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被发现
    车子开到了东郊那边,导航上没有什么东郊车站,问了人,结果人家说东郊车站早就撤了,没了。

    那里建起来的是新的小区。

    一问路,三元路。

    就是这条路,至于二单元,完全没有这地方。

    然后问了好几家铺面的老板,问了当地原住民,都说这里的确是三元路,但没有什么二单元。

    好吧,估计这个资料都是假的。

    当问到一个在门口坐着吸烟的老人,他说不知道后,说,奇怪了,今天有一批人也来问。

    我马上想到,是康云派出来的人来找的。

    上车后,谢丹阳问我:“为什么找这个女囚的住址。要帮她办什么事吗。”

    我说:“唉没什么,就是想来看看,她生活过的地方。”

    谢丹阳说:“你喜欢人家?”

    我说:“我来看看她生活过的地方,也算喜欢人家?”

    谢丹阳唱到:“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给的zhao pian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喧

    和你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听着谢丹阳唱的歌,我突然,感到,心如刀绞般的痛。

    因为我却没去想,柳智慧这一走,也许和我就是永别了。

    她会报仇,但她可能不会再找我,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不可能会出来找我,她现在,等同于逃亡。

    不仅是监狱找她,连她的仇人也在找她,疯狂的找她。

    那些柳智慧真正的仇人,知道柳智慧家的真正住址,应该把那里都围了,等待柳智慧的入埋伏圈。

    可怜的柳智慧,一只羊,面对狼群的围剿,她要如何才能逃匿。

    而我真正担心的永别,并不是说她不会再来找我,而是,我担心她会死。

    谢丹阳的手在我面前挥了挥:“干嘛,你在想什么。”

    我说:“没想什么,走吧。”

    车开进市里,谢丹阳说:“饿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我说:“不想吃了,你去吧。”

    谢丹阳说:“怎么了啊。”

    我说:“没什么了。”

    谢丹阳说:“好无趣,没意思。”

    约好了明晚和谢丹阳父母吃饭。

    我让她在路口停车,我下车打的回去,啃了个面包,在家睡觉了。

    是好无趣,好没意思。

    觉得柳智慧离开了,生活都无趣了。

    次日,让她们去打听,但也打听不到什么关于柳智慧的消息。

    好吧,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只是,让我上班都患得患失的,像是没了灵魂。

    下班后,和谢丹阳出去了,见她父母去了。

    谢丹阳已经备好了礼物,我拿着去送就行了。

    真难应付。

    在她们家不远处的一家饭店包厢里。

    这次见面,先是打招呼,然后落座,然后我发现,谢丹阳父母不像以前那样的麻木冷漠,反倒是反常的给我递筷子拿碗。

    这是几个意思?又要逼迫我们结婚的节奏吗。

    然后聊了几句,问我忙不忙啊什么的,然后吃饭。

    吃着的时候,谢丹阳父亲对谢丹阳说道:“我今天回来,把钥匙忘了放学校办公室里面了,你去帮我拿一下。”

    谢丹阳说道:“拿钥匙做什么呀,明天你去上班再拿不行呀。”

    谢丹阳父亲说道:“你妈的钥匙放家里了,你的钥匙也放家里了,我们进不去家里。”

    谢丹阳说:“妈,你平时不是带钥匙的吗。”

    谢丹阳母亲说:“忘了今早。去吧。”

    谢丹阳父亲说:“让门卫唐大伯去开办公室的门。我和他说了。”

    谢丹阳站了起来:“真麻烦,那么远。张河,走吧。”

    谢丹阳父亲说:“张河去干嘛呢,先吃饭。”

    谢丹阳看着我们。

    谢丹阳母亲说:“快去啊。”

    谢丹阳极为不情愿的出去了:“这时候路上好多车,一定要堵车。”

    谢丹阳出去后,谢丹阳妈妈还出去门口看看,然后坐回来,看外面谢丹阳的车走了,她看着我,说道:“小张啊,阿姨问你一个事。”

    我说:“阿姨你说。”

    敢情是把谢丹阳支开了找我谈事啊。

    谢丹阳妈妈说道:“我们家丹阳是不是让你骗我们,让你假装是她男朋友啊。”

    靠!他们好像知道了?

    我呵呵一笑,说道:“阿姨,这个,我不知道你们的意思。”

    我先不要承认说假装的,看他们怎么说。

    谢丹阳妈妈坐过来一些,说道:“上周末,我和丹阳爸爸去公园散步,在公园门口的十字路口,看到丹阳开车,旁边坐了一个短发的女的,她们停车等红灯,我们看到,她们在,在,这样子。亲啊。”

    谢丹阳妈妈两只手手指做着亲嘴的手势。

    我靠这下完了,谢丹阳和徐男搞基被发现了!

