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3章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到了茶餐厅,就在路边,我们找地方坐下。

    点了一人一杯饮料。

    谢丹阳妈妈和谢丹阳坐着一排,谢丹阳妈妈问谢丹阳道:“丹阳,那我们就好好谈吧。不吵,不闹了好吧。”

    谢丹阳说:“这要看你了。”

    谢丹阳对她妈妈也挺忍的了,她打了谢丹阳几回了,骂了更不知道多少次了,谢丹阳也不计较什么,照样该回家回家,该见爸妈见爸妈。

    但,心里的隔阂还是有一些的。

    谢丹阳妈妈说道:“丹阳,那你要和她在一起,那我们怎么办,你将来没孩子,怎么办?我们担心的是你老了以后,没后代呀。”

    谢丹阳指着我:“和他生一个,我和徐男养。”

    我急忙说:“别拿我来开玩笑。”

    谢丹阳妈妈语重心长的说:“丹阳啊,你可好好的想过你们的以后?”

    谢丹阳说:“我想过了,就是刚才我说的。”

    谢丹阳妈妈说:“没人会接受得了你,和你结婚的,和你结婚你还跑去和别人在一起。”

    谢丹阳说:“那我就和她在一起好了,不结婚,就这么过。”

    谢丹阳妈妈说:“那我们呢?我和你爸,会让人家怎么说。”

    谢丹阳说:“人家知道吗?我又不和徐男结婚,人家说什么呢。”

    谢丹阳妈妈说:“说我们家的你,不结婚,嫁不出去。”

    谢丹阳说:“那又怎么样呢,为什么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

    谢丹阳妈妈说:“就是不在意,也不行了,去哪里人家都说的啊。”

    谢丹阳说:“那就别去啊。”

    谢丹阳妈妈说:“那你不嫁人了,你没后代,以后你老了,谁照顾你呢?”

    谢丹阳说:“老了没人照顾就没人照顾,那就死了呗。如果真的要,就领养好了,不然的话,就做试管婴儿。反正都可以。”

    谢丹阳妈妈听着,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滴。

    谢丹阳问道:“妈,你怎么哭了啊。”

    谢丹阳妈妈老泪众横,已经说不上话了,看来,谢丹阳真的是让她伤心透顶了。

    我说道:“我去那边等,你们聊吧。”

    我站起来,离开了,让她们哭着解决问题吧。

    走在街上,反正我住的离这里近,我走回去吧。

    看到有个店门口,在吵吵嚷嚷的,我心想,干嘛了呢,不会又是混混打架了吧。

    于是,走过去看。

    是那家宠物店。

    一群人在门口和宠物店的人对骂。

    另外一群人围着,是路过的路人。

    我走过去看了。

    老板娘,就是那女的,当初在宠物店一直损我的那人,在门口叉腰站着,舌战群雄。

    一群混混模样的人围着,其中一个女的和老板娘对骂,说自己的狗来了这里没几天,就死了,要讨个说法。

    老板娘说,谁知道送来的时候有没有病,是不是来这里讹钱的。

    女的就说她的金毛什么事没有,来了这里几天,为什么死在这里,要老板娘赔钱。

    我所知道的是,这老板娘,以前就没好好干过事,人家送来的狗,猫,想打就打,想踢就踢,心情不好,抽一下,乱喊,也被打。

    老板娘就破口大骂这帮人。

    说是社会的渣滓,找了社会的渣滓,她就会怕吗,她就报警。

    结果,人家一听,马上呼啦上去:“砸!”

    大家冲上去,把老板娘拉下来,然后那女的和另外一个女的就打,其他的冲进宠物店就砸。

    老板娘疼得嗷嗷直叫:“快帮我报警,帮我报警啊!”

