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林小慧的试探
    安百井一听我愿意去监狱看望他,就说:“你会不会安慰人的。”

    我说:“我说错了什么。”

    安百井说:“如果我快病死了,我说如果我死了,你一定经常来祭拜我,然后你说你会经常来的,你说我什么心情。”

    我说:“那我要怎么样说,哦,那我还帮你照顾好你老婆的,你每天为她做的事,我都帮你做。”

    安百井说:“滚你丫的,我问你,你快病死了,然后你说你快死了,死了后让我经常给你烧东西,你听起来爽吗。”

    我说:“不爽,然后呢。”

    安百井说:“你压根就不会安慰人,你该说,你不会死,你肯定不会死的!这多好听,多让我感动。”

    我说:“是这个理啊。好吧,你不会被抓的,怎么可能查出来啊,放心了,大家都这么干这些事,不会的!”

    安百井乐了:“就是这样子!”

    我说:“真是会自欺欺人。”

    人在江湖,也是真的身不由己,走进了那个圈子中,就要守着圈子的规则,不融入就被踢出圈子。

    就像当时进监狱,如果我拒绝和康云她们同流合污,那么,我那时候早就是李琪琪那样被踢出去的下场了,哪还有今天,更别说将来所谓的施展抱负了。

    安百井问我道:“怎么还是一个人啊。”

    我说:“不可以吗。”

    安百井说:“可以,我也希望自己单身。”

    我说:“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安百井说:“林小慧不好吗?”

    我说:“不是很有感觉,也许我觉得自己配不上,所以压制着自己,所以对她倒不会太有感觉了。”

    安百井说:“喜欢就别压制啊。”

    其实我心里装着了一个人。

    但,和柳智慧距离也实在很远啊。

    我说:“不是压制,可能真的不够喜欢吧。”

    安百井说:“最近我听慧彬说,她和一个男孩子走得挺近的。”

    我问道:“她有男朋友了?”

    安百井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是那男孩子追求她吧。”

    我说:“呵呵,追就追吧。”

    安百井说:“如果你喜欢她,还是劝你早点回去追她回来的好,她对你有意思。”

    我说:“是吗。”

    安百井说:“她虽然总是在我和慧彬面前说你这不好那不好,可我们都知道她挺喜欢你的。”

    我沉默。

    安百井说:“一个女人,嘴里总是提到一个男人,无论她嘴上说那男人有多不好,都只能说明她想他。”

    我说:“是吧。”

    安百井说:“女人不像我们男人,你可以再玩十年,都没所谓,但她们耗不起,所以,她们也会去接触自己开始并不是有喜欢感觉的男人,如果走到一定的位置,他们就理所应当在一起,然后,结婚生子。”

    我说:“结婚就结婚吧,祝她幸福。”

    安百井说:“别以后后悔!”

    我说:“我不后悔,后悔就后悔。人生就是在经常后悔中度过。”

    安百井说:“她不好吗。不漂亮吗?不xing gan吗?”

    我说:“漂亮,很xing gan,高挑,美丽,我觉得如果说外表,她很迷人,迷倒很多人,包括我。我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有那么漂亮的一个女朋友。而且我以前的女朋友和她比起来,根本没法比了。”

    安百井说:“那为什么不喜欢她?是因为她性格不好吗。”

    我说:“性格,的确不太好,虽然她对我有点好,但是她对别人并不好啊。你看她,早就是大xiao jie脾气了,凶巴巴的。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她,我靠,我和李琪琪她闺蜜去的,那时候我算和她那闺蜜在试图谈着。”

    安百井说:“谈着就谈着,什么叫试图谈着。”

    我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第一次见,她就当着我们的面,对她闺蜜说我怎么怎么不好的,配不上她闺蜜,叫她闺蜜赶紧和我分手。我当时心想,这女人一定是势利眼的泼妇,白长了一副漂亮的皮囊。”

    安百井说:“你那么记仇干嘛呢。”

    我说:“好吧,那我不记仇。”

    安百井说:“对嘛。那她性格,对别人是凶,对自己人好啊,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暖一个人的,叫暖女,暖全世界的,叫中央空调。”

    我说:“这句话不是形容暖男的吗?怎么是暖女的了。”

    安百井说:“就这意思嘛。她是凶,但她对你温柔,听你话,这不就行了嘛。兄弟啊,就她吧,挺好的。”

    我说:“我感觉不对啊,你今天怎么一个劲的替她说话,是不是被她hui lu了,帮她说话呢?撮合我们?”

