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4章 看穿了她心中的想法
    看着梁语文脸红红的,我笑了笑。

    dian ying这时候才正式开始了,什么dian ying,男主跟女主闺蜜搞在一起,女主为了报复男主,和男主的哥哥搞在一起,然后后来出了车祸,发现还是忘不了对方,然后男主又和女主浪子回头金不换,接着女主的闺蜜离开了,男主的哥哥也找到了挚爱。

    无语。

    这都什么破dian ying。

    不过,看dian ying,很多人看的不是dian ying而是需要那个环境。

    看吧,前面好多对,都不知道亲了几回了。

    摸都摸腻了吧。

    终于,dian ying结束了。

    我和梁语文走出来,我问:“有什么想法。”

    梁语文说:“没有啊。”

    我说:“看完了没有什么观后感啊。”

    梁语文说:“我都看的快睡着了。”

    我说:“好吧,就你最会享受。”

    走出了dian ying院后,我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叫她去我那里了,因为上次去,我半夜跑出来,然后有一次,她是看见了谢丹阳,已经怀疑我不是什么正经东西了。

    她也不说话,静静的站在dian ying院门口。

    看着来回的车辆。

    她问我:“回去了吧。”

    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叫我回去了吧,还是她要回去了吧,或者是,她要跟着我回去了吧。

    我说:“哦,是吧。”

    我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就是说,反正不是我叫你跟我回去,你要是回去,那就回去吧,你要是跟我回去,那就一起回去吧。

    这时候,对于梁语文这样的女孩来说,不能开玩笑的说不如我们去开房,或者说不如跟着我回去,她心里就算想,但她嘴上会拒绝。

    她不同于林小慧,谢丹阳那样的女孩,那两个的话,开玩笑叫着去,她们就说去就去,谁怕谁,顺理成章就去了。

    梁语文说道:“那我,先回去了。”

    我的心,一下沉下来了。

    心里不舍得,我是的确用了心骗她跟着我的,但是我也投入了感情的,特别是想着她可能就要投入林斌那厮的怀中,我更是不乐意。

    我说:“好的。”

    可是,一辆空车过来,她却不拦车,她看着我,说:“我有点饿了。”

    我说:“是吗。可是我很饱。”

    我晕,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梁语文说:“那我饿了,你陪我吃东西了。”

    我说:“这样子啊。”

    梁语文说:“你不愿意。”

    我说:“走吧。”

    她高兴的挽住了我的手,和我迈步走。

    这虽然是她的一小步,但绝对是我们关系前进的一大步。

    如此委婉和内敛的她,竟然主动了。

    而且她挽着我的手很紧。

    我问道:“这边有吃的吗。”

    梁语文说:“那边有一条小吃街,很多好吃的。”

    我问:“你又知道。”

    梁语文说:“经常来呀。”

    我说:“好吧。”

    走到了拐弯处,果然一条小吃街,熙熙攘攘的,二十三点,很多人。

    天气热,都坐在街道上,摆满了桌椅,喝酒。

    我们找了一个比较边的位置,靠着一个很大的电风扇的地方坐下来。

    梁语文把包包给了我:“你要吃什么,我去点。”

    我说道:“随便吧,一些什么生蚝啊牛肉啊烤鱼啊鱿鱼干啊啤酒啊花生啊拍黄瓜啊鸡爪鸡翅鸭舌随随便便上一点就行了。”

    梁语文说:“你还真能吃,又会吃。”

    我说:“要说吃的,哪有比得过你们女孩子。”

    梁语文从包里拿钱。

    我说:“我这里有。”

    她说:“我有呢。”

    她拿着钱过去了。

    这里吃烧烤,还那么嚣张啊,先给钱,才能上东西。

    好吧,生意好就是牛。

    她点了,过来了,说:“你说的我都点了。”

    我说:“我跟你开玩笑的,你真的点了。”

    她说:“你开玩笑的吗。”

    我说:“好吧,点了就点了吧。那就吃吧。”

    啤酒花生拍黄瓜先上了。

    我倒酒了,然后喝着解渴。

    一会儿后,上烧烤,果然,一桌子全是了。

    单是那条烤鱼,我们两个都吃不完了。

    我发现她倒是没有点她自己要的任何东西,而我跟她说点的,她全都点了,她还是够迁就着我的。

    我问:“你怎么不点其他的,光点我要的啊。”

    她说:“我就吃这些啊,点多也浪费了。”

    我说:“你这么将就着我,真是让我感动啊。”

    她倒了酒,说:“好渴啊。”

    我说:“你不会喝饮料啊。”

    她说:“我喝酒。”

