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 没有永远的敌人
    我问薛羽眉:“我们就这么去见龙王?你就这么直接跟着我进去?”

    薛羽眉说:“我留着外面,你先见他,和他说清楚,假如他愿意和解,你给我dian hua。如果不同意,走。”

    我说:“好的,知道了。”

    车子开到了西城,离着龙王饭店挺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薛羽眉看着超市,说:“我进去买些东西。”

    我下了车,走去饭店。

    龙王就在里面。

    还是那个包厢,他笑着说:“好久不见啊兄弟。”

    我说:“太忙了啊,抽空过来的。”

    他说:“坐,坐。”

    我坐下来,他给我倒酒,我也给他倒酒,他敬酒:“咱两兄弟好久没一起喝酒了。”

    我说:“对啊,都忙,没办法啊。”

    龙王说道:“最近怎么样,听说你们那边挺乱的。”

    我说:“还好了,也就那样。妈的,彩姐开了一家新的,在后街那里,还被四联帮的人给整了。”

    龙王说:“四联帮,以前我自己都没听过。”

    我说:“他们不搞饭店这些小生意,再说了,那些地盘有那些地盘的混混,不过都混不大,因为四联帮牢牢的控制那边,帮派能力大,让这些小帮派都不成气候。我们彩姐开的剽窃了他们那一家,他们用诡计,陷害整垮了我们。”

    我详细的说了经过。

    龙王说:“真是有几分伎俩啊。”

    我说:“手段很阴险,就是霸王龙,环城帮那边的人才都没那么厉害啊。”

    龙王说:“那你们打算怎么做呢。”

    我说:“只能先忍着了,以后会有机会fu chou的。”

    龙王问道:“听说沙镇那边也挺乱啊。”

    我再和龙王详细说了那天发生事情的经过,并且明明白白告诉了他我和薛羽眉的关系,也跟龙王说了薛羽眉为何这么做,她和四联帮的林斌仇敌的关系。

    龙王听了后,说:“真有意思,你竟然和她在监狱里,是好朋友。”

    我说:“好得不得再好,铁哥们,不过两人相互产生了感情,然后出来后看到我和别的女人走近,她吃醋呢,就对付我。当然了,她也就是想吞下地盘,至于说对我伤害,她是不会的。她上次找了我,说让我找你,愿意赔礼道歉。”

    龙王说:“跟我赔礼道歉?”

    我说:“是啊。”

    龙王问:“为什么呢。因为我是你结拜兄弟?”

    我说:“倒也不是这样子,毕竟她现在跟了维斯,可她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报仇。她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以前呢,是太高估了自己,所以了,就那样子了,她承认她自己所作所为,有些也太对不起人了对不起你了,所以现在,赔礼道歉。她那天喝酒,和我说愿意给你八十万作为赔偿。”

    我看着龙王。

    龙王点了一支烟,也看着我。

    我问龙王道:“龙王哥,你觉得,好不好。”

    龙王反问我:“你觉得呢。”

    我说:“我不知道你呢,因为,他们毕竟伤害过你,差点砍死你。”

    龙王说:“我不是个记仇的人,有仇非要报,如果他们真的认错,道歉,我愿意接受。可这对于我们两家来说,有什么好处。区区八十万吗。”

    我说:“她这是先要赔礼道歉,对于之前的侵犯,表示歉意。实际上,如果不是打不过我们,她也不会来道歉。当时他们确实高估了他们自己,而且,把战线拉得太长了,他们自以为是,分兵三路,打黑衣帮,我们,还有你们。结果,在你们这边,先是拿下了沙井,尝到了甜头,可没想到又被你们给收回去,而他们更想不到的是我们那边,本以为凭着他们人多,可以搞定后街,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打到了珍珠酒店,黑珍珠的二十个就干他们上百人败了,只有在沙镇那边,他们占到了便宜。因为黑衣帮发展速度快,盲目扩张,结果在没有完全消化这些地盘的情况下被人反打回去,损失惨重元气大伤,这时候环城帮就在他们身上捞到了便宜。占了他们半条街,不过,想要完全占有沙镇,还是很难的,毕竟黑衣帮的根在那里,所以他们双方来回对打,都没占到好处。特别是前段时间那次,如果不是我们出手,她们都完蛋了,薛羽眉觉得这么僵持下去不行,想要拼尽全力打过去,又怕我们,你们从她们背后对她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发起攻击,而不尽全力,又没有把握赢,可是一直僵持下去,也不知道黑衣帮什么时候反扑过他们。所以了。”

