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1章 安排好的bào luàn
    安百井看我愣着吃惊这样,问我道:“怎么,看到mei nu也愣了,流口水了。”

    我不好说这是我大学同班同学,我就说:“的确挺漂亮的。”

    张嫣虽然理了短发,穿着囚服,但那张脸是不会变的,依然那么妩媚,白皙,动人。

    那是好多大学男生的chun meng对象啊。

    安百井问我:“怎么样,认识吗。”

    我说:“不认识。”

    安百井说:“真羡慕你啊,每天能对着那么多漂亮的女囚,而且啊,她们都没得选择啊,记着这个,有机会泡她。”

    我说:“你还是公职人员,你就不注意一下素质,自己的身份。”

    安百井说:“公职人员就不是人了吗。”

    我说:“有你那么讲话难听的。注意身份,出来不要丢人。”

    安百井说:“我给你丢人了我?”

    我说:“有个那么好的女朋友,还到处想搞,你怎么不去死啊。”

    安百井说:“上次你说帮我泡的那个,还没搞定。”

    我说:“呵呵,我早就没和她们联系了。”

    安百井说:“估计都嫁人了。”

    我说:“嫁就嫁了吧。”

    张嫣居然真的在监区,不过,我只是好奇她在不在我们监狱,没其他想法,可能,也有其他想法吧,当初,班里学校里好多男生都梦想征服这个大mei nu,她那时候的打扮,就和社会上的成熟mei nu一样了,和学生都不同了,御姐风格,每个少男心中都有一个御姐梦,那是启蒙时期的一生永不磨灭的梦。

    这素颜,自然是没打扮起来那么吸引人了,不过,她有的是张漂亮的脸,难怪,可以把男人当取款机刷,就凭这这幅脸蛋和这身材,愿意拜倒在张嫣石榴裙下的男人多的是,我只是叹息,叹息她人心不足蛇吞象,愿意给她花钱的男人很多,而且,那些钱也足够过上挺好的日子,至少说,买个我们普通人奋斗几十年的房子,买个宝马3奔驰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但她野心太大,想一次吞几百万,太贪了,太贪加上不走正路,闯进监狱里面来了。

    我楞晕了,一时间忘了大事。

    怎么代表都在台上,女囚都在台下操场了,还不闹起来呢?

    刚这么想,台下,有几个女囚从后面先动了,手语操感恩的心进行到了一半,后面的开始乱了,几个女囚带头跑前面队伍来,后面的上百名女囚也跟着跑上来,往前面冲上来,叫喊着:“打死她,打死她!”

    然后,不止上百,更多的女囚加入了,冲到前面来,和前面的女囚们打成了一团,而她们最主要打的对象,竟然就是张嫣,看到有七八个女囚什么都不管,冲着张嫣都冲过,打张嫣。

    顿时,操场上成了战斗表演,几百名女囚开打,何其壮观。

    乱成一片。

    我愣住,为什么打的是张嫣?

    难道张嫣就是另外一群女囚的头头,就是跟着马明月混的一群女囚的头头?

    来不及多想了,台上哗然一片。

    安百井在我旁边喊道:“靠!手语操表演得好激烈啊!”

    我说:“是,手语操,好激烈,你赶快跑!”

    安百井说:“看戏呢,跑什么。”

    我说:“不跑你别后悔等下!我不理你了。”

    这家伙津津有味看着。

    下面的狱警管教们冲上去制止,但是,加入战局的女囚太多,狱警管教忙不过来。

    而且,女囚开始攻击狱警管教。

    愣了一会儿的监狱长这时候,大喊:“各位领导,从这边先出去,先离开。”

    监狱长对我们喊道:“都去把你们监区的人叫来,徐男,韦娜!把你们监区可以调动的人调过来,通知防暴队,快点!”

    战乱蔓延到了整个监区的女囚,除了少部分人没有闹,老老实实蹲着之外,大多数女囚,加入战局,有人喊道:“抓了马明月!”

    顿时,几十个女囚往台上跑上来。

    监狱长大喊:“拦住她们!”

    台上的狱警管教急忙下去拦,女囚们却越来越多。

    女囚们喊:“都让开,我们要的是马明月!马明月剥削我们,天天分我们的钱和东西,马明月不是人!”

