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8章 战斗家庭
    下班后,我没有出去,在监狱里面呆着了。

    主要是,快要到开放日了,监狱开放日,而范娟那里,还没有消息,我心急啊。

    我也想让范娟通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干掉了马明月,然后范娟上位,控制了监区。

    这对我们来说有好处,对女囚来说更有好处。

    她们监区的女囚们,至少不会再受到如此沉重的剥削了,而对于我们来说,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监区康云被斩掉了一个伙伴,多了一个敌人,太有利了。

    只是,事情恐怕进行得没那么顺利,因为如果已经安排好了的话,范娟怎么还没来通知我呢,不会是走漏风声了吧,那是我最不想看见的。

    反正我早就和康云马明月为敌,无所谓她们知道不知道,但是,范娟如果得罪了马明月,那她在监区,就真正的完蛋了。

    我有些忐忑不安。

    吃过了晚饭,闲着无聊。

    监狱五点多六点就吃晚饭,这夏天的,大太阳在空中高挂,还没完全落下去。

    我跑去球场,和女同事们打篮球。

    其实挺怪的,一个大男人,和一群女同事打篮球,不过,有几个是监狱篮球队的,代表篮球队去参加平时省市举行的各系列赛事,高手来的,身高都超过一米八,虐我完全没问题。

    玩了一身汗后,我跑回去洗澡。

    洗好澡了,我躺在床上百~万小!说,只能这么打发时间。

    有敲门声。

    我过去开了门。

    进来的是兰芳。

    我关了shang men,让兰芳进来,我问道:“你姐姐呢。”

    兰芳说道:“我姐姐让我来找你。”

    我说:“这样子啊,有什么消息。”

    兰芳说道:“范娟说,已经按计划成功落实了。”

    我一拍手:“好样的。就等那时刻到来了,希望不会出差错。”

    兰芳说:“范娟说,希望我们监区能帮她。”

    我说道:“帮什么。”

    兰芳说:“搞得更乱一些。”

    我说:“怎么搞的更乱,在我们监区也搞乱吗,这不是害死我们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吗。”

    兰芳说:“是让下来视察的领导们,更乱。”

    我问:“怎么乱?”

    兰芳靠近我耳边说道:“监狱领导的开放视察计划是,先视察了监区,再去监区,然后才去行政区,娱乐区,演出厅,再看演出。当他们到第二站,监区的时候,是需要所有的女囚到操场上集合的,到时候,一帮女囚带着人打另外一帮女囚,这时候,肯定乱了,然后,狱警管家们纷纷上去制止,可是,女囚人数很多,一下子制止不了,越来越乱,这时候,视察的那两百人,慌了,在监狱方的带领下,从通道撤走,然后那时,监区看制止不了,已经叫了支援,监狱领导也赶紧让防暴队的和别的监区的狱警进去监区帮忙。这时候,我们带我们监区的狱警管教过去,直接也从那两百人出来的通道冲进去,然后双方撞在一起,乱成一团,甚至被踩伤撞伤的,那些代表们,被这么伤到吓到,一定气死了,让监狱严查,监狱找人背黑锅,只能是乱了的监区的监区长和指导员来背黑锅。虽然我们撞击了那些领导,可我们能解释,那时候,谁还管得了那么多了,里面都那么乱了。”

    我一拍大腿:“好想法!到时候,我带着我们监区的狱警管教,还有监区的狱警管教,还有防暴队的人,一起冲击通道,冲击那两百人的代表团,哈哈,要把他们弄疯了。完美的计划,就这么定了。我先去找监区的韦娜监区长谈谈。”

    韦娜因为有把柄在我手上,一直被我要挟着,但,老是要挟她为我们做事,也挺不好意思的。

    虽然控制了她,但最好还是尊敬她一点,该狠的时候再狠。

    韦娜出去了,没在。

    在监狱里见面也不太好,让康云她们这些人知道我和韦娜是一起的,对我们没好处。

    我直接换了衣服,穿鞋子,出去了外面。

    我找了韦娜,给她打了dian hua,约了她一个见面的地方。

    因为担心她杀我灭口,我带着了陈逊,让陈逊开车过去,没办法,做人难啊。

    在一家咖啡店里,两人坐下来。

    韦娜这种气质的中年矮瘦女人,跟咖啡店是非常不搭配的。

    我叫了一杯咖啡,她要了一杯水。

    韦娜问我找她有什么事。

    我提着一个黑色的小袋子,给了韦娜。

    韦娜不知道什么意思,看着黑色袋子。

    我说道:“你打开看看。”

    韦娜打开黑色袋子,看着一沓沓钱,说道:“钱?”

