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 好在没逃出去
    墙下的女囚在墙上骑着的女囚的帮助下,慢慢的往上爬。

    妈的,让你们出去那还得了,老子还怎么混下去啊!

    我瞅准时机,冲过去一手抓住了她手中的电棍用力一拉,电棍脱手了在我手上。

    然后她俩更是加急速度往上爬。

    一个爬到了上面后,用力拉着下面那个上去就容易了。

    但是这还是在我攻击的范围内,我拿着电棍威胁道:“下来!”

    她们还在爬。

    我大声道:“最后一次警告,下来!”

    她们竟然仿佛听不见般,拼死往上爬。

    好了,既然如此,那就给你们颜色看看。

    我直接按着电棍,击在了下面在爬的女囚脚上,两人顿时被触电,从上掉落下来。

    下面那个先掉下,上面那个砸下来。

    两人在地上挣扎了。

    一动不动。

    好吧,这时候,管教狱警们都死去哪里了。

    我终于,望见远远的一个女囚,对她招手:“过来!”

    她急忙过来了。

    到了我面前,她惊讶的看着地上的两个女囚,问我:“指导员,她们怎么了。”

    我骂道:“你是不是在那里看门的!你东跑西跑干什么了!”

    她委屈的说道:“今天很热,和我一起值班的xiao jie妹来例假,刚才虚弱得晕了过去,我刚送去了医护室。”

    我说道:“那你也找个人先看着啊!你来多久了!”

    她说:“两个月。”

    我说:“你不找个人先看着,万一女犯们跑了,怎么办!”

    她委屈的低着头。

    我说:“好了,我找人顶班你,你今天先去照顾xiao jie妹吧。”

    她说:“不用了指导员,我等会儿下班过去。”

    我说:“叫你去你就去,还有,通知人来,把她们这两个送医护室。”

    这两个女囚被送去了医护室。

    也没多大事,被电晕了,摔下来了。

    里面被绑着的女狱警,晕了的,也都解救了。

    看了一下jian kong后,才知道发生了怎么回事。

    还好没出事。

    我直接召开了一个小会,把涉事的狱警们都骂了一遍,然后让她们要严防此类事件的发生。

    然后,让她们好好整一下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囚。

    还好没跑出去,要是跑出去,就麻烦了,让监狱领导知道了,又是大事一件。

    不过,就算是大事一件,也是内部解决。

    还是那句话,事情搞大了,外面知道了,大家都不好过。

    所以,某省的一个监狱,因为围墙年久失修,暴雨过后倒塌,电全都倒下,竟然上百女囚逃跑,虽然最后被抓回,但被外面媒体知道了,不过,监狱却用强大的gong guan能力堵住了媒体的嘴,因为这事儿上报纸新闻电视,铁定有人被撤职。

    这样的大事都能压下来,何况其他的小事。

    这才坐了这指导员位置才没几天,怎么就他妈的已经出了那么多事了。

    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吗。

    每天都吓得我小心肝要爆,这要把我吓出心脏病来。

    下班后,我走出了监狱。

    很少走出去,因为,自己树敌太多了,怕被报复。

    但是,偶尔走一次还是不怕的吧。

    平时都是坐别人的车出去,要么贺芷灵,要么沈月,要么徐男。

    这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了。

    不过每次出去,我都特别的留意,看看监狱外门口停着的那些不正常的车。

    监狱门口外面,本就是空旷,四周也没有什么建筑,来的停车外面的,无非是等人,或者进来监狱看望或者办事。

    但如果是下午的下班时间,就不会有那些来看望的亲属的陌生车子。

    而办事的不开车进去监狱的我们监狱的人,车子基本都眼熟,只要有陌生车子,而且我出去后,如果发现跟着,就说明有猫腻了。

    我想,这招康云也懂得辨别,她反侦察的意识可比我要厉害很多,就连陈逊这些人,换了几部车子跟踪,都跟不了。

    还说要弄死她,她那种才是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她住在哪,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去,苦苦等了许久见她开车出去,也是一下子就没影了。

    后面有人跟踪我!

    我感觉得到的,当我出了监狱大门不久,走向公交车站的时候,那人,轻轻的跟着,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我用余光可以看得到。

    我马上心想,会是谁?是不是康云又派人来整死我?

    或者,是霸王龙的人?

    霸王龙和康云商量好的。

    难道,是环城帮?

    我加快速度。

    后面那个脚步声更近了,是小跑的声音。

    妈的,跟上来了!

    “指导员!”

