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9章 监狱迎来开放日
    我问朱华华:“一定要在十点钟睡觉,是吧。”

    朱华华说:“六点钟起来。”

    我说:“有什么前途呢,反正早睡早起以后也会死。”

    朱华华说:“你吃饭干什么呢,反正你以后也会死。”

    我说:“好吧,我的确是有事找你,关于开放日的事。”

    朱华华说:“开放日,我们防暴队加强防备,你们监区又不是开放监区,关你们什么事。”

    我说:“本来不关我们的事的,但是,我们决定做一件事,大事,所以就关我们事了。”

    朱华华马上起来要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再见。”

    我拉住了她的手:“花姐,花姐,这次没有你的帮忙不行!”

    朱华华甩开我的手,说:“不是好事,我不想知道,更不想帮。”

    对她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事,这件事万一搞砸,很麻烦的,就是知道了,事后如果被查到,也是知而不报,有罪的。

    但她不说,我不认,谁知道呢。

    我说:“为了救万民于水火,花姐,我只能来求你了!”

    朱华华说:“好伟大。”

    我说:“是啊,除了我们监区被解放了之外,还有几个监区的女囚,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花姐不出,苍生无救啊!”

    朱华华看着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又怎么样呢。你能怎么样呢。”

    我说:“我有解救的办法。”

    我拉着朱华华坐下来。

    我说道:“如果一个监区,就像我们监区一样,换了监区长,换好的监区长上去,然后这个好监区长不剥削女囚,不赚黑心钱,是不是就好了?”

    朱华华说:“你以为你是监狱长,监狱长都没权利说换就换的。还需要和监狱各领导商量才能下决定。”

    我说:“监区谁管的?”

    朱华华说:“监狱长,领导。”

    我说:“我说的是她们监区里面。”

    朱华华说:“她们监区长,不过管事的应该是马明月,那指导员。”

    我说:“那指导员人怎么样,马明月这人怎么样。”

    朱华华说:“我就不想说了。”

    我说:“这家伙,人家监区,分女囚一半的东西和钱,她直接捞三分之二,你知道的吧。你们经常去巡视,不可能不知道她们监区平时的情况。女囚过得好不好?”

    朱华华说:“马明月是很可恶。”

    我说:“她们监区长默认让马明月这么乱搞的,如果,我们把她们监区长拉下马,你说,会怎样?”

    朱华华说:“换马明月上去?”

    我说:“我靠,你真是好想法,监区长被拉下马,马明月上去,那监区岂不是更加水深火热了。”

    朱华华说:“难道你上去?”

    我说:“我不上去。我们让别人上去。你知道范娟吧。”

    朱华华说:“监区范娟,是个好人。挺大方热情,对我们也礼貌。”

    我说:“如果换她上去做了监区长,怎么样呢。”

    朱华华说:“问题是怎么让她上去,你以为你是谁。”

    我说:“监区不是和监区开放日的那天作为开放监区让别人参观吗,我们到时候,挑动她们监区女囚们,在两百领导和代表的参观视察下,起来打群架,场面混乱,无法制止。代表们会在监狱的狱警和领导的带领下,从通道出来,这时候,警铃大作,上面要求我们各监区和你们防暴队的赶紧抽人去监区帮助平息sao luan,我们监区和你们防暴队带人冲进领导和代表出来的通道。双方混乱撞在一起,他们没防备,伤的伤痛的痛,最后,经过千辛万苦的努力,终于平息了混乱,事后,这严重的事件,会怎么处理?你说,监区的监区长,还能坐得住吗?我们到时候一起口诛笔伐,把监区长拉下马,然后让范娟已经收买好了的监区各队长把范娟推上去做监区长,完美了!监区从此彻底解放,迎来一片宽阔的大蓝天。”

    朱华华认真的听完了后,说:“是可以这么做的。”

    我说:“计划十分的好,但要能保证进行十分的顺利,没有差错,而且,不能走漏风声才可以。你们要做的,就是到时候,和我们一起,故意以假装急着进去平息sao luan的名义,冲撞代表团,让他们伤痛,让他们恨死,让他们逼死监狱长,监狱长盛怒之下,拉背黑锅的,这时候,她即便觉得监区长再好,在我们的一起联手攻击下,也没救了。要被撤了。”

    朱华华说:“希望计划真的能这么顺利进行。”

    我说道:“你同意了,是吧。”

    朱华华说:“为了女囚,不是为了你。”

    我说:“谢谢朱华华,谢谢花姐,谢谢朱队长,苍生有望了!”

