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凶狠的狼群
    叫来了fu wu员,弄了两瓶最贵的红酒上来。

    薛羽眉说:“你们饭店最贵的酒,也才这个价。”

    我说:“呵呵,昔日小女囚,今天翻身了,享受的都不一样了。对我们来说,这已经很贵了。很奢侈了。”

    薛羽眉说:“正因为曾经的欠缺,所以,现在就要补偿回来。”

    我说:“嗯,也对。”

    薛羽眉说:“你会觉得对吗。”

    我说:“呵呵,不敢说对不对,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只要是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就是幸福的。”

    薛羽眉说:“哪怕我做错,sha ren放火,你都觉得是对的吧。”

    我点了一支烟,说:“今天的你,和昨天的你,又不一样,我以前可能会说一说,可现在,我能说什么。”

    薛羽眉看着我,问:“你是怕我吗。”

    我说:“你就算当了全市的老大,大姐大,我都不会怕你。”

    薛羽眉说:“如果我做错,为什么不敢说。”

    我说:“靠,你有男朋友,他会说,再说,我凭什么什么管你。”

    薛羽眉说:“以前呢。”

    我说:“说现在吧,现在我们是什么,朋友吗。不是吧,我们是敌人。”

    薛羽眉点了点头。

    fu wu员上了一大堆菜。

    全是最贵的。

    饭店里最贵的,吃吧,既然你要请,我不会客气。

    她自己拿着酒瓶倒酒,我也拿着一瓶红酒倒酒,倒了后,我敬酒她:“有什么要说的,说吧,说完了回去睡觉。”

    薛羽眉说:“这么迫不及待。”

    我说:“呵呵,姐姐,我还要回去睡觉,要去上班的啊。”

    薛羽眉说:“是吧。家里有人等你吧。”

    我说:“没你那么好运气,你家里有人等。我多嘴问一句,你就这么跑出来,你男人不吃醋吗。”

    薛羽眉说:“我们也没发生什么,不就是吃个饭,他有什么好吃醋的。”

    唉,听着薛羽眉的这些话,我心里实在是,不舒服啊,她都有男朋友了,还是维斯。

    我说:“好吧,那有什么就说吧。”

    薛羽眉说:“你家那个会吃醋吧。”

    我说:“我家哪个。”

    薛羽眉说:“一身黑裙子,珍珠酒店那个。”

    我懂了。

    说黑珍珠。

    我说道:“她不是我家的那个。”

    薛羽眉说:“是吗。你们都这样了,还不是。”

    我说:“其实我是有苦衷的,你要不要听。”

    薛羽眉转着红酒杯,说:“男人总是有诸多的借口。”

    我说:“这不是借口。”

    薛羽眉说:“理由。”

    我说:“也不是理由,是事实,你要想听,我就说,不想听,我就不说。你相信就信,不信就算了。”

    薛羽眉说:“我有的是时间,你说。”

    我说:“那女的和我,是合作的关系,那晚,她和我喝酒,说真的我酒量比她差,反正不知道怎么的就喝了很多,醉了。然后,她看到你盯着我们,就故意带着我去开了房间,然后就进去,可实际上从那晚到早上,我们什么事都没发生,结果她却说我喝醉了后动了她,可她是一个武功很高强的人。我根本没动过她。我觉得,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气你。就是这样的,事实。你相信吗。”

    薛羽眉说:“她会玄阴爪还是会玄阴真经?”

    我说:“靠,这什么跟什么。”

    薛羽眉说:“你不是说她武功很高强吗。”

    我说:“她是真的很厉害。”

    薛羽眉说:“床上的功夫吗。”

    我说:“我说的是打架,她很能打,七八个男人打不过她,还是练了功夫的,不信你找你们最能打的人上去。”

    薛羽眉说:“你说我相信吗。”

    我说:“好吧,你不信。”

    薛羽眉说:“不管我信不信,反正你是自己信了。一个人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能骗到自己都信。”

    好吧,我也猜得到,我说了之后,薛羽眉是不会相信的。

    实际上,我这些,说给谁听谁都不相信。一个女的,七八个能打的练过的,她随便放倒。然后去了开房,我不动她,根本动不了她,谁相信,我喝醉了,谁信?