    龙王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说:“龙王哥你说。”

    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龙王说:“那晚如果你们两边一起打,可能沙镇就是你们的了,为什么不那么做。”

    我说:“呵呵,好吧,我舍不得这样做,因为我对她,是有感情的。”

    龙王说:“你多情。”

    我说:“对,不舍得,特别看到她被追打,被抓,我就急忙先去救她了。”

    龙王说:“我们帮了她们,难道他们不会反过来对付我们吗。他们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你们,也不是我们,是黑衣帮,清除了黑衣帮,就能腾出手来,对付我们两家。特别是你们。”

    我说:“放心吧龙王哥,黑珍珠在我们那边,虽然说那女人冷冰冰的,但我去求她,她还是会愿意出手帮助的,我们那边他们吞不了。而黑衣帮,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他们是真的要弄死我们好几次啊。至于说薛羽眉,我相信她不会过河拆桥的。”

    龙王说:“看来,你已经同意了和她合作了。”

    我说:“对啊。”

    龙王说:“今天来就是为了说服我的。”

    我说:“首先呢,清除掉一个强劲的对手,黑衣帮,霸王龙,不管他们被赶去了哪里,我们都算暂时把他们干掉了。然后,如果他们履行承诺,我们在沙镇那边有了半边地盘,然后,你这边拿了钱。”

    龙王说:“接着就是三足鼎立,我们合作,她又把我们视为最大对手。”

    我说:“不是,她的终极目标是,搞垮四联帮,她要和我们合作,把市区四个区域吞下来,搞垮四联帮,最后,瓜分了,然后才是真正的三足鼎立。”

    龙王说:“这想法很好。”

    我说:“龙王哥,你觉得可以联盟吗。我呢,是赞成的,你这边的呢,当然,是看你自己了。”

    龙王说:“如果是真的,这对我们来说,当然是很有好处的。你都能摈弃前嫌,难道我都不能了吗。”

    我说:“这么说,你同意了。”

    龙王说:“同意。”

    我说:“实际上,我是和她一起来的,她在外面等,她跟我说,如果你同意,就叫她进来,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

    龙王说:“小子,原来如此,叫她来吧。”

    我说:“好。”

    我给薛羽眉打了dian hua通知了她。

    薛羽眉说就来。

    挂了dian hua后,我对龙王说道:“她来了。”

    龙王点了点头。

    我问道:“龙王哥,以前你们都没有尝试过,过河去市区发展吗。”

    龙王说:“不是不去,是去问过了,可是那边太严了。无论做什么,饭店,娱乐场所,都是要做很正经的,还有,层层证件,盖章,都卡的很死,想要过完所有的部门,交钱给上面,但那边我们又不认识人,交的钱又多,所以,我们都没有想过去那边发展。现在看来,应该是有人操作控制着那边的啊。”

    我说:“你是说可能就是四联帮控制着。”

    龙王说:“如果他们有那么强大的人脉,他们可以让别人在上面卡着,你去开饭店也好,娱乐场所也好,都是要ban zheng,都是要走很多道程序,一旦找理由卡着你某一项,例如消防什么的,不给过,那你也办不了。但是要交钱找关系的话,那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我说:“唉挺黑的啊。”

    龙王说:“对我们来说,那边做生意的成本,非常的高。投资大,风险高。所以我们宁愿在这样的地方干,自由又来钱。而且那边是市中心,管的最严的也是那里,一旦出什么事了,媒体就都知道,马上会过去,爆出来的话,那些上面的人,就有人被处理了。我一个朋友跟我说,在市中心做一家,那些检查部门三天两头下来,光是应付都应付得够呛了。”

    我说:“不过他们也是能挣到钱的,但就是辛苦了一些而已。”

    龙王说:“如果是认识人,打通了关系,肯定会挣到钱。”

    我说:“但四联帮却不屑于做这些小生意。”

    龙王说:“他们打通了关系,还来跟我们抢这些小生意做干嘛呢。”

    我说:“所以,薛羽眉说合作对付四联帮,我都觉得很有难度。”

    龙王靠在我耳边说:“不管怎么样,打黑衣帮也好,四联帮也好,主要是她们上,你就在后面,出头是他们,败了的话,也是他们扛。”

    我说:“我明白了。实际上,薛羽眉自己也跟我这么说的,说无论打哪边,都是她们打头阵,而我们,如果实在是不需要,凑人去呐喊助威都可以了。”

    龙王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