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 设置的陷阱
    被人害过多次的我,自然有警惕之心,我宁愿错误会廖亚,也不可走入敌人设置好的陷阱中。

    我心想,如果她带我回来,要害我,能用什么招式?

    首先,最容易的一个招,就是像李欣被监区马指导员当时逼着来害我一样,大喊非礼了,然后我被抓,被告qiang jian,qiang jian未遂,也是身败名裂。

    第二招,如同康云让她表妹夏拉对付我的那一招,下药,然后可以借此做很多事了。

    第三招,突然闯进来一些人,迎面就打就砍,说我偷了他的女人什么的。

    或者,直接就砍死我了,什么道理都不用说了,砍死了我就跑了,抓到不到谁又知道了。

    而如果引我来的是廖亚,说她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没事了。

    我想离开了。

    看着那个木门,随时都可以踹门破门冲的进来的。

    我走向了厨房。

    廖亚是会做菜的,看她切菜的样子就知道了。

    我问道:“你这里一个人住吗。”

    她嗯了一声。

    我问:“那你家人呢。”

    她说:“家人都在乡下,我是农村的。毕业后我自己留在了这里。”

    我说:“呵呵,我也是乡下的。农村的,和你一样。不过这里,离监狱是不是有些远了。”

    她说:“我是以前租的,现在不想租了。”

    也许,她可能好久没来住,都住监狱宿舍,才是这样子的吧。

    可是我还是很警惕。

    我说道:“你带手机了吧,可以给我打个dian hua吗。”

    她说:“好啊。”

    她把手机解锁,然后把手机给了我。

    我拿过来,按了号码,走到了阳台上。

    打完了后,我看着手机上她的通信记录,he ping时我们打dian hua的通信记录一样的。

    但是短信,微信,扣扣这些,都打不开。

    都使用了密码锁,我无法打开。

    她在后面喊道:“能不能帮我砍了排骨呀!”

    她走到客厅喊我的。

    我回头,走回去,说:“好的。”

    我心想,你不会自己砍排骨吗。

    她自己说道:“我的手昨天不小心摔了一下,疼得没什么力气。”

    我说:“没事,我来吧。”

    我去把排骨砍了。

    她就让我休息了。

    我坐在沙发上,沙发上也是一股好久没人坐过的味道。

    我靠着沙发,感觉有些疲惫。

    眯着眼睛睡着了,不知道多久后,廖亚叫醒了我,说饭菜做好了。

    而且,味道挺香的。

    都上桌了,酒也打开了。

    啤酒。

    和饮料。

    我们面前各一人一听打开的啤酒和饮料。

    她说道:“你很累啊。”

    我说:“还好吧,最近有些忙,做了这指导员,每天的事情都很多,确实忙到有些头疼。”

    坐下后,她让我吃东西。

    我说:“你也吃你也吃。”

    我说:“口渴,不喝饮料,我喝点水。”

    我去冰箱,打开冰箱,里面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也有纯净水。

    拿了一瓶纯净水,倒下去喝着。

    她自己倒了饮料,吃着菜。

    我看她夹什么菜,我也夹什么菜。

    然后她说:“喝点啤酒吧。我敬你。指导员。”

    我说:“不是太想喝呢。”

    她自己伸手过来,拿了我面前的啤酒瓶,给我倒酒。

    我抢过了她手中的啤酒瓶,她急忙说:“我来,我来就可以了。”

    她有些慌张的样子。

    更让我觉得古怪。

    我不管她的反抗,直接倒进了她的杯子里面,然后,用她面前的啤酒瓶,给我自己满上。

    我举着酒杯,说道:“来吧,我们喝酒。”

    她犹豫的看着面前的啤酒杯子。

    我怀疑,她在酒里面下了毒吗。

    我说:“来干杯啊,快拿杯子。”

    她说:“指导员,我还是喝饮料吧,我喝不了酒。”

    我说:“那你刚才又说敬酒我。”

    她说:“我用饮料敬你的。”

    我拿着她的啤酒杯塞进她手中,说:“快点喝啊!怎么了啊,里面有毒药吗。”

    她慌了神:“不是不是,没有,没有。”

    我说:“那你干嘛不喝啊。”

    她咬咬牙,说:“好,喝。”

    然后她端着杯子,然后和我碰杯,然后快要杯子放嘴边的时候,杯子不小心的掉在了她腿上,洒了一地,她裤子上都是啤酒了。

    她急忙站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

    这故意的!

    我站起来,说道:“你这是故意的!”

    她说:“不是,不是的。”

    我说:“酒里面你放了什么!你不敢喝!”

    她说:“没有,什么也没放。”

    我说:“有就有!”

    我直接拿了啤酒瓶,然后走到她面前,说:“如果你说没有,就喝下去!”

