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命中的劫数
    徐男说:“如果他们用高压手段,逼着我们分开,我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可他们这样子,两个老人哭的这么惨,我都觉得我成千古罪人了。”

    我说:“你何来之罪。”

    徐男说:“那还用说吗。”

    我说:“他们两个老人,又怕别人说,又想有一个乘龙快婿照顾他们和照顾谢丹阳,然后又想有个漂亮的宝宝后代,外孙子外孙女的,三代同堂,颐享天年,又担心谢丹阳如果和你在一起,无后,将来谢丹阳老了无人照顾送终,想想他们的确是心里难受,所以哭的稀里哗啦。”

    徐男说:“回来后我脑海里都是这样的画面,心里难受。”

    我说:“他们有没有说给你多少钱。”

    徐男说:“说了。”

    我说:“多少。”

    徐男说:“五十万。”

    我说:“靠,先收下钱啊,拿来我们平分,吃喝嫖赌多好啊。然后不分手就行了。”

    徐男说:“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说:“好咯,正经一点,又能怎么样呢,你们也不可能分开。你愿意,人家谢丹阳也不愿意。感情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徐男说:“对不起老人家。我这边没什么,她那边,独生女。”

    我说:“那你分吧,分得了的话,不过我觉得,谢丹阳这种人啊,呵呵,用情很深啊。爱到深处变痴狂,情到深处自难忘。万一跳楼自尽,咬舌自尽,喝农药自尽,吃自尽,别后悔。”

    徐男说:“靠!那我不分了。”

    我说:“反正,你们可以试管婴儿啊,虽然以后对孩子是有点残忍,不过,看你们自己了。衡量一下吧该怎么做的好。”

    徐男说:“没她我也觉得活着没意思了。”

    我说:“我倒是有个好想法啊。”

    徐男说:“说。”

    我说:“不如这样,你干脆和谢丹阳一起抱着绑石头沉河自尽,生生世世永远在一起,这辈子没烦恼了,永生极乐了,满足了你们永远在一起的要求,而且,谢丹阳的父母彻底死心了,也就不逼你们了,他们也不会为你们而悲伤哭泣了。”

    徐男拿着桌上的文件就砸过来:“他妈的去死吧!”

    然后她回去了。

    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逼。

    下班后,我马上出去,回家。

    让房东帮忙开门,进去。

    不过,却没见到梁语文啊。

    她没有来做菜做饭啊,难道是骗我的啊。

    她不会是这样的人啊。

    我看着手机,有信息,有未接来电。

    梁语文的。

    信息是看到她发的信息给她回复dian hua。

    我给她打了过去。

    梁语文说道:“你下班了吗。”

    我说:“我下班了啊。你不是说过来做菜吗,是不是没时间做啊。”

    梁语文说:“我在我这边做菜了,你过来吧。”

    我问:“为什么不在我这里。”

    梁语文说:“这边方便一些。”

    好吧,那就过去吧。

    打车过去找了她。

    到了她住的那里。

    她的确做好了饭菜。

    不过,她比较奇怪,很少吃肉,基本吃青菜,水果,也不吃米饭。

    我问道:“干嘛不吃肉,也不吃饭。”

    她说:“胖。”

    我笑笑。

    她说:“你不是嫌弃我胖呀。”

    我说:“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肉肉的。”

    她说:“就是胖。我喝水都胖。”

    我说:“好了不要这么嫌弃自己嘛。我觉得你挺有自知之明。反正我不嫌弃你就好。”

    她说:“以后会越来越胖,你不嫌弃我才不信。”

    我问:“那如果我嫌弃了呢。”

    她说:“不知道。”

    我笑笑,说:“不会的了,别想太多。”

    我问道:“我那里都有可以做菜的地方,干嘛不去呢。”

    她抿抿嘴说:“怕有人来。”

    我说:“怕那女孩子来吗。”

    她点了点头,说:“嗯。”

    我说:“想真多你,都说了她不来了。”

    她说:“那天晚上我刚好在那边,看到你和她回家了,后来回来睡觉,老是想到这个。”

    原来真的和谢丹阳见面了。

    她说:“心里难受了好久。”

    我摸了摸她的头:“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吃饭。”

    吃饱了,她收拾。

    她收拾了后,说:“我看一会儿书。你今晚在这边睡吗。”

    我说:“嗯。”

    她过来,坐在我旁边,问:“在这里睡吗。”

    我说:“好,在你身上睡。”

    她说:“就是讨厌你那么坏。”

    我抱抱她,说:“你不喜欢我在你身上睡吗。”

    她说:“谁喜欢,你那么重。”

    我说:“你也重。”

    她说:“你嫌弃我了。”

    我说:“我还没说你先嫌弃我呢。”

    她说:“不许嫌弃我。”

    我说:“好了不嫌弃。”

    她抱抱了我后,然后去百~万小!说。

    我走过去,她看的是服装类的书。

    太努力了。

    聘到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好员工啊。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看,这个号码?

