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3章 告诉我为什么
    上去了咖啡店上面,二楼,阳台处。

    我点了美式咖啡,薛羽眉也点了一样的。

    这样的mei nu人才,我是再奋斗十八年,估计都不能和她一起平起平坐喝咖啡。

    只是,让我对她鄙夷的是,她是为了权利金钱,选择跟了维斯吗。

    说实在话,靠着她自己闯天下,也比较难,对我来说难于上青天,对她来说,短时间闯起来,有钱有权,也难,但凭着她的头脑,她想混得好,应该很容易,可是偏偏为了权钱,选择跟从了维斯?

    说句难听的,如果非要靠着男人飞黄腾达,凭着她这样子的,想跟着什么样的男人不行,非要跟着维斯吗。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我喝了一口咖啡,掩饰自己的不安。

    换了环境,换了装束,换了新面孔,我面对的她,再也不是她,让我感到的更多的是逼人的气场。

    她开口了:“谢谢你救了我。”

    我说:“路过。”

    她说:“你们不是路过,是来帮我们吧。为什么呢。”

    我说:“说句真话,不是想帮你们,是想过去,坐山观虎斗,最终坐收渔翁之利,但。”

    薛羽眉说:“但因为我,所以帮我们了。”

    我说:“呵呵,有这个因素吗。或许,也有吧。”

    薛羽眉说:“你们要真是坐收渔翁之利,很容易,横扫我们两家就行了。又何必帮了我们。”

    我说:“给你们恩惠,让你们守着那里,帮我们挡着黑衣帮霸王龙。”

    薛羽眉说:“你太善良了,我早就说过,你的善良,不会给你带来好结果的。你帮了我们,我们不感激,如果有一天,吞下了沙镇,还是会对你们开打。”

    我说:“如果你真这样,打赢了,你拿去好了。”

    薛羽眉说:“斗争是残酷的,你懂吗。”

    我说:“我懂。成王败寇,输了别说地盘没了,可能什么也没了,可我更在乎的,是你。”

    她嘴角颤动了一下,说:“别那么善良。”

    我说:“对你我狠心不起来。”

    薛羽眉说:“这是你最大的弱点,也是你最大的缺点。”

    我说:“呵呵,不知道算不算弱点优点。”

    薛羽眉说道:“我没想到你会参加到混混斗争中。”

    我说:“我更没想到你会参加到混混斗争中。”

    她沉默。

    我说道:“为了钱吗?为了富贵吗。”

    她还是没说话,看了看远处的繁华。

    我说:“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在监狱里,你是永不服输的薛羽眉,打死也会笑的,有骨气的薛羽眉。我想过你出来后,凭着你的头脑和能力,你会富贵,可是我实在想不到你走的是这一条路。”

    薛羽眉说:“认为我傍上了老大,用身体换取荣华富贵,金钱地位,对吗。”

    我说:“难道不是吗。”

    薛羽眉咬了咬嘴唇,说:“对了三分之一。”

    我呵呵嘲笑她道:“对了三分之一。不对的还有三分之二?难不成你爱他?我还想过呢,难道你是真的爱他,如果是真的爱,那我没什么好说的。”

    薛羽眉说道:“我早就认识他了。他是我同学的朋友。”

    我说:“哦,那看来早就心生爱慕,出来后知道他混得好,就去跟了他。”

    薛羽眉说:“也是也不是。”

    我说:“算了,我也不想知道这些了,反正,大家曾经朋友一场,从今以后,都好自为之吧。”

    薛羽眉说道:“你知道我在里面,想着如果能出来的话,我会怎么样么。”

    我说:“不知道。反正你也不告诉我,从在里面你就隐瞒着我了。”

    薛羽眉说:“如果能出来了,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就是你嫌弃我,我也要和你在一起,你对我好,我永远记得。你救过我,给了我新生命。”

    我说:“别说这个,你也救过我。”

    薛羽眉说:“可我在里面的时候,我就对你,是死心了。”

    我问:“我们也没有多爱,怎么死心了。”

    薛羽眉说:“你身边女人那么多,你没有多爱,但我是真的深爱了。”

    她看着我,一双多情妩媚的目光,柔柔的。

    我看着她,我点了一支烟。

    薛羽眉说道:“在监狱里,我有两次要找你,可是你,不理我。”

    我说:“你找了我吗?”

    薛羽眉说:“第一次,你行色匆匆,我过去的时候,你离开了。第二次,我知道你去找谁了,你的目光,全是落在她的身上。没有我。我明白了,你从来没找过我,看过我,问过我,是因为你心里装的全是她。”

    我问:“她?”

