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 那晚的印象
    薛羽眉既然说喝完了就说,我给她喝。

    我拿着这罐啤酒,给她,和她碰了。

    她拿着罐,我拿着杯子,两人干杯后喝完了。

    薛羽眉看了看我,问道:“我有一次申请到出来探亲。”

    我说:“我知道,我陪你出来的。”

    薛羽眉说:“嗯,记得我去哪里了吗。”

    我说:“墓地。无字碑。”

    薛羽眉说:“我没有家,没有亲人了。”

    我说道:“你没和我说过。我也没敢问。因为,有可能你的好奇追到底的问题,就是别人内心隐藏到深处最痛苦的东西。”

    薛羽眉说:“那确实是我最痛苦的事。”

    我说:“如果你觉得难受,可以不说。”

    薛羽眉说:“对别人我不会说,可是对你,我只能说。”

    我说:“为什么。”

    薛羽眉说:“我知道你难过,你想太多,你把我以为成了那样的人,我不想说,也只能说了。省得你难受。”

    我说:“呵呵,你又知道。”

    薛羽眉说:“你知道我进去坐牢的原因吧。”

    我说:“知道,捅杀小三,捅男朋友。”

    薛羽眉说:“他比我先出来了很久,他才进去几年。用钱摆平了一切,很快就出来了。”

    我说:“这我知道。”

    薛羽眉说:“他恨我,恼我。我家人去找他闹过,他找人把我家人整死了。我让外面的我朋友帮忙安葬家人,立碑,全是因为我,把家里搞成这样,如果不能给家人报仇,我没脸给他们墓碑上写下立碑的我的名字。”

    我说:“你要报仇?你加入环城帮,是为了报仇?”

    薛羽眉说:“是。”

    我说:“你那男朋友什么来头。”

    薛羽眉问我:“你在这城市道上混了多久了。”

    我说:“不是很久,一年都不到。”

    薛羽眉问:“你听过四联帮吗。”

    我吃惊道:“你男朋友是四联帮的!”

    薛羽眉说:“前男友。”

    我问道:“他是四联帮的?”

    薛羽眉说:“对。”

    我说:“以前我本来没听说过的,后来,一直到我们的大姐大,去了东南城那边开了一家,结果他们扫了我们,才知道有这么个帮派的存在。”

    薛羽眉说:“他们不做这些行业,为什么要扫了你们。没有利益冲突。”

    我说:“有一家叫聚吧的,我们开的是相聚,然后剽窃了哪一家,那家刚好是他们老板开的,所以,他们来要求我们不开门,人很多。全都是西装革履。”

    薛羽眉说:“他们和一般的混混不一样,他们有正经的工作,有遵守法纪的公司。”

    我说道:“是啊,我知道,可是,你男朋友。哦不是,你前男友,竟然就是那家公司的,四联帮的一个老大?”

    薛羽眉说:“他就是老大。”

    我吃惊道:“他就是老大!那么年轻!”

    薛羽眉说道:“我告诉过你,以前我和他,都是金融界的吧。”

    我说:“是啊。”

    薛羽眉说道:“靠着非凡的头脑,炒作期货起家,手下有房地产,建筑,科技等多家公司。行事低调,人很狡猾,他使用的,用的名字都是假的。但都是通过了关系,拿到了是真的。他有至少三个身份。”

    我说道:“那他做这个,跟混混有什么关系呢。”

    薛羽眉说道:“有了原始积累后,他开了公司,建筑,房地产,经常涉及到拆迁,拆迁因补偿问题起冲突,他组建打手集团,罗小弟,购置枪支弹药,拆迁的时候,哪个人带头,把哪个打死,而在另外的行业,只要是竞争对手,谁敢和他叫板对抗,他就让手下打手集团咩谁。为什么叫四联帮?之前,东城,南城,市区中心四个区,整个城市最繁华最有钱的四个区,都有各自地盘的老大和帮派,但是他通过组织人马暴力攻击,打死另外区域的老大等办法,把这四个区都收并了,就叫四联帮。他们玩的,跟我们玩的酒吧,,饭店这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说:“的确是。”

    薛羽眉说:“他在吞并这四个区后,势力范围已经很大了。他们的公司只要去参与投标,几乎没有拿不下来的项目,无论什么工程项目,只要他们参加,其他参与者全都会退出。这么横行无忌,当然是有着很大的后台靠山的,他利用手中的金钱和手段,把上面弄得服服帖帖。他所结交的背景靠山的级别已经不是市里面那些有钱人所可以比的。靠这些人的庇护,他已经组建起了一个极为复杂而庞大的关系。”

    我说:“然后,你想和他对抗。”

