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1章 刚强坚毅的母亲
    我对薛羽眉说道:“既然有了男朋友,就好好过吧,何必再跟我说这种没意义的话。”

    薛羽眉无奈的笑笑。

    我说道:“该撤了吧。谢谢你今晚请客。”

    薛羽眉说:“是该走了,都被赶走了。”

    我说:“因为我还有点事找他们聊聊。”

    薛羽眉站了起来,什么话也不说,拿了包就出去了。

    她的人在外面站着,见她出去后,马上跟着走了。

    一声再见也没说。

    没事,来日方长。

    我叫了陈逊过来。

    陈逊看着一桌子基本没动的菜,说:“没吃吗?”

    我说:“吃了一点,菜没吃几口,酒倒是喝了不少。你们那边呢。”

    陈逊说:“他们也是吃了一些。”

    我说:“找你来谈一件事。”

    我给陈逊倒上了酒。

    陈逊问:“关于环城帮的事吗。”

    我说:“这算另外一件。林斌是四联帮的老大,那个铲了我们的那个人,开奔驰的。”

    陈逊说:“竟然是他!看不出来啊,那么年轻。”

    我说:“对,就是他。”

    陈逊问:“薛羽眉说的?”

    我说:“那个是薛羽眉的前男友,出轨了后,想和第三者杀了薛羽眉,结果反而被薛羽眉捅死了第三者,他被捅伤了。两人都被关进去了。结仇。”

    陈逊说:“真是冤家。”

    我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梁语文。”

    陈逊说:“是啊,梁语文就和他约会了。”

    我说:“对,我怕的是梁语文跟他好上了,你知道的,梁语文那么善良认真的一个人,万一让他给什么了,那,梁语文估计是死心塌地跟着他一辈子的。”

    陈逊问:“那怎么办?”

    我说:“你说,我们两去找她,跟她说清楚,她会不会相信?”

    陈逊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也只能有这办法了,趁早才行啊。”

    陈逊说:“那好吧。”

    我说:“就明天吧,我约她出来,我们去跟她说清楚了。”

    陈逊说:“好。”

    我说道:“还有另外的事。就是薛羽眉找我们联盟,对付霸王龙,赶走霸王龙,然后,分了沙镇。”

    陈逊说:“联盟?”

    我说:“她们攻不下西城,攻不下我们,然后,我们上次帮了她,她找我们联盟,先瓜分了霸王龙的地盘。”

    陈逊说:“瓜分了之后呢。”

    我说:“西城帮,环城帮,我们,结盟,对付四联帮,瓜分市中心。”

    陈逊说:“好伟大的梦想,以前霸王龙都没办到。”

    我说:“你觉得怎么样。”

    陈逊说:“想法是很好,可是我有点担心。”

    我问:“担心什么。”

    陈逊说:“万一她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呢。利用我们拿到了那块地盘,然后不给我们沙镇一边,接着积攒力量,把人马壮大,从沙镇再对付我们。”

    我说:“我也有想过,可薛羽眉应该不会这样子的。再说了,上次他们打过来,在黑珍珠那里碰了钉子,他们都害怕。如果他们打过来,没办法,还是我去请黑珍珠的人出马了。”

    陈逊说:“那就没有可以顾及担忧了。”

    我说道:“这些事,和环城帮合作的事,你来负责吧,联系什么的。我这两天去找龙王跟龙王说一下。”

    陈逊点头。

    徐男拿了我的钱后,搞定了总监区长,可以让高丽破例申请和她妈妈见面。

    而且是无阻碍的亲情会见室见面。

    以高丽的资格,分数低,进来没多久,是不可能得到申请的机会,但是,有人有钱,就是好办事啊。

    我联系到了高丽的朋友,是她朋友带着她妈妈来看望高丽的。

    我让她朋友把高丽妈妈带到了监狱门口,然后让我带进去。

    我出去门口迎接她们,把她们带进去监狱。

    她妈妈看起来,高大,骨架大,不过,已经很瘦了,眼圈重,还是瞎的,看来被病魔折磨得够呛。

    被她朋友扶着进去了。

    在亲情会见室,焦急等待的高丽一看到她妈妈,就扑了上去,母女抱头痛哭,她妈妈一直拍着女儿说:“女儿啊女儿,你为什么那么傻啊,那么那么傻啊!”

    高丽扑通跪在了她妈妈的面前:“妈,女儿不孝,没本事救得了你了!”

