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5章 毫无防备的出现
    黑珍珠故意说我那晚碰了她,我就不知道她到底几个意思了,她也不说实话,她就一口咬定我碰了她。

    但她那晚如果愿意,她是真会能动了我,如果她不愿意,我也动不了她。

    薛羽眉看着我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她又是谁。”

    我说:“朋友。”

    薛羽眉说:“从监狱里面,到监狱外面,你这样的朋友,很多,很多。”

    我说:“算是很多吧。很多暧昧关系的异性朋友。”

    薛羽眉说:“我以前曾经是其中一个,后来不是了。”

    我问:“你羡慕嫉妒恨了。”

    薛羽眉说:“不可否认,我是这样子的人。”

    我说:“爱恨分明,既然不爱了,那就选择恨了。”

    薛羽眉说:“我恨得不对吗。”

    我说:“对,很对,行了吧。然后你就报复我了。”

    薛羽眉说:“是,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说:“呵呵,你是这样的人,那你以后想怎么样,和我斗到死,你死我活。”

    薛羽眉说:“你死我活就你死我活吧。”

    我问道:“你舍得。”

    薛羽眉说:“你不舍得,我舍得。”

    我看着薛羽眉,笑笑,说道:“舍得就舍得吧。”

    我心想,她说的四联帮的老大,是一个年轻男人,她的前男友,会不会,就是林斌,长得有些像黎名的那个。

    我正要开口问,几辆黑色的车停在了路边。

    然后,下车的,是薛羽眉那些手下,环城帮的人。

    我认得出来。

    下来后,他们走过来,恭敬的问,羽眉姐,对不起,你没事吧。

    薛羽眉对他们说道:“没事,去买单吧。”

    他们几个过去买单,有几个围着我们。

    这酒是喝不下去了。

    薛羽眉站了起来,一句道别的话也不说,走了。

    他们去买单后,跟着上车了,全都走了。

    车子走后,剩我一个人,坐在烧烤摊那里,我喝了最后一杯啤酒,也走了。

    我们真有缘分,相杀相爱,再到相爱相杀,太有意思。

    就是不知道,她下一步,打算是怎么样走的了。

    走回去的路上,我点了一支烟,天空又飘起零星小雨,想起以前在监狱的时光,不算快乐,但是至少很甜蜜,那些曾经说过的话,曾经信誓旦旦的话,都已经成空了,感到无限的惆怅。

    回去了公寓楼下,却,又是没带钥匙。

    我靠。

    只能打dian hua给谢丹阳,那家伙却关机了。

    然后,我打给王普,王普没有接,太晚了都凌晨两点多了。

    我又打给房东,房东也是关机。

    没办法了。

    我想打给陈逊,想了想,估计他也是睡了,还是不要叫醒他,就在借口的一家旅馆睡了一夜,六十块钱一个晚上。

    凌晨,收了半价了。

    只睡了四个小时,就起来,洗漱后打的跑去上班了。

    早上还算精神,不过,有个意外的人来找我了。

    谢丹阳。

    意外,是因为她鲜少跑来我这里找我,而她行政那边的人,又不像朱华华一样会下来巡查。

    她进来后的第一句话是:“昨晚跑去哪里!”

    我说:“我,我出来,见了一个朋友,聊了很久,回去的时候,我忘带钥匙了,给你打dian hua,你都关机了。”

    谢丹阳说道:“骗,继续骗。”

    她看起来挺恼火的。

    我说:“我骗你干嘛啊,真的啊。”

    谢丹阳说道:“见什么朋友。”

    我说:“一个很重要的事,是男的,后来见了一个重要的朋友,女的。”

    谢丹阳说:“是女的,比我漂亮吧。”

    老实说,薛羽眉肯定比她漂亮,当然柳智慧的凶器没她那么大而已。

    我说道:“她是,比你漂亮。”

    谢丹阳就打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在家里有个mei nu,还跑出去外面的男人,一定是外面的女人更漂亮!”

    我握住了她的手:“别打了,我和她见面,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谢丹阳说:“我想象中的是怎么样的?”

    我说道:“我真的没和她怎么样,和她喝了酒,然后就各自回去了,我回不了,没钥匙,我就在外面睡了,旅馆。六十块一晚。”

    谢丹阳说:“编,继续编!”

