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9章 各种阴招
    梁语文是挺不错的女孩,可就是还少了那一种感觉。

    但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羊入虎口。

    为什么觉得是羊入虎口?

    不知道。

    反正觉得世上除了自己是好男人,恋上自己的女孩跟的其他男人都不是好人。

    尤其是开好车的,反正我也有仇富心理。

    我还搞破坏搞得理直气壮。

    我说道:“是挺不错。看戏吧。”

    这时候,值班经理几个围住了那开奔驰的男的,说他偷了电脑主板,男的当然不会承认,因为他根本没做,但是,主板却被塞进了他包中,但他不知道。

    值班经理劝他道:“这位先生,麻烦你还是好好的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误拿了吧。否则,一会儿报警后,就麻烦了。”

    黎名怒道:“你们想玩是吗。”

    听这语气,这家伙好像挺有一点能量啊,不过呢,开这么好车的人,多少有些背景的,我心想,还是不要随便得罪人的好,不然的话,得罪一些得罪不起的人,可会很麻烦。

    值班经理说道:“那我们只能报警了。”

    梁语文劝道:“你就给他们找找看,我们没拿就是没拿。”

    黎名看着值班经理等人,说道:“如果在我车上发现有主板,一定是你们搞鬼!如果你们想玩,我陪你们玩!”

    值班经理说:“既然先生您不配合,我们报警了。”

    说着,值班经理拿出手机。

    黎名看了如此肯定的值班经理一眼,说道:“你们栽赃我。”

    看来,这家伙脑子非常的聪明。

    他直接不抗拒了,说道:“你们搜。车上,我包里,随便搜,我身上,随便搜。”

    说着,他马上到一边打dian hua。

    接着,值班经理等人也不客气,在他车上,包中搜出了主板。

    然后梁语文惊讶的看着。

    值班经理走过去,对他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黎名说道:“我不管谁让你们来玩我的,我陪你们玩。”

    值班经理不管他,说道:“你想怎么解决这事情。”

    梁语文问他道:“我没看到你去拿这个啊?”

    黎名说:“我没拿,他们栽赃陷害我。有人在害我。”

    值班经理说:“你是打算怎么解决这事。”

    黎名说:“我不承认这是我拿的。我会陪你们玩,你们报警也好,抓我也好,我怕你们玩不起!”

    我对陈逊说道:“让值班经理点到为止吧,这家伙开这么好的车,应该算有点能量,如果他叫人来,我们这才开业的,就在门口打打杀杀的,不好。而且,就算打赢,我们也有损害。”

    陈逊说:“行。”

    陈逊给了值班经理打dian hua,然后跟值班经理说了。

    值班经理接了dian hua,转身回去后,对黎名说道:“我们老板说,这主板找到,就算了,这事。我们刚开业,我们也不想发生不愉快的事,还希望这位先生你以后自重一些。”

    黎名看着,不说话。

    值班经理让放人,围着的人走了,门口也开了闸。

    黎名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轻蔑的阴冷一笑,然后叫梁语文上车。

    梁语文看看他,然后还是跟着他上了车。

    接着,车子开走了。

    我说道:“靠!梁语文还是跟他走了!”

    陈逊说道:“如果不是你让他走,他带不走,直接报警,让jing cha带走慢慢处理。”

    我说道:“好吧,算了,带走就带走了。刚才你看到那男的那眼神和轻蔑的嘴角微笑吗。”

    陈逊说:“看到。”

    我说:“他应该不会服气的。”

    陈逊说:“没事,他能有多大本事。”

    我说:“人不可小瞧啊。”

    陈逊说:“再有本事,来我们这里踩吗?”

    我说:“很多人,不会和你明目张胆的打的。”

    就像康云那家伙,她哪怕多强大,她都不会面对面的和我正面来,而是各种阴招,玩死人。

    梁语文和那家伙走了,我有些落寞。

    好吧,滥情不是什么好事。

    回去后,我找了王普,想和那厮谈谈感情的事。

    刚好,他的女朋友,龙仙仙回她家去了。

    王普在家里,玩着金鱼。

    刚买了一缸金鱼。

    我手提啤酒和烧烤,进去后,说道:“来喝酒。”

    他一看我,说道:“妈的,进来这里喝,我女朋友又说我。”

    我说:“你不会收拾吗。”

    他说:“我懒得收拾。”

    我说:“那去我那里喝行了吧。”

    王普说:“得了就在这里吧。”

    我坐好,放好了烧烤在桌上,拿了凳子坐下,那家伙还在玩鱼:“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父母尚在吗?你说句话啊,我只是想,在你临死之前让你多交一个朋友而已。人和鱼都是妈生的,不同的人是人他妈生的,鱼是鱼他妈生的,做鱼就象做人一样,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鱼,是人鱼。”

    我骂道:“你妈的够了没有,喝不喝,不喝我回去!”

