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5章 徐男的郁闷
    梁语文说:“可是我也没事呢。”

    我说:“他欺负我可以,我钻他裆认他当爹让人笑都可以,但他不能打你!”

    梁语文拍拍我胸口,说:“你别气了。”

    我说:“靠,不气才怪。”

    梁语文说:“别气了,不值得呢。我是担心你被他打了呢。受伤了。”

    我说:“那酒鬼就算不喝醉,也不是我对手,你放心吧。”

    梁语文说:“我是担心他万一有刀子这样的,打你出事了。”

    我说:“好吧,我懂了。”

    梁语文说:“我们两瓶啤酒还没给钱呢。”

    我说:“我靠,都什么时候,你还记得那两瓶啤酒钱,给个屁啊。”

    梁语文说:“不行,要给的。”

    我说:“姐姐你要不要那么认真啊。两瓶啤酒钱啊。”

    梁语文说:“那人家做烧烤的辛苦呀。”

    我说:“好好好,你去给你去给。”

    梁语文说:“我明天去给。”

    我看着她眼睛,说:“你没喝多吧。”

    梁语文说:“我有些晕了。再喝完那两瓶,我真晕了。”

    我说:“那你还点。”

    梁语文说:“不知道今晚为什么,就想喝酒。”

    我说:“刚才没吓到你吧。”

    梁语文说:“有点。”

    我说:“没事。”

    车子也就顺其自然的,她也是跟着顺其自然的,去了我那里。

    然后到了那,我也什么也不说,她也就跟着我上去了公寓里。

    进了房后,她就去了洗手间。

    包放在桌上了。

    但是,好久不出来,我过去敲洗手间的门:“你干嘛呢那么久,没吐吧。”

    她说:“我好热,全身是汗,我洗澡了。”

    我说:“好吧。”

    她说:“可是我没有换的衣服,你给我找你的短裤和恤好吗。”

    她都直接把这里当成她地盘一样的了。

    这对于内敛的她来说,可是很难得。

    我说道:“好啊。”

    我找了一条运动短裤,还有一件恤给了她。

    我站在洗手间门口,说道:“拿来了。”

    她打开了门,从门缝伸出白皙的手臂:“这里。”

    我不禁联想到白皙手臂里面她是裸着的,白皙手臂的白皙好身材,不禁吞了吞口水,然后拿着衣物给了她手上。

    她拿了进去。

    我回到床上坐着,心情不宁。

    拿了平板电脑打开了dian ying,一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快进。

    看着画面上的美丽女人,我心里更是荡漾。

    好久没碰女人了。

    不一会儿,梁语文出来了,穿着我的运动短裤和恤,宽大,但是很xing gan,一双白腿很长。

    而且,恤里面,她明显的没有穿内衣,看到胸在荡漾。

    她手上拿着的,就是她的内衣物,她洗了。

    然后拿出阳台去晒。

    然后回来后,她说:“开了空调吗。”

    我说:“是啊。”

    她还是有点不自然。

    气氛尴尬起来,好吧,我站起来,说:“我也好热,我去洗澡。”

    我跑去洗澡了。

    洗澡了后,我出来的时候,心想,这会儿她会在干嘛呢。

    她躺在了床上,被子盖住了半身。

    平板电脑dian ying还在播放着。

    我走过去,看了看她,她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

    我把平板电脑拿过来,关掉了。

    然后躺进了被子里。

    她迷迷糊糊的说道:“关灯。”

    我关掉了灯。

    她是背对着我的。

    好吧。

    这样也好,一步一步慢慢来吧,对于她这种人来说,和我睡了一张床,也就是心里已经接受了我。

    可是,还差那一步啊。

    我试探的伸手过去,从她后面抱住了她。

    空调开到了现在,已经挺凉的了。

    黑暗中,她被我从身后抱住。

    她轻轻的转身过来,和我面对面。

    然后,不知道到底谁主动,就贴在了一起。

    早上起来,我是被梁语文发出的声音弄醒的。

    却见,她在小桌子上摆下了早餐。

    面包牛奶。

    我起来,坐着,靠着床头,六点多。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梁语文。

    她也看见了我,脸红红的,然后说:“起来了。”

    我说:“先抽个烟。”

    她把早餐摆好了。

    我起来洗漱,然后过去,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她并不算瘦,属于有点丰腴的那类,性格又特别温和温柔内敛。

    我说:“脸也圆,身体也圆。”

    她脸红着:“圆才旺夫。吃早餐了。”

    她轻轻的说着,唉,让我的心都融化了。

    我坐在了她身旁。

    拉着她,亲了她圆脸一下,她轻轻推我:“不要闹了,快吃,去上班了。”

    我说:“我们平时上班早,难道你也上班很早吗。”

    她说:“不是,我是习惯提前去,把一天该做的事情先准备好。”

    我说:“上班提前去,下班最晚走,真是好员工啊,感动中国。”

    她说:“你别取笑我了。我是傻,别人做一会儿就完成的工作,我要做很久。”

    她的确做什么,都慢慢的,看似慢,不过井井有条,做得很专心细致。

    她说:“好好吃东西了。”

    她慢慢的吃着,显得极为有教养和斯文。

    好吧,我吃。

    吃完了,她收拾。

    她看了看厨房,说:“晚上回来早点,我做菜。”

    她这话的意思是?

