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无与伦比的战斗能力
    柳智慧说道:“不论男人女人,这都是本性。别怕,我不会怪你。你不需对我负责什么,因为我什么也给不了你,我一辈子出去不了,难道你要为我守寡?”

    我说:“谢谢你的宽容。其实我多想你能出去。”

    柳智慧说:“不需要说没用的话。”

    我说:“好吧。”

    柳智慧说:“让你心动的女人,一定不是简单的平凡女人。”

    我说:“的确是。”

    黑珍珠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平凡女人,她有故事,神秘,她有无与伦比的战斗能力。

    对于枪械,格斗,刀棍,她全都熟练。

    柳智慧说:“从你眼中,我看出你对她的敬佩和崇拜。”

    我说:“我对你也敬佩和崇拜。我可能想太多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看到漂亮的女人,尤其是看上去越难于征服的,我就越心动。”

    柳智慧说:“人性使然。”

    我说:“和你聊这个,觉得挺对不起你的。”

    柳智慧说:“无论男人女人,看到mei nu帅哥,让他们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以为了底线原则控制自己的人,和不能控制的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说:“嗯,我也这么认为的,例如一对夫妻,哪怕是结婚后,面对外界的you huo的确很多,整天对着同一个人,也都会腻的呵呵。”

    柳智慧问我:“你吃了阿司匹林?几颗。”

    我说:“两颗。”

    柳智慧说:“你听过一个笑话吗。”

    我说:“什么笑话。”

    柳智慧说:“灯泡放进嘴里的笑话。”

    我说:“我看过,说是一个人,把灯泡塞进嘴里,然后拿不出来了,打的去了医院,路上的士司机一直不停的笑,他还想劝告司机不要尝试放灯泡进嘴里。医院的人弄碎了灯泡,清理了碎片。在他离开医院的时候,看到刚才的的士司机嘴里塞着一个电灯泡来排队了。”

    柳智慧嗯的点头。

    我说:“可是我不相信吧,既然能塞得进去,就能拿得出来啊。”

    柳智慧说:“你要为真相献身吗。”

    我说:“算了,这个我就不玩了。”

    柳智慧说:“如果我那天,叫你用四滴敌敌畏兑牛奶喝,可以治疗失恋,你都会去试。”

    我说:“真的能治疗啊?”

    柳智慧说:“因为你蠢。”

    我尴尬的说道:“别这样子嘛。那你说那药止痛,失恋也止痛,我就试试呗。”

    柳智慧说:“敌敌畏也止痛。”

    我说:“为什么是四滴。”

    柳智慧说:“你看,你都不先想喝下去会不会死,倒是先好奇这个。”

    我看着柳智慧,盯了她许久,说:“你是不是想让我去自杀,你在暗示让我去自杀,我觉得我会真的去喝四滴敌敌畏。”

    柳智慧说:“四滴不会死,要多喝。”

    我觉得有些可怕,这家伙,几句话,就能把我带进了沟里,我觉得如果我面前有一瓶敌敌畏,我会真的喝下去,但我更怕的是,我回去后,真的像上次买阿司匹林一样去买一瓶敌敌畏来试试。

    我甩了甩头,说:“好吧,你是在报复我吗。听到我和别的女人什么的,对别人动心,你就要毒死我。”

    柳智慧说:“是。”

    我看着她,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我永远无法看透她。

    我说道:“别逗我了。”

    她的头发长了一些,到肩膀处了,还是更喜欢她长发飘飘的样子。

    柳智慧侧头看了看我,神秘的一笑,然后回头过去,看远方。

    防暴队的几个人过来对我说,到时间了。

    到时间带柳智慧回去了。

    原本,朱华华不让任何人接触柳智慧,但对于我,她们也懒得管那么多。

    柳智慧被带了回去。

    她的后背,原本有一双洁白的翅膀,让她可以翱翔在哪怕是暴风雷电的天空上。

    可进了这里,她的翅膀就被剪掉了,她飞不起来了。

    我去李姗娜文艺队排练那边,找了李姗娜。

    我告诉她,那天,那个崔录也进来了,如果那天不是因为发生那事故,那么崔录那晚一定看了李姗娜的演出,我担心的是,他会像上次一样,闯后台,或者,让人安排好,强行要李姗娜跟他见面。

    李姗娜听后沉默不语。

    李姗娜也是无奈,跟柳智慧一样的无奈,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游龙浅水遭虾戏,就是差不多这道理。

    不过,欺负柳智慧的是犬,但犬的背后是大老虎,而戏弄李姗娜的那只虾,背后就不知道是什么背景的了。

    文艺队每天基本都排练几个小时,李姗娜也仿佛得到了重生,在这边,她的笑容多了很多。

    我也为她感到开心。

    监狱长处理完了这事儿后,终于开了会议,深刻检讨了此事,然后,正式宣布开除了监区监区长和马明月指导员,任范娟为新的监区监区长。

    监狱长再三强调,安防工作,是重中之重。

    我懒得听她废话,眯着眼假装听着,实际半睡着。

    突然,监狱长大声的说道:“那个那个!你是在睡觉吗!”

