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 柳智慧逃狱
    我看着羊诗那已经肿了的脚,对徐男轻轻说道:“今天羊诗打了康云。”

    徐男惊讶道:“为什么。”

    我说:“我们去拦着康云,说要对带走的女犯进行仔细的再次检查,康云不给,我们差点起冲突,康云推羊诗,羊诗反推康云,康云被推翻在地。”

    徐男说:“康云这人报复性很强的!”

    我说:“我怀疑是她干的。”

    徐男说:“是她找人干,她不会自己来干。”

    我说:“怎么办,报警查?”

    徐男说:“不会有用的。”

    我说:“也是。想不到她对羊诗下黑手。”

    徐男说:“你自己也小心,可能她也会针对你,可你对她防范性很高,她没机会对你下手。她那人,瑕疵之仇必报。就算今天不对羊诗下手,改天也会下手。”

    我说:“但愿羊诗没事。”

    到了监狱医院,羊诗送去抢救。

    过了许久,医生出来,对着我们说道:“没事了。幸好送来得快,不然,可就无力回天了。”

    魏璐跪在了地上:“感谢上帝。”

    我问医生:“那她现在怎么样呢。”

    医生说:“病人中的是血液毒,推断应该是五步蛇、竹叶青、蝰蛇之类的蛇咬的,虽抢救及时,但有部分蛇毒侵犯到了脚踝部周围的副神经,可能会造成肌腱性瘢痕。我们还要观察,以免影响健康。”

    我说道:“转院。”

    魏璐和徐男看着我。

    我说:“这里是那女人的势力范围之内,虽然说,她可能不会再追加攻击,但还是转院比较安全。哪怕是自己出钱。”

    徐男点了点头。

    因为进来不用办手续,把羊诗带走,也无需ban li什么手续,我们去了人民医院,留着魏璐好好看着羊诗,让她找多几个人轮着陪羊诗,脚踝部果然都肿起来了,看上去,和一个大萝卜差不多。

    太可怕了。

    要是放进去咬我的话,没人发现我在浴室晕倒,我靠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来,以后都不要随便跑宿舍睡的好。

    再说了,我们能从宿舍楼后面爬上去她们的宿舍,她们也可以通过这个方式上我们的宿舍。

    就算装了she xiang头,没用,到时候就算抓了凶手,没用,康云找的都是顶死的人,而且,我那时候都被咬死了。

    以后,还是少住点宿舍的好,就是住宿舍,也要万分小心才行。

    第二天上班。

    昨晚睡的不好,今天又在办公室半打瞌睡,心里就想着早点出去,问贺芷灵,她哥把柳智慧带走了没有。

    门砰砰砰的被敲了。

    我吼道:“干什么要拆迁了吗!”

    闯进来的是沈月,我说道:“地震了吗!”

    沈月说:“徐男找你,快,队长,柳智慧出事了!”

    我呼的站起来,说:“柳智慧出什么事了?”

    沈月说:“不知道,徐男跟我这么说,让你赶快到监区门口找她。”

    我一下子跑出去了监区门口,见到了徐男。

    还有我们监区的几个队长领导都在,我问徐男道:“怎么了怎么了!”

    徐男说:“不知道,监狱长打dian hua来,叫我们过去会议室一趟,我问什么事,她说柳智慧出事了。就挂了dian hua。”

    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千万,千万不是死了啊!

    我们赶紧的去了行政办公楼的会议室。

    监区的人在,康云她们都在,站在台上的,是监狱长总监区长狱政科科长等领导。

    进去后,大家都很严肃,脸色不好看。

    而且都是站着的,事态很严重。

    进去后,我直接问监狱长:“监狱长,发生什么事了!”

    监狱长看看我,然后看看徐男,再看了看康云,说:“你们监区昨天刚调到监区的女囚柳智慧,跑了。”

    我们大吃一惊:“跑了!”

    监狱长说:“逃狱了。”

    我说道:“不可能!”

    我的声音盖过了全场的所有人。

    监狱长直接对我破口大骂:“你喊什么喊!你喊什么喊!她逃狱了!”

    我瞪着康云,说:“有人害死了她,然后说她逃狱了!”

    监狱长说:“我看了jian kong,她逃狱了,在监狱医院逃走了。”

    我说:“不可能!”

