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2章 通道中的踩踏
    把张嫣放下,她自己慢慢的蹲起来,抱着了头。

    看起来,张嫣是伤了,但不是很重。

    狱警们把她们给镇压住了。

    沈月来问我:“现在怎么办。”

    我说:“去请示监狱长吧。”

    沈月说:“监狱长都出去了外面了。送伤了的代表去医院了。”

    我说:“吗的监区的监区长也跑了,这怕死的家伙。”

    我走上台去,原本,监狱长,政委,主任,总监区长这帮人在的话,请示其中一人就行了,但看到女囚们bao luan后,她们都打着带着代表们出去的名号,先逃之夭夭了,贪生怕死奸诈狡猾之徒们。

    不过,正常,怕死是人的本性。

    她们知道女囚疯起来有多可怕,倒是代表们,安百井,还想津津有味的看女囚打架。

    真是无语。

    我上台去,找到了马明月,马明月一声不吭,面色铁青,手还在颤抖,我看到,她裤子湿了。

    对,没错,这家伙裤子都湿了。

    竟然怕成了这样子。

    我问道:“马指导员,现在怎么办!”

    马明月愣着,不说话。

    我大声道:“马明月指导员!现在怎么办!”

    她已经被吓慌了,靠,就这心理素质,还来管一个监区,可笑。

    我过去跟朱华华说了,朱华华对监区的狱警们说道:“分批带回各自的监室里!”

    监区的狱警管教得令后,一批一批的把她们带走了。

    张嫣是最后一批被带走的,她看起来,应该左手被扭伤了,一直用右手痛苦的抓着左手,走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什么眼神,甚是复杂。

    全部都走完了之后,我们才清点我们受伤的同事,马明月受伤了,还有不少狱警管教都受伤了,这些,小伤的去医护室,觉得自己严重的,送去市监狱医院。

    我问道:“女囚受伤的,怎么办。”

    朱华华说:“女囚们手上,只能申请监狱长再说了。都先散了,各自回各自工作岗位。”

    我们都从监区散了出来。

    事情严重。

    代表团,伤了十几个,但都是冲撞受伤的,没多大事,就是那个崔录,被踩踏了的崔录,伤得重一点,昏迷了,不过醒了也没什么事。

    而监狱方面,马明月等人,都受了伤。

    等安排了代表团去医院,然后才是监狱的人去了,监狱狱警和马明月等人去了医院,最后,才是女囚。

    女囚轻伤的就算了,监狱直接不管,因为实在腾不出精力管了,这时候善后和安抚代表们的情绪比较重要,监区的几个女囚伤得重,两个骨折,一个回到监室后,一直昏迷不醒,紧急送医。

    骨折的,包括了张嫣,肘部骨折。

    张嫣也被送去了监狱医院。

    监狱长等领导下令,严查此事。

    因为小道消息,监狱长等监狱领导,当天就被管理局拉去,大骂特骂,管理局被上面骂,管理局就骂监狱长,令监狱长严查此事,管理局也派人下来,和监狱的狱政科侦察科一起查。

    当天晚上,带头的那些监区,女囚,全被拉去审讯,问出了闹事的原因,是因为两帮女囚平日里本来就不和,所以闹架。

    但,这时候,女囚们纷纷说了闹事的真正原因,因为,监区监区长和马明月指导员,分她们的钱,让张嫣这些狗腿子帮忙欺压她们,所以,她们忍无可忍,和张嫣闹了起来,好多带头的女囚的口供都是一致的。

    接着,监区监区长和马明月被带走了。带头的女囚们都被关了紧闭等待发落。

    这事儿,捅出去就太严重了,所以,管理局和监狱方对上面和代表们的解释是,两帮女囚不和,所以打了起来,仅此而已。

    因为安防管理不到位的原因,所以,造成了那么严重的后果,监狱方出面道歉,监狱方和管理局去一一登门拜访看望受伤的代表们,还要奉上红包,就是塞钱了,深刻检讨道歉,红包全都有份,再加上上上面的领导,监狱方也去做了工作,并且表示要严惩带头闹架的女囚和安全管理工作不到位的监区领导,这个事就再没有怎么追究下来,看来,这帮领导,gong guan工作能力一流啊。

