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8章 爱的是你
    薛羽眉打dian hua进来,说到了门口了。

    我看看龙王。

    龙王说道:“好吧,本不想去迎接的。”

    我说:“你可以不去,我自己去就好了。”

    龙王说:“你都和我这么说了,我不去,不显得我这边的诚意。”

    然后两人出去门口。

    迎接薛羽眉。

    薛羽眉下了车,看着我们。

    我们走过去。

    我介绍了两个人认识,他们互相看看,然后伸出手,握握手。

    龙王说:“里面请吧。”

    进去了包厢,薛羽眉拿着手中的两个纸袋子,给了龙王:“一点见面礼,不成敬意。”

    龙王说:“哎,这怎么好意思收呢。”

    薛羽眉推给了龙王:“一点小意思而已。初来贵地,龙王哥多多关照。”

    龙王说:“太客气了。”

    他就收下了。

    他说道:“我当面打开,你不会介意吧。”

    薛羽眉说:“不会。”

    龙王说:“太贵重的见面礼,我可不敢收。”

    薛羽眉说:“哈哈对龙王哥来说,我们这些人送的礼,多贵才能算是贵重的啊。”

    龙王说:“你倒是抬举了我了。”

    龙王打开了,一个袋子里,装了八条烟,都是上千块钱一条的,另外一个袋子,四瓶红酒。

    龙王看了一下,说:“这算很贵重了。”

    薛羽眉说:“一点见面礼而已,还请龙王哥笑纳。”

    龙王说:“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了。”

    薛羽眉说:“不客气。”

    龙王说:“张河,倒酒。”

    薛羽眉说:“我要开车,酒我就不喝了,以茶代酒,希望龙王哥勿见怪。”

    龙王说:“不敢不敢。”

    我给薛羽眉倒了茶,薛羽眉以茶代酒,敬龙王,“之前的事,多有得罪,小女子刚出来走江湖,礼数不懂,得罪龙王哥,望龙王哥海涵。”

    龙王说:“都过去了,不提了,如果是别人,我就不会这么说,但你呢,看来和我老弟,呵呵,我怎么说呢。”

    薛羽眉看了看我,然后看看龙王,问:“我和他怎么呢。”

    龙王说:“你们应该挺般配。都很有本事。”

    薛羽眉笑笑。

    我说:“龙王哥,说正事,扯这些干嘛呢。”

    龙王说:“开玩笑开玩笑。来,我也敬你一杯。”

    薛羽眉拿出一张支票,推过去给龙王:“龙王哥,这是我代表我们公司,向你表示的歉意。”

    龙王推辞几下后,收下了。

    薛羽眉说:“今天我们就不谈其他事了,我想当着龙王哥的面,谈一谈我和张河的事。”

    龙王说:“好啊。欢迎。”

    我瞥了一眼薛羽眉说:“不说正事,你来这里干嘛,说我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薛羽眉说:“张河,在监狱里的时候,和我好上了,我没有对这段感情寄予希望,他怎么玩,我都不会管,也管不了,更不想管,没资格。后来我快要出来了,我找他谈事,他总是躲着我,去找另外一个女孩,后来出来了,我找她,他也是和其他女孩子混在一起,对我不管不问不顾不找,所以我恨他,如果说就算是朋友,也该表示一下关心才是吧。然后我就想对付他!龙王哥,我是不是做得很过分。”

    龙王说:“哈哈,你们之间的这些事啊,也只有你们才知道。”

    我说:“我靠你没喝酒啊你,你拿这个出来说干嘛呢。我都说了那时候是我的错了,你现在还来提这个事。”

    薛羽眉说:“张河这家伙,在监狱里口口声声说我出狱了后,要娶我!”

    我说:“妈的冤枉啊,是你自己说嫁给我跟着我的。”

    薛羽眉说:“那你拒绝了吗。”

    我说:“我是没拒绝,那不是配合你让你心情好一下嘛。”

    薛羽眉说:“不拒绝就是承认了。那你到处玩女人,我也不怪你,可你为什么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我说:“我靠,媚姐,你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吗。那你出来了就跟了维斯呢。”

    薛羽眉说:“还不是因为你先对不起我!”

    我说:“那你说你为了报仇才跟了他的。”

    薛羽眉说:“我是气你!最大的原因就是生你的气!你在监狱里,就已经开始不理我了,眼睛里只有另外一个女孩了,这怎么说,你怎么解释。”

    我说:“好好好,我错我错行了吧。咱能不能换个地方说,一定在这里说吗。”

    薛羽眉说:“我是想让你的结拜哥哥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怎么样对我,所以我才怎么样的对你。不可否认的是,我打龙王哥,的确是为了这块地盘,西城,但没成功,居于敌对的立场,我并没有觉得我做错什么,如果说到感情关系,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张河和龙王哥是结拜兄弟。对不起龙王哥。”

    龙王说:“不知者不罪,你不用道歉,就像你说的,我们是敌对的关系。不过,希望我们双方以后都摈弃前嫌,为了我们更好的将来,坦诚合作!”

