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7章 从天堂跌入地狱
    可是,我跑到一半,林小慧已经上了车,走了。

    我掏出手机,给安百井打了dian hua,安百井接了,我问道:“你不是说你去买单吗!”

    安百井说:“啊,不好意思,忘了,那时候。”

    我说:“林小慧被气跑了,都你干的好事。”

    安百井说:“我我,我是对不住你了兄弟,我也是有苦衷的。”

    我说:“苦个屁,你还来套我话,让我说了这些。有些话,不能直接说的。很伤人的你懂不。”

    安百井说:“她逼我这么干的兄弟,我有把柄在她手里啊。那天,我以前高中女神来我们这边玩,找了我,我就偷偷的背着慧彬骗她说我加班去带她去玩了,结果两人在唱歌的时候,被林小慧看见了拍照了!她就用这个来要挟我就范的。”

    我说:“如果小东洋打过来,你肯定是个han jian,卖国贼。”

    安百井说:“况且,我觉得吧,你这样子也挺好的,是吧,有什么直接说清楚了,反正你不喜欢她,让她死了这个心就好了嘛。”

    我说:“妈的,你真虚伪,刚才在饭店,还说什么劝我和她好。”

    安百井说:“那她坐在你后面,那我怎么说呢。”

    我说:“你他妈的蠢啊,你不知道暗示我一下啊。我刚才看她跑来打车走了,很伤心的样子。”

    安百井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

    我打断他的话:“滚!打dian hua给慧彬,让慧彬找找她,安慰安慰她,不然她回去上吊了,跳楼了,跳江了,就不好了。”

    安百井说:“你放心吧,她不会这样子的,她最多割脉吃之类的,她那么追求漂亮的女人不会选择这么丑的死法。”

    我说:“少废话了,快让慧彬安慰她一下,有什么你给我dian hua。”

    挂了dian hua后,我许久不能平静。

    妈的,人生处处是陷阱啊。

    还好,我回去了后,安百井打dian hua来给我说,慧彬过去了林小慧那边,安慰了一会儿,也就没事了。

    好吧,没事就好了。

    我又骂了安百井一顿,直接挂dian hua。

    太恶心了这种人。

    周六,休息。

    我让兰芬帮忙找了范娟,然后,知道了张嫣在监狱医院的哪个病房后,我去了监狱医院。

    提了两袋子水果和零食。

    去了后,看看一楼那栋上次被康云放火烧了的几间房,都已经装修好了,重新粉刷了,看上去,比以前还新。

    先偷偷找了李欣。

    还是在上次那楼梯口,我把其中一袋水果零食给了李欣。

    李欣说不用了谢谢。

    我还是给了她,她爸爸妈妈给了我二十万,我不能不照顾她一些。

    不过,想为她洗脱罪名是很难的了,但如果她想洗脱罪名,也不难,直接称自己当时头脑不清醒了,承认了sha ren,实际上真相是前男友陆山是因为内疚,和不忍心对她下手,和畏罪自杀的。

    反正没人能证明陆山是她杀,什么都是她说了算。而且jing cha也弄不出什么证据来啊。

    不过啊,我不会去这么教唆她,因为她毕竟真的杀了人,所以,她就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管好人坏人,触犯了法,都不可姑息。

    我对李欣说道:“你爸爸妈妈让我好好照顾你。”

    李欣说:“我知道。”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幽幽的,在楼道中漂浮回响,让我毛骨悚然。

    我说:“唉,你记得跟你的在这边的身边人搞好关系,尤其是医生们,还要管你的监狱教官,以后你想长期留在这里,想要日子好过,想要减刑,就靠她们了。”

    李欣点了点头。

    我不想和她在这里多说话,虽然她漂亮,年轻,吸引人,但她的声音在这里听着,让我真的像被女鬼召唤一样的恐怖。

    我说:“好了回去忙吧。”

    李欣提着水果零食走了。

    我则是去找了张嫣所在的病房。

    她是肘部骨折,骨头错位了,还有身上多处伤。

    那天被那群女囚给打成了那样。

    找到了那病房,我跟病房门口的监区狱警说了一下,我说是范娟批准的,她们自然只能让我进去看,我轻轻敲门,进去推门进去了。

    张嫣在床头靠着,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

    我进去,她侧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扭头回去。

    大学女神,曾经的大学女神,沦落成今天的女囚之花,不得不让人感慨。

    我走过去,把一袋水果零食放在了她的床头。

    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好。

    她先开口了:“谢谢老同学。”

