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1章 枕上女孩子长发
    我问了沈月,于晶晶安排在哪里。

    沈月看了一下名单,然后告诉了我。

    我去了监室。

    在监室外,监室楼过道中,新来的女囚显然是对我这个男的挺好奇。

    在于晶晶所在的监室外,看到的,却是她们监室是空的。

    我问狱警,狱警说这个监室的女囚出去放风了。

    我去了放风场。

    外面这时候,是下雨的,零星小雨,雨一直下,下了好几天,心也跟着发霉。

    到了放风场。

    放风场上,女囚们在屋檐下,看着外面下雨。

    下雨,对于女人来说,都是十分感性的。

    她们三三两两的,靠着屋檐,聊着天,有的发着呆。

    我一眼就看到了前女友,然后让人过去把她叫过来。

    于晶晶来到了我面前。

    我看着她,那曾经微圆的脸庞,如今看起来,消瘦不少。

    心疼吗。

    不懂,感觉很复杂。

    面对着我,她看了看远方,说:“你来嘲笑我吗。”

    我说:“没,我是说,如果在这里有什么困难的,找我。”

    于晶晶说:“几个月之前,我还开着宝马在外面见你。人生真是讽刺。”

    我说:“呵呵,是吧。”

    于晶晶说:“我希望能少点见你,可以吗。”

    我说:“行,可以。”

    她转身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那幕场景,像是在大学校园中,我和她吵架后,她转身而走消失在雨中。

    都回不去了。

    羊诗回来上班了,尽管走路还有点瘸。

    我们都怀疑是康云找人放毒蛇进来的,可是苦于没有证据,我们也没办法。

    羊诗对我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也去她宿舍放蛇。

    我没答应,我也没说同意,没说拒绝。

    因为,很危险,很有可能被抓。

    可是我又想让羊诗去放蛇也咬她,搞不好咬死了康云,除掉这个心腹大患,就太好了。

    可是想了想去,觉得还是太冒险了,就让羊诗先算了,等机会了。

    出去后,找了陈逊,陈逊查了那个叫林斌的人,可是,查不到,这人可能用的假名字。

    而且,关于他们的公司,的确是有东南这么一个公司,做的跟计算机这类有关的,不过呢总裁林斌,没人认识,他们公司没人认识叫林斌的,而且,注册人,还有什么的,都没有叫林斌的,也就是说,这家伙用了假名字假身份,假名头,至于他到底何方神圣,也只有找到他,抓了才知道了,但是,毫无头绪,又如何抓得到他,陈逊倒是聪明,找人去盯着梁语文了,梁语文下班就开始盯,但是,梁语文平时加班后,都是和她的好朋友镜子在一起,没有见过那个林斌约过她。

    陈逊请示了彩姐,彩姐说继续找。

    但很难。

    已经被关门了,彩姐想着走通关系,把重开,但根本不行,这事儿出了媒体新闻,报纸上头条,铺天盖地的,已经被关了,谁也不敢让重新开,就只能先关着门了,等待重新开业,也是遥遥无期。

    实际上,我当时和彩姐说的,不如先做饭店,和黑珍珠合作,赚少点也没事,她就不同意。我就是为了让黑珍珠帮忙走关系,帮忙对付敌人,因为彩姐的能量已经搞不定这些敌人和上面的那些关系了,唉,真不知道她固执着什么。

    我也只能随她了。

    陈逊说,沙镇那边,这两天,环城帮拉过去的人越来越多,调兵遣将,反倒是霸王龙那边,静悄悄的,没一点声音,很反常,找人在那里盯着了。

    我说盯着吧。

    自从柳智慧出逃后,我就没有什么心思放在那些事上面了。

    谢丹阳给我打来了dian hua,说过来我这儿住。

    我其实不是很想她来,倒不是不喜欢她这人,而是她要和我去开房,我乐意,但是来我这里住,涉及到了我的,特别是手机放在家里的时候,怕她乱翻。

    唉,谁让我活得那么复杂。

    我说道:“你在哪啊。”

    谢丹阳说:“在公寓门口。”

    我问:“靠,你怎么进来的。”

    谢丹阳说:“跟别人上来的,别人开门就进来。”

    好吧,跑去给她开了门,她进了我家。

    进来后,她说道:“你是不是不欢迎我来啊。”

    我说:“没有,很欢迎。”

    谢丹阳说:“你口气就不是很欢迎。”

    我问道:“吃饭了没有啊。”

    谢丹阳说:“吃了。”

    她坐下来了,拿着我桌上的东西玩着。

    我说:“真不打算回家了啊。”

    谢丹阳说:“回去他们就念紧箍咒,我快要烦死了。”