    朱华华说:“再见。”

    她站起来直接走人。

    我说道:“喂!你这样子,还怎么谈男朋友,你以后都嫁不出去了,要男朋友找你去开房,你都去不了啊,十点钟回去睡觉睡个屁啊。”

    我大叫,在咖啡店里,好多人看过来。

    朱华华加急脚步,逃之夭夭。

    我一口喝完了咖啡,也走了。

    和陈逊回去,车子路过黑珍珠的珍珠酒店前,我看着那个熟悉的停车场,想到黑珍珠整天乱搞,心里就不舒服,这是吃醋,这是失恋,这是心痛?

    我让陈逊在药店门口停车,进去买了阿司匹林。

    上车后,用纯净水,吞了药。

    陈逊问:“怎么了。”

    我说:“心痛。”

    陈逊一脸问号看着我。

    我说:“回去吧,我要回去睡了,困死。”

    躺在床上,还是想黑珍珠啊,心里还是不舒服啊,柳智慧这家伙,还说吃阿司匹林就好了,这不是骗人吗,骗子啊这家伙。

    靠。

    挣扎好久,睡着了。

    睡着了才真的不痛,对付疲惫:睡觉。对付恐惧:睡觉。对付感冒:睡觉。对付饥饿:睡觉。对付失恋:睡觉。对付时间:睡觉。一觉治百病,一觉平天下,睡觉,值得信赖,你值得拥有。

    上班,我偷空去看了李姗娜的排练,她管的那些人,都很认真努力,和上次完全是不同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像复制的一致。

    只是,她们所不知道的是,如果我们的计划成功,那么,那些人不来看演出了,那么她们这些天的排练,都白练了。

    好吧,其实也不算白练,因为还有下次,下下次,还有各种节日,还有对我们这些观众的演出。

    终于,到了监狱开放日的那一天,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东风终于把两百多人的领导和代表视察团吹进来了监狱大门。

    监狱长带着监狱的各位领导们,到大门口热烈欢迎,迎接各位领导的下来视察参观。

    李姗娜让文艺队的队员们,分列两行,手捧鲜花,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李姗娜是不会去站着那里热烈欢迎的。

    估计是拉不下面子。

    首先,进来之前,是需要严格检查的,不可随身携带的手机打火机这类违禁品,都要暂时收起来,然后,才一个个的放进来。

    监狱领导和文艺队的列队欢迎来宾们进了监狱。

    进来后,大家握手什么的,我们这些监区的小领导,站在旁边看着,我直打哈欠。

    心里只希望今天的计划顺利。

    视察团,却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先去监区什么改造场所的检查,反而,是先去了行政办公楼那边。

    原来,监狱领导们,安排了狱警的队列和武术技能表演,但觉得今天天气热,所以,打算把这个项目首先展现给视察团们,所以改变了计划的进程。

    去了行政区那边,视察团们观看了狱警们的队列和武术擒拿表演,就是朱华华那帮防暴队的人在耍棍。

    两百多号人,人数挺多啊,等下如果计划开展顺利,我们一大群人冲撞这蓝白衬衫西裤皮鞋皮带的代表们,会是怎么样的壮观景况?

    然后,是进去大会议室,大家落座后,眼镜蛇监狱长上去说一通话,扯了半个多钟,真是够烦的。

    监狱长主要说的内容是,在上级领导正确领导下,积极向社会传递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正能量,增进公众对监狱工作的认识和理解,展示监狱的法治和文化建设成果,充分利用社会力量促进社会帮教,促进服刑人员安心改造、积极改造,推进监狱工作的改革和创新,促进监狱职能充分实现,确保监狱安全稳定,为经济的发展,为推进建设,为奋斗目标的实现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好吧,待会儿,在监区sao luan的时候,他们都会看到,这改造服刑人员,会有多大的正能量,展示出来我们监狱的法治建设成功,希望他们都能对监狱工作的认识和理解吧。

    待会儿,在sao luan的时候,这些代表会被冲撞,他们会不会对我们监狱工作理解呢?我们监狱真是为推进建设,奋斗目标,做出了特大的贡献。

    我阴笑了两声,突然有人过来推了我一把:“躲在这里笑得那么阴险,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吓了一大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