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9章 针锋相对老同学
    当薛羽眉说爱的是我的时候,我愣住半晌,然后看看她,说:“扯吧,反正你能扯。”

    薛羽眉说:“你又知道我扯。”

    我说:“你不都这样子的吗。”

    薛羽眉说:“你觉得我是骗你的吗。”

    我说:“对。”

    薛羽眉说:“那就当我是骗你的吧。”

    我说:“监狱里的时候,只有我一个男的,你说你要和我亲,那是你没得选择,借我来用的。就我这个丝样,我这种货色,在外面,多的是,你在里面喜欢我,那我可以理解。到了外面,你还说你爱我,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薛羽眉说:“你所不懂的是,女人的心都很只能装下一个人。”

    我说:“呵呵,是吧。既然装我,何必又这么做。”

    薛羽眉说:“我怎么做。”

    我说:“去跟了维斯。”

    薛羽眉说:“我有得选择吗我!我没有选择。”

    我说:“呵呵,报仇。这两个字,多么的沉重。”

    薛羽眉说:“好吧,都已经无法回头了,只能往前走了。”

    我说:“嗯,只能往前走了。下一步你打算做什么。”

    薛羽眉说:“对付西城帮。”

    我说:“到时候你给陈逊打dian hua吧,他是管后街的。”

    薛羽眉说:“我自作多情的以为,在你心里会有我,像我那样的。可是我没有想到,呵呵,竟然是这样。”

    我说:“感情这种东西,我也不懂怎么说了。你很好,很漂亮,有本事。”

    薛羽眉说:“可你不爱我,就那么简单。”

    我说:“唉,是吧。”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车窗外。

    车子到了后街,我下了车。

    薛羽眉也没和我说一句话,开车走了。

    或许我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让她难过了。

    可感情的事,就是这样子了。

    回去后,回到了公寓中,我总感觉不对劲。

    到底哪里不对劲。

    想了想,哦我靠,说好了今晚在梁语文那里过夜的,怎么跑回这里来了。

    急忙拿出手机看时间。

    都已经十一点多了。

    手机有一个未接来电,然后是两条信息,第一条,你没喝酒吧。

    第二条,我困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晚安。

    好吧,没办法了,我给她回复了信息:“抱歉,我刚才和朋友谈事,没看手机,晚安了。”

    翻来覆去的,脑海里尽是薛羽眉了。

    她是真的生气,恼我了。

    算了,没办法,我也不想这样子啊。

    那段时间,的确直接就无视了她的,我的世界,全是柳智慧。

    而柳智慧,现在又在哪呢。

    我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复杂,可这样的生活真不是我想要的。

    却又无法选择。

    在办公室里发呆的时候,沈月敲门进来,然后对我说:“指导员,你跟我去一趟jian kong室吧。”

    我说:“怎么了呢。”

    沈月说:“有一段shi pin,可能你感兴趣,去看看。”

    我说:“我感兴趣?什么shi pin哦。”

    沈月说:“走吧。”

    我说:“那走吧。”

    我和沈月来到了jian kong室。

    现在的jian kong室,都是各监区可以看自己监区的,不过,总监区那边,还有狱政科等部门,也都可以看我们的,当然,我们不能在我们jian kong室看我们监区之外的jian kong。

    这些都是贺芷灵改革的成果。

    jian kong室里。

    沈月调出来了jian kong。

    是一段于晶晶,高丽她们监室的shi pin。

    看到的是,于晶晶和张嫣面对面的站着,然后,你狠狠扇我一巴掌,我狠狠扇你一巴掌。

    于晶晶先扇了张嫣一巴掌,然后定定站着,到张嫣狠狠的扇了于晶晶一巴掌。

    然后两人都不躲开,也不像是打架,但绝对是用力的狠狠的打的。

    这是干嘛呢。

    两人互相扇了大概有一人三十多下,打得手都软了,然后看到角落的高丽挥挥手,制止了她们,她们才停了下来。

    妈的,这是干嘛。

    我奇怪的问沈月:“她们要疯了吗。是在干什么呢。”

    沈月说:“我也不知道。我无意中看到的,让你看看呢。”

    我说:“靠,神经病啊。把她们两个找来一下。到我办公室。”

    沈月说:“是。”

    我说:“算了,我看,先找高丽,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沈月说:“好。”

    然后,沈月把高丽带到了我的办公室。

    我看着高丽,说:“把门关上。”

    高丽过去把门关上了。

    我说道:“知道找你干嘛吗。”

    她说:“黄瓜。”

    我说:“靠,你不提这个,我都忘了这个呵呵。真有那么需要啊。”