    她也不吃什么,还说自己饿了,我靠。

    她和我聊着天,说着小时候一些事,说她家家穷啊,然后很努力,然后书,什么什么的,然后就和我喝酒啊。

    喝了六瓶啤酒这样吧,她有些眼神迷离。

    她根本没吃什么。

    我明白了,她故意拉我来吃烧烤吃宵夜,说饿了其实是骗我的,她还是上次那招,装醉。

    其实不是装醉,是故意让自己有几分醉,然后给我机会。

    像上次一样。

    对她来说,这已经够主动的了。

    她是拉不下脸跟我说,我跟你回去你那里睡觉吧。

    她喝了酒,有了借口,说服了自己,而且明早起来,也把责任都推一干二净,人总是习惯为自己找借口,好让自己心里舒服。

    好吧,既然看穿了她真正的心里想法,那我就吃,就灌酒她,她也不拒绝,喝。

    喝着喝着,她问道:“花呢。”

    我说:“什么花啊。”

    她说:“玫瑰。”

    我说:“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啊!”

    她嘟嘟嘴,说:“你就不放心上!第一次送我花,你就这样。”

    我从她包里掏出那玫瑰,给她:“哈哈,想不到吧,我偷偷放你包里了。”

    她说:“你坏。我不要。”

    我说:“那我扔掉。”

    我作势要扔掉。

    她说:“不许。”

    我放回了包里。

    她心里也挺开心吧。

    因为她觉得我选择了她,愿意和她走在了一起。

    八瓶啤酒,对她来说,喝了不少了。

    我心想着喝完这杯就回去。

    她却让老板又上两瓶。

    我心想,她真的能喝那么多吗。

    真的是要把自己灌醉,给我机会啊。

    老板拿来了后,就问要钱,我心里不爽,说:“不能等喝完了再给吗,非要现在给。”

    梁语文就掏钱,我说:“别给,喝完再给,喝个酒都不舒服。”

    老板只好说:“好吧。”

    梁语文说:“你脾气真怪。”

    我说:“一般吧。”

    梁语文说:“老板也不容易,干嘛跟他这样。”

    我说:“靠,我们才不容易,你看他,生意多好啊,还不容易啊,我们喝酒我们容易吗,还没走人就先逼着给钱,去哪吃饭这样子啊。别说什么肯德基的。那个不同,不能喝酒的。喝个酒都不爽,你还为他们说话。”

    梁语文说:“好了你别气了,我只是看他们挺辛苦的。”

    我说:“你还说!”

    她说:“我不说了。”

    正说着,旁边一桌,因为另外一桌多瞅了他们带来的几个女孩子几眼,然后开始你看什么看,我就看你怎么了,就闹了起来。

    我靠,真是无聊。

    我说:“好吧,我们走了。”

    梁语文过来。

    但是,那两拨人,准备开打了。

    这边的三个男的,那边的四个男的。

    三个男的说:“你们人多了不起啊!”

    然后摇摇晃晃的走过去就要开打,然后看着我们看着他们,过我们这边的时候,就对我们说道:“你们看什么看!闭眼!扭头过去!”

    我说:“好。”

    我对梁语文说:“扭头过去,别多事我们。”

    那男的威胁了我之后听到我嘴里嘀咕什么,他骂道:“你骂我什么?”

    我没回话。

    他一把拉我转过去:“你刚才骂我什么。”

    我说:“我没骂。”

    梁语文说:“他没骂你啊。”

    那家伙说:“你闭嘴。草,骂什么了。”

    梁语文说:“他真的没有说你。”

    那家伙说:“要你闭嘴!”

    突然他狠狠推了梁语文一把,梁语文撞在墙上,我急忙去扶着:“没事吧。”

    梁语文说:“没事,没什么。”

    然后那家伙推了梁语文后,自己踉跄几步退后,指着梁语文:“叫你闭嘴。”

    而他的两个兄弟,已经和那边打了起来。

    我把包拿给了梁语文:“拿着。”

    然后我上去,梁语文拉住我:“别!”

    我甩开梁语文,那家伙看我要开架,赶紧拿了桌上啤酒瓶:“想打架来!”

    我直接一脚踹倒他,然后上去就狂踢,踢得他求饶连连。

    这煞笔,喝醉了,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还那么嚣张。

    好多人围着看。

    我这边打这煞笔,煞笔的两个兄弟也被那边四个人打得趴倒在地。

    踢够了,那家伙一动不动,我走过来,拉着梁语文:“走!一会儿jing cha来了麻烦。”

    梁语文急忙和我走。

    那个被我打的家伙,还坐了起来,指着我:“别走,有种你别走。”

    还摇摇晃晃的追过来。

    我和梁语文穿过人群,跑远了,然后上了一辆计程车。

    我对梁语文说:“别怕啊,没什么的,就几个小混混,喝醉了的酒鬼。”

    梁语文说:“我不让你去打架,不是害怕,我是担心,担心你出事。”

    我说:“靠,他打了你,我怎么能让他打你,我恨不得揍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