    活该呢。

    像这种情况,以前她们这些店,给陈逊手下的那帮竹筏竹林交保护费,是要保护她们的,但现在,谁保护啊。

    但这个女人,也是活该报应,客人投诉,应该平心静气好好谈,直接冲出来对骂。

    真不知道她怎么做了这老板娘。

    有靠山就是好啊,干女儿啊。

    以前那个老板的干女儿啊。

    围观的人有人报警了,不过一会儿后,她的店已经被砸了个稀巴烂,什么狗啊猫啊的,有的从笼子里跑出来到街上去。

    全都乱成一片。

    我走远了。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一切的果,是因为曾经种下的因。

    一会儿后,jing cha来了,小混混们跑了。

    店门口,只躺着了那女老板娘。

    店都被砸了。

    好吧,我回去了。

    回去洗澡后,躺着。

    我手机响了。

    谢丹阳问我去哪里。

    我说我回来了。

    她说让我下去开门,她要上来。

    我说好吧。

    然后下去了,开着门,站在门口等了她好久,却都不见她人。

    就打dian hua问她,结果她说,她已经回家了。

    我问她为何玩我。

    她说听我口气,不想让她来,所以她就不过来了。

    好吧,不来就不来吧,我挂了dian hua。

    我心里其实都在期待着,或许有一天,柳智慧会突然出现,会突然来敲门找我,如果开门的时候,刚好见到了我和谢丹阳在一起?我不想让她看到这一幕。

    不过这可能性很小。

    我不想让谢丹阳来,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不够爱。

    不够喜欢。

    所以就不是很想她来了。

    早上处理完了事,下午,在办公室发呆,打哈欠。

    谢丹阳直接不敲门就推门进来了。

    进来后,我招招手,嗨。

    她自己坐下了,坐在了我面前:“昨晚为什么先跑了?”

    我说:“我坐在那里干嘛哦,看你们演电视剧啊。”

    谢丹阳说:“跑了也不说。”

    我说:“你们演电视剧那么投入,我说了岂不是打扰你们了。怎么样,和你妈妈和解了吗。”

    谢丹阳说:“和解不了了。”

    我说:“那肯定和解不了,你爸爸妈妈是无法接受你和女人在一起的这个事实的。”

    谢丹阳说:“我妈妈要我和你结婚。”

    我说:“切,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会愿意。”

    谢丹阳说:“她甚至不惜用钱来收买你,不过我觉得,像你品德和情操都那么高尚的人,怎么会在金钱的攻击下腐蚀自己的灵魂呢。”

    我问:“多少钱?”

    谢丹阳说:“你该不会是想同意吧!”

    我问:“你先说多少钱嘛。”

    谢丹阳说:“送你车房。”

    我说:“我靠,一下子,有车有房,这是多少人一辈子奋斗追求的梦寐以求的东西,让我一夜间拥有了,我真是,太幸福了。”

    谢丹阳说:“你该不会是同意吧!”

    我说:“同意又怎么样,不同意又怎么样。”

    谢丹阳说:“你同意了,我爸爸妈妈就逼着我和你真的结婚了。”

    我说:“那你不高兴着吗,你还能去找徐男呢。”

    谢丹阳说:“这一步计划实施了,下步他们一定想办法拦着我不让我和徐男在一起。”

    我说:“很难。除非打死你们其中一个。”

    谢丹阳说:“那你愿意娶我吗。”

    我说:“愿意又怎么样,不愿意又怎么样。”

    谢丹阳说:“你先说愿意不愿意嘛。”

    我说:“愿意我又怎么样,不愿意呢。”

    谢丹阳说:“你愿意,我就嫁给你呀,家人给你买车买房。不过我呀,该怎么玩怎么玩。你可不能管我。如果不愿意,那就算了。”

    我说:“听起来这交易好像不错。”

    谢丹阳说:“我也不管你。”

    我说:“呵呵,这算哪门子的婚姻啊,你爸爸妈妈也被你逼疯了吧。”

    谢丹阳说道:“你是不愿意了。”

    她有些失望。

    我说道:“实际上,我是很渴望车房的,我多想在这个城市扎根下来,但我不想靠这样的方式,这算什么,入赘了吧。虽然说,你爸爸妈妈不太可能敢动我,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在等待我爱的人,我还在期待能和她走入婚姻的殿堂。”

    谢丹阳踩了我一脚:“死张河,去死吧!拒绝人也不委婉一点。”

    门突然被推开了。

    沈月上气不接下气:“指指导员,出,出事了!”

    我说道:“干嘛那么慌张啊,死人了吗。”

    沈月说:“就是死人了。”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哪个死了!”

    妈的,我刚上来当这指导员,你就说监狱里死了人了,我管辖的监区死了人了,那,我是要被撸下去的。

    沈月说:“你快来,快来。”

    我对谢丹阳说:“有空再聊。”

    谢丹阳说:“什么事啊那么急。”

    我说:“我怎么知道。”

    跟着沈月去监区监室楼。

    监区里,管着那么多号的犯人,要说每天都风平浪静是不可能的,出事都是会有的,就像车祸一样,每天那么多车路上走,这个没有刮擦那个不碰一下,是不可能的,只有尽最大的能力,把监区安全管理好,把她们的情绪管好,才能有效的把出事率降到最低,但,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次大事,措不及防的发生。

    我问道:“是怎么了。”

    沈月边走边说:“两个女囚,在劳动车间,为了争抢一个位置,打了起来了。”

    我说:“靠,这有什么好抢的。”

    沈月说:“有一个位置靠近窗口,有个女囚过去就推开那个女囚,然后两人就打了起来。”

    我说:“打死了吗?话说,你们不会分开吗。”

    沈月说:“发生太突然了,一个女囚抓着那女囚的头撞在了墙上,那女囚满头是血,晕倒在地,没了呼吸。”

    我说:“没了呼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