    我说:“这对父母来说,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谢丹阳说:“让他们一点时间慢慢接受吧。”

    我说:“你还让他们慢慢接受啊。唉,如果我有你这么样子的女儿,我直接就疯了。”

    谢丹阳说:“他们现在也疯了。差不多疯了。”

    我说:“唉。孽子啊。”

    在追求自己终生的幸福上,无论是李琪琪,朱华华,谢丹阳,贺芷灵,都一样的身不由己,被自己的父母逼着,家人逼迫和她们所不喜欢的男人交往,可是她们表现出来的,都不同,李琪琪反抗过,后来却还是妥协了,因为不想看到父母不高兴,她心软了。

    而朱华华,她家人一直就是要介绍当兵的给她,她也反抗,但是她自己也矛盾纠结,她也想她未来的老公是她们家要求的当兵这样的,可是对家人介绍的人,她都看不上。

    至于谢丹阳,明显的是要和家人磕到死了,是打算和徐男一路磕到民政局了。家人就是怎么样逼她,就是要断绝关系,她都要追求她幸福了。

    最厉害的,却是贺芷灵,最嚣张的,也是贺芷灵,谢丹阳还被家人打哭,贺芷灵我看她那样,都想打她家人了。她家人介绍的男的,不是被她打就是被她骂走了,而她的妈妈,也被她骂的狗血淋头,唉,有这么个女儿,才真正的气死。她家人已经是拿她没有办法。

    不过如果我有女儿,我一定尊重她的选择,而不是一味的以自己的想法来强加在她的头上。

    但真的能尊重吗?

    例如,如果自己的女儿搞基,要嫁给另外一个女的,我真的会尊重她的选择,让她走那么一条路吗?

    da an当然不愿意,可如果她一定要这样呢,怎么办?

    我想,我到时候一定多生几个才行。

    谢丹阳说道:“你家人会逼着你结婚吗。”

    我说:“呵呵,当然不会。”

    父母老实巴交的农民,还能怎么逼呢,他们都是木讷的老实人,没有多少的想法,孩子怎么样都由着孩子了。

    谢丹阳说:“做女孩子就是亏。好像生下来就是欠着父母的。”

    我说:“做男孩子也有做男孩子的苦。话说,要不你直接和徐男自己租一个公寓得了,多好啊。”

    谢丹阳说:“你是在嫌弃我吗。”

    我说:“这怎么可能呢,你那么漂亮,我欢迎还来不及,怎么敢嫌弃。”

    谢丹阳说:“那你怕麻烦。”

    我说:“是怕你们麻烦。你们两要亲密什么的,还是找私密的地方,不然啊,被你家人又看到啊什么的总是不好嘛。”

    谢丹阳说:“不想找。等想找再说。”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谢丹阳凑过来看。

    我一看,是陈逊,我对谢丹阳说:“看嘛呢。”

    谢丹阳说:“看你今晚还要收留谁来睡觉。”

    我说:“哪有,我那么纯洁的男人,怎么会呢。”

    谢丹阳说:“你纯洁?我不相信。你带着别的女人来睡过觉。我发现了。”

    我先按掉了陈逊打来的dian hua,说道:“你发现什么了。”

    谢丹阳说:“另外一个女孩子的在你床上的长发,不是我的。”

    靠,是梁语文的长发,她在这里睡过。

    谢丹阳说:“还不承认啊。”

    我说道:“怎么承认啊,我根本就没有带过女孩子来,我很洁身自爱的。”

    谢丹阳说:“我没说你不洁身自爱呀。”

    我说:“那你说我带女孩子来过夜,那肯定不是夸我洁身自爱了。”

    谢丹阳说:“你不承认?”

    我说:“不承认。”

    谢丹阳说:“在洗手间,我也发现了她的长发,她是谁。”

    我说:“我说了没这人。”

    谢丹阳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确定吗。”

    我说:“不就是几根头发吗。”

    谢丹阳说:“我见到她了。”

    我说:“你胡扯吧。”

    我怀疑,谢丹阳是不是真的和梁语文撞上了。

    谢丹阳说道:“她这里,头发是平刘海,然后长发,后面的,身材较高,可能比我高一些,人挺高的,但是看起来,比较温柔,纯净。”

    当谢丹阳一说那刘海,我就几乎说肯定是梁语文了。

    我靠,她真的和梁语文见了?

    我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谢丹阳说:“我说了,我撞见了她了。”

    我问:“在哪见的。”

    谢丹阳说:“这里,门口。”

    我说:“我不相信!她不可能来这里找我!”

    谢丹阳说:“嗯,其实是楼下的门口。”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谢丹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