    哦对了,是薛羽眉的。

    我走出去外面,接了dian hua。

    薛羽眉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说:“我这几天太忙,还没找龙王谈。”

    薛羽眉说:“就今晚吧。我和你去。”

    我说:“今晚?太急了吧。”

    薛羽眉说:“我以后的半个月都没有时间。”

    我说:“好吧,那我先打个dian hua给龙王。”

    薛羽眉说:“好。”

    我打了个dian hua给龙王,问他有没有时间喝茶,他说有,叫我过去喝酒,我说好。

    然后跟薛羽眉说了一下。

    薛羽眉问我在哪。

    我告诉她位置。

    她说开车过来接我,然后一起过去。

    从沙镇到这边也不是很远。

    我走到梁语文旁边,说:“我要跟一个朋友去见一个朋友。”

    梁语文说:“现在吗。”

    我说:“是啊。”

    梁语文说:“还回来吗。”

    我说:“回来呀。”

    梁语文点点头:“出去小心。”

    我说好。

    我走,她说:“又不亲我。”

    我转身,亲了她一下,她桌上的手机响了,我们都看见了,林斌。

    对,是林斌打来给她的。

    四联帮的老大,薛羽眉前男友。

    其实我有时候想,若是让梁语文引他出来,然后让薛羽眉整死他会如何。

    梁语文看着来电号码,挂断,然后关机。

    真是够干脆的。

    我喜欢。

    梁语文对我坦白说:“他还经常联系我。”

    我说:“我相信你。不用和我解释什么。”

    梁语文抱了抱我说:“去吧,早去早回。”

    我下了楼。

    等来了薛羽眉。

    一辆奔驰,这次,她不带司机不带保镖,自己开车。

    我上了车。

    副驾驶座。

    她开着车,外面的各种光琉璃斑驳的在她身上脸上闪过去,看着真是美轮美奂。

    几个月前,她还在监狱里,苦逼的挣扎,几个月后,她摇身一变,名利全有。

    最主要的是,她有了自由,变的更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我点了一支烟。

    她把窗降下。

    我说道:“干嘛那么急呢。在监狱里,你都熬了那么多年了。”

    薛羽眉说:“梦见死去的亲人,这几天都不好受。只想早日为他们报仇。”

    我说:“林斌在追求我的一个朋友,好朋友,那女孩子,和我关系非常的好,林斌经常给她打dian hua约她出去,我想,如果能利用这点把他骗出来,你能不能自己抓了他,然后你自己处置他。”

    薛羽眉看了看我,然后看着前面,说道:“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你想骗他出来,他未必会上当。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事是你朋友安排的,你朋友必死无疑。”

    我说:“靠,那么要紧啊。”

    薛羽眉说:“嗯,就是那么要紧。”

    我说:“那算了。”

    我不想让梁语文卷入这纷争之中,而且万一有闪失,她真的为这事送命,我可会悔恨一辈子,对不起她。

    现在已经是骗着她跟着我了,我还要利用她,可耻不可耻。

    我现在骗着她跟我,是为了保护她,无奈之举,但是如果冒着让她付出生命的危险来利用她,那就真的无耻了。

    我如果这么做,和康云那种人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薛羽眉说:“不要太低估了那个人,他已经变的很狡猾。不要用对付一般的头目的方法来对付他。”

    我说:“好的,我知道了。”

    薛羽眉说道:“这真是我命中的劫数。”

    我说:“没办法,爱错人,便是这样了。再说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精明如曹操刘备刘邦,不也有用错人的时候。”

    薛羽眉说:“这个人对我的伤害,是一辈子的,我也要让他享受从天堂跌落地狱的感觉,然后慢慢折腾死他。”

    我说:“说来说去,一半的胜算,那万一不胜,你不是被他打入地狱去。”

    薛羽眉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真的输了,没有办法。”

    我说:“好吧,但愿老天站在你这一边了。”

    薛羽眉说:“我也不会相信,命运女神总是只站在他那边。当时,他从一个小职员开始搞金融,除了他的头脑,他就是运气好,一步一步蛇吞象似的发展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我看他能xing yun到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