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 剧情大反转
    谢丹阳爸爸也说道:“不能让丹阳为所欲为,我们都太宠着她了,这个事情,绝对不允许发展下去了。”

    我抽着烟,不说话。

    谢丹阳妈妈对我说道:“小张啊,你就好好劝劝丹阳,看在我们两老可怜的份上,不能这样子啊,这样是不对的啊。我们也会说她的,真的不可以这样子啊。”

    我说道:“好的,我会的。”

    谢丹阳妈妈问我:“那,小张啊,阿姨问你另外一个事啊。”

    我说:“阿姨你请说。”

    这是谢丹阳妈妈第一次和我说话,那么客气,以前都各种看不起我。

    谢丹阳妈妈说:“你和丹阳啊,到底是怎么样的啊。”

    我说:“没怎么样,同事,朋友吧。”

    谢丹阳妈妈说:“我是问你,你们之间,有没有这感情啊,就是爱情啊。”

    我说:“阿姨,其实不瞒你说,我们之间,并不算太有。”

    谢丹阳妈妈说:“并不算太有,是有还是没有。”

    我说:“算是没有吧。”

    谢丹阳妈妈说:“你喜欢丹阳吗。”

    我说:“喜欢是喜欢,但不是说很爱的。”

    谢丹阳说:“喜欢就行了啊,那你们看你们之间,有没有这个可能啊。”

    我说:“应该算有吧。”

    谢丹阳妈妈说道:“那你看你愿意和她在一起不,她对你也挺喜欢的吧。”

    对我是挺喜欢,但是她心里真正爱的人,是徐男,其实我自己也搞不透谢丹阳心里到底是对爱情这种东西是怎么想。

    可是我是不愿意和她结婚的,至少现在不会,哪怕是和柳智慧没有了希望,我也不会。

    我说道:“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呵呵。可是,我觉得我和谢丹阳,还是有点距离的。”

    谢丹阳妈妈说道:“小张啊,阿姨算是求你了,你和她在一起吧,不然她就完了啊!”

    我靠,都说成是求我了。

    以前是死了命的排斥我拆了我们,现在是要哭着求我和谢丹阳在一起。

    剧情大反转啊。

    我看着谢丹阳妈妈,说道:“阿姨,感情这种事,是不可勉强的,只能是自然的,如果真的有缘分,我们自然在一起。”

    谢丹阳妈妈扑通一声突然跪下来:“阿姨求你了小张。”

    我急忙要扶着她起来:“阿姨别这样,别这样。”

    谢丹阳妈妈说:“小张,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了啊。”

    看来,在对比了之后,谢丹阳父母心中,宁愿我这个乡下佬和谢丹阳在一起,也绝对不允许谢丹阳和女人搞基而且打算一生不结婚生娃。

    我说道:“阿姨,这事,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谢丹阳爸爸罕见的自己喝着酒,看着别处。

    包厢门突然开了,谢丹阳回来了。

    看着我们这场面,谢丹阳妈妈跪着在我面前,谢丹阳愣了。

    谢丹阳父母也愣了。

    谢丹阳急忙走进来:“妈,你干嘛呢!”

    然后她又责怪我:“你怎么让我妈跪着啊。”

    我说:“不是我让她跪,她,她。”

    谢丹阳急忙去扶着她妈妈起来,对她爸爸说道:“爸,这是怎么了!”

    谢丹阳父亲罕见的对谢丹阳发脾气:“这不都怪你!”

    谢丹阳看着发怒的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我,怪我什么了。”

    谢丹阳父亲说道:“你,你,那女的是谁!”

    谢丹阳妈妈被扶着起来坐下,谢丹阳看着自己父亲:“哪个女的。”

    谢丹阳爸爸说道:“还有哪个女的,上周看见你在车上和你亲亲的女的!”

    谢丹阳看着我,我急忙澄清:“不是我说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他们说自己在公园门口看到了。”

    谢丹阳坐下来了。

    谢丹阳爸爸质问道:“说,她是谁!”

    谢丹阳说:“朋友。”

    谢丹阳爸爸说:“那算哪门子的朋友!你是不是喜欢女的,她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

    谢丹阳妈妈也气着:“你还拉着小张来一起骗我们!谢丹阳,你怎么能够这样子!”

    谢丹阳又看向我。

    我又急忙澄清:“不是我说的!他们自己看出来了。你爸爸妈妈发现了你和谁谁谁亲亲,然后推断出来了。好了,你们家丑不可外扬,我先走了,这都快七点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谢丹阳说道:“不许走!今天,你就帮我把这事情说清楚给我爸爸妈妈知道了吧!”

    我说:“你自己说就好了嘛。啊。”

    我站起来。

    谢丹阳大声道:“不许走!”

    我说:“好吧,我去关一下包厢门,家丑不可外扬。”

    我过去把包厢门关了,然后回来,坐好。

    谢丹阳爸爸说道:“你和她在一起多久了!”

    谢丹阳说:“好多年了。”

    谢丹阳爸爸说道:“她是不是你那个叫徐男的朋友。”

    谢丹阳说:“是。”

    谢丹阳爸爸说道:“你怎么能这样!”