    她妈妈急忙扶着她起来。

    好吧,这种场面我看不下去。

    旁边那个她朋友,还有狱警看着都跟着哭。

    我出去外面抽烟。

    本来会见时间是半个小时,我争取让她们见了一个小时。

    因为,就此一别,可能下辈子才能见了。

    等到狱警过去提醒该走了,高丽死死抱着她妈妈不分开。

    没办法,只能跟她说了规定,高丽送了手,哭成了泪人。

    然后,我送着哭泣的她妈妈和她朋友出去了外面。

    到了外面后,她妈妈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张警官,谢谢你,谢谢!”

    我扶着她起来:“阿姨,不用那么客气。”

    她妈妈让她朋友拿个信封出来给我,鼓鼓的,我知道里面是钱。

    不敢要,也不能要。

    但是她硬是要塞给我,不然就不起来,而且要跪着了。

    我知道,她想让我好好的照顾高丽。

    这个好妈妈。

    这也许是她治病的钱了。

    我本不该收。

    可如果不收,她就真的跪着不起来,而且,收了也才能让她放心。

    我收了下来。

    然后她说道:“见了女儿了,后事也都交代了,这辈子有这么个好女儿,我死也无憾了。”

    这是一个刚强坚毅的母亲。

    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我不由得泛起心酸。

    回到了监狱后,我让人把高丽带来了我办公室。

    高丽看起来,哭的眼睛都肿了,无精打采的。

    这也许就是她和她妈妈最后的一次见面,自然会难过。

    我说道:“你妈妈刚才离开的时候,留下给我一万块钱,说让我好好照顾你。”

    高丽抬起头看我,然后黯然低头下去:“那是她治病的钱。”

    这个刚强的女人,眼睛红了。

    我说:“这钱我收下,是因为我想让她安心。这钱我不会要的,我打进你卡里。你好好吃饭好好活着,好好表现,就是对你妈妈最好的回报。”

    高丽说:“你拿着。”

    我说:“不。”

    高丽说:“你拿着,我知道,你为了帮我,走了不少关系。”

    我说:“也不算走了很多关系。”

    高丽说:“你欠人家人情,可能还花了不止一万,等我出去了,我会给你补偿回来。谢谢你。”

    我说:“真不用。”

    高丽说道:“我妈妈不让我朋友告诉我,医生说她最多能活不到三个月。就是再有钱也没用了,错过了时间。”

    我说:“嗯。她是很坚强的母亲。”

    高丽说:“我真后悔。”

    我说:“你后悔啊。”

    高丽说:“后悔做了这些事,不能给她送终。”

    我说:“其实不道德的说,我觉得你不该后悔。”

    高丽抬起头看我。

    我说:“你努力了,尽了最大的努力,如果成功了,或许你就能救了你妈妈。你拼了,你没有遗憾了。”

    高丽说:“这安慰得真好,让我心里舒服了不少。”

    我说:“呵呵好吧。舒服就好。对了,你们监区还有个空床位对吧。”

    高丽说:“是啊。”

    我说:“我安排个女囚进来,是于晶晶的同学,也是我同学。”

    高丽说:“于晶晶是你前女友。”

    我说:“对啊。”

    高丽说:“你眼光真差。”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呢。”

    高丽说:“外在美,内在丑。长得漂亮,内心丑陋。”

    我说:“呵呵,后来我也知道了,但也晚了,那时候,唉,她让我内心承受了多大的伤害啊。算了不说了。哦,调过来的这个女的,内在也丑,和于晶晶刚好是一对的,不过,看在以前的同学一场,照顾一下吧。”

    高丽说:“该照顾照顾,不该照顾我也不照顾。要看她们自己的表现。”

    高丽显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监室的老大。

    我问:“那两个要逃跑的女囚回来了监室,你知道怎么做吧。”

    高丽说:“放心,我不会让她们有好日子过,而且还会服服帖帖的。”

    我说:“好吧。想起来也真是恼怒啊,那天她们那么嚣张。”

    高丽说道:“你还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说:“什么忙呢。”

    高丽说道:“给我带一根黄瓜。”

    我问:“做什么。”

    高丽说:“当然不是敷面膜。拿来吃的。”

    我说:“可以啊。”

    高丽说:“坦白的说,我是个那方面需要很强的女人。”

    我说:“嗯。”

    高丽说:“进来这里就没办法了,只能这样子。”

    她也不害羞。

    然后她又说:“你在这里是国宝,所以,估计你对我这样的女人,没多大的兴致。”

    我说:“其实你挺丰满,看看还挺xing gan的。”

    她说:“是吗。”

    我说:“是吧。”

    她说:“好了,改天如果我心情好,找你的话,你不会拒绝不。”

    我说:“谁知道。”

    她站了起来,说:“看来是拒绝了,我走了,谢谢。”

    我说:“慢走。”

    我叫狱警,把她带回去了监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