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8章 满足薛羽眉的要求
    廖亚被打得嘴角都青了。

    在刀子的威逼下,她说了。

    农村出身的廖亚,好不容易考进了监狱,但是,她和她男朋友的梦想,还很远,有车有房,在城市里扎根下来。

    她的家人一直逼着她嫁给村里面的村支书儿子。

    这年代也好,上年代也好,村支书意味着什么,就是绝对家里过得比村子里任何一家好。

    村支书的儿子,是个混子,不过仗着老板搞几个鱼塘,开个小煤窑,有点权势,横行霸道。但是有钱。开得起宝马,房子全村最大最好,在县里还有两套房,这样的条件,远近的有姑娘未嫁的家人都垂涎欲滴。

    不过呢,这家伙很丑。

    廖亚男朋友是廖亚一个村的,偏偏家里比廖亚家里还穷,廖亚至少还能在家里的支持下努力读完了大学,而廖亚男朋友,只能出来工作,做保安,看门这些工作,辛苦,被人看不起,心理扭曲。

    然后,廖亚好不容易进了监狱里工作,但是这时她父母更是逼着要紧,三番五次去廖亚男朋友家里闹,说廖亚男朋友勾走了廖亚,以后廖亚日子苦都怪廖亚家人。

    廖亚家人在村子里ren mian前,都抬不起头来,于是就打dian hua给廖亚男朋友,也逼着分手。

    廖亚男朋友和廖亚是不愿意的,但是家庭逼着他们实在是让他们受不了。

    一天,廖亚和廖亚男朋友下班出去吃东西,有个人拦着了他们,叫出了廖亚的名字,然后说想和她还有她男朋友谈一些事。

    谈的事,就是关于怎么设下陷阱把我弄死的这件事。

    答应事成之后,给一百万作为酬劳,就算这件事办不成,事先也先给十万元。

    然后当场就给了他们十万块钱。

    廖亚不太同意,但是廖亚男朋友太渴望金钱了,点头同意了。

    廖亚男朋友回去后,和自己做保安的两个朋友商量了一番,然后两个朋友都愿意跟着廖亚男朋友做一件大事,事成了,廖亚男朋友会给他们两人一人十万的酬劳。

    廖亚一直哭着求我不要报警,不然他们两个就完了,父母都年老了,没人养,而且廖亚男朋友的父亲还旧病在床,弄不好就气死在家里了。

    我说道:“这就是你们要弄死我的原因,你弱你们还有道理了啊?你们没钱,穷,就可以sha ren放火打家劫舍了啊?那社会不乱了吗!”

    廖亚哭着求着。

    我说道:“你们怎么联系的那个人。”

    廖亚说:“号码。他留了号码。”

    我说道:“在哪。”

    我把她的手机掏出来了。

    她说:“在我男人那里。”

    我让她男朋友把手机拿出来。

    号码按出来。

    我想了想,然后说:“打过去,说已经成功了,把我扔下楼了。”

    我帮她男朋友打了过去。

    开了扩音。

    那人接了:“喂。”

    她男朋友说道:“你好,你拜托我们的那件事,成功了。问他要钱,让他当面出来给。”

    那男人说道:“真的成功了吗。”

    她男朋友说是。

    那男人说:“他死了吗!”

    她男朋友说:“我们把他扔下楼,死在了楼下。”

    那男人说:“干得很好,我没有找错人!”

    她男朋友问:“那我们的钱什么时候给?”

    那男人说:“给?什么钱?”

    她男朋友问:“就是你说的事成之后,给的钱啊,还能是什么钱。”

    那男人说:“嘿嘿,小子,你们还太嫩了,谢谢你帮我做的这些!再见!”

    挂了。

    我说道:“你们被人家耍了。十万就让你们杀了人。”

    她男朋友愕然。

    我说:“果然啊,你们还是真的太嫩了。”

    我再次拨过去,那个手机已经关机了。

    我说道:“关机了。”

    她男朋友看了看廖亚。

    廖亚两眼空洞,说:“快求他啊,求啊。”

    廖亚男朋友跪着,对我说道:“大哥,放过我们吧!”

    我说:“凭什么放了你们。”

    廖亚男朋友说:“钱我退出来给你们,放了我们吧!”

    我说:“呵呵,十万块钱,很多吗。我觉得我应该为民除害,像你们这样的人,应该去监狱里呆着一辈子,你们这两个社会的渣滓!”

    廖亚男朋友求我道:“大哥,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不敢了,以后我老老实实做人,不再做一夜发财的梦了!钱给你!”

    我呵呵一声,说:“你以为我稀罕那个钱吗!”

    他说:“求你放了我们!”