    她说:“我,我不能喝酒。”

    我说:“胡扯!我不要你喝多,一口就可以,小小的一口!”

    她咬咬牙,说:“好,我,我喝。”

    我把啤酒瓶给她,她却突然拿着啤酒瓶对着我的头就砸,我飞快退后,啤酒瓶砸空了,她一扔过来,我一侧头,啤酒瓶摔在了墙上。

    早就看出不对劲了!

    她大喊道:“救命啊!有人qiang jian!”

    呵呵,就是这招,我都碰了不知道几回了。

    我过去,一脚踹倒慌张的她,然后,我拿着水果刀,抵在了她的脸上。

    水果刀是刚才在厨房偷偷拿的。

    我说:“喊啊,怎么不喊了,我让你hui rong你信不信!”

    她说:“你,你不能这样,你会犯法的!”

    我说:“hui rong最多判几年而已嘛,你这辈子都毁了啊!”

    外面的门砰砰的有敲门的声音,“张河!张河!”

    是陈逊的声音。

    我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口好些人,陈逊带来了几个人,押着三个被绑着男的推进来了屋里。

    我说:“哟,还真的有人在门口守着啊。”

    刚才的dian hua,我就是打给了陈逊,因为我怀疑廖亚,所以让他过来,保险一点。

    没想到廖亚真的是给我设好陷阱让我钻。

    安排了三个人在门口,是要弄死我吗。

    陈逊说道:“这三人在门口听着,等着,被我们抓了,看从他们身上搜的东西。”

    陈逊扔在了地上,有绳子,dao ju等物品。

    我走过来,对着廖亚就是啪啪两巴掌,然后一脚再次踹倒她,对陈逊说道:“让一个手下来割了她的脸,hui rong吧。我动手不好,不方便。”

    陈逊让他的一个手下过来。

    拿起了水果刀。

    廖亚急忙喊道:“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被逼的!”

    我蹲了下来,说道:“呵呵,你打算害我的是吧。从一进来你这里,我就觉得各种不对劲,说吧,想要如何害我呢。”

    廖亚惊恐的看着面前的水果刀,说:“我,我是被逼的。”

    我说:“酒里放了什么药?”

    廖亚指着三个被绑着的男人其中一个,说:“他给我的,说让人晕过去,我怕是毒药不敢喝。”

    我说:“那你就给我喝啊,你真是够坏的哈。”

    我回头,问那个男人:“是什么毒药?”

    他看着。

    陈逊一拳,狠狠击打在了他的腹部,他一下子就跪了下来,长大了嘴巴。

    看样子非常的疼。

    我问道:“说啊!是什么!”

    陈逊把他拉起来,又要打,他急忙说:“让你没力气的药。”

    我说道:“呵呵,你到底想干嘛。”

    他说:“让你喝了后,没力气反抗,她喊你非礼了,我假装她男朋友,带人冲进来,然后把你,扔下去,造出你自己跳楼的假象。”

    我一听,妈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招真是够狠,够损的。

    廖亚是听命于他们的,把我引进来了这里后,做饭做菜,给我吃,酒里下了药,让我全身无力的药,我喝下去了后,浑身没劲,接着,廖亚喊着我非礼她,这几个人冲进来,把没有力气的我,扔下楼去,惨死。

    摔死在了楼下。

    然后呢,被jing cha和被外面,被监狱查问,就说,廖亚好心请自己的单位领导来吃饭,结果这位男领导喝了一点酒,对她动手动脚,刚好她男朋友回来了,带两个朋友回来他家玩的,结果发现了这事,闯进来后,这位男性领导慌乱之中,竟然恐惧的想要爬阳台下去,结果不慎摔死。

    多么的完美。

    sha ren于无形啊。

    我问廖亚道:“他是你谁?”

    廖亚说:“男朋友。”

    这家伙竟然是她的男朋友。

    我说道:“胆子真大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廖亚哭着说:“我是被他逼的,他要我这么做的。”

    我问:“她要你这么做,你就这么做啊。”

    廖亚说:“是,是。”

    廖亚男朋友骂道:“草你这个婊子,我要你做吗。你也不是为了钱!”

    我问廖亚:“不说实话,那就不客气了。”

    陈逊手中的水果刀刀刃贴在了廖亚的脸上,廖亚惊恐的看着水果刀,说:“是,我们是为了钱!才这么做的!”

    我问:“全部给我说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

    廖亚战战兢兢:“可不可以,把刀子移开,我,我怕。”

    我说:“怕你妈,你要整死我了,还怕什么啊。你连sha ren都敢做,还怕刀子吗。”

    看着这看起来善良的女孩,我推开刀子,啪啪给她两巴掌:“赶紧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