    说完一巴掌打过去,啪的一声扇在了谢丹阳的脸上。

    谢丹阳妈妈急忙抱住了谢丹阳,然后骂她爸:“骂就骂你动手打女儿做什么。”

    说着就踢了她爸一脚。

    我看戏。

    谢丹阳妈妈抱着谢丹阳,哭着道:“丹阳啊,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谢丹阳倔着表情:“是。”

    谢丹阳妈妈说道:“那,那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啊。”

    谢丹阳说:“我想和她在一起一辈子,她也是这么想。”

    谢丹阳爸爸指着谢丹阳:“你,你,你不许这么想!”

    谢丹阳说:“我爱她,没有她,我活不下去。”

    谢丹阳爸爸气得一拍桌子:“活不下去就活不下去!你们立即分开!”

    谢丹阳妈妈说道:“丹阳,你这样是不对的啊。”

    谢丹阳说道:“你们觉得我给你们丢人吗,还是怎么样呢。我们做错什么了吗?你们那么恨我的样子。”

    说着,谢丹阳推开了她妈妈,然后把钥匙扔在桌上,走了。

    到门口,她回头看我:“你走不走。”

    我站了起来:“叔叔阿姨再见。”

    谢丹阳妈妈和谢丹阳爸爸都没出来拉谢丹阳。

    我和谢丹阳出了饭店,上车后,谢丹阳就哭的稀里哗啦的。

    我给她递纸巾。

    她说道:“我爸从没打过我。”

    我说:“没事,他们比你更难过。”

    谢丹阳擦掉眼泪:“我要去喝酒,去喝醉,你陪我。”

    我说:“你请客吗。”

    谢丹阳说:“去唱歌。”

    我说:“去吧,去贵一点的,享受一点的。”

    谢丹阳开车,我问道:“说真的,我也想知道,你是真打算和徐男在一起一辈子了。”

    谢丹阳说:“是。如果你愿意,你娶我吧。”

    我说:“然后你给我戴绿帽。去和徐男搞基。”

    谢丹阳说:“嗯。”

    我说:“那还是算了。”

    去了,谢丹阳唱了几首歌,要了两打酒,然后喝着。

    她的手机,她妈妈给她打dian hua来,她不接,我劝说,她接了,和她妈妈说了一会儿话,她妈妈叫她回家,她直接说我不回去,就挂了dian hua。

    接着,她继续唱歌喝酒,然后就喝多了。

    喝多了的谢丹阳,靠在我肩膀,我问道:“怎么开车回去。”

    谢丹阳说道:“放这里,明天再拿车。”

    我说:“好吧。那我送你回去。”

    谢丹阳说:“我不回去。”

    我说:“那去哪儿。”

    谢丹阳说:“去你家。”

    我说:“去我家啊。”

    谢丹阳说:“你家有人?”

    我说:“没有。”

    谢丹阳说:“你又不是和我没睡过。”

    我说:“走吧。”

    她挽着我的手,靠着我,我们一起下去等车。

    在路边等着车的时候,一辆车慢慢的开到我们面前,然后徐徐从面前过去,我透过玻璃,看清楚了开车的人,是林小慧。

    对,这是林小慧的车,开车的的确是林小慧。

    林小慧看着我怀抱着谢丹阳,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管她什么想法了,上次还气着我呢。

    等来了计程车,上车回去。

    回到公寓里,谢丹阳就倒在了床上,也不洗澡了,直接就盖被子睡了。

    我则是坐在了阳台,拿着啤酒喝着,想着柳智慧。

    和谢丹阳睡了一夜,但什么事也没做,起来后,发现她已经洗漱好了,坐着吃面包。

    我昨天买的面包。

    我靠着床头,点了一支烟。

    谢丹阳说:“你住的这里挺好呀,我也想租。”

    我说:“还是老老实实回家吧你。”

    谢丹阳说:“以后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爸爸妈妈了。”

    我说:“说清了也好。”

    谢丹阳问:“我妈跪你是什么意思,让你帮忙劝我吗。”

    我说:“不是,她跪我让我娶你。想让我救你脱离苦海。”

    谢丹阳把面包放下,走过来,上了床,靠在我身上,问:“那你娶不娶。”

    我说:“以后再说吧。”

    谢丹阳说:“不想娶呀。”

    我说:“暂时不想。”

    谢丹阳说:“你想娶谁。”

    我说:“前女友,但她和人家跑了,现在暂时,没有吧。”

    谢丹阳掐了我一下:“骗女孩子都不会,活该你没女朋友。”

    我说:“好吧,我想娶你,现在就去领证吧。”

    谢丹阳说:“那走呀。”

    我呵呵一笑:“得了吧你。你想一辈子和徐男在一起,你爸爸说了,打死都不行。”

    谢丹阳说:“让他们打死好了。”

    说着,她就伸手下来。

    我说:“走了去上班了!”

    谢丹阳打了我一下。

    我说:“快点,迟到了,昨晚又不玩。”

    谢丹阳说:“喝多了嘛。你是不是变心了!”

    我说:“就没爱过你,何来变心。”

    打的去上班。

    还是没有柳智慧的消息,我想,她有可能会来找我的吧,但我又不希望她来找我,因为,很危险。

    这几天,肯定是她的仇人们找她找得最精神的几天,只要躲过了这些天,躲个把月什么的,敌人就不会再那么有精神集中人找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