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监狱开放日
    我对柳智慧说道:“真的是十分抱歉,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

    柳智慧说:“我也想不到。”

    我说:“我没想到的是,她如此神通广大,第一时间就知道我们带你去了监狱医院,而更想不到,她直接带着一群人,在监狱医院就这么闹起来。”

    柳智慧说:“我们都没事,这就好了。”

    我说:“我刚才,都吓死了,你掉下去的那一刻,我以为,你真死了,我,我直接拿了剪刀,要捅死康云给你报仇。”

    柳智慧说:“别想动物一样,遇事要懂得运用智慧解决问题。”

    朱华华说:“和他这人说这些没用,万一下次碰到这样事,他还是直接拿刀去和人砍杀。”

    柳智慧说:“如果真这么杀了她,你也会赔命。”

    我说:“以为你死了,我都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被愤怒控制了整个人,杀了她报仇。”

    很快回去到了监狱,送柳智慧去了她的阁楼,让防暴队的人继续来看着。

    原本想着和柳智慧说一会儿话,朱华华直接叫走了我。

    朱华华把我带到了我的办公室中。

    在我的办公室里,她自己倒水喝。

    喝了一杯水后,朱华华问我:“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我说:“互相爱恋关系,我不瞒你。”

    朱华华说:“我感觉她是在利用你。”

    我说:“呵呵,我也有想过,我甘心被她利用。”

    朱华华说:“愚蠢。”

    我说:“愚蠢就愚蠢吧,我乐意,因为我爱她。”

    朱华华说:“好。”

    我问:“好什么。”

    朱华华说:“什么也不好。”

    朱华华看起来,挺愤怒,她要走,我拦在了她面前,说:“真的谢谢你,刚才看到你不顾一切上去找我,我都感动到哭。”

    朱华华说:“你哭是因为以为柳智慧死了,不是为我。”

    我说:“也是为了你,我真的很感动。”

    朱华华说:“别牵强。”

    我说:“你非要这样子啊。”

    朱华华说:“我要回去做事,记住了,以后别想带她出去了。”

    我说:“谁会知道发生这么个事啊。”

    她跑上去,奋不顾身救我,却毫不放在心上,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好了。

    我问道:“那,我要不要报警。”

    朱华华说:“没用。你还是想着从其他方面打击她们,把她们弄出监狱。”

    我说:“吃了哑巴亏。”

    朱华华说:“这能怪谁。”

    她说完就推开我走出去。

    在她经过我身旁,我突然袭击,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花姐。”

    她停住了脚步,却不回头,也不和我打架,只是静静站了一下,然后就大踏步走了。

    我想,她可能是伤心的吧。

    我想,她可能是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伤心难过吧。

    没办法,爱情便是如此,爱就爱了,不爱就不爱了,喜欢是喜欢了,不升华就只能是停留在喜欢上了。

    很想去找柳智慧聊聊,劫后余生,更要温存一下,可朱华华不让我去了,我也上不去,没办法。

    沈月她们也回来,好在我们大家都没事。

    监狱医院那边,灭火后,然后查人,查囚犯,之后也没什么事了。

    只是那栋监狱楼的一楼烧黑了一些,装修一下就没事了,而失火的原因,是因为电线短路引起的,这我知道,都是康云她们搞鬼的,但我们是找不到证据了。

    这个危险的敌人,如同一条剧毒毒蛇,在盯着我们,只要有一点好点的机会,马上扑过来紧咬一口,弄死我们。

    几次的死里逃生,这不得不感叹我们福大命大。

    康云啊康云,我该怎么整死你啊!

    暂时没办法。

    让我感慨的,还有李欣,没想到,真是她杀了她男朋友。

    好吧,我还是不要和她父母说这个真相的好,就这么过吧。

    反正她去了监狱医院,日子不会过得太苦,表现好也能得到相应的减刑,在监狱医院,她爸爸妈妈来看望她,也比较方便和容易,再用钱收买一下那些医生和管着她的监狱的领导,李欣日子就容易过了。