    他急忙过来了:“那条红色突眼金鱼快死了,仙仙回来一定要骂死我了。唉,一定骂我照顾不好它。”

    我说:“妈的,我心情不好,来找你一回,你还和我秀恩爱。”

    王普坐好,拿了啤酒,喝:“怎么了,被甩了?”

    我说:“是被甩了。”

    王普说:“难怪心情不好。”

    我告诉了王普,关于在柳智慧,朱华华,林小慧,梁语文四人当中如何选择的纠结。

    王普很有耐心的听完,然后摇着头,说:“老子真是羡慕你。”

    我说:“得了,别扯,说da an。”

    王普说:“梁语文。”

    我问:“为什么。”

    王普说:“第一个你虽然最爱很爱,是爱情,可是她出得来吗,出来了的话,你们现实吗。排除第二个,战斗家庭,娶了她,就是半个她家的人,你要严格的要求自己,不然的话,他们家人也让你各种不好受。我以后就是叫你十点钟晚上出来喝酒,她都可能和你吵架,排除第三个就不用说了,哥哥,我倒是希望你跟了她,一夜间飞黄腾达啊,可是,你跟她在一起,比跟战斗家庭在一起还压抑啊,她家那么有钱,无论你多牛,你都是个吃软饭的,吃人的手软拿人的手短,懂不懂,就是你和她有个孩子,你爸爸妈妈都不敢去看望你孩子,懂?第四个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人是肯定很好的,性格也好,如你所说的,娶妻娶德,最主要的还是有德,脾气好性格好,容得了你。”

    我说:“听你这么一分析,好像真的挺对的啊。不过我看到她和人家出来约会了。”

    王普说:“没结婚之前,谁都可以走马观花,可以多项对比然后进行选择,你可以去追她。不过呢,我觉得你和贺总比较配。”

    我呸的说道:“妈的,那我非让她弄死不可。”

    王普说:“她管着你这种人了倒也好,省得你老是辣手摧花,残害无知的祖国花朵。”

    我说:“你滚去死。”

    喝了五六罐啤酒,躺在了床上。

    睡不着,想着太多事,失眠了。

    上班的时候,心不在焉,屡屡犯困。

    羊诗和魏璐敲门进来了。

    我抽着烟,让自己精神点。

    看到她们两,我问道:“什么事呢。”

    羊诗和魏璐说道:“队长,我们在给女囚们转监区的时候,发现名单上有个问题,我们问了沈月,她让我们来给你汇报。”

    我把烟头灭掉,打了个哈欠,问道:“什么鬼问题。”

    魏璐说道:“柳智慧。被调去监区。”

    我一下子站起来:“什么,你说什么!柳智慧调去监区,神经病啊!”

    魏璐说:“你看这个名单。”

    我急忙拿过来看,名单上,有监区调到我们监区女囚的名单,有我们b监区调到监区的女囚名单。

    b监区调到监区的女囚名单,柳智慧的名字,赫然在列。

    我愣了一下,说:“柳智慧被判多少年徒刑,监狱都不知道,资料也没有,凭什么把她调去监区了?”

    一定是康云,康云弄的,让柳智慧过去监区,然后,再想办法,整死柳智慧,如果柳智慧过去了监区,那么,康云要整死柳智慧,那再容易不过了。

    百分百,柳智慧会死在那。

    我问:“现在就要带人走吗。”

    她们说是。

    我问:“在哪了。”

    她们说:“要调去监区的,都在操场集合了。”

    我说道:“走,带我去。”

    她们两个急忙带着我去。

    怎么会这样,柳智慧没有徒刑的,不知道她判了几年,为什么还能调去监区,康云搞鬼了,肯定的。

    我对她们两个说道:“刚发现这名单上有柳智慧?”

    她们说:“名单才下来,就来要人了。”

    我说:“迫不及待啊!”

    上面不早点把名单弄下来,我们也不知道柳智慧会被调监区,而名单刚下来,就来人马上要带走女囚,康云这如意算盘实在打得太好了。

    康云啊康云,这个女人的脑子,怎么那么好使,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过她,每次死里逃生,我就更担心下一回康云的攻击会是怎么样。

    可到了现在,走到今天这步,难道是要我无力回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