    以后要和我常住,磕到民政局不可了?

    好吧,对于梁语文这样的女孩子来说,和她同床了,她的确就是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我点了点头。

    她又说:“那如果你不嫌远,去我那里,我做呀。外面的东西,不营养。”

    好吧,我的确要好好补营养,不然啊,脑累身体累,早晚得挂了。

    我说:“就在这里做吧。”

    梁语文慢慢的吃着,然后不经意的看了我一眼,说:“你这里,还住着别人吗。”

    果然。

    我说:“没有。”

    梁语文说:“我发现了其他女孩子的头发。”

    我靠。

    这种对白,为何跟谢丹阳的那么像。

    我说:“有吗。”

    她说:“嗯。”

    我决定坦白从宽,我说:“上次一个女同事,和家人闹别扭,然后就跑来我这里,喝了点酒,我没办法。”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说:“而且她来不止一次。”

    她说:“你们关系很好吧。”

    我说:“她有男朋友。”

    她说:“那她还来找你呀。还是晚上呢。”

    我说:“是,说错了,是有女朋友,她同性的,她把我当闺蜜了。”

    她说:“这样子吗。”

    我说:“对啊,她和我的上司,是一对的。我和她的上司,和她,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以兄弟相称。”

    她说:“那么奇怪呀。”

    我说:“她那男朋友,长得很像男的。”

    梁语文问:“那她上次是和她朋友吵架了,才来这里吗。”

    我说:“是她和她男朋友搞基的事,被她家人知道,赶出来了,她心情不好,喝醉,所以了,就来这里了,诉苦,然后借宿。就是这样。”

    梁语文说:“那,以后她还来吗。”

    我说:“她现在和家人冷战吧,慢慢会好的,我估计,不太会来了吧。”

    梁语文说:“哦。”

    女人也有独占欲的。

    而谢丹阳,她视为对她最大的威胁了,不过听我这么一解释,梁语文倒也半信半疑的。

    不过我说的的确是实话,没有骗她。

    梁语文和我下楼了后,各自拦车去上班,她看了看我,说:“你都不亲我一下呀。”

    我笑笑,抱住了她,她很甜蜜的样子,靠进我怀中,抱了抱我,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她说:“你先上车吧。”

    车来了,我还是让她先上了车。

    然后她说:“可是我没有你这里钥匙。”

    我给了她钥匙:“配多一条吧。”

    她对我挥挥手,走了。

    好吧,去上班了。

    想起来,也挺甜蜜的。

    徐男进我办公室的时候,看我愣着傻笑,说道:“你得病了。”

    我说:“咿,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徐男说:“得了相思病了吧。”

    我说:“呵呵,是吧。”

    徐男说:“又和谁了。”

    我说:“没和谁。”

    徐男说道:“找你谈一件事。”

    我说:“什么事呢。工作的事?”

    我和她这边的办公室毗邻的,经常窜门。

    徐男眉头锁着:“儿女情长。”

    我笑了出来:“哈哈。”

    徐男不高兴了:“你笑什么,我还没说呢,你就高兴的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说:“哈哈,看你表情搞笑,你给人的印象都是铁血硬汉,怎么会像小女人一样无助哀伤呢。”

    徐男说:“真的是无助了。”

    我问:“怎么了,是不是喜欢别的女人了,感觉对不起谢丹阳。”

    徐男说:“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到处乱搞。”

    我说:“我就是到处乱搞,也没人说我什么,但你搞谢丹阳,谁知道谁都会说。”

    徐男说:“就是烦这个。”

    我问:“以前不烦,现在开始烦了。”

    徐男说:“她爸爸妈妈找了我。”

    我说:“她们也找了我,让我娶谢丹阳,找你干嘛,逼你们分手吗。”

    徐男说:“也没逼我,就是说了一堆大道理,说的他们自己都潸然泪下,场面感人。”

    我哈哈的笑了:“他们也这么对我的,她妈妈给我跪下,都哭成了泪人,感觉是面临了世界末日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