    马明月混到这份上,真是可悲。

    看到女囚们声嘶力竭的要杀到台上来,代表们很多都慌了,赶紧让监狱长带出去。

    我和徐男韦娜马上先出去了。

    警铃大作,各个扬声器传来声音,让我们调动可以调动的警力,过去监区帮忙。

    韦娜本来就准备着人了,她们的人跑来了我们b监区的门口,我们监区的人在沈月兰芬的带领下,也出来我们监区的门口了,防暴队的队长和朱华华虽然在监区里,但朱华华已经吩咐她的人该怎么做了。

    还有从各个部门过来的狱警和管教,几百带着棍的警力都集中在了我们b监区这边门口。

    看见代表团的代表们有人先出来了,我拉着沈月和兰芬等人,推向监区,她们两带头冲进去,监区和防暴队等,几百人冲进去通道。

    通道这时候,是完全开着的。

    代表们从通道出来,我们从通道冲进去,然后双方挤成的一片,我之前已经跟兰芬沈月说了,让她们怎么办了,这时候,她们叫喊着:“大家争取时间,先进去,把女囚们压下去!”

    然后一些代表见到我们黑压压的冲进去通道,赶紧的往两边墙上贴,而那些没躲的,直接被撞倒,有的还被踩了,这时候,谁也不管他们了,就连监狱长等人,都被撞了。

    我拉住了魏璐,我说道:“等下我要趁机踩一个人,你让跟你的手下跟着来。”

    魏璐说好。

    通道里,代表们不少惊恐的看着这乱象,有些被撞伤踩伤了。

    崔录就贴在里面的墙边,我冲着跑过去,撞他摔倒在地,魏璐带着人冲上来就从他身上踏过去。

    魏璐还故意跳起来踏了几下,在这兵荒马乱中,谁也不会去看这些了,都在寻找着空档想着跑出去。

    可怜的崔录,还没看清谁撞谁踩的,就已经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踩死了才好。

    有些代表明显的接受过防踩踏伤害训练,缩成一团抱着头面对着墙壁。而倒下的,手抱着头,缩成一团,这样是有效的保护了胸和头部。

    我们全都冲了进去,大军过后,通道摔倒喊疼一片。

    不管了,先进去了监区,要解救我们的同僚。

    狱警和管教们,被女囚们缠着打,有的jing gun都被夺走了,女囚和狱警管教打,女囚和女囚打,乱成一片,战况甚是激烈,简直就是古代战争的微缩版。

    我们进去的几百人,冲进去解救我们的人。

    马明月被好几个女囚扯着头发,动弹不得,一些人开始掐她脖子,好吧,让人掐死她得了。

    可是,后面的狱警们上去,帮她解围了,把围着马明月的女囚都推开了。

    马明月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伤的不轻。

    为什么女囚们和别的狱警管教打,没有下狠手,而对于别的监区的,和监狱外的那些人,她们都不去动,可见马明月这女人让监区的女囚们有多恨,恨不得弄死她,我也巴不得她死了,可是这下,死不了了。

    她们的监区长也逃跑了,马明月自己跑不掉,活该。

    几百警力进来后,很快的就扭转战局,女囚们连连蹲下投降。

    我冲上操场上,因为,那是张嫣,被好多人围着攻击的是张嫣。

    我跑过去后,推开两个围着她打的女囚,但是,一下子好多女囚又扑过来,对于我,她们只是推开我,抱住我,不让我扰乱她们打张嫣,她们也没要把我整死,张嫣看来也挺招她们恨的。

    但是,一个女囚突然看着我:“男人,这是个男人啊!”

    顿时,几名女囚眼睛发绿看着我。

    不妙!

    她们几个松开张嫣,但是有两个女囚,应该恨张嫣到骨子里,非弄死张嫣不可,一个按着张嫣的手,叫另一个掐死张嫣。

    另一个骑在张嫣身上,看她面部狰狞,要掐死张嫣的样子。

    我喊道:“救命!”

    张嫣两眼睁得很大,再没人来救,她就死定了。

    几个女囚扑向我:“男人!”

    这时候,好在沈月带人冲过来,一阵乱棍砸下去,围着我的女囚全都砸趴在地,纷纷抱着头不敢动了。

    我急忙过去一脚踢开骑在张嫣身上的女囚,然后推开另一个,抱住了张嫣,张嫣两眼翻白,咳嗽了起来。

    我问:“张嫣,张嫣,你没事吧!”

    张嫣咳嗽了之后,大口呼吸着,一会儿,平复了下来后,她看了看我,然后说:“是你。”

    我说:“你还记得我吗。张河啊!”

    张嫣说:“传说监狱中有个男的,就是你?”

    我说:“是我。你怎么样了。”

    太阳照在她的脸上,苍白,美丽的苍白。

    操场上没了声音,sao luan被平复了,所有的女囚,都被要求蹲着。

    女囚们打架,也不会想搞出人命,大多都是为了教训对方而已,除非是真的恨一个人,和被上面利用去弄死另一个人,才会想着要对方死。

    伤者无数,但没闹出人命。

    不过,刚才如果我们救驾来迟一点,让女囚们深深憎恨的马明月和张嫣,可就真没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