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前女友进来了
    好不容易,约出来了梁语文。

    看起来,她比以前打扮得更漂亮了许多。

    是不是已经有了爱情的滋润,所以,变的那么美?

    我和她喝着咖啡,我问道:“看你面色红润,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梁语文说:“我没什么喜事啊。”

    我说:“是嘛,我觉得你好像有啊。呵呵。是不是谈了男朋友啊。”

    梁语文说:“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我说:“我记得前几天,有一天晚上,我见你和一个男的,开着一辆奔驰,去约会吧。他找你约会。”

    梁语文说:“嗯,是。”

    她承认了。

    我呵呵一笑,说:“那我吃醋了。”

    梁语文说:“我不信。”

    我说:“他是你男朋友吧。”

    梁语文说:“不是。”

    我问:“那是什么呢。”

    梁语文说:“他和我,是朋友。”

    我说:“可以问问怎么认识的吗。”

    梁语文说:“饭局上认识的,和镜子去吃饭。他就问镜子要了我号码,我觉得他也挺不错。我想说的是,其实,我年纪不小了。快二十九了。”

    我问:“哦,我理解,挺好的。他看起来挺不错,是做什么的啊。”

    梁语文说:“一个公司的总裁。好像是什么科技方面的。”

    我说:“那么年轻有为的总裁啊,厉害。是什么公司呀。”

    梁语文说:“我,不清除。哦对了,我有名片,他那晚吃饭,给了我们名片。”

    我说:“你还随身携带他名片啊,看来你对他的感觉还不错。”

    梁语文说:“在这。”

    她从包中,拿出了名片,是一张金色的名片。

    金光闪闪。

    我拿过来一看。

    林斌。

    东南科技有限公司,总裁。

    好厉害的样子。

    我拿出手机,把名片放在桌下看,梁语文看不到的地方,偷tou pai了一张照。

    然后把名片还给了梁语文,我说道:“这么年轻有为,一定有过人之处,如果人品好,不像我这样的,可以考虑考虑。”

    梁语文说:“你说你自己人品不好吗。”

    我说:“你觉得我好吗。”

    梁语文说:“很好呀。”

    我笑笑。

    那个男人叫林斌,和四联帮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梁语文说道:“你找我出来,就为了问这个啊。”

    我说:“是啊,我们都是朋友,我该关心关心你嘛。”

    梁语文低下头,说:“好吧。”

    我说道:“那,我们回去吧。”

    梁语文说:“回去?”

    我说:“是啊,你回你家,我回我家,不是一起回去,哈哈,不要误会,我不是liu mang。”

    梁语文说:“嗯。”

    分开的时候,她拿着手机,看着屏幕,刷微信朋友圈,走了。

    我看着她,挺落寞的样子,我也走了。

    我把那名片的zhao pian发给了陈逊,让陈逊自己去查吧。

    这周三,是监狱方安排的接收新犯人的日子。

    由于我和徐男在监区里安排犯人重新分配监室安排得太久了,去了就已经迟到了。

    其他监区的犯人都已经被领走了,唯有我们b监区的新女犯们,在密密小雨中淋雨等待。

    我和沈月兰芬等人一起过去了。

    副监狱长贺芷灵在。

    看到我们过去,贺芷灵拿着扩音器骂道:“你们在监区生孩子了啊!那么久才来!”

    好吧,我们被骂了,也不能反驳。

    过去接收新犯人,全都已经体检过了,就等着我们带回去了。

    几十个新女囚。

    我走到了贺芷灵面前,看着一脸怒气的贺芷灵,道歉道:“抱歉啊副监狱长,刚才监区,重新分配了监室,腾出空监室给新女囚啊,所以来晚了。”

    贺芷灵目前在监狱里,管的事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多起来,这可能是个好事吧。

    贺芷灵盯着我,说:“你们平时没空分是吧?非要今天这时候分是吧。”

    我说:“是挺忙的。”

    贺芷灵说:“忙就不要睡觉!昨晚凌晨可以分!让我们一帮人在雨中等你们!”

    我连连道歉,然后过去催促她们快点。

    看着排好队列的女囚中的一个身影,心中,竟然有一种幸福却又疼痛的感觉,那身影,甚是熟悉,我走过去。

    那个多么熟悉的面容,曾经我魂牵梦绕如今显得极为尴尬狼狈的面容。

    那个在大学里曾经和我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她,我的前女友,竟然,赫然在列。

    她竟然是女囚!

    新来的女囚,还是进了我们监区。

    这是怎么了?

