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5章 不甘心平凡
    我给安百井丢了一支烟,说道:“可怕?你没见过更可怕的,像你那么帅,如果再呆着,他们保不准扒了你,然后,嘿嘿。”

    安百井说:“真的?”

    我说:“那天老子就差点被这样了,我冲进去了后,和几百人的狱警控制下来,但我一马当先,却被好些女囚围住按着,差点没被扒了。”

    安百井说:“我靠,原来传说的,是真的。那那些女囚到底为什么打起来的,那么严重。”

    我说:“你不是说进行着激烈的手语操表演吗。”

    安百井说:“我们领导都气死了,打dian hua给上级,要他们严惩你们监狱。”

    我说:“两帮女囚积怨已久,平时劳动放风啊,做操啊什么的,全是分开了的,最多不过一百多两百人同时huo dong,这次,整个监区的女囚聚在了一起,千载难逢,另外一帮人带着人上去冲杀。目的是想弄死另外一帮女囚的几个头目。”

    安百井说:“跟电视剧一样啊。”

    我说:“呵呵,别说在监狱,就说在外面,一个地盘都容不下两帮人。正常。那天她们就是要sha ren,所以我们不顾一切的涌进去,就是为了救人,撞你们踩你们不会死,但是耽误一会儿,监区里马上多很多尸体,好多人命马上消失。所以,你们也不能怪我们,就像救火车一样,一栋住人的大楼起火,救火车肯定冲红灯飞奔去救人的。再说了,如果出人命了,我们监狱就真的是大事了,只要不死人,都不算大事。”

    安百井说:“那也不能这么比喻,要你这么说,如果救火车为了救火,闯红灯,在马路上看到有行人和骑车的过来,都不管不顾了,碾死得了?”

    我说:“那我们又不是救火车,我们踩你们一下撞一下也死不了。”

    安百井说:“崔录,差点让你们踩死了。”

    我说:“呵呵。你也知道。”

    安百井说:“怎么不知道,他伤得最重。”

    我呵呵笑笑。

    安百井靠近,问我:“话说,那天你笑得那么阴险,这些事,是不是你策划的!”

    我说:“你有病哦。你以为我是谁,我是一个小小的监区队长,再说我是b监区,那是监区的,我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吗。”

    安百井想了想,说:“也是,你一个小小的监区的队长,人家监区的你也搞不起来。可你那天的阴险笑容,总让我觉得那就是你干的。”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卧底,有人让你来套我话,如果我承认是我干的,你马上告发我弄死我是吧。”

    安百井说:“你把我当什么,han jian啊!靠。”

    火锅上来了,我看着火锅,没什么胃口:“大热天吃火锅,真有前途。”

    他说:“我觉得挺好。来,吃。”

    我两点了啤酒来喝酒。

    安百井问我:“我那天看到那个mei nu女囚,就我和你说的那个,被好多女囚围着打,她是不是欠了她们很多钱。”

    我说:“她应该是另一伙儿的头目。”

    安百井说:“她那么漂亮,那么年轻,还是头目,有前途啊。”

    我心想,张嫣本来也是个人才的。

    我说:“应该挺有前途吧。”

    安百井说:“那天看到好多女囚围攻她,觉得她挺可怜,想着去救救她,可一下子,涌过来好多女囚,吓得我赶紧逃命。”

    我说:“我说,你老老实实的守着你老婆就好了,你还搞什么英雄救美,你那么花心做什么呢。”

    安百井说:“看人家可怜嘛。”

    我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能让那么多女囚痛恨,一定是挺可恶的。”

    张嫣做了马明月的狗腿,帮着马明月欺压剥削女囚,女囚们不痛恨她才怪。

    安百井说:“真羡慕你,好多mei nu。”

    我说:“吃饭喝酒,别乱想,嫂子会揍你。”

    安百井说:“你们监狱的人挺会来事啊。”

    我问:“来什么事。”

    安百井说:“善后的手段,做得不错,我们那么多部门,一致想要把你们那监狱长给弄下去,但她硬是搞定了上上面,又委身自己,shang men拜访我们一个一个人的道歉过去,还给红包,我们都不好意思搞死她。”

    我说:“你们就该搞死她。”

    安百井说:“那可是你们监狱长,怎么能这么说。”

    我说:“就这监狱长,把监狱搞的乌烟瘴气的。”

    安百井说:“怎么乌烟瘴气。”

    我说:“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不说了,吃饭,喝酒。”

    吃着吃着,我问:“贱人,最近都在忙什麽,还有啊,你那天陪着那个领导谁啊,看起来好像很威风啊。”

    安百井说道:“我啊,在最接近领导的部门单位工作。”

    我问:“办公室?”