    我说:“真的是这样。”

    谢丹阳说:“两点钟,你们喝酒到两点,然后各回各家,我相信吗。”

    我说:“唉,事情的经过,很复杂,我不知道怎么说给你听。”

    谢丹阳说:“你说,我有足够的时间让你说,现在说到晚上下班,七个小时,够说了吗。”

    我说:“你怎么跟一个泼妇一样啊,再说了,我们也不是男女朋友啊。你吃什么醋呢。”

    谢丹阳说:“我知道啊。”

    我说:“那你还发疯。”

    谢丹阳说:“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小心眼。我嫉妒。我不喜欢被人比下去,还有是自己的人被别人夺走的感觉,我不甘心。”

    好吧,也许,梁语文见到谢丹阳来我那里睡,也会那么想吧,薛羽眉看到我经常跑柳智慧,那晚看到我和黑珍珠进去房间,也是这么想,所以,薛羽眉就恼怒了,觉得我让黑珍珠故意这么做,气她的。

    好在梁语文没有那么恼怒,薛羽眉可要泼妇很多,梁语文不会,所以,连陈逊都说,梁语文这女孩很好。

    是啊,心胸开阔,不哭不闹,不争不吵,和李琪琪一样,当然好啊。

    谢丹阳也不算争吵了,她的争吵,有种玩闹的意思。

    但如果是别的女孩,就不是这样。

    当我看到新闻,一些女孩,因为男朋友受不了她脾气,另结新欢,受不了就自杀自残威胁,或者和男朋友闹得不可开交,心里就想,绝对不能找这样的女孩子搞对象。

    我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丹阳,其实我是挺喜欢她的,但因为现实的原因,两人不得不分开,昨晚她有难,我去帮了她,然后和她喝了一些酒,她就走了,她有了男朋友的。”

    谢丹阳说:“那你还说她比我漂亮,我就不高兴。”

    我说:“好吧,你比她漂亮的。”

    谢丹阳说:“骗是骗得假了点,好了,放过你了。”

    我说:“别跑办公室来闹了,下次回家去闹。”

    谢丹阳一看我后面:“副监狱长。”

    我一看外面门口,贺芷灵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办公室门口,这家伙,就跟鬼魅一样,毫不防备的出现。

    谢丹阳急忙对她鞠躬,然后离开了。

    谢丹阳出去,贺芷灵也一句话没说。

    不知她在那里站了多久了,是不是把我们刚才的话都听完了。

    贺芷灵看着我。

    我拉了凳子:“副监狱长大驾光临,不知有什么事要吩咐,直接喊我过去就可以了啊。”

    贺芷灵说道:“来视察,你胆子不小啊,在办公室里恩爱?”

    我说:“没呢。我们,我们其实,其实刚才你看到的,什么都没看到吧。”

    贺芷灵说:“你一个男的,能进来监狱做事,监狱对你已经够容忍了,别把对你的容忍,当成你放肆的资本。如果是别的人看到,你还能在这里待下去!”

    我说:“不敢。”

    都怪谢丹阳,就这点事,出去外面再吵嘛。

    而且,进来她也不关门,硬是让贺芷灵都看到了。

    贺芷灵说道:“下次如果还有,你给我滚出去。”

    我说:“好好好,我不敢了不敢了。”

    贺芷灵说:“那个女囚怎么样了。”

    我问:“哪个女囚。”

    贺芷灵说:“劫持我的女囚。”

    我说:“哦,那叫高丽的啊。她,还算老实吧,不过好像,凭着一身好武功,当了监室的大姐大。你还记着她啊,是不是要我整一整她。”

    贺芷灵说:“她为什么要劫持我,换监狱。”

    我告诉了贺芷灵,高丽要换监狱的背后的原因。

    听完后,贺芷灵说道:“对她好点,是个孝子。”

    我说:“听话就对她好点,不听话,只能对她不好。怎么了,心生恻隐了啊。”

    贺芷灵说道:“下班后,在停车场等我。”

    我说:“什么事。”

    贺芷灵说:“好事。”

    我说:“好,事?我觉得,和你沾边,都没有什么好事的。”

    贺芷灵说:“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对你来说是天大的好事,爱来不来吧。”

    我说:“天大的好事?那是什么啊。”

    贺芷灵说:“再说。”

    说完她走了。

    下午的时候,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昨晚没睡好。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了,跑去了停车场,等了一会儿,贺芷灵来了。

    “上车。”她短短两个字。

    我跳上了车。

    出去了。

    是的,先进的大门安检技术,几秒钟,就出去了外面了。

    车子开往,她家的方向?

    我问:“你该不是让我去搞卫生吧。”

    贺芷灵说:“对。”

    我说:“喂,别这么对我好吧!”

    贺芷灵说:“你会愿意做的。另外,给我八万块钱。”

    我问:“什么,又是八万!干嘛,买包啊。”

    贺芷灵说:“买一条裙子。”

    我说:“我靠你疯了,八万买裙子,你找你男朋友买去,我不是你男朋友。”

    贺芷灵说:“你是我男朋友了。”

    我说:“我呸,老子什么时候是你男朋友了。”

    贺芷灵说:“你会愿意给的。”

    我说:“开玩笑,放我下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