    这些,都是教训啊,以后,我可不敢轻易的带着柳智慧出去,太危险了,只能让柳智慧老老实实呆着在这里了。

    没想到,对付一个康云,那么那么的难。

    开会,我们这些监区的大小领导,都去开会了,开会的是监狱长。

    监狱长说了监狱医院发生火灾的经过,也就那样,电线短路,引起着火,好在我们监狱的人平时火灾演习进行多了,很快疏散,没有引起人员伤亡事故,而火情很快也被抑制住了,监狱长特别强调让我们在监狱里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第二个,最重点。

    两天后,是监狱的开放日,要迎来各单位领导的下来视察。

    已经让监区作为监狱的开放监区,让领导们进去视察。

    所谓的开放日,就是,邀请各单位部门,还有新闻媒体、社会团体、企业代表以及在校师生、服刑人员亲属代表等公众代表走进监狱,零距离体验监狱的执法、管理以及服刑人员的学习、生产、生活状况。并深入监狱零距离观摩服刑人员的生活细节,全程观看和监督监狱执法。然后再参观女子监狱文艺队的演出。

    到时,会有超过两百名领导,和代表下来视察,监狱长再三强调,各个监区,一定要保持良好的纪律,不得出差错,总之,必须要在那天,不得出任何问题,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心想,监区早就被选定为开放日视察的开放监区了,之后,康云还找我,说了这事,邀请我们监区也作为开放监区,给领导和代表们视察。我就怀疑,她要搞什么鬼,所以我拒绝了。

    可现在,我们b监区不同意,却是监区去开放了。

    康云也说,这事儿搞得好了,将来升职什么的,都优先考虑,大家当然都这么想,但是想要办好,却没那么简单,尤其是我们监区,我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如果我们监区同意开放,康云会在那天搞鬼,搞出一些乱子什么的,让我们监区不得好过。

    如果我们监区出了事,那我和徐男就完蛋了,到时候一定成为众矢之的,被康云等人攻击,我们就会被赶下来,严重的,会被赶走。

    不过,我想,康云既然能设计我们,我们为什么就不能设计她们呢。

    到时候监狱开放日,如果让她们在领导们下来视察的时候,她们监区出乱子了,那就好玩了。

    可是,怎么让她们监区在那天乱起来呢。

    我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个好办法,因为,我们在康云监区没人,没安排眼线,没有内奸。

    不过,监区的没有,监区的有啊,就是范娟,兰芬的密友。

    这个好,如果能搞的乱,就有意思了,监区的马明月,和康云就是一腿的,搞掉马明月,那就有意思了。

    会议结束后,监区的人被留下来,她们作为开放监区,领导们有很多注意事项要对她们强调。

    我则是马上让兰芬找了范娟,约范娟吃饭。

    下班后,出去了,还是和上次一样,范娟和兰芬,同一车。

    我和沈月,同一车。

    我们去了上次那家后街的饭店,就在我们饭店前面。

    只见到,彩姐说的那个适合开的地方,已经开始装修了,彩姐的速度真是快啊。

    我们几个,一起进去了饭店包厢,落座点菜上菜吃饭。

    我问范娟道:“范队长,上次你说,马明月她们捞钱,是三分之二,对女囚的家属这么残忍,对吧。”

    范娟说:“对啊。怎么。”

    我说:“这家伙的确太过分了。”

    范娟说:“我们反对也没有办法,监区还有一些心有良知的人,但她们毕竟是管着监区的。我们不舒服也没用。”

    我说:“你说,如果马明月她们不得干了,被撤了,会怎么样。”

    范娟说:“如果马明月和监区长都被撤了,会重新选监区长和指导员。”

    我说:“那你说会是谁当选新的监区长和指导员呢。”

    范娟说:“这只有监狱领导们才知道了。”

    我说:“你说你会不会当选呢。”

    范娟说:“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我说:“我是和你说真的,范队长,如果把你们监区的马明月指导员和监区长搞下去,然后,你想尽办法自己上去当这监区长,有这么个可能吗。我不是说来探口风还是和你胡扯着玩,而是,我和你商量,我们想办法把你们监区的这两个害人精拉下马,然后你上去做监区领导,就算你上不去,也要推自己人上去。”

    范娟认真的看着我,道:“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当这监区长,在监狱里面混的,谁不想往上面爬。加上,我们监区在马明月的管理下,女囚们生活得暗无天日,马明月太过分了,能撤掉她换上善良的人去做监区长,我们当然觉得很好,即使我不能当,我也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