    安百井说:“嘿嘿,不告诉你。”

    我说:“那那天哪个是你领导。”

    安百井说:“别部门的领导,我们领导让我们好好招待。如果是我们领导那天在通道被踩,那还得了啊,你们监狱什么监狱长啊不下课就怪了。”

    我说:“那么厉害啊,那你岂不是很快就飞上天去飞黄腾达了。”

    安百井说:“飞个屁啊,不掉下去就好了。”

    我说:“做人那么悲观啊。”

    安百井说:“唉,你不知道我苦啊。”

    我问:“苦什么?娇妻豪车大套房,铁打的饭碗稳稳增加的工资,搞不好捞点外快就可几年衣食无忧,你还有什么苦。你告诉我,让我跟着你难过一下。”

    安百井说道:“你不会懂的,我们看着光鲜,上面就是最大的领导们,而且最有升职的希望,可我们难过啊。”

    我说:“说来也让我难过。”

    安百井说:“前几天我收了一笔钱,不光彩的钱。然后帮人办了一件事。”

    我问:“你收受钱了?”

    安百井说:“领导让我帮忙他亲戚办一件事,他亲戚给我送钱,然后我就安排了一下。”

    我问:“多少钱,数目很大吗?”

    安百井说:“不大的话我就不会那么烦了!”

    我说:“不会吧,那你不会拒绝啊。”

    安百井说:“开什么玩笑,能拒绝吗,领导让你办,你不办,不行。办了事,不要钱也不行。会得罪人的,领导也觉得你和他不是一起的,将来工作,给你小鞋子,别说什么未来升职了。”

    我心想这也是。

    安百井说:“送钱的还是领导直接送,不是那些叫我帮忙的,我敢拒绝吗。拒绝就不要混下去了。”

    我说:“靠,听起来,你收钱还有道理了。”

    安百井说:“有时候,我也想要不直接退出来,静静的去一个没什么油水和前途的部门,偷闲度日算了,哪怕是一直忙碌,心里也安心。可我也不甘心啊,我有那么大的抱负,难道就这么甘心平凡一辈子啊。”

    我说:“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想过有什么抱负,当初是为了生存,为了给家人治病,现在是为了给家人脱贫,为了自己奔小康生活。”

    我心里还想,既奔小康,又能清除监狱里的和社会那些毒瘤,这才是我的抱负,至于说升官什么的,我就没那么多想法了,但是,升官是有很大的好处的,因为只有爬到了某一个位置,才能施展自己真正的理想。

    像我,就这么个小队长,在监狱里,想要清除一个监区的监区长,还要绞尽脑汁给人家下绊子。

    要是我当了大官,一句话:你这家伙滚蛋。

    就能让什么康云马明月之流的统统滚蛋。

    可是,想要爬上去,就先要同流,和他们同流,和他们一起,可如果被查出来,或是被对手,被人捅出来,那么就麻烦了,因为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收受的钱,反正就是犯了错了。

    做人难做啊。

    尤其是这一行,不容易。

    况且,个个都是人精,个个都得罪不了,我理解安百井的苦。

    我却不可能去安慰他让他干脆不要干下去,因为他也有他的理想和抱负,他想着爬上去后,收获了名,利他倒不是很追求,主要是名,而且,他想真正的做贡献,只是,如他所说,他很反感这种事,但他又没办法拒绝,除非他不想在里面混下去,想要埋没了自己,甘心平凡过日子。

    是我我也会选择那一条路,我不甘心平凡,因为我平凡不起。

    安百井说:“所以我烦啊,这些事,要是被查出来,被人举报,被人拿到把柄,我的麻烦就来了。”

    我问道:“会有多严重?”

    安百井说:“严重的话,锒铛入狱。不严重,也要调去一些什么小单位去了。”

    我说:“你又不算当大官的,怎么会先查你啊。”

    安百井说:“靠,查不查谁知道啊,万一真出查了,证据确凿,还有什么话说的,你以为查这个,还要从上面一层一层查下来啊。”

    我问:“纪委啊?”

    安百井说:“是。”

    我说:“呵呵,好吧,我为你祈福。”

    安百井说:“祈福个屁啊,我现在都在后悔了,可我又不能拿着塞回去给领导。”

    我说:“你自己好好考虑吧,我也帮不到你了。”

    安佰井说:“我要求不多,万一我被查,我也不会找你,但是我进去了的话,你一定要去看我,教我在监狱里怎么混下去。虽然我现在变坏了,但我至少挣扎过,纯洁过。”

    我说:“好,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