    他的几个朋友也跟着求,还有廖亚也跟着求我。

    这几个家伙,要是报警的话,那是一辈子也真的毁了,不过,我也没打算毁了他们。

    我说道:“行,去把钱取出来。”

    被刺杀的次数多了,我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廖亚男朋友站起来,我说道:“你不能去,她去。”

    我指着廖亚。

    廖亚急忙过来,我说道:“你要从监狱ci zhi!不干!”

    廖亚说:“啊?”

    我说:“是吧,很残忍吧,我毁了你的工作。对吗?”

    她不敢说话。

    我说:“相比起你想要我的命,我可是要仁慈太多了,对吧。”

    她哭着点了点头。

    我说:“ci zhi不ci zhi,你说呢。”

    她说:“ci zhi。”

    我说:“行,还有一个,我写一个保zheng shu,你们签个字,就可以了。这事儿我既往不咎,不过保zheng shu你们签字了之后,如果以后还对付我,那我只能把你们送进监狱。廖亚你去取钱,顺便弄个印泥来。”

    廖亚去取钱,我弄纸和笔来,写了个保zheng shu,拿出他们的,让他们自己签字,写下号。

    包括廖亚的。

    保zheng shu上写,于某年某月某日,下午,发生了什么事,何人指使,发生的过程,并且保证以后不再对我进行侵犯,妈的,写了足足三页。

    还好我虽然文采不行,但脑子灵光,写这东西也难不倒我,直接如口述般写下去,让他们签字了就好。

    然后还不行,让他们手指头印泥指纹上去。

    这下好了。

    然后要了那个人的号码,让陈逊去查是哪个。

    十万块来了,我放了人,我对廖亚说:“记住了,一周内滚蛋,我不想再看到你,否则,等死。”

    走的时候,他们三个还被绑着,我对廖亚说:“自己动手解开他们吧。祝你们幸福了。”

    走了出去,觉得他们还是有点可怜,然后拿了两万扔回去给了他们。

    然后出来了。

    上了陈逊的车,陈逊说道:“你太手软了。”

    我说:“没办法,就这样算了吧,走吧。”

    陈逊接了一个dian hua,挂了后对我说道:“查的那个号码,是上买的新号,没有实名制。”

    我说:“靠,那该怎么找幕后黑手呢。”

    陈逊说:“还不是你那些敌人。”

    我说:“我也怀疑是康云或者霸王龙,特别是康云,她的手段向来如此。阴险,毒辣。”

    陈逊说:“我们却拿她们没有办法。”

    我说:“对,一直都是处于下风的。可是还是要查的,万一是别人呢,是环城帮呢。”

    陈逊说:“他们会吗,我们还帮了他们。”

    我说:“难说。利益之下,还能说什么呢。这点钱拿去用吧。”

    陈逊急忙推却:“这怎么行呢。”

    我说:“拿着吧。”

    他推了过来一半:“我不能要那么多,要这点吧。我开车,不要推过来了。”

    我说好吧,把四万块钱塞进口袋中。

    陈逊拿着两万扔给了后面的兄弟。

    车子开回到了后街饭店面前。

    我下车,走去饭店,想吃点东西,刚才在廖亚那破地方,也什么都没吃。

    “张警官。”

    这柔柔的声音,叫我张警官的,呵呵,好久没听见过了。

    我一回头,薛羽眉从路边的一台奔驰车下车,几个保镖跟着过来。

    陈逊几个马上下车过来,呈对峙的样子。

    薛羽眉一袭白衣,如仙女下凡,不变的是脸上的抚媚:“张警官那么怕我吗?”

    我说:“想干嘛。”

    她说:“想找你聊点事,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我说:“可以。”

    她说:“就在你们饭店这里请你吃饭吧,你们怕了?”

    我说:“怕什么怕。陈逊,去点菜,什么贵点什么,薛老板娘请客。”

    薛羽眉说:“我只请你一个。”

    我说:“也可以,陈逊,多点一桌,一样的最贵的菜,你们一个包厢,我们两个一个包厢。”

    陈逊说是。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薛老板娘,这边请吧。”

    薛羽眉今天看起来,好像心情还不错。

    她的人跟着进了饭店里。

    然后薛羽眉让他们到旁边包厢吃饭去了,她则是和我进入了一个包厢,两人自己在一个包厢。

    她拿出手机,玩着手机。

    我看了一眼,她竟然玩的是连连看之类的游戏,玩腻了,然后又是玩大家来找茬。

    接着,上菜了。

    我说道:“吃饭吧,有什么好玩的。”

    薛羽眉说:“是没什么好玩的,但相比起监狱的无聊时光,这个就好玩了。”

    我说:“那倒也是。”

    薛羽眉看了看,说:“你们饭店没有酒卖吗?”

    我说:“想喝什么酒。”

    薛羽眉说:“什么酒贵,就喝什么酒。”

    我说:“行,满足你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