    不过,代表们有些人还是不服。

    特别是那崔录,毕竟受了最重的伤,他不气女囚们,因为他的伤害,是我们狱警和管教的冲撞造成的,所以,他要求严惩我们这群狱警和管教。

    只是,监狱长怎么能严惩我们这群狱警和管教,几百号人为了平定监区的bao dong,冲了进去,争分夺秒,没办法啊。

    监狱方又奉了一份大礼,崔录总算咽下了这口气。

    这些事,因为某个监狱领导的大嘴巴,监狱的人全都知道了。

    监区暂时群龙无首,都不等到我们一起群攻弹劾监区长和马明月指导员,她们两个已经全被撤了。

    群龙无首也只是维持几天而已,过几天又要选新监区长,我当然希望范娟能当得上的。

    所以,我让兰芬去和范娟说,让她尽量做好监区各领导的工作,范娟人缘挺好,平时又大方,工作能力又强,又派人去帮忙做了一些例如送钱之类的特殊的工作,众人把她推上去那是肯定的,不过,最主要还是要看监狱长等领导。

    只是,这几天,监狱那么乱了,事情闹那么大,一个人却从不露面,谁呢,贺芷灵。

    好吧,的确是贺芷灵,她到底去哪儿了呢。

    不过,这些乱事,可是我们导演出来的,所以,这几天,我们可要低调点,静静等风平浪静过去才行。

    我就老老实实的,上班下班,回宿舍睡觉,偶尔下班出去。

    事情发展得太顺利,太爽了,只等大结局了,就是范娟上去。

    下班后,我坐着沈月的车出去,让沈月送我到后街。

    沈月开车送我到了后街,这几天老老实实在监狱,也没出来,本想去监狱医院看看张嫣,也没敢去。

    在后街的车站门口下车后,我走去饭店,走着走着,一辆车靠在了我旁边。

    白色的。

    轿车。

    窗子降下,看轮廓也知道,里面是贺芷灵。

    她看看我,头对我一偏:“上车。”

    我上了她车。

    上车后,我说道:“别叫我请吃饭,我真没钱。”

    贺芷灵说:“你今天不请也要请!”

    我说:“呵呵,威胁我啊,整天威胁我,有什么意思。”

    贺芷灵说:“因为你总是有把柄在我的手上,因为我总是在帮你。”

    我说:“你帮了我什么,我又有什么把柄。”

    贺芷灵把手机按了按,然后给我看。

    一段shi pin。

    shi pin中,是一段一群狱警冲进通道的画面。

    哦,就是那天,我们冲进通道的画面,是jian kong拍的,shi pin中,见到一群女狱警管教先冲进去了通道中,而那些领导和代表们,贴着墙都不动,但接下来,有个趴在墙上的,被一个人弄倒在地,接着,一群人上去趁乱对他进行踩踏。

    是崔录。

    踩踏崔录的人群,就是我和魏璐等人。

    shi pin结束,只有短短的不到三十秒的时间。

    崔录已然晕倒,趴在地上。

    我脸色一沉:“你怎么会有这shi pin!”

    贺芷灵问我:“你干的什么事,能不能对我解释一下。”

    我说道:“好,我解释!”

    贺芷灵看着我。

    我说道:“这家伙,我不爽他,所以,趁乱报复。”

    贺芷灵说:“记仇。”

    我说:“是,我就记仇,上次他这么对我们,我就记仇了,我就报仇!我恨不得踩死他。”

    贺芷灵说:“干得好。”

    我说:“哇,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贺芷灵说:“那种人,死一个少一个。”

    我说:“好吧,我也希望他死,但他没死。”

    贺芷灵说:“上面要求查通道里发生踩踏事件的经过和原因,你们冲撞踩踏代表们,他们怀疑是故意的。”

    我说:“然后呢。”

    贺芷灵说:“不知道故意不故意,但这段shi pin,你上去把崔录搞翻在地,你们一群人上去踩踏,肯定是故意的。”

    我说:“那你为什么弄了这段shi pin给我看。”

    贺芷灵说:“有人看到这段,汇报了我,我让她剪掉了,不然你麻烦了。”

    我说:“你厉害啊,狱政科的你都有人啊,那那jian kongshi pin什么的,管着这些的,岂不是你的人在管。”

    贺芷灵说:“我就问你,如果我把这段shi pin给领导们看,你说会怎样。”

    我说:“那我被整。不过你不会这样。”

    贺芷灵说:“我不威胁你,我帮了你,你该怎么感谢我。”

    我说:“说三遍谢谢不行?”

    贺芷灵说:“实际点。”

    我说:“海鲜档去吃海鲜可以吧,那个实在太贵了!”

    贺芷灵道:“可以。”

    说完她踩油门,开车,往港口去。

    我问道:“那这几天你都去了哪儿啊,就连开放日那天你都没来。”

    贺芷灵说:“申请去了考察,其实故意躲着。”

    我问:“你故意的,为什么?”

    贺芷灵说:“我知道你们的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