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不敢报警
    监狱长没把那句话说完,说道:“不能报警。这事儿,内部解决!”

    又是内部解决。

    如果外面知道了,一个没有经过法律程序,就被送进来这里当女囚的这事,将会是引起怎么样的轩然大波。

    我心想,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用这事炒作一下,把监狱长整下去,而且也还柳智慧一个公道。

    不过,不行啊,我就算把这事捅出去了,当事人呢?

    当事人柳智慧没有出现,监狱不会承认有这事的,反而倒是让我自己引火烧身了。

    就算匿名举报,也不行,还是因为当事人不在。

    就算是柳智慧当事人自己去举报,监狱也有办法把证据毁灭,做出一个无辜的样子说我没得干。

    谁能证明柳智慧在里面入狱?

    在没有足够的后台撑腰自己,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搞下监狱长,谁敢跳出去给柳智慧作证?可能除了我,谁都不敢。

    之前,我和柳智慧恐怕都没有想到这一点,监狱长不敢报警,弄柳智慧进来的人,也不敢报警。

    柳智慧难道没想到了这一点吗?

    她应该是想到了。

    可她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逃呢。

    我明白了,担心我受到牵连。

    她在我们监区逃了,担心我被康云攻击,扛责任,说我帮助她逃跑了。

    其实柳智慧完全可以利用我们监区的其他人逃了的。

    不过,这个解释也不全对,我想,她可能还有顾忌,担心被报警了围剿,因为她虽然想得到人家不太可能报警,但毕竟对付她的人,有权势,如果被围剿,那真的会没命。但在监区经历了几次死里逃生,她心想,与其这么等死,不如放手一搏,直接逃了,也许,这计划她早就想好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刚好,监区调她过去,正合她意了。

    实际上这个计划,也是十分冒险,不能说肯定会成功,但无论如何,去了监狱医院,她能成功逃跑的几率就很大了。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想,真正的原因,恐怕是她自己才知道了。

    监狱长说道:“康指导,狱政科科长留下。其余的,回到各自岗位。”

    我们出去了,走了一段路,我假装走在最后,然后慢慢的掉队,回到楼梯口,悄悄的回到了会议室的外面,靠着门,听着里面的对话。

    只听到监狱长对狱政科科长说道:“你把她资料都调出来了是吧。”

    狱政科科长说是。

    监狱长说:“她住哪儿。”

    狱政科科长说:“资料上有她简单的一些,但我们不确定她住在这地方,即便是找去了,很可能,她也不会回去这住址。”

    监狱长说:“康指导员,你带多点人去围着吧,最好把人找到,找不到,就没办法了,你看你们监区那几个怎么办了!”

    康云说:“是,监狱长。”

    让康云带人去柳智慧资料上的住址找柳智慧。

    但,她们不会找得到的,柳智慧不是傻子,她不会跑去她资料住址那里等被抓回来。

    我看找不到人,监狱长你怎么对拜托她办事的人交代。

    但这已经不是我所关心的范围之内,我担心的是,柳智慧会被她们这帮人找到弄死。

    但愿老天保佑。

    回去后,我找了徐男。

    我找徐男,是有事的,让她帮我找谢丹阳,让谢丹阳去看看,柳智慧写的住址在哪儿。

    徐男打了dian hua给谢丹阳,然后说:“谢丹阳让你下班后去停车场等她。”

    我说:“谢谢男哥。”

    徐男说道:“我想问你一件事。”

    我说:“你说男哥。”

    徐男说:“柳智慧跑了,和你有关系吗。”

    我说:“没关系。”

    徐男说:“你真不知道。”

    我说:“我真不知道,我担心的是,她过去那里,就被康云她们弄死了,我估计康云还没敢下手那么快,因为刚过去第一天。”

    徐男说:“她是怎么跑的呢?我听了也觉得莫名其妙的。”

    我说:“说实话,男哥,那个女人的确不一般。”

    徐男说:“你说她会催眠,让人睡觉,我会相信,但监狱长她们说的她有超能力,我不相信。”

    我说:“我也不相信。”

    的确,我也是不相信的,可是,柳智慧就是偏偏真的做得到。

    她就算不是在救护车上逃了,也是在监狱医院里想办法逃得掉的。

    徐男说:“你说她们现在怎么样。”

    我说:“男哥,我问你,不经过法律的程序也能被关进来吗。”