    我假装惊讶的说:“啊!什么,亲嘴吗?”

    谢丹阳妈妈说道:“对呀!是个女的!”

    我说:“不会吧!”

    谢丹阳妈妈说:“我们急忙过去,想要过去问,绿灯的时候,她们开车走了。”

    我说:“不会吧阿姨,你们看错了吧。”

    谢丹阳爸爸说:“不会看错!那就是丹阳的车,丹阳开车,副驾驶座,就是个女的,看起来有些壮!倒是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她们就是在亲。”

    谢丹阳爸爸说不下去了。

    我说:“不会吧。我不知道呢。”

    谢丹阳妈妈说:“你难道不知道她背着你和别的人什么什么吗。”

    我说:“我不知道啊。”

    谢丹阳妈妈说:“你别骗我们了小张,你就是丹阳请来的,扮她男朋友骗我们的吧。”

    我低着头,不说话。

    谢丹阳妈妈说:“她怎么会和女的呢。”

    我说:“阿姨,你们没看错?”

    谢丹阳妈妈说:“绝对没错!”

    我说:“好吧,估计女孩子之间,亲亲什么的,也没什么奇怪的啊,男的才奇怪。”

    谢丹阳妈妈说:“那还不奇怪吗,那和一般的随便亲亲都不一样了,那样子,就是她喜欢女的了!”

    好吧,事情暴露了,我无话可说了。

    刚才他们就是支开谢丹阳,找我问这些的,今天怪不得那么反常,原来是这样。

    谢丹阳妈妈问我:“她喜欢女的,对不对。”

    我没说话。

    谢丹阳妈妈说:“别替她隐瞒了,这样子是不行的她!”

    谢丹阳爸爸说:“我们今天找你聊,也是想知道真正的情况,我们没有直接质问丹阳,是照顾她的心理,不让她难受。如果知道她真的有这样的病,我们要想办法,给她治好。”

    我眨着眼睛:“什么病。”

    谢丹阳爸爸说:“女的喜欢女人,,这不是病了啊。”

    我说:“我没听说过。”

    谢丹阳爸爸说:“这还怎么行!”

    谢丹阳妈妈对我说:“丹阳她爸爸,都快被气死了,我们这几天,觉都睡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

    我看着两老焦急痛心的神情,说道:“好吧,我的确是丹阳请来的托儿,她就是为了让你们不要给她介绍男朋友才这样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谢丹阳妈妈说:“你老实告诉我,她是对不对。”

    我说:“我觉得她也挺喜欢我的,她喜欢男的。”

    谢丹阳爸爸气道:“但是她更喜欢女的!”

    我点了一支烟,说:“可能是她还没遇到她真正的喜欢的男人吧,没有遇到让她动心的深爱的男人,所以,所以吧。”

    谢丹阳爸爸说道:“我前几天还看了个新闻,有一对女的,举办婚礼了,女的剪短发,搞的跟一个男的一样,还要什么怀孕,这怎么行!都乱套了!我们家绝对不可以这样。”

    我靠,谢丹阳和徐男的确是想在一起一生一世。

    看来,谢丹阳家要乱了,谢丹阳父母要棒打鸳鸯了。

    我可无能为力。

    为她们祈祷吧。

    谢丹阳妈妈对我说:“你要好好劝劝她啊,她怎么能这样子啊。”

    我说:“阿姨,这种事,我怎么知道怎么劝啊。”

    谢丹阳妈妈说:“你说我们就一个女儿,还喜欢女的,那我们以后怎么办?人家都抱孙子孙女,一家其乐融融,我们老了怎么办。”

    我说:“像刚才叔叔说的,也可以要孩子的嘛。现在科学那么发达。”

    谢丹阳妈妈说道:“呸呸呸,不行!那人家怎么看我们家?丢人吗!”

    我说:“好吧,那就不要孩子吧。”

    谢丹阳妈妈说:“那更不行,以后我们老了,死了,丹阳怎么办?没有孩子?丹阳老了怎么办?我一想到这个,我就,我就。”

    说着她的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下来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谢丹阳爸爸眼睛也红了,说:“我们老了,我们还有丹阳,丹阳老了,谁给她养老送终,谁会陪她啊。”

    谢丹阳妈妈哭着:“可怜我的女儿啊!”

    哭着,她又狠狠道:“不行!绝对不允许她这样,必须要嫁人,嫁男的,必须要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