    薛羽眉说:“好,我会的。但是龙王哥,张河说话不算数,是不是他错了。说了娶我,结果呢。”

    龙王说道:“张河啊,人家对你也是一番情意,不可随便辜负了。”

    我说:“行了,我道歉可以了吗。”

    薛羽眉说:“欠我的就是欠我的,你以为道歉我就原谅你了。我不会通过暴力伤害这些手段来对付你了,但我还是会从别的方面处罚你。”

    我说:“行,我奉陪到底,你想怎么样。”

    龙王对我说:“跟一个女孩子,还是喜欢你的,你还怎么那么较劲呢。”

    我说:“是她先较劲的。”

    龙王说:“怎么那么孩子气。”

    薛羽眉说:“好了,龙王哥,今天我就先聊这些吧,改天我在登门拜访,其实是真的没办法,所以才选择和张河合作,我看到他都反感。我先走了。”

    龙王说:“好,我送你吧。”

    薛羽眉说:“不用了,你真的不用送。”

    说完,薛羽眉就真的走了。

    出去了。

    我点了烟说:“靠,这女人发什么疯啊!”

    龙王夺走我的烟扔在地上:“你这蠢货,还不出去追。”

    我说:“追什么啊,你没看她那么嚣张啊!”

    龙王说:“你去不去!快去!她对你确实是用心的,就算是她现在跟了别人,那也真的是无奈之举。”

    我问:“我追她干嘛,把她追回来,从维斯手中夺回来吗。”

    龙王说:“安慰安慰她,就行了,别做其他出格的事。让她心里好过。”

    我说:“我心里还不好过呢,干嘛安慰她。”

    龙王说:“是不是你先对不起人家!你去不去!快去!不去以后别来找我!别跟着我。”

    我说:“好了去去去。”

    我站了起来,拿了手机。

    龙王说:“快点啊!”

    我急忙出去了。

    薛羽眉开动车子。

    我走过去,拦住了她车子。

    薛羽眉停车,我上了车。

    车子开动。

    我说道:“你什么意思呢你,进去不好好谈正事,就光在那里数落我,如果不是龙王让我追出来,我靠你以为我理你。”

    薛羽眉说:“哦,这样啊。”

    然后她开到马路上,踩油门飞速往前。

    我说:“你说你好好的,在龙王面前告状,他凭什么来帮你说我啊。”

    薛羽眉说:“在我没有进去之前,龙王对我是有戒心的吧。”

    我说:“戒心肯定有啊,然后又怎么样。”

    薛羽眉说:“有很大的戒心。他有没有跟你说,如果合作了之后,占了沙镇,我们环城帮就会过河拆桥,不把地盘让出来,接着会反过来对付你们。”

    我说:“你怎么知道。”

    薛羽眉说:“我猜的。”

    我说:“呵呵,你很聪明。”

    薛羽眉说:“即便你说清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他也会说,也会想,我现在都跟了维斯了,还跟你有什么瓜葛呢,大家都撇清了,还跟你谈什么感情,就算是你我曾经互相救过对方,但是利益面前,以前的那些算什么。”

    我说:“废话,谁不是这么想。”

    薛羽眉说:“那我和你这么一闹,他会不会觉得,我们之间其实是旧情未了,现在我哪怕跟了维斯,也是没办法,然后他会相信我不会对付你,就也不会再次伤害他。”

    我说:“原来如此,所以你才故意和我闹,让龙王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扯不断理还乱,所以,他在心里会愿意让我们,也和我们一起联盟。”

    薛羽眉说:“对。”

    我说:“真厉害。”

    她不仅懂得龙王想什么,而且凭着她那张嘴,就能争取到龙王对她消除了戒心了。

    我说:“不过,你还有一个很大的难关,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危险的存在。你男人,维斯。”

    薛羽眉说:“放心吧,他相信我,而且他也全力支持我,我对金钱和权利没多大渴望,不会去抢他这些,只会帮他做事。我说了,我的目标,只有四联帮,只有那个人渣!”

    我问:“那,你真的是喜欢他妈?”

    薛羽眉说:“喜欢。”

    我问:“爱,还是喜欢?”

    薛羽眉说:“喜欢。”

    我说:“哦。”

    薛羽眉说:“爱的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