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1章 遇到残害的场景
    眼睁睁的看着柳智慧被监区的康云带走了。

    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无能为力。

    想着柳智慧刚才坚定的眼神,并没有忧虑的表情,我心想,或许,她真的会没事的。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普通人,和我不是一样的人。

    可是,她再强大,去了监区,能招架得住吗。

    我坐在了操场上,想着要怎么办。

    我想了想,马上召集手下的人,问她们谁在监区有熟人。

    都说没有。

    我去找徐男,徐男也说没有。

    我问道:“能不能把柳智慧想办法调回来,她去那里,很可能就会被弄死。”

    徐男说:“柳智慧被调去监区了?”

    我说:“我晕,你不是签字了吗那名单。”

    徐男说:“我没仔细看,去看了一下,让沈月她们检查完了,她们说了没问题,我就签字了。”

    我说:“还是沈月她们发现了柳智慧被转监区的。”

    徐男说:“她去那里,康云会对付她。”

    我说:“何止对付,简直是要弄死她。我怀疑她活不过三天。”

    徐男说:“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

    我说:“那怎么办啊。”

    徐男说:“监狱长和监狱领导们严格要求女囚们转监区,几年就有一次的。”

    我说:“可是柳智慧刑期是没有的。”

    徐男说:“可是她们有权利让哪个哪个去任何一个监区。”

    我问道:“问题是,监狱长她们干嘛要弄柳智慧去啊?”

    徐男说:“每个监区,都会把适合调换的女囚名单报上去,监狱狱政科和监狱一些领导审核批准,监狱长是最终在调换监区女囚名单上签字的人。”

    我说:“狱政科,批准。那就难怪了,狱政科科长就他妈的是她的人。”

    徐男说:“监狱长签字了后,我们还强行不放人,就是反监狱长了。”

    我说:“反不起。也不敢。”

    徐男说:“我们没有办法了。”

    我说:“好吧。”

    我出了徐男办公室,去找贺芷灵。

    贺芷灵没在。

    我无奈了。

    我请假,然后出去,打dian hua给贺芷灵,这家伙是关机的。

    妈的。

    要是能把柳智慧调回来,非贺芷灵不可了。

    我直接跑去了她家找她。

    骗了保安,让保安给我进去,但是他不给我进去。

    然后,我去弄了两包中华烟塞给他,这下就容易了,直接到了柳智慧家门口,敲门,她不在家,门铃都按爆炸了。

    在楼下面等,等到天黑也没见她回来。

    等待的时候,我脑海里闪现出很多柳智慧遇到残害的场景。

    越是不想去想,可脑海里越都是这样的画面。

    再次打dian hua,通了。

    我问贺芷灵在哪。

    贺芷灵说出去旅游了。

    我叫她帮我一个忙。

    贺芷灵让我说。

    我说了要她帮我的忙,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怎么会这样。”

    我说:“我也搞不清楚,可能就是狱政科的把名字提交上去,然后上面的领导直接签字同意,监狱长都同意了。”

    贺芷灵说:“那怎么办。”

    我说:“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才找你啊。”

    贺芷灵说:“可是我在出差。”

    我说:“你不是说旅游,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贺芷灵说:“过几天。”

    我说:“过几天就来收尸吧。”

    贺芷灵不爽道:“收尸就收尸吧,你以为我回去就能帮到你?”

    我说:“求你了表姐,不救的话,这条人命就没了。”

    贺芷灵说:“我想想办法。”

    她想了一会儿,说道:“我让我哥去传唤柳智慧,说是要找她来查一个案子,让她在那里呆几天,我回去了,我再想办法把她带回你们b监区。”

    我说:“好的!谢谢表姐。”

    哥,就是做jing cha的那个国字脸的她什么哥。

    我管她什么哥了,反正能帮到就是好哥。

    我先跑去吃东西了,过了好久后,贺芷灵给我打了dian hua,说,他关机了,明天再打。

    我吼道:“明天就收尸了!”

    贺芷灵说:“你对我吼有什么用!”

    贺芷灵直接气得挂了dian hua。

    我急忙又打了过去。

    她挂断了,然后关机。

    唉,我是不该对她吼叫的,这下可激怒了她。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会很担心,因为我知道,她一定会帮我的。

