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 比奸诈
    范娟喝一口饮料,继续说道:“马明月这些人,把整个监区,弄得怨声载道。如果换一个善良的人上去,情况肯定不是那么糟。我们监区平时大事没有小事不断,就因为马明月坑钱,女囚们都恨她。”

    我说:“好吧,那我们现在来考虑一个问题,怎么把马明月和你们监区长给废了。”

    范娟说:“我们有那个能力吗?”

    我说:“两天后,就是开放日了,你们监区和监区,是开放日的参观视察监区,你们的指导员马明月为了邀功,迫不及待的跑去报名了。之前呢,监区的康云,还邀请我们监区一起作为开放监区,但我没有同意,因为我怀疑康云没那么好心,有这种好事干嘛找我呢?我怀疑她会在开放日那天,搞些小动作。”

    范娟问:“搞些小动作,什么动作呢。”

    我说:“例如,领导们正在参观视察,突然发现一些敏感的物品,例如粉末状的东西啊,dao ju啊之类的。更严重的,就是突然出现女囚打群架的现象,那你说,后果会怎样。”

    范娟说:“后果很严重。”

    我说:“对,就是很严重。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我们监区的监区长,还有我们这些监区的领导,乌纱帽不保。”

    范娟点了点头。

    我说道:“换个位想,如果这两百多号人的领导和媒体,还有各代表,正在视察你们监区,然后,你们监区出现刚才说的那种情况,你觉得,你们监区监区长和指导员,还能干下去吗?到时候我们一起在监狱长这些ren mian前,把她们搞下去了,然后有人把你推上来,做了监区长,完美!”

    范娟看着我,愣了好一会儿,说:“好办法。”

    我说:“你就收买你们监区的一些领导,到时候让她们推你上来做监区长,虽然这招很什么,但,很有用。不然的话,你难道愿意新任的领导是别人吗,就算你愿意,如果新任的你们监区长和马明月一样的对女囚狠毒呢。”

    范娟说道:“这是后面才考虑的事了,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怎么在开放日那天搞出乱子。”

    看来,范娟也同意这么干,在她们监狱,弄出乱子来,闹出大事,后果很严重的大事,把她们监区长和指导员马明月,除掉。

    我说道:“刚才我说的那些招,有没有考虑?”

    范娟说:“在监区里面放一些违禁品,被领导们发现,这事情也算严重,但只是这样就让监狱领导狠下心撤了监区长和指导员,有难度。除非,就像你刚才说的,监区里面出乱子,女囚们互殴,群架,被视察的领导们见到,这就容易把她们两拉下马了。”

    我说:“那你能煽动起来吗。”

    范娟想了想,说:“我要找她们,还有良知的几个监区的其他队长和狱警,她们在女囚心中,都有一定的分量。平时她们对女囚挺好的,女囚们也拥护她们。”

    我说:“对,就找她们,然后,告诉她们,让她们找你们监区中女囚的大姐大,让大姐大安排,开放日那天,在代表们视察的时候,开打。虽然很阴险,但是,她们也会这么对我们,更加阴险,为了将来的好日子,不得不这样做。”

    范娟说:“行。”

    我说:“以前我也在我们监区这么让女囚挑过事,该利用就要利用,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把那两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拉下马,拼了。但这事必须要保密进行,否则,功亏一篑不说,很有可能,你也会很麻烦,因为得罪了你们的指导员和监区长。”

    范娟沉默。

    我看着范娟,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不成功便成仁,你好好考虑。”

    范娟说:“我做。”

    我说:“想好了。我只能出点子帮你,却无力跨过你们监区帮你了。”

    范娟说:“为了把她们拉下来,我做。监区里是有两个帮派的女囚是对头的,一帮是跟我们好的,一帮是跟马明月好的,跟马明月那些人较少,但是帮着马明月气压另外这帮,赚取黑心钱。”

    我说:“呵呵,跟我们以前监区一个样。”

    当时,骆宜嘉一帮,是康云那帮人的,而薛羽眉,是另外一帮,是受气压的那一帮,反抗的那一帮。

    范娟说:“就让跟我们好的那帮,在那天,在视察的时候,对马明月带的那群女囚发起攻击。”

    我说:“平时视察,我听说,都是去劳动车间劳动,或者是在文娱huo dong的地方huo dong,或者是放风场排队做操给领导看,那么多人看着,突然发生乱子,这多么的有意思啊!”

