说什么,不知道她说什么,我就说,她说什么你都是向着她,你喜欢上了那个狐狸精。”

    我说:“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我问你,当年你和蒋凯杰是不是真的。”

    我发觉我有些失去理智。

    她说道:“是她说的是吗,你相信一个婊子的话吗。”

    我说:“她是婊子,你是什么。”

    她说:“你说我是什么。”

    我说:“你比她更恶心。至少她会承认,你却不会。她从来不会为自己辩解,你却从来都是一副自己是好女人的样子。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可恶。”

    她说:“我是真小人。”

    我说:“我就问你,你和蒋凯杰,是不是真的。”

    她不说话,看着大雨。

    我又问:“我问你,是不是真的。”

    她说:“真不真,你知道这些干什么。”

    我说:“这么说,是真的了。”

    我盯着她。

    她看着大雨,还是不说话。

    我举起巴掌,想打过去,可是,我,又收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