    安百井说:“唉,没那意思,就觉得你放弃了这么好的女孩,挺可惜的,而且,她家里有钱,家庭条件好,说什么少奋斗几十年,你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

    我叹气,说:“这恰恰是我觉得我和她最难于逾越的东西,现实,我们无法跨越现实,我们家和她们家相比,相差太悬殊了。”

    安百井说:“草,什么脑子。”

    我说:“好吧,除了这个之外,还是那个话,我对她,没有太多的感觉,没有那种很心动,看到她想到她,就要和她过一辈子,结婚,下班安心回家和她享受甜蜜的那种感觉,你懂吗。”

    安百井说:“那么漂亮的mei nu,如果在家等你,你都不想回家,那我问你,你想怎么样的女孩才能让你回家。”

    我说:“靠,我说的不是那种意思,反正就是没很来电,没有很冲动的那感觉,感觉你懂不懂?”

    安百井说:“不懂。”

    我看安百井说话的时候,目光屡屡往我后面瞟。

    我一回头,看到后面那桌,不知何时,坐了一个客人,一个人点了几个菜,但都没动。

    他是戴着帽子的,穿着休闲男装,但是,帽子下沿,白皙脖子后面,我看见是长发往帽子里面塞上去的,而且,那白皙的耳朵,有耳洞!是女的!

    我再回头看看安百井,他急忙试图找什么话题说:“你不吃啊,来喝酒啊。反正我觉得挺合适。来喝酒,别到处看的,用心点。”

    我想着,刚才那女扮男装的,像林小慧。

    在安百井和我碰杯,他在喝酒的时候,我站起来一转身,然后摘掉后面那女的的帽子,如果是别人,我就道歉说不小心碰掉你帽子,如果是林小慧的话?

    帽子碰掉了,她果然是女的,绑着头发,头发全塞进帽子里,马尾辫掉下来,我一探身过去。

    看她的侧面。

    她吓了一下,果然,是林小慧。

    我看着林小慧,然后再看看安百井,安百井把酒杯一扔:“我去买单,我去买单!”

    说着他马上站起来,逃之夭夭了。

    一下子,他就窜得无影踪了。

    林小慧的确是女扮男装,她站了起来,然后对我说道:“我是势利眼的泼妇?”

    我说:“剧情需要,男人说话嘛,都互相胡扯,其实在我心里,你是个好姑娘,真的,不然你钻进我心里看看。”

    林小慧拿着桌上的一把切肉的小刀,对我道:“剖出来给我看看我就信。”

    我说:“呵呵,大家都逢场作戏嘛,这跟安百井胡扯的,都不要当真嘛。”

    林小慧说:“我当真了。”

    我坐了回来,点了一支烟,喝了一口酒说:“你当真就当真吧。话说回来,你这样子,你们串通起来这么套我的心里话,好玩吗。”

    林小慧低着头,默默的走出去。

    我看着她,挺伤心的样子。

    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伤了她的心了。

    我看着她那落寞伤心的背影,觉得自己挺伤人的。

    见她消失在门口,我站了起来,追出去。

    被fu wu员过来拦住了:“先生,这两桌菜,都没有买单呢。”

    靠,安百井跑了,竟然还没买单,说买单的,却先跑了,而林小慧那桌,也没买单,fu wu员见我们这样,就知道我们是朋友了,他们都走了,就拦着我要钱了。

    我只能急忙的掏口袋,给钱。

    给钱后,我没等找钱,跑出去找林小慧。

    门口,市中心,人流络绎不绝的,但林小慧,往哪儿走了?

    我急忙拿手机,给林小慧打dian hua,她挂断了。

    一般来说,男左女右?

    男人习惯往左走?女人习惯往右走?

    是人都习惯往右走吧。

    但,她应该开车来的。

    哪儿有停车的地方?

    右边出去,有个路边的停车场,会不会在那。

    我从右边的街道过去了。

    穿过了人潮汹涌,然后到了大路口的停车场,举目望去,这么一些车,哪部是林小慧开来的。

    我掏出手机,再打。

    她还是挂断。

    再打,好吧,关机了。

    我在停车处,看着,没有见到她上次开的那样的车。

    我叉着腰,打安百井的手机。

    还没打通的时候,我看见在路边一个背影,就是林小慧了,女扮男装的她了!在拦车。

    我忙跑了过去。

    一辆车开过来,拦住了我面前,我从这边过去,一辆车在倒车,差点撞了我,车上的男的探头出来:“找死啊你!”

    我往林小慧的方向跑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