    我已经憧憬那一幕的发生了。

    我问道:“有难度吗。”

    范娟说:“有难度,但也要做。”

    我说:“我是你我也会这么拼一回。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过呢,你最好深藏幕后,继续扮演你老实的角色,让别人出头去干这事,确保万一出事了,抓不到你。因为,我不想失去你这好朋友,好合作对象,虽然这样子挺阴险,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万一失败了,你没事,还有出头反败为胜的机会,但你要是被灭掉了,那就真的没希望了。”

    范娟点了点头,说:“我会找她们,让她们去做。”

    我说:“嗯,要做个在背后提着木偶线的人。出事了,她们顶着。”

    又聊了一会儿,范娟接了dian hua,她就说先回去了,我们先送走了她,然后继续回来聊天吃饭。

    兰芬说:“张队长,你的脑子,真是太奸诈了。”

    我说:“靠,怎么形容呢这是。你没看康云那厮,烧医院,趁乱sha ren,这些她们都想得出来,她们不更奸诈,还说我奸诈。”

    兰芬说:“她们奸诈,你也奸诈。”

    我说:“贪官奸,清官,要更奸,要不然怎么斗贪官。”

    兰芬说:“不过我们暂时还是落后于她们。”

    我说:“没办法,她们是不择手段,我们顾及的太多了。唉,也不知道范娟能不能成功。希望不要搞砸了。”

    我也没有考虑失败不失败了,最担心的就是还没开始,就已经被马明月这帮人发现了,那范娟真的是有麻烦了,以后在她们监区,直接混不下去了。

    希望她会顺利吧。

    又聊了一会儿,各自散了。

    她们先走了,我走路回去。

    走到我们饭店那边,我没有进去,径直走向了珍珠酒店,看看对面的东趣酒吧和羽眉美容店,都没有开门,关门大吉了。

    不知道彩姐正在装修的相聚,做得起来后那四联帮的会不会过来闹事。

    正看着,又见黑珍珠的车子开了进来了,开进去珍珠酒店的停车场,在我旁边过去的时候,车子副驾驶座慢慢的降下窗,黑珍珠看着我。

    一个男的在开车,车子停在了停车场。

    然后,车上两人下车。

    女的的确是黑珍珠,但开她车的那男的,却不是上次那个和我打架说半英文那男的,而是,另外一个男的,长得没那么高大,但也挺帅气的。

    看起来,两人挺亲昵的。

    我对这一幕是相当的反感,要说一个男的,左拥右抱的,或许我们大家都还能接受,一个女的,几乎天天换男人,这成何体统。

    就像一部公交车,什么人都可以上?

    不过,这是她的事,不关我事。

    我不去招惹她,她却要来招惹我了,她挽着那男子的手,走到了我这前面来。

    黑珍珠看着我,她的男伴也看着我。

    我看着他们俩。

    黑珍珠先开口,对旁边男的说道:“这是我以前男朋友。”

    我是她以前男朋友?太搞笑了。

    黑珍珠说:“分手没多久,因为他太滥情。”

    我说道:“黑珍珠你几个意思啊,你玩你的,我过我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有必要这么给我身上泼脏水。再说了,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黑珍珠说:“我喜欢。”

    我不爽的说道:“要说滥情,也是你滥情才是吧,你看你,我才刚巧来这里几次,就见你每次带不同的男人来了,这才几天之内啊。原本,的确是不关我事,可我看着就不爽。”

    黑珍珠说:“因为你吃醋。你吃醋不承认,或者,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吃醋,你生气我那么多男朋友,其实你根本就是在吃醋。”

    我说:“好,我吃醋行了吧,你玩你的,我吃我的醋。”

    黑珍珠笑笑,说:“你真有意思。”

    我说:“没你有意思。”

    说完我转身走人。

    什么人这是,她故意的来激怒我生气的。

    不过,我很佩服她,她这么一激我,还真的是让我恼火了后,晚上睡觉都想着黑珍珠了。

    她到底几个意思呢?目的难道真的就是为了让我喜欢上她吗?

    那晚我有没有碰她?

    这真的要成谜了?

    如果说,贺芷灵的所作所为,为了金钱,我还可以理解,可黑珍珠这么对我,又是为了什么啊?我应该不该用理解一般女人的方式来试图去读懂她,她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比柳智慧还神秘,还更加的复杂。

    这下好了,满脑子都是黑珍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