    过夜了同床了,什么事都没发生,谁信。

    我狠狠吸了一口烟,说:“好吧,不信我也没办法,不信就不信吧。”

    薛羽眉笑笑,说:“认真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我看着她,不知道她几个意思。

    薛羽眉说:“不管是不是骗我的,至少你努力了。如果不是骗我,你努力澄清了,如果是骗我,你努力的掩饰了,你在心里,还是把我看得挺重。我在你心里,还有分量。”

    我说:“得了吧,别想太多了。”

    我承认,她在我心里,的确是有分量的。

    薛羽眉说:“找你谈一些正事,一些私人的事。”

    我说:“什么正事,什么私人的事。”

    薛羽眉说:“谢谢你上次的出手相助,你可以两家一起收拾的。如果我是你,我就会那么做。”

    我说:“别谢,我不收拾你们,是因为留着你们做屏障,当着霸王龙对我们的进攻,你可别太自作多情了啊。”

    薛羽眉说:“是吧。”

    我说:“是,本就如此。”

    薛羽眉说:“还救了我,我这么对你,你还以德报怨,心地真好。”

    我说:“今晚找我出来,是为了感谢我,请我吃饭是吧。”

    薛羽眉说:“你说是就是咯。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我想你了,想见你。”

    我说:“靠,你得了吧。”

    薛羽眉说:“有什么不对。”

    我说:“别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好吧。”

    薛羽眉说:“这次是你自作多情了。”

    我说:“是吗。”

    薛羽眉说:“我想你,是想你这个老朋友,不是想你什么。你以为是在监狱,在监狱我想你,的确是那种想,可在外面,我不会。”

    我说:“好吧,我表错情,我说错话,我自罚。”

    我端起酒杯,喝了一杯。

    然后又倒酒下去。

    薛羽眉说道:“你心里还有我,喜欢我,所以你才这么认为。”

    我说:“行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好吧。”

    薛羽眉说:“我说的不对吗。”

    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话说,说正事吧,不然散了吧。”

    薛羽眉看着一桌子菜,说:“如果在监狱里,这是多么you huo的东西。”

    我说:“是。”

    薛羽眉说:“包括你也是。你对我们来说,是多么you huo的东西。可是换了环境,就不是这样子了。”

    我说:“换了环境,那美味佳肴,就不是那么珍贵了,包括男人。现在你厉害了,又有身材又漂亮,你去哪里都一堆帅哥成功人士捧着爱着追着。呵呵,很好嘛。”

    薛羽眉说:“你吃醋了。”

    我说:“别想太多了好吧。”

    薛羽眉说:“看你好像吃醋了。”

    我倒了酒,喝酒,不说话。

    薛羽眉拨弄了一下她的长发。

    出来一段时间,她头发变长了,多么的撩人。

    多么的妩媚。

    多么的美。

    甚至,打扮起来,还有妖艳的美。

    她说道:“我想把沙镇的整块地盘弄下来。”

    我说:“呵呵,然后呢。”

    她终于谈了正事。

    她说:“需要你们的帮助。”

    我说:“你们环城帮的实力,如此强大,吞并了旧街,圆村等等,还不够强大吗,难道还需要我们的帮助吗。”

    薛羽眉说道:“我们虽然强大,但是我们占有的地盘,却成了狭长的一片区域,难守。如果我们全力攻沙镇,你们,或者西城帮,或者四联帮,随便一个帮派攻我们,我们就完了。可是如果不把兵力都搬过沙镇,就无法和沙镇的黑衣帮抗衡。无奈。只能找你们。”

    我说:“呵呵,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薛羽眉说:“大家都会有好处。”

    我说:“好处,有吗,我看到的只有坏处。”

    薛羽眉说:“除掉了你们的老对手,叛徒霸王龙,算不算好事。”

    我说:“对,这个老对手是除掉了,除掉了,但是来了一群更凶狠的狼群。灭掉了霸王龙,下个,就是我们了。”

    薛羽眉说:“你怎么会是这么想。”

    我说:“利益面前,我不得不这么想。有什么比利益更大的东西呢。”

    薛羽眉说:“我们之间,只能谈利益了吗。”

    我说:“我们之间,除了利益,还能有其他的谈吗。”

    薛羽眉说:“我不相信你对我没半点留恋,哪怕是朋友的感情。”

    我说:“靠,别拿这点感情来要挟我!”

    薛羽眉说:“打下了沙镇,一边我们管,一边你们管,我们不踩过你们那边,你们也别动我们这边。我们可以相安无事。”

    我说:“然后呢。攻西城帮?”

    薛羽眉说:“我以前是想着把这块地盘都占了,然后再对四联帮发起总攻。可是很难。霸王龙,黑衣帮,西城帮,你们这边后街,没有一个地方我容易咬得下来的。”

    我说:“呵呵,你们那么狂妄,终于也会知难而退啊。”

    薛羽眉说:“如果你们帮我的话,我感激你们,大家分了沙镇,一人一边,都有好处,干嘛不做呢。”

    我说:“做不做是我该考虑的事,我觉得现在的你,并不值得我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