    旁边的同事捅了我一下,我急忙睁开眼,靠,眯眼睡觉被发现了。

    监狱长指着我:“就是你,站起来!”

    我站了起来。

    环顾整个会场,好像大家都在认真的听着,做笔记,就我一个人手上什么也没拿,而且,就我一个人眯着睡觉。

    监狱长对我说道:“上台上来!”

    我走了上去。

    监狱长说道:“站这里,让你在这里睡。”

    都不是在学校了,还玩罚站这一招,无聊不无聊啊我靠。

    我老实的站直了。

    最右边,是监区的,康云等人,康云低着头,做着笔记。

    过来,是b监区的,依次。

    前面的这些,有狱政科,侦察科等部门的人。

    监狱长对监区的新监区长范娟说道:“范娟。我要求你,务必严惩那带头闹事的几名女囚!”

    范娟说是。

    实际上,那些带头搞事的,都是范娟的自己人,她安排好的,说严惩,也就关紧闭,可能还会假装揍一顿,然后好酒好菜供着,过段时间出来,没事了。

    多好。

    监狱长吩咐完了范娟后,侧头看了看我,问道:“为什么睡觉。”

    我说:“因为困。”

    监狱长问:“你昨晚上夜班吗。”

    我说:“没有。”

    监狱长说:“没有!没有你还敢在会议上睡觉。”

    我说:“不敢了。”

    监狱长说:“回去。”

    我走下来,回到座位上。

    监狱长这时说道:“还有一件事,关于女囚调监区的事。为了方便管理,减刑的女囚,或者刑期少了的女囚,按各监区管理的轻重程度,调监区。监区剩余十五年有期徒刑以下的女囚,必须转到监区,监区八年以下表现良好的,申请可以转到b监区,或是五年以下的,必须转到b监区,b监区五年以下表现良好的,申请可以到监区,三年之内的,必须转到监区。各个监区的负责人,一个星期之内,要把这件事办好!”

    女囚转监区,是有必要的,方便管理,分类嘛。

    对于转监区,对于女囚们来说,有喜有忧。

    高兴的是,可以从罪恶更为深重的监区转到了罪恶更轻的监区,面对的是没有那么恶的女囚们,但对于在那个监区圈子生活习惯了的,换监区就意味着之前的生活要推翻重新来,之前的朋友都没了,到了一个新的监区要适应一个监区的新生活。

    总之,是喜是悲,也看着来吧。

    下班后,出去。

    安百井找了我。

    说请我吃饭。

    我去了。

    在市中心一家火锅店。

    大热天吃火锅店,真有意思,好在火锅店的空调够冷。

    他没带家属,就一个人。

    有一边脸,有块青,刚被撞的不久,我心想,不会是那天在监区通道被我们撞的吧。

    落座后,我说:“今天怎么有时间那么大方的请我吃饭呢。”

    安百井说道:“妈的,你看看我!”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

    我说:“哈哈,怎么呢。”

    安百井说:“还不是那天在你们监狱,被撞的。还被踩了,幸好我爬得起来,不然让你们疯狂的踩死了。”

    我说:“我那天就跟你说,让你早点跑,你还在那里看戏。”

    安百井说:“靠!我怎么知道女囚疯起来那么可怕啊,她们自己打架就算了,还一大群的涌上来,像要打仗把我们台上人全撕碎了,我吓得脚都软了,想跑都晚了,跟着大部队后面。还好你们监狱的狱警管教们冲上去拦住她们了,真是被吓到了。可是在通道,就差点被你们冲进来的踩死了。”

    我说:“终于知道这些女囚的可怕了吧,你试试呆着看,把你撕碎不可。我叫你走你还想看热闹,真是找死。”

    安百井问:“你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了吗。经常的吗。”

    我说:“有过好几次了,因为,女囚们被关着,天长日久,心中难免压抑,压抑已久,就像炸药一样,一旦有什么事情像导火索一样被点着,她们的情绪就会爆炸。发泄出来。疯了的时候把你撕碎都行。”

    安百井说:“那么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