    徐男说:“我以前就感到这个女囚很奇怪了,看了她资料,但是不敢去问监狱长,也不能问。多嘴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当时也觉得,可能是女囚有背景,所以,才抹掉了这些资料上的东西,在监狱内让我们重点好好照顾,可是后面又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对柳智慧。可是当时真的没想到柳智慧竟然没有经过程序进来。”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

    徐男说:“你最好也别问,这样也好,既然没有程序,那她就不算越狱了。她要是跑去了国外,就算在国内,这帮人也拿她没辙。”

    我说:“让她们找到,还是很麻烦的。”

    徐男说:“如果见到她,让她远走高飞,不要留在这里了。”

    我说:“我会跟她说的,代她先谢谢你了。”

    徐男说:“记住了,她要是找你,让她赶紧走!不然,这些人可能为了消除麻烦,杀她灭口。”

    我说:“好的。”

    杀她是肯定的了,但是,她们能找得到她吗。

    下班后,我去停车场等。

    一会儿后,谢丹阳来了。

    和她出去了监狱外,我问道:“资料呢。”

    谢丹阳给我柳智慧的资料。

    果然,资料上,除了身高性别,出生年月,住址外,没有其他有用的东西。

    谢丹阳说:“出生年月是错的吧。”

    我看了一眼柳智慧的出生年月,肯定是错的了,按资料上的年月算来,她现在已经四十岁了?

    她有四十岁吗。

    连这个都是假的,那住址呢?

    我看着地址。

    在东郊车站旁的三元路的二单元。

    我说道:“带我去那里一趟。”

    谢丹阳说:“好。”

    她踩油门,上了快环。

    我说:“让你拿资料而已,你居然让我来等你,有什么事找我呢。”

    谢丹阳说:“我是有事找你。”

    我说:“你说啊。”

    谢丹阳说:“我爸爸妈妈说要见见你。”

    我一拍脑门:“唉,没空见,也不想见,不要用钱来收买我,我这个人你收买不了的。”

    谢丹阳说:“一千。”

    我说:“唉,人间自有真情在,见个面帮帮你也没什么,你说是吧,人之间都要互相帮助的,加上我们那么好的朋友。”

    谢丹阳说:“没钱给你。”

    我说:“开什么玩笑,大家都那么忙。”

    谢丹阳说:“我不知道怎么了,他们这两天,老是要我带你去吃个饭。可能好久没见你,以为你和我分手了。”

    我说:“他们还担心这个吗,他们担心的是你跟着我这个穷小子吧。”

    谢丹阳说:“他们更担心的是我嫁不出去。”

    我说:“我不信他们没有介绍更好的男人给你。”

    谢丹阳说:“介绍。”

    我说:“然后呢。”

    谢丹阳说:“前些天我妈在上找的,资料上四十,有车有房在医院上班的男人,四十岁,算是成功人士。后来我就应付的去了。”

    我问:“然后呢,看上人家了?”

    谢丹阳说:“一个秃了顶的老男人,在医院看大门的!穿着保安的衣服出来,说是太忙了,没时间去换,两眼不停的在我胸口看,笑着又猥琐,后来一问,四十八了,老婆跑了。车是摩托车,房是医院的宿舍,还是瓦房!”

    我哈哈的笑了出来。

    我笑着说道:“下次你该让你妈打头阵,先去看看,然后你再上场。”

    谢丹阳说:“我妈说上的真不靠谱。”

    我说:“你真是笑死我了。唉,你妈太愁嫁了,恨不得替你嫁了生孩子啊。”

    谢丹阳说:“我巴不得他们再生一个好了。”

    我说:“还能生吗。反正放开了二胎,生吧。不然你们都是独生女,老是被逼婚,人生都不由自己做主,太惨了。”

    谢丹阳说:“惨什么惨,有什么好惨的,他们自己觉得惨。我觉得挺好的。”

    我说:“想着人家家里三代同堂,逗逗孙儿,多温暖啊,你看你们家,你爸爸妈妈一回家,冷冷清清,多凄惨。”

    谢丹阳说:“就因为你这思想,所以才那么多逼婚的。你看看国外哪有这样。”

    我说:“国外是国外,毕竟,生活的环境不同,思想也是不同。”

    谢丹阳说:“这两天,你抽时间出来,去应付一下,不然的话,今晚就去。”

    我说:“好了好了,看看明后天吧。先去那里看看再说。”

    谢丹阳说:“去看什么呢,这女囚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想去看看而已。”

    谢丹阳问:“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啊。”

    我说:“没什么好看,就是想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