    薛羽眉说:“我想着,如果能接近他,我会自己一枪打死他,或者,找些sha shou,杀了他。可是很难,他神出鬼没,没人知道他出现在哪儿,他曾经被人暗杀过几次,都能成功毫发无损的逃了,他出现在哪里,都是穿着西装革履,多热的天气都这样,他里面穿着的,就是超薄液体防弹衣。”

    我说:“这样子,那我明白了。可是你就是利用环城帮,也未必干得过他们啊,就算干得赢,也未必能杀得了他啊。”

    薛羽眉说:“既然杀不了他,那就吞了他的地盘,砸了他们的公司,弄垮掉。即便不行,闹出了大事,上面一旦管,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我就是要闹出大事,哪怕玉石俱焚。”

    我说:“那你这可不公道啊,你看你要把整个环城帮直接为了帮你报仇带进沟里。”

    薛羽眉说:“不是我在利用环城帮,环城帮自己也想扩张。维斯自己说,哪怕是失败了,也绝不甘心窝在郊区一辈子。”

    我说:“呵呵,对,郊区。你们环城帮虽然控制得了一大片的区域,但确实都是郊区的。”

    薛羽眉说:“对他来说,你们后街,还有沙镇,包括西城帮,全是郊区。”

    我说:“嗯,如果说繁华区域,也就是四联帮盘着的四个区,最有钱。最繁华。”

    薛羽眉说:“我想要从西城开始,西城不好惹,我打沙镇,打算拿下沙镇后,再拿下后街,然后,是西城那一片,最后,和四联帮决一死战。”

    我说:“理想很丰满。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你明知道后街是我在,西城的是我好大哥龙王在,为什么还要对付我们。”

    薛羽眉说:“你们和维斯是敌人,还有,我们迟早也因为地盘而开展争夺战。”

    我呵呵一笑,嘲讽的问她:“为了地盘,你连旧情旧恩,全都忘得一干二净,脑海里只有地盘了。哪怕是弄死我也在所不惜了。”

    薛羽眉问我:“我们何来旧情旧恩。”

    她直勾勾看着我。

    我问:“没有吗。”

    薛羽眉问:“哪里有。”

    我说:“我们在监狱里,算不算,曾经的事。”

    薛羽眉说:“你也知道是曾经,人都是会变,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你变了,我也会变。”

    我说:“照你这么说,你觉得我先变了,你才变了,这么对我。”

    薛羽眉说:“你难道没变吗。”

    我说:“你觉得我为了一个女人,变了,对吧。”

    薛羽眉说:“你心里装着很多女人,我却连其中一个都算不上。”

    我说:“我怎么就装着很多女人了?”

    薛羽眉说道:“从我在里面的最后时间,你对我从来是不管不问不顾不看。出来后,你是去问了丁琼我在哪,去哪了。但是你真用心在找吗。”

    我说:“难道没有吗,我还不够用心吗,你不见了后,我四处寻找!”

    薛羽眉说:“有吗。”

    她盯着我问。

    我说:“有。”

    薛羽眉哈哈一笑,嘲笑我道:“好假。”

    我说:“是吧。”

    薛羽眉问我道:“有一天晚上,在珍珠酒吧里,你明明看到了我,为什么还假装看不到,你还和那女人去房间睡觉,你故意做给我看,又是什么意思。你说我对付你,不理你,那你又为什么这么对我。你知道我看了也会难过吗?!”

    我问:“什么时候?我怎么和别的女人去房间睡觉了。”

    薛羽眉说:“你装酒醉,对吧。装不知道?”

    我想了想,在珍珠酒吧。

    靠,那晚和黑珍珠去她房间去睡觉,薛羽眉跟上来了?

    我那晚真的喝醉了,我没看到薛羽眉啊。

    可是,薛羽眉跟着我们,我怎么不知道。

    薛羽眉说:“你们都知道我跟着,那女的不是个一般人,她知道后面有人盯着,一直从酒吧到房间。”

    如果薛羽眉跟上去的话,的确,黑珍珠绝对会发现的。

    可是黑珍珠为什么还拉着我进去了房间,却不抓了薛羽眉。

    难道,她本就看出来薛羽眉对我有意思,故意这样子的?

    然后,在房间里,那晚实际上我和黑珍珠什么也没做,可她偏偏说我动了她,但我真的觉得我自己什么都没做,虽然喝多了,就算是失忆,对于那晚的印象,还有身体的感觉,还是有的,我绝对没有碰过她。

    她这么说,这么做,难道就是为了气薛羽眉?

    可是她知道我和薛羽眉什么关系吗?

    我估计,黑珍珠,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