    语气冷冰,看起来并不待见我。

    我知道,她在这样子的时候,落魄,是不会想见到曾经的自己同学的。

    谁不想让曾经的熟人看到自己风光的一面。

    当初在学校,她都懒得和我说话,实际上,她都懒得打理很多的男生,再怎么优秀,她都爱理不理,因为追她的男人很多,不发社会上有钱的男人,多帅都没用,关键是有钱,舍得给她花,这人很现实,也很实在,一切朝钱看,什么感情交往之类的都是浮云,没有金钱的铺垫,一切都扯淡。

    我拿了凳子,坐下来,问道:“好些了吧。”

    张嫣说道:“我没事。”

    语气依旧冷冰。

    她的床头的卡片,写着的,不是张嫣,而是,张露莎。

    她改名了?

    还改了这么洋气的名字,真是与时俱进啊。

    这名字也好,混迹风月场,人家男人们露莎露莎的叫,多好听。

    我嘿嘿一笑,说:“其实挺意外的,那天在监区见到了你。”

    张嫣说道:“觉得很讽刺吧。觉得我很可笑吧。”

    我说:“我没这意思。”

    张嫣说道:“都在幸灾乐祸吧你们,同学们都会笑,那个张嫣,终于有报应了,终于有那么一天。”

    我说:“我没那么想过,只是,作为同学一场,无论你什么原因进来,我希望我都能够照顾一下你。”

    张嫣说:“不用了。要是你想看我笑话,那你也看够了,看不够你继续看,去和同学们说,我在这里有多惨。”

    我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从没这么想过。我就是很单纯的想见见你,如果有需要帮助,我会尽我一点能力。”

    张嫣说:“我说不用了。”

    我说:“好吧,但我真的没有说来嘲笑你的意思。”

    张嫣说:“你别假惺惺的,以前我在学校里,多嚣张,讨厌我的人,那么的多,到处有说我风言风语的,说我为钱傍大款什么什么的。我就是那样的人,我就是看不起有钱人,我连我自己也看不起。我得罪了那么多人,我今天走到这一步,完全是咎由自取,你们嘲笑我,尽管的嘲笑吧。反正我已经那么糟糕了。无所谓了。”

    我说:“我发觉跟你这人沟通那么难沟通呢?你心里那么多的愤懑,一定要发泄到对你好的人头上去吗。”

    张嫣问我:“你对我好?为什么。”

    我说:“因为你是我同学。”

    张嫣说:“同学,我跟你有过什么交情,有过什么交往,我对你有过什么恩,对我好,那也是因为某种目的吧。”

    我说:“或许吧,如果你既然说的那么难听,我就说,每个靠近你的人,的确有他的目的。那些曾经靠近过你的男人,是为了你的美貌身体,而我,可能也是为了你这个,你在学校里曾经也是我幻想中的女神,但作为曾经的同学,我在监狱里虽然不敢说呼风唤雨,但小小的照顾你一下也不是很难的事,既然你不领情,那我也没话说了。”

    她这时候发怒了起来,看的出来,压抑的太久,压抑的负面情绪太多了,她是一个很死要面子,要尊严的人,家穷,想要靠出卖自己灵魂身体相貌来赚取金钱,把男人当取款机,就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尊重,那句话说的挺好,笑贫不笑娼,反正什么手段都行,只要有钱就行,有了钱,谁还看不起她?她就这么一个想法,就这么一个活法。

    现在,进来这里了,什么也没了,从天堂跌落地狱,感觉被世人所嘲笑,她愤怒,压抑,爆发出来了:“你就算在监狱里呼风唤雨,又关我什么事,我向你求助了吗。你救了我我就该感激你吗,我请你来救我了吗。你那么多事做什么!你不就是为了向我展示你现在比我好吗,报复我曾经在学校里的嚣张对你们的冷漠对你们的看不起吗。是,我就是看不起你们这些穷鬼!你现在飞黄腾达了,尽管的踩我吧,报复我吧,嘲笑我吧,去告诉同学们我有多落魄,在监狱里过得多惨吧!”

    我狠狠一巴掌飞过去,啪的一声,她头都打偏了,她狠狠回头看着我,捂住了脸,眼眶的泪流下来。

    我说道:“早知你内心那么狭隘,那天不如让她们杀了你。可怜之人果然有可恨之处,你还帮着马明月那些吸人血的鬼欺压女囚!”

    看着这个美貌的大学女神,身材出众的大学女神,可恨的大学女神,我吐了一口口水,站起来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