    薛羽眉说:“你想问我她是谁吗?”

    不用说,是柳智慧。

    那段时间,我心中,眼中,脑海中,世界中,梦中,全是柳智慧。

    薛羽眉懂了,她吃醋了,吃醋到死心了。

    我以为她不会爱的,我以为即便她爱了,也不会那么用心的。

    可是,感情便是如此,她用心了,那么,她是真的会痛的。

    心不动,才不痛。

    我看着杯子,咖啡的杯子,我说道:“记得,你曾经在监狱里,说想和我好好喝一次啤酒。不如,我请你喝啤酒。”

    薛羽眉说好。

    买单下楼了后,我问她:“想去酒吧,还是去唱歌,或者。”

    薛羽眉手一指,那边,那个烧烤摊,就是我经常去的烧烤摊。

    我说:“去烧烤摊?”

    薛羽眉说:“嗯。”

    我说:“你现在的气质,烧烤摊已经配不上你了。”

    薛羽眉说:“在监狱里,每天晚上梦见最多的,想的最多的,不是出去。”

    我问:“那是什么。”

    薛羽眉说:“肉。想吃肉。”

    她看看我,然后坏笑了一下,舔了舔嘴唇。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让我春心大动。

    我说:“别玩我了。”

    她走向烧烤摊,点了一堆烤肉。

    打开了啤酒。

    百威的。

    有清江的,就是贺芷灵做的啤酒,王普dai li的,但,不想喝那个,毕竟那味道,和百威比还是差很多,不过呢,便宜,比百威可便宜了一大半。

    这也是能在农村,大排档烧烤摊这些低端市场可以大卖的原因。

    两人碰杯,薛羽眉说:“这个愿望,等了那么久,终于实现了。我还以为会等到我三十五岁的时候。”

    我说:“你以前在监狱的所有愿望,都会实现的,努力吧。”

    薛羽眉说:“会实现,但是很难。所以,很难的可能再怎么努力也实现不了了。”

    我说:“呵呵,别这么灰心。”

    她举起杯子,我们两又干了。

    她拿了烤串,烤热狗,吃了起来。

    我看着她的红唇,想多了。

    吃完了后,她擦了擦嘴,说:“不够辣。”

    我对老板说道:“老板加辣。”

    她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接了,说:“我没事,正在有点事,回去再说。”

    说完挂了dian hua,应该是和小弟们说的,她小弟们找不到她,所以给她打来了dian hua。

    我说:“挺威风。”

    薛羽眉说:“在嘲笑我吧。”

    我说:“怎么嘲笑,手一挥,上千小弟为你前仆后继。”

    薛羽眉说:“没你威风。”

    我呵呵笑笑,说:“我真没想到你出来了后,走了这条路。”

    薛羽眉说道:“忘了曾经我在监狱和你说的那些吧,想着是一回事,真正却不能这么做。我不会老老实实的跟着你,做一份工作,好好做一个好人的。”

    我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行!难道,荣华富贵就那么重要,甚至付出身体灵魂也行吗。这就是你成功的速成之法吗。”

    薛羽眉说:“我在你心中,那么俗?”

    我问:“难道你说,你不是为了荣华富贵,为了享受,为了豪车豪宅,为了过人上人的生活,所以才这样子吗。”

    薛羽眉说:“我自己不会努力挣吗。”

    我说:“那是为了真爱?”

    薛羽眉说:“我在讨好他你看得出来吗。讨好维斯。我对他有好感,可我并不爱他。”

    我问:“那你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啊,我帮你啊!”

    薛羽眉摇摇头,说:“你,帮不了。”

    我说道:“帮不了?你说,你说给我看。如果是说很多钱,有几千万,几百万,可能我真的帮不了你。”

    薛羽眉沉默了一会儿,说:“喝酒吧。”

    我举起杯。

    她直接拿了罐装的,打开,就仰脖子喝了。

    我看着她,或者,她真的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她从未对我说起过的东西。

    我看着她,喝了一罐啤酒,又打开了一罐。

    我问道:“可以说说吗。”

    她看看我,嘴角动了动,然后看着台面,却什么也不说。

    我问道:“怎么了,还是想着如何去掩饰?甚至,你连我你都动手。”

    薛羽眉举起一罐新开的啤酒:“干杯。”

    我说:“我不干。”

    她自己碰了我的啤酒,然后又是一口气喝下去。

    我抓住了她的手:“别喝了行吧!”

    她被我抢过了啤酒,放在了桌子上,我说:“喝是喝,别这么喝。”

    薛羽眉看了看我,说:“让我喝完,我告诉你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