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 被泼水的相亲男子
    贺芷灵把身体蜷缩起来,把头埋进了双膝间,看起来,真是憋到不行了。

    我说道:“好了好了,你尿吧。”

    她看着狭窄的这里面:“怎么尿?”

    我说:“靠,难道要我示范给你看吗。”

    她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我说道:“唉,真是麻烦,那你就撒吧,脱裤子就行了,还用我教啊。”

    她大声道:“这里那么小!我在哪儿啊!”

    我说:“就你坐着的那里哦还能哪里!有本事你出去了把禁闭室搞大点啊。”

    她说:“丢死人。”

    我说:“那你活活憋死吧。”

    我吹着口哨。

    她骂道:“闭嘴!”

    我闭嘴。

    她说:“这件事情不许说出去。”

    我说:“你真撒啊。”

    她说:“我快忍不住了。”

    我说:“唉,真能要人命啊。我不说出去行了吧。我也不笑话你。”

    正说着,听到外面有kai suo的声音,我一下子站了起来。

    看到外面,的确是,沈月来kai suo了。

    打开了门后,贺芷灵疾走走了。

    沈月兰芬几人看着我:“怎么样了队长,没事吧。”

    我说:“靠,之前的她们怎么关的女囚,让她跑出来了!”

    沈月说:“我们也不清楚。”

    我问:“那女囚呢!”

    沈月说:“锁起来了。”

    我说:“带我去看看!几点了啊。”

    沈月说:“七点多了。”

    我说:“早上七点多了啊?”

    沈月说:“晚上。”

    我说:“那我们在里面呆了有半天了我靠。”

    高丽在把我和贺芷灵推进去禁闭室后,就企图逃跑,但是,从禁闭室到墙外,何其容易。

    然后,在潜伏了几个钟头,等到外面没狱警后,她弄开了禁闭室外的那层锁后,逃出去,但是外面还有一层门,也就在那里,被发现了,然后被抓了。

    我见到高丽,被铐着。

    我上去,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她的头都被打偏了。

    我问道:“怎么kai suo的?”

    问了好几次,她却一句话也不说。

    我只好让沈月她们用刑,只是,无论我们怎么折腾,她满身伤痕,却都能一句话都不说话,紧咬牙关。

    很坚韧。

    我们自己倒是折腾到筋疲力尽,怕她死了。

    当贺芷灵过来的时候,看到这样子,倒是直接说道:“关回禁闭室,盯好了。”

    沈月她们带走她了。

    我说道:“怎么打她都不开口说一句话,好强大。”

    贺芷灵说:“走。”

    我问:“去哪儿。”

    贺芷灵说:“吃饭。”

    我说:“好吧,我也很饿了。”

    贺芷灵说:“和我家人吃饭。”

    我说:“不会吧,我不想去啊。”

    贺芷灵说:“你去不去!”

    我说:“去去去。哎你去尿尿了?”

    贺芷灵骂道:“闭嘴!”

    我闭嘴。

    上车后,出去,我说道:“那女囚好牛啊,我们监区,看来以后,有这个女囚,能让我们的生活变的复杂起来了。”

    贺芷灵说道:“你们把她关进禁闭室的时候,她用她的鞋子垫住门,门没关好,狱警就走了。你们怎么搞的?”

    我说:“你怎么知道。”

    贺芷灵说:“我看了jian kong。”

    我说:“这女囚脑子也很好使啊。”

    贺芷灵说:“回去你教训教训你们的狱警,在监狱里面,安防工作,马虎一点都不行,万一今天她能跑外面,或者是杀了狱警,你知道是多大的事吗。”

    我说:“好吧,回去我说一下她们。可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我怎么应付你爸爸妈妈啊。”

    我见女方的家人,也不是一两次了,可谓是经验丰富,但是每次见面,我全身都是很不舒服。

    因为,每次都像去卖的一样,顾客们对我指指点点的挑选,最主要的,是我的条件明显比女方差太多,所以,她们就各种嫌弃啊。

    让我真的是不舒服。

    所以说到见女方父母,我都觉得我要有恐惧症了。

    我问道:“要说什么,先排练一下吧。”

    贺芷灵说:“要说什么,我怎么知道你要说什么。”

    我说:“那就这样,你来说,我呢,负责吃饭,行了吧。哎你车上有没有吃的啊。”

    我翻找着。

    贺芷灵说:“没有。”

    我说:“靠,那你怎么感觉都不饿的啊。”

    贺芷灵说:“我吃饼干了。”

    我说:“好吧,你厉害。”

    到了那个餐厅。

    好吧,的确是到了那个餐厅。

    贺芷灵打dian hua给她爸爸妈妈,她家人说,在88号桌。

    我和贺芷灵进去了。

    我问贺芷灵:“你说我要不要打扮一下再去见好点。把发型啊什么的整一下。”

    贺芷灵说:“你的难看与发型无关。”

    好吧,这句话噎死我了。

    到了八十八号桌。

    那里坐着一个看起来,高大帅气休闲西装成熟的男人,还留着胡子,像那胡兵?