    监狱长说:“你给我闭嘴!再说一句话,你滚出外面去。”

    好,我先忍着不开口。

    监狱长打开了投影仪,jian kong上,是监狱医院的jian kong。

    据她们说,柳智慧今早因为在监室下床,从床上掉下来,手臂断了。左手小手的两根骨头都断了,被紧急送去了医院,到了医院门口,救护车慢慢开的时候,jian kong上,看到柳智慧从救护车下来,直接就走了,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jian kong看不到了。

    不过,因为这事儿比较敏感,而且柳智慧也不是那种重刑犯,所以就还没公布出去,也还没报警。

    看到柳智慧从救护车上下来,消失在了马路上,jian kong录像的里面,没有了她的身影,我松了一口气,消失就好,不被打死就好。

    柳智慧走了,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抓不到她了,就她那智商,也许抓不到都有可能。

    除非,组织大批的警力,进行围剿。

    但我相信,柳智慧能跑的掉。

    监狱长问我:“听说这名女囚,学过心理学,会催眠?”

    我说:“我不太清楚啊,她一直是我心理病人倒是真的。”

    监狱长说:“你说到底有没有。”

    我说:“她是和我聊过心理学方面的东西。”

    监狱长说:“救护车上,押着她的四名女狱警,两名睡着,另外一名清醒的对其中一名清醒的发起攻击,医生却去开了救护车的门,让她下车跑了,这件事,蹊跷吗?”

    我感到,一点也不蹊跷,催眠两个女囚睡着,对柳智慧没什么难度,再容易不过了,我心想,应该是,柳智慧自己自导自演的这出戏,自己搞断了手臂,然后康云派人送去医院,倒不是康云多有仁慈心,而是,如果柳智慧手臂断了,大喊大叫的,监区没办法的,这么多女囚和管教狱警看着,只能送去医院。

    担心送去医院路上出事,康云安排了多达四人的狱警去看押,应该是,医生坐在救护车的最里面,两边的凳子上,一边两个女狱警,柳智慧用催眠方法,催眠了一边的两个女囚,然后,再使用其他催眠方法,挑拨起来让这边的两名女狱警莫名其妙的打了起来,再催眠让医生开了救护车的门,不蹊跷。

    对这个高手催眠者,这不蹊跷。

    她已经消失了,很难找了,可能,也是个好事,因为在监区,她的命悬着了,不过,康云没敢那么快下手,估计原因是因为刚过去,就让柳智慧死了,监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怪不得柳智慧居然愿意过去,还坚定的过去了,原来,她早就想好了逃跑,哪怕是被抓,被打死,都要逃跑。

    当时,我担心她出去了,被抓到,被打死,所以百般的留着护着她,可是却好几次差点没保护她,差点让她死了。

    柳智慧也不止一次的说要逃出去了,但她也怕我们监区扛责任,怕我扛责任,所以也在犹豫,这次,去了监区,不用犹豫了,扛责任,也是监区扛责任了。

    逃狱,这是轰动的大事啊。

    我只但愿,柳智慧不要被抓到,不要被伤害到了。

    康云说:“她本来就会催眠,张河就知道。”

    我马上说:“柳智慧是和聊过心理学方面的东西,可是呢,你说的催眠,一下子让两个人睡着,这可能吗。再说了,两个人睡着了,另外两个打架是怎么回事呢?”

    康云说:“那都是因为柳智慧催眠,挑拨的。她是个拥有超能力的女人。”

    监狱长骂道:“康云你够了!你以为她是孙悟空?会七十二变。”

    我马上添油加醋:“你以为她是神,还能使用魔法,控制所有人的思想?你们监区把她带过去不到一天,就让她手臂断了,让她跑了,你们想推卸责任,就说什么女囚会超能力,又会催眠啊,又会控制人的头脑啊,是吧!”

    监狱长面色铁青,看着康云。

    康云无言以对。

    监狱长问我们道:“她在你们监区,有什么异样的表现。”

    我说:“没有,监狱长,她在我们监区,吃好喝好,每天积极向上的表现,乐观上进。”

    监狱长对康云说道:“这事情,你们打算给我什么交代!”

    康云说:“报警,抓人!”

    监狱长突然破口大骂:“你想让我们监狱上头条吗!”

    康云说:“可是女囚逃了,万一,万一被外面的人知道。”

    监狱长说:“她是一个没有经过程序进来的。”

    监狱长话说了一半,没说完。

    我听到了。

    柳智慧难道是没有经过审判程序,没有经过法院,就送进来监狱的?

    我靠!这要有多黑,才会这样子。

    难怪,柳智慧没有案底,没有资料,什么也没有。

    而送她进来的人,据她说,送来监狱是为了掩人耳目,保护她,可实际上,送她来的人后来却反过来要整死她。

    反正很复杂,我自己也搞不懂怎么样。

    可是,监狱这方面,就有问题了。

    一个没有经过任何程序,就被送进来的人,监狱也敢收了做女囚。

    那监狱长,收了人家多少好处才这么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