    我说:“一点意思不成敬意。”

    我打算威胁她,收买她,双管齐下,让她为我做事,光压迫威胁不行,还要给点甜头,不然她没那么大动力。

    韦娜急忙推了回来:“这是什么意思呢张队长。”

    我说:“韦监区长,你也帮我了不少事,你辛苦了,这是我一点小心意。”

    韦娜不敢要:“我没帮到你什么,你客气了。”

    我说:“你收下吧,我不会害你的,但我需要你帮我另外一个忙。”

    韦娜还是没敢伸手过来拿走。

    我直接推到了她手中:“拿好了吧,不然那么多人看着,不好。”

    她放在了身旁,然后说:“谢谢了,请问要我帮你什么忙。”

    我说了我需要她帮我的忙:“开放日那天,如果监狱里发生什么事,警铃响了的话,你马上带人过来我们监区。”

    韦娜问道:“开放日那天,会发生什么事?”

    我说:“不知道,有人说,到那天会闹事,我担心我们监区出现什么问题,所以,想让你找人过来帮忙看着。”

    韦娜说:“谁说的?”

    我说:“我们监区女囚中流言的,说要在开放日那天搞一些事。我担心出事,给领导印象不好啊。”

    实际上,我们监区怎么可能搞事得起来,我们监区的女囚,到那天我们全把她们关着在自己监室里,聚不起来,如何搞的了事。

    我是欺骗了韦娜,反正就是让她到时候带人过来就是,我直接带着人冲监区,还有防暴队的,冲撞那些下来视察的各部门的人,万一监狱领导事后怪罪,那也不是怪我们监区而已,还有监区,还有防暴队呢。

    韦娜说道:“你们监区的女囚,那么想惹事,她们敢吗。”

    我说:“估计会敢的,平时让她们不太舒服,所以,她们这时候骨头痒了,要弄点事让我们不得好过。反正,到时候监区一旦出事,我会找你们,警铃可能也会响,你直接带人,带多点人过来我们监区就是。”

    韦娜只能从命。

    搞定了韦娜后,让她走了,我打dian hua给了朱华华。

    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因为,朱华华是个工作狂人,她很有可能还在监狱,不过,手机打通了,说明她在外面。

    接了dian hua后,她说道:“什么事。”

    我说:“好吵啊你那边,在干嘛。”

    朱华华说:“逛街。”

    我问:“和朋友啊。”

    朱华华说:“一个人。”

    我说:“一个人也有心情逛街吗。”

    朱华华说:“有事快说,没事挂dian hua。”

    我说:“我有事,的确是有事找你的。”

    朱华华说:“那你说啊!”

    脾气也真的挺不好。

    我说:“见面再说吧,dian hua里说太费劲,你在哪。”

    朱华华说:“东站这边。”

    我说:“很巧啊,我也在这里。东站哪里。”

    东站前的小广场。

    我说:“真的假的,我也在这里啊。”

    朱华华说:“你在哪。”

    我说:“捷佳咖啡店。”

    朱华华说:“是吗,你别骗我!”

    我说:“骗你我让你割舌头。”

    那边突然的就挂了dian hua,然后不到两分钟,朱华华出现在了我面前,她竟然就在前面那小广场逛着。

    朱华华坐在我面前:“好在没骗我。”

    我说:“不然割了我舌头是吧。”

    朱华华看着面前的刚才韦娜用过的杯子,说道:“约了哪个mei nu,走了?”

    我说:“韦娜。”

    朱华华说:“监区长韦娜?”

    我说:“对,正是她。我找她聊了一些很要紧的事儿。”

    朱华华说道:“聊什么。”

    我问:“你说聊什么。”

    朱华华说:“不知道。”

    我说:“肯定不是聊恋爱,聊一件大事。让她帮我做一件大事,话说,你要喝点什么。”

    朱华华说:“喝水。”

    我说:“是不是女的晚上都不敢喝甜的,怕胖啊。”

    朱华华说:“我口渴。”

    叫了一杯水。

    朱华华喝了两口,我问道:“你怎么一个人逛街,是不是约了帅哥约会,被人放了鸽子。”

    朱华华说:“我没你那么无聊,不约会能死。”

    我说:“我不信你以后也不用约会!”

    朱华华说:“轮不到你来操心。快点说正事,我要回家睡觉。”

    我说:“好吧,首先呢,谢谢你上次跑来救我,要不,我请你吃宵夜算了。”

    朱华华说:“如果你找我谈的这个事,那我先走了,没空跟你在这里啰嗦废话。”

    我说:“要不要那么急呢。”

    朱华华说:“家人见我回去太晚,会说的。我自己也要到点了睡觉。”

    这战斗家庭就是自律性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