    很有男人味。

    贺芷灵和我看着号,的确是88号啊。

    我说:“不是定了这台吗,怎么有人了啊。”

    贺芷灵张望看,没见她爸爸妈妈。

    成熟男人对贺芷灵招招手,说道:“你好,请问是贺芷灵吗。”

    贺芷灵说:“是。你认识我。”

    成熟男人说:“你爸爸妈妈介绍的,让我们认识一下,你好。”

    贺芷灵说:“好什么好,不好。”

    她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人家,然后,她拿出手机,给她爸爸妈妈打dian hua,问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看看我,对我一笑,的确很成熟很帅,我也微微一笑,略表礼貌,然后贴在贺芷灵手机上听。

    贺芷灵说:“你们什么意思?叫我来吃饭,你们带个满脸胡子的男人来这里做什么,介绍也不先和我说。”

    她妈妈说道:“灵灵,我们看他条件也不错,他爸爸就是那个做家具产业的。”

    贺芷灵直接打断她妈妈的话:“看来你们是骗我的啊。”

    她妈妈说:“那你这样不谈恋爱也不好啊,你别骗我们了,你根本都没孩子。”

    贺芷灵说:“我今天把我男朋友拉过来给你们看了,我说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她妈妈说:“那个男孩子啊!那不行啊,灵灵,他给不了你幸福的。你怎么能把他带来了,听妈妈的,和。”

    贺芷灵又打断她妈妈的话:“爸爸呢。他也知道这个事吗。”

    她妈妈说:“他不知道。”

    贺芷灵直接挂了dian hua。

    贺芷灵坐了下来,我也跟着坐了下来。

    我叫来了fu wu员,fu wu员问我们要点餐吗。

    我问他们两:“你们吃什么。”

    男子示意让贺芷灵点,我问贺芷灵:“吃什么。”

    贺芷灵说:“你点。”

    然后我点了,“fu wu员什么菜容易熟就先上什么菜。”

    fu wu员说:“炒青菜这些吗?”

    我说:“来来来我点。”

    点了菜。

    催促fu wu员快去上菜。

    贺芷灵看着男子,问道:“你合伙我妈来骗我出来。”

    男子说道:“什么呢?我不知道。你妈妈让我来这里,我就来了。她说安排了我们两相亲,我看你zhao pian挺不错的,就同意来看看。”

    贺芷灵说:“哦,我其实很错的。”

    男子一下子接不上话,然后呵呵笑了一下,看看我,问贺芷灵:“请问这位是?”

    贺芷灵说:“我男朋友。”

    男子更是尴尬了。

    然后,一会儿后,他又说道:“你妈妈说你找了个男孩子假扮你男朋友骗她,大概就是这位了吧。”

    贺芷灵说:“关你什么事呢?”

    男子笑笑说:“你妈妈说你性格挺不好,让我自己有点包容心。”

    我说:“不是挺不好,是非常不好。”

    贺芷灵转头向我:“关你什么事!”

    男子说:“挺有性格的。”

    贺芷灵说:“回去告诉我妈妈,我看不上你,叫她死了这条心,你也不要看上我。”

    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性格不好,脾气也不好,嘴巴也厉害。你妈妈说恐怕是嫁不出去了,没人敢接了。”

    我说:“喂,你这样说就过分了啊,虽然我承认你说的都对,但你还没资格来嫌弃她吧。”

    男子看了看我,说:“你闭嘴。”

    贺芷灵骂他道:“你闭嘴!”

    男子看着贺芷灵。

    贺芷灵拿起水杯,直接泼他脸上,他一下子上半身湿了,脸上都是水,跳了起来,擦着。

    贺芷灵对我说道:“还不走?”

    我说:“还没上菜啊?”

    贺芷灵说:“换个地方吃。饿不死你。”

    我急忙跟着她出去。

    我问道:“就这么走了啊。”

    贺芷灵说:“你想留你留。”

    我说:“这么对那个男人也太过分了啊。”

    贺芷灵说:“让他嘴欠抽。”

    我说:“泼水也过分了些。”

    贺芷灵说:“只有这样,才让他知难而退,别来烦我。”

    我说:“别这样嘛表姐,其实我觉得他还挺不错,真的,高大威猛,看起来也挺有钱的。从任何方面看,外表什么的,觉得你们挺般配的。”

    贺芷灵说:“住嘴。你喜欢他你怎么不跟他在一起?你去和他谈啊,我觉得你和他更般配。”

    我说:“好吧。我只是提一个建议,要不要那么发大火啊。你这样子,真的嫁不出去啊,也许给人家一点机会,说不定换来一段美好姻缘不一定,别轻易错过啊。”

    贺芷灵瞪着我:“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