    一个清脆的女声。

    我一回头,咿,这不是我们监区那个新来的女管教吗,守门的那个。

    害我担心了好久。

    我一回头,说:“是你呀。”

    她跑了上来,气喘吁吁,说:“指导员,是我呀。”

    我说:“好吧,我还以为谁呢。”

    她说:“你走路好快,我都跟不上了。”

    我看着她,都满头大汗了。

    小姑娘年纪也很年轻吧,比我刚毕业出来没多久,来了监狱里。

    因为刚来,所以,让她接触的是一些守门啊之类的工作,过段时间,再把她弄进去和女囚们接触,做一些更加复杂的工作。

    我问道:“你的姐妹怎么样了,你不是去看她了吗。”

    她说:“她没事了呢。”

    我说:“好吧,那你追上来干嘛,有什么事吗。”

    她说:“我,我想请你吃饭。”

    我说:“请我吃饭啊。那么要紧啊。为什么呢。”

    她说:“不为什么呀。就想请你吃饭,算是感谢你吧。”

    我说:“这点算什么事啊,也要感谢啊。”

    她说:“我想和你套近乎呀。”

    她自己笑笑,有点不自然,有点害羞。

    我说:“好吧,你要讨好我啊。”

    她嗯的点点头。

    我是指导员,不再是队长,那个小小的队长了,在监区里,自然有很多下属要巴结,当然,我也会给她们机会巴结,不和她们搞好关系,她们怎么支持我的工作呢。

    我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了,改天吧。”

    我想,这刚出来工作的女孩,可能也没什么钱,最好不要让她破费了。

    她坚持着:“指导员,能请你吃饭是我的荣幸呀,你要给我这个面子呢。”

    我说:“我是担心你破费呢。”

    她说:“不会的,去我住的那里,我炒菜,用不了多少钱的。”

    这主意挺好啊,她炒菜,确实就花不了什么钱,我买菜就可以了的。

    小姑娘长得还可以,身高不高,但看起来,也是清纯闺秀。

    我说:“好吧,那就去吧,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微笑了一下。

    我们拦了计程车,然后往她住的那地方而去。

    我坐在前排副驾驶座,她坐在后面。

    她说:“指导员,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

    我说:“对呢,不知道。”

    她说:“廖亚。”

    我说:“呵呵,有点拗口。”

    她说:“恩呢。”

    车子到了她所住的小区门口。

    小区是旧小区,是以前的工厂宿舍,不过宿舍楼挺新的。

    在工厂小区里面,就有卖菜的,我们买菜什么的,然后去了她住的地方。

    她住的宿舍并不大,干净。

    但是干净得有些可疑,因为,如果她常住的话,不会是没有女孩子用的物品吗。

    而这里,厨房什么的,都好像很久没用过。

    外面没有她的衣服晒着。

    我问道:“你住这里多久了廖亚。”

    她走向厨房,说:“几个月了,毕业就找这里住了。”

    我问:“经常做菜吗。”

    她说:“没有呀。”

    我说:“好吧。”

    她说:“你先坐一下,我做菜就好了。”

    我说:“好啊。”

    然后,她进去小厨房里。

    我在客厅里转转。

    我问:“电视怎么开啊。”

    她出来,看了看,然后按了按,说:“我也没开过,不清楚呢。”

    我问:“那你平时在这里干嘛的啊?我是说,你回家了以后做什么。”

    她说:“我我玩手机呀。”

    我说:“好吧,可能电视机坏了你都不知道。你去厨房忙吧,辛苦你了。”

    她说:“不辛苦。”

    她又回去了厨房。

    我偷偷的进了她房间,在房间里,我闻着被子,床单,枕头,都是新的,而且,还有新买的味道,都没洗。

    然后,房间的衣柜,我看了一下,有衣服,闻了一下,是有廖亚身上的味道,难道我多想了。

    可是,看尺寸,竟然有加大码的,还有码的,虽然是女孩子的衣服,但我都穿的下去了,这未免不让我感到可疑。

    我拉开抽屉的柜子,床头抽屉,看到里面有一些女孩子用的零碎东西,这些我就不太懂,化妆品什么的。

    可是,没有内衣。

    她是不来住这里?

    还是怎么样。

    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呢?

    我去了洗手间,里面有毛巾,但也是没有内衣,毛巾都是干的,洗发水,沐浴露都是满的。

    洗衣机也是干的。

    我更加产生了怀疑,她说住了几个月,没理由没道理是这样子的,虽然干净,但干净得更像是没人住的样子。

    在阳台处,我发现了一个烟头,廖亚我靠近她根本没有烟味的,应该不抽烟,为什么会有烟头?她有男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