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0章 坐牢不是旅游
    上车了后,我说:“我真的好饿了啊。”

    她的手机响了,她看看,是她妈妈打来的。

    她接了,手机连着车上的车载dian hua。

    她妈妈说道:“灵灵,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

    贺芷灵说道:“我就这样。”

    好任性。

    贺芷灵妈妈说道:“灵灵啊,妈妈也说你啊,你是不愁嫁的,可你是个女孩子啊,年纪这样也不小了,就女孩子这个年龄呀。你不是男的,你不用挣那么多钱那么忙的。人家家里有钱。”

    贺芷灵说道:“我自己有钱,我想买的东西我买得起,我就是富婆,我不需要靠人家家里。”

    贺芷灵妈妈说道:“那你也考虑考虑人家啊,他比你找的都强好多啊。”

    贺芷灵说:“他强关我什么事,我不喜欢。”

    贺芷灵妈妈说:“那你喜欢那小子?”

    贺芷灵看看我,然后鄙夷的瞥了一下,说:“是,非常喜欢,非他不嫁。”

    哎呀听得我心里好暖和啊,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就是很舒服啊。

    贺芷灵妈妈说道:“灵灵,这古代人都是知道嫁人要嫁门当户对。”

    贺芷灵说道:“古代人定的规矩,就让古代人去遵守吧。”

    贺芷灵妈妈说:“那现在很多人家也是这么样子,门当户对啊。”

    贺芷灵说:“人家是别人的家,不是我。”

    贺芷灵妈妈说:“你是要活活气死我吗,跟你说话,你都不尊敬我,我是你妈妈!”

    贺芷灵说:“不尊敬你早就挂dian hua了,还跟你说?你尊敬我了吗?是不是生了我养大了,就可以做主了我所有的人生,包括我的婚姻?”

    贺芷灵妈妈说:“其他的我不管,但是这次,我必须管了,你说你看上的那个小子,你真的是瞎了眼了,他不适合你的!他不能给你带来幸福的。”

    贺芷灵说:“然后呢。”

    贺芷灵妈妈说:“然后什么然后,然后你就不幸福,每天不快乐。”

    贺芷灵学我说话呢,然后呢。

    贺芷灵说:“然后呢。”

    贺芷灵妈妈说道:“我看着你每天不快乐,我也不快乐啊。”

    贺芷灵说:“然后呢。”

    贺芷灵妈妈说:“你是要气死我吗!”

    贺芷灵说:“你这不没死呢。哪有那么容易死。”

    贺芷灵妈妈气得大口呼吸:“你!你!总之,我不许你和那个小子!”

    贺芷灵对我说:“跟我妈妈说句话。”

    我长大嘴巴,惊讶,小声道:“啊?跟你妈妈说什么?”

    贺芷灵说:“说什么都行,快说!”

    我挥挥手,说:“咳咳,阿姨你好啊,我是张河,我是你说的那个小子。我现在和贺芷灵在一起,我们现在去吃饭,你吃过饭了吗。”

    贺芷灵妈妈说:“你,你?灵灵,你让他听我们说话?”

    贺芷灵说:“全都听见了,没事的,他没你那么容易死。”

    贺芷灵妈妈骂道:“你怎么说话呢你!你,你反了啊,天呐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啊。”

    我也说道:“话说,你这么跟你妈妈说话,唉,真不太好。”

    贺芷灵说瞪着我:“要你教我吗?”

    我说:“你这都不尊重长辈了啊。”

    贺芷灵说:“关你什么事呢?”

    我说:“她好歹也是我以后的妈妈,丈母娘!岳母。你这么骂她,就关我事。”

    贺芷灵妈妈都要哭了:“丈母娘?我怎么会有这么个女儿啊!”

    贺芷灵挂断了dian hua:“烦。”

    我说道:“你这跟你妈妈也真的不太尊重了,你真要气死她呢。”

    贺芷灵说:“哦。”

    她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说:“她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贺芷灵指着我:“别口口声声她死了死了的,你死了她都不会死,我警告你,你再说一次。”

    她伸手拿雾。

    我急忙说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行了吧。”

    和这女人沾边,准没好处。

    谁他妈以后娶了她,谁真他妈倒霉啊。

    我靠,都开了半个钟,去哪里吃啊。

    我开口要问,她以为我又要数落她,直接按了雾,我靠,幸好我直接一挡住了脸转头过来。

    然后,满车刺鼻的味道,她靠边停在路旁,两人爬下车,咳嗽着,太呛人了。

    那玩意如果喷到眼睛,不瞎都哭死了。

    我骂道:“妈的你又于心何忍那么对我,你还真下得了手。你妈妈这么骂你,难道你也用这个喷她不行?我不就是想问你开去哪里,我都饿死了!”