    只要她那什么哥以jing cha的身份,到监狱把柳智慧以查案的名义带走,然后等到贺芷灵回来,成功把柳智慧带回b监区,就不会有事了。

    可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也很麻烦,很难。

    首先,带不带得走是一回事,柳智慧活到明后天不到是一回事,就算成功带出监狱,等到贺芷灵回来,能不能把柳智慧成功带到b监区又是一个难题。

    我郁闷着。

    当晚,我没有在外面过夜,而是回去了监狱。

    虽然在监狱里,我也知道我现在帮不到柳智慧什么,可是一旦有什么消息传来,我也是第一时间知道,我让沈月兰芬想办法打听柳智慧在那边的情况。

    哪怕是给钱发展眼线,也要找。

    可就算是给钱给监区的狱警和管教发展眼线,也是需要物色的,不然的话,刚和她们说,她们拿钱就反而出卖了我们,这就不行了。

    这也是需要时间的,这真是让我忐忑不安。

    躺在床上,无聊的发着呆。

    突然听到宿舍楼一声尖叫。

    我急忙坐了起来,厉声的尖叫。

    而且不是叫了一声而已,而是很多声。

    就在我们这栋宿舍楼,好像就在楼上或者楼下,反正离我宿舍不远。

    我穿好外套,开门出去。

    深头出阳台看,见好多人跑上去。

    我走过去,问我们监区的人:“都干嘛呀。”

    她们说:“不知道呢。上面有人在喊。”

    我马上也上去了。

    果真是在上面一层。

    那宿舍门口,围着了好多女囚,还有人喊着有蛇有蛇,快跑。

    然后一群女囚急忙往回跑出来。

    我过去。

    只有徐男进去了宿舍,一下子,见她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条蛇。

    她的胆子还真是很大。

    好多女人尖叫害怕,徐男竟然进去把蛇抓了出来。

    徐男看到我一个人站在近处,对我喊道:“快!进去把羊诗背去医护室,被蛇咬了!”

    我大吃一惊:“羊诗换宿舍到这里了?”

    我冲了进去。

    徐男对着我后面的那群女人喊:“都进去抬人去医院愣着做什么!”

    我进去后,看到魏璐缩在床上发抖。

    我问道:“干嘛呢你,下来!”

    魏璐下来,害怕的说:“有蛇,有蛇!”

    我说:“羊诗呢?”

    魏璐指了指卫生间,

    我跑进了卫生间,看到,卫生间里,羊诗一丝不挂,倒在地上。

    而淋浴头,还是开着的,我关了淋浴头。

    我朝着身后的魏璐大吼:“你愣着干嘛,过来啊!”

    魏璐急忙颤抖着过来了。

    我说:“快,帮我把她扶上来我背上!”

    魏璐急忙抱了羊诗起来,羊诗脸色发青,她已经晕过去了,还有气息,她没有穿衣服,应该是洗澡的时候,被刚才那条蛇咬的。

    弄到了我的背上,魏璐拿着浴巾披在了羊诗的背上遮住羊诗的身子。

    然后,魏璐帮忙托着羊诗,我背着羊诗,出了外面,在我们监区众人的帮助下,赶紧的下楼,往医护室而去。

    沈月兰芬等人也来了,帮忙扶着,合力把羊诗送到了医护室。

    到了医护室,把羊诗放在了床上,医生看了一下,说:“怎么回事。”

    我们上气不接下气:“被毒蛇咬了。”

    医生说:“救护车,让救护车来,送医院,快!”

    安排救护车后,医生问:“咬哪儿了。”

    魏璐说:“我,我不知道。”

    医生直接把梅羊诗身上的浴巾扯开,我转头,出来外面。

    很快的,救护车过来。

    她们马上把羊诗送上救护车,被咬的是脚部,绑着了小皮筋。

    我跳上救护车,魏璐也上来了,徐男跑着过来,也上了救护车,然后让兰芬沈月回去把那条打死了的蛇放好。

    救护车飞速开往监狱医院。

    我问医生道:“怎么样了呢她。”

    医生说:“很严重。”

    我一拍手:“妈的。”

    徐男问魏璐,“到底怎么回事。”

    魏璐说:“羊诗进去洗澡,洗了好久没出来,进了了快有半个小时,我敲门她也没声音。我前段时间看新闻,以为她像新闻上被热水器电到电晕了死了,就趴在门下面看,她倒在里面,我踹门进去,一条蛇爬了出来!”

    徐男说:“怎么洗手间会有蛇!”

    魏璐说:“我不知道,可能我们监狱在郊区,四周都是田,钻进来的吧。”

    我说道:“不可能!首先,这条蛇要翻过高墙,或者从地下或者墙角的洞钻过来,然后爬上宿舍楼,再进去浴室?这条蛇也太厉害了吧!监狱里面,都是钢筋水泥,蛇进来这环境干嘛,又爬上宿舍楼,进去浴室做什么。”

    徐男说:“你是说有人故意放蛇进去?”

    我说:“是。”

    魏璐看着羊诗,看着梅子脚上的伤口,问医生:“我可以帮她把毒吸出来吗。”

    医生说:“不行!”

    魏璐闭着眼,双手合起来祈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