    她问:“你多久需要一次。”

    我说:“呵呵,好吧,我们不谈这事先。我问你,刚才你们监室,于晶晶和张嫣,互相扇耳光,怎么回事。”

    她说:“张嫣?是张露莎吧。”

    我说:“嗯,对,以前叫张嫣,后来改名字了。这样比较洋气吧。在她们那个圈子,这名字比较好记。”

    高丽说:“她们为什么互相扇耳光,你可以自己去问她们呀。”

    我说:“呵呵,我看到你好像控制着她们两。”

    高丽说:“对,是我让她们这样子做的。”

    我问:“为什么呢。”

    高丽说:“她们两个,争风吃醋。不,不能叫争风吃醋,是叫针锋相对,在监室里,互相说坏话,一点芝麻小事也要升级为吵架,来了没几天,两人打了三次了。都被人分开了。昨晚,我们睡着了后,她们还在吵架,然后跳下床来打架。”

    我问:“为什么要吵架?”

    高丽说:“都互相看不惯对方,都骂对方是鸡。”

    我说:“无语。”

    高丽说:“半夜吵架,闹得我们都睡不好,除了我之外,我睡得比较死。但也被迷迷糊糊的差点吵醒了。所以,我今天让她们两个互相扇嘴巴,谁不够用力的,我们全监室一起轮着扇。”

    我说:“你是疯了是吗!”

    高丽说:“你要关我禁闭室吗。”

    我说:“你别那么嚣张好吧。”

    高丽说:“那你让我怎么样,跟你们说吗。你们又能制止吗?回去她们还是要吵。”

    我说:“那你也不能私自用刑啊。”

    高丽说:“只有这样子,她们以后才不敢半夜吵醒我们。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吵不到我们的地方,她们爱怎么打,打死都不关我事。”

    我说:“别那么冷血嘛,我说了让你照顾她们两一下,你就这么照顾。”

    高丽说:“你让我怎么照顾,她们两个,同班同学,都进来班房了,不好好的互相珍惜,互相照顾,还整天互相诋毁,看不起。还有,两个女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xiao jie,别说我们看不起她们,她们自己所作所为,真的都让人反感。”

    我说:“好了好了,我不怪你这个,我找她们谈吧。”

    高丽说:“你给我卡上的那一万块钱,你拿回去,我不要。”

    我说:“那是你妈妈的钱,你好好吃着好好活着吧,妈的。废话真多。滚回去了。”

    高丽斜着头看我,说:“比老娘还嚣张。”

    我说:“是,也许在外面,你很嚣张,但是在这里,我绝对比你嚣张,不过说实话,就是出去了,我可能也是比你嚣张的。”

    高丽说:“好,黄瓜呢。”

    我说:“你都不害臊啊。”

    高丽说:“都进来这里了,还有什么害臊不害臊。”

    我说:“好了好了,我让人带给你。”

    我叫沈月进来,和沈月说了这个事,然后让她把高丽带走,再把那个打架的带来。

    张嫣和于晶晶,站在了我的面前。

    两人脸都是肿的。

    我微笑一下,对她们说道:“关门。”

    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都不去。

    我一皱眉头,说:“想怎么样,不去是吧。”

    她们两个,都不去,竟然都不去。

    我直接拿了电棍,在这里,还容不得你们这点命令都反抗。

    她们看我要动真格,急忙的两人一起过去把门关上了。

    我说:“看我不收拾你们。”

    她们两个都是一副不服的表情,我说:“听说你们两个,闹得不可开交啊。”

    张嫣说道:“麻烦你把我送回去监区,我不想留在这里,天天面对这个贱女人。”

    于晶晶说:“你骂谁贱女人。”

    张嫣说:“谁应谁是。”

    于晶晶马上一巴掌扇过去,张嫣闪开,然后两人扭打到一起。

    好吧,我不给你们颜色看看,你们还敢当着我面前狂起来。

    拿着电棍我过去就打,打得她们花枝乱颤求饶连连。

    我停了手,说:“有种再给我打啊!当着我面前打啊!你们这两个三八,他妈的,大家都同学一场,进来了这里,不好好互相照顾,互敬互爱,团结起来走下去,反而是两人先闹先打,真不怕丢人啊。这么过下去,又有什么鸟意思!”

    她们都不说话。

    我问:“告诉我,为什么要经常吵架,打架!吵什么,打什么!”

    于晶晶先说道:“她经常看不起我,说我坏话。”

    张嫣说:“谁说你坏话了,你他妈的恶人先告状了啊。”

    我说:“没问你你给我闭嘴!你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