    她这是怎么了。

    短短的头发挂满了水雾,憔悴的面容,不敢抬头看我。

    我站在她面前,愣着,她怎么了。

    她为什么来这里了。

    我感到更多的,是心疼,虽然她已经背叛我,给我戴绿帽,和别的男人走了,可是我也不想她会是这样子的下场。

    这么久不见,没想到,她竟然进来了这里,呵呵,真是造化弄人。

    还有张嫣。

    我们班两大mei nu,竟然进来了监狱里面。

    真是讽刺。

    贺芷灵走了过来,对我说道:“干什么?磨磨蹭蹭的!”

    我说:“这就好,这就好。”

    突然,一个长得最高站在前排最右的女囚,闯出来,然后,手持一把锋利的刀片架在了贺芷灵的脖子上。

    我们都没意料到这样的突发事件。

    贺芷灵当时是面对着我的,那女囚是从贺芷灵身后,劫持了贺芷灵的,而她为什么,能把刀片带了进来!

    高个子女囚说道:“都别动!你们站住,都别动!”

    我们都站住了,女囚们排队好了的,急忙往后退了,散开。

    我离她们最近,我看着那女囚,长得高大丰满,年轻,而且还挺靓丽,只是,看那双眼睛,就知道这人应该是个泼辣的狠角色。

    我说道:“你干什么!放下刀子!”

    高大女囚说道:“我不要进这个监狱!”

    我说道:“你开什么玩笑,这是让你可以有选择的吗。”

    高大女囚说道:“那我就杀了她!”

    我说:“慢着!”

    高大女囚说:“给我换监狱!”

    我说:“换去哪儿?”

    高大女囚说道:“长楼监狱!”

    我说:“长楼?在省那里?”

    高大女囚说:“是!”

    我说:“为什么?”

    高大女囚说:“少你妈废话!给我换不换!”

    我说:“要申请!”

    贺芷灵表情却非常淡定。

    雨中,我们僵持。

    狱警管教们都没人敢动,我心里焦急,妈的,怎么办。

    高大女囚把刀片靠近了贺芷灵的脖子处:“换不换!我需要现在就换!”

    我说道:“换!”

    突然,贺芷灵两手抓住了高大女囚的拿着刀片的手指,用力一掰开,反手一摔,高大女囚直接被摔在地上,然后控制住了高大女囚。

    她手中的刀片落在了地上。

    我们扑上去,把高大女囚控制住了。

    贺芷灵说道:“锁紧禁闭室!”

    女狱警把她押走了。

    我问贺芷灵道:“你没事吧。”

    贺芷灵说:“你把她给我关禁闭室,先饿上两天。给她一点教训。”

    我说:“好,唉,刚才我都担心死了,好在你身怀绝技,把她制住,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救你呢。”

    贺芷灵直接转身带着她的人走了。

    我让手下们把女囚们带回监区。

    我走在了前女友的身旁,她没敢看我。

    回去了办公室,我让她们帮我找来两个人的资料,我前女友,还有那劫持贺芷灵的高大女囚的资料。

    没想到,女友也改了名,和张嫣一样,张嫣为了方便在社会上混,改名张露莎,我前女友,改为了于晶晶。

    她父亲在她还小的时候,便因为她母亲性格泼辣的缘故,离开了她和她妈妈,和一个温柔的女人另外组建了新家庭。

    而她妈妈,在她小的时候,就经常带不同的男人回家。

    我去过她家,我知道的。

    她妈妈从小就说她爸爸抛弃了她们母女,所以,她对她父亲甚是憎恨,跟着父亲的姓氏,她父亲给她取的名字,她改了名了,改了跟她妈妈的姓了。

    呵呵,造化弄人。

    没想到再次相逢竟然是狱中。

    进来的原因,是故意伤害。

    她那时候背叛我,跟了那个有钱男人,光头男人,跟了好几年了,但是,她却跟有钱男人的好兄弟好上了,那个光头男人的好兄弟也是个有钱人,比光头男人更加有钱。妈的,真是乱啊,果然是物以类聚,然后,生怕事情败露而且为了想永久在一起,他们决定杀了光头男,然后,花钱雇佣人,砍杀光头男,好在光头男跳河逃过一劫,然后报警,事情败露,光头男好兄弟和于晶晶都被抓了。

    这未来的许多年,于晶晶要在这里度过,呵呵,我感到,为她感到悲哀,也算咎由自取吧,这样的女人,在社会上始终都是个祸害。

    如果,他们找人砍杀的光头男死了,可能于晶晶就被判死刑了,那样也好,这样的人,也就不能再去社会上祸害他人了。

    她其实也和张嫣一样,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世上,有钱人很多,但更多的,是没有钱的人,没钱的人想要出头,有正途的和不正途的方式,正途的,要有能力,勤快,时间的积累,不可或缺的还有运气命运女神的青睐,很难。不正途的,就是不合道德甚至违反法律的,那样就有风险了,只是,为了钱,违反道德倒也说得过去,但是为了钱sha ren犯法,何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