    贺芷灵说:“你给我滚!”

    我说:“喂,先带我去找吃的啊。”

    她上了车,我没上车,这边门都没锁,她直接踩油门走了几十米,然后车子好像因为门没关踩油门不起来,她停车把这边副驾驶座的门关好,然后开走了车子。

    我靠,有什么了不起的,滚就滚呗。

    什么暴脾气啊,就许你骂人,我说你两句,直接都把我扔路上,每次都这样。

    走了一段路,麻辣烫,好吧,就麻辣烫了。

    吃了一餐麻辣烫,然后打的回去。

    应贺芷灵的指示,关了高丽禁闭,饿了两天。

    只给水喝。

    当第三天把她押到我们面前,高丽已经饿的走不了路了。

    这是多么的折磨,对这种牛人,就该搓搓她的锐气,让她知道,这里是监狱,是来坐牢的,不是来旅游的。

    贺芷灵看了看她,说道:“放出来。”

    我说:“好。”

    贺芷灵说:“给她拿吃的,别饿死了。”

    给了高丽拿吃的,她倒也没有狼吞虎咽,拿着勺子,慢慢的舀着吃。

    贺芷灵满意的回去了。

    我看着高丽,饿了两天,看起来,真的是虚弱憔悴得跟前天的生龙活虎劫持贺芷灵的她不像同一人。

    我问道:“感觉如何?”

    她没说话。

    我说道:“在这里,你老老实实,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老实,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让你不好过。”

    她的嘴角蔑视的一撇。

    看来,还是很嚣张。

    我说道:“既然不合作,那就,继续关。”

    她吃着饭,看都不看我。

    我问道:“为什么要劫持人?”

    她懒得理我。

    我直接抢过她手中的饭盒,作势要扔掉。

    她急忙说道:“想转监狱。”

    我把饭盒给回她:“你有种继续嚣张,我陪你玩。”

    她拿过饭盒,继续吃饭。

    我问:“为什么要转监狱。”

    她说:“我妈在长楼,这里离那太远,我妈眼睛瞎了,她来看不了我。”

    我说:“呵呵,记挂着你妈妈啊。不过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别想着转监狱,你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我看了你资料,你是读武术学校出来的?”

    她说:“是。”

    我问道:“就凭着一身的功夫,带人去抢劫?”

    她说:“是。”

    我问:“你以为你抢到钱了,就能逃了,开心的花了?不可能吧。”

    她说:“我抢珠宝,不是为了让我花。”

    我问:“哦,你倒是说说看,抢来干嘛。”

    她说:“换钱,把我妈妈的眼睛治好,让她看见我,剩下的,给她做脑瘤手术,如果成功,救回来,不成功,就死。”

    我一下子,可怜了起来这个女人,她所做的,原来是为了自己的妈妈,我问道:“你妈妈怎么了。”

    高丽从没有父亲,母亲眼睛是坏的,靠着给人做点手工活,把高丽拉扯大,高丽在这样的弱势家庭中长大,经常看到自己妈妈被人欺负,原本想参军,但是怕离开了没人照顾母亲,就在家里附近选择读了一家武术学校,放学就做零工照顾家里。

    武术学校其实也就是一家野鸡学校,倒也练了一些功夫,身体也强了,加上她高大,在学校里甚至一般的男生都打不过她,在她那条街,她又胆子大,人也大方,很快的,就成了大姐大,毕业后,她倒也做正经事,在那条街摆地摊,然后开了一家小店,眼看日子开始好起来,她妈妈查出脑瘤,面对昂贵的医药费,她懵了,她妈妈哭着说,死她不怕,只是这辈子都没见过她一次,死了不瞑目。

    于是,高丽决定找几个道上的胆大的人,搞一把大钱,然后给她妈妈做手术,让她眼睛先看见,然后再做脑瘤手术,就是手术失败,死了,那都能让她妈妈看到她,也欣慰了。

    只不过,在蒙面抢了珠宝后,她就被人从jian kong里认出来了,被抓了。

    然后,自知给她妈妈做手术无望后,她就想着,希望能换监狱,我们这边监狱,是她户籍所在地的监狱,而她妈妈和她,从小却是在长楼那边,换到了长楼那边监狱,她妈妈就可以来多看她几次了。

    好吧,的确是个孝女,也真是可怜。

    听完后,我心想,如果换我是她,可能,我也会那么做吧。

    我说道:“换监狱是不可能的了,我能帮你的,就是如果你申请你妈妈来看望你,我尽量能让她来看你,当然,如果她从长楼来这边的话。”

    高丽冷冷哼了一声。

    我说:“带走,关回监室。”

    她被带走,关进了监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