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 治疗失恋的办法
    其实,他们就故意的。

    男的的确在追求冷酷的黑珍珠,而黑珍珠,就拿他来耍,同样的,也是拿我来耍。

    可怜的我和那男的,都因为吃醋,而红了眼。

    我原本就不该多管闲事,但黑珍珠就是故意这样的。

    我看着男的缠着黑珍珠,黑珍珠冷冷看着我。

    我说道:“你们玩,你们城里人会玩,我们农村人,先走。”

    我转身。

    满脑子里都是他抱着她的那一幕。

    我甚至还联想,一会儿他们就上酒店开房去温存了。

    好吧,我心里是挺难受的。

    黑珍珠自己就曾经告诉我,她交过很多男朋友,她把众多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靠,我凭什么吃醋,她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吃醋,我该好好和我的女神谈恋爱,不去管她那么多的。

    回去后,睡觉。

    上班的时候,我去找了柳智慧,找她谈了李欣的这件事。

    想让她帮帮我。

    柳智慧说道:“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是她男朋友自杀的。”

    我说:“李欣很善良的女孩。”

    柳智慧说:“她对爱太过于执着了。”

    我说:“你的意思难道说,是李欣杀了她男朋友,是李欣自己做的?”

    柳智慧说:“有这可能,可能性很大。”

    我说:“怎么会呢。”

    柳智慧说:“你不知道一个失恋的人,会有多痛吧。”

    我说:“我知道,但她不至于失去人性吧。”

    柳智慧说:“你失去过吗。你失恋过吗。”

    我说:“失恋过。”

    想了想,的确,失恋打击太大,的确能让人失去人性。

    我说:“好吧,我觉得也有这个可能,但,我觉得你最好和她面对面聊后,才能下定论吧。”

    柳智慧说:“可以。”

    我说:“你同意帮我啊。”

    柳智慧说:“我愿意,因为你开心,我也开心。”

    我心里一阵甜,我说:“你说话真让我感到舒服。”

    柳智慧淡淡一笑。

    我问道:“话说,如果是你失恋,你怎么办。”

    柳智慧问:“你猜。”

    我说:“你肯定不会找人倾诉,你就这样子,淡定的,甚至心里没有起一丝涟漪的,过去了。”

    柳智慧说:“我也是人,我不会不感到难受悲伤。”

    我说:“但你能控制你自己。你有超强的自控力。”

    柳智慧说:“那我心里还是起了涟漪了。”

    我说:“好吧,其实你在我心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那如果你看到你深爱的人,和另外的异性在一起恩爱,你会怎么样。”

    问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柳智慧会看懂我,万一她知道我吃醋的对象不是她,那她会?

    还好,她没看着我。

    柳智慧说:“分手。”

    我说:“有前途。”

    柳智慧说:“处理失恋,走出阴影,对每个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事。”

    我说:“对你来说,或许简单,对我来说,肯定不简单。对别人来说,更加不简单了。”

    柳智慧说:“世上有可以治疗失恋的特效药,你相信吗。”

    我说:“怎么可能,我不想信。”

    柳智慧说:“人们一直都在试图寻找治疗失恋特效药,可以让人们走出失恋的痛苦。失恋的感觉,是人都会懂,恋爱的时候tou zhu的精神很多很专一,一旦一方情有所变,另一半则很难接受,有被全世界抛弃的感受,这感受令人们十分痛苦。一般情况下,失恋的人都会很忧郁,试图离群独处,会找好友倾诉,但是为这种倾诉反而会加深负面情绪,除了让自己更加难受,没其他用。”

    我说:“的确如此,找朋友喝酒,说这些事,除了让自己难受以外,没个屁用。”

    那时我失恋,找王普倾诉喝酒,越说越难过,越说越想她,越说越想哭,回到房间,缩在被窝里,想到王普说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更是难受得泪水都掉出来了,真窝囊啊。

    柳智慧说:“失恋能让人有着严重的负面情绪,给失恋者带来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痛苦,从大脑中,传递一种情绪到生理上的一种痛楚,只需要服用两颗阿司匹林止痛片就可以了。”

    我说:“你开什么玩笑呢。你说要是牙痛摔伤痛,吃这个我还信,你说失恋了吃这个有用,打死我都不信。”

    柳智慧说:“信不信,是你的事了。”

    我说道:“你要是说,吃点什么敌敌畏的,治百病,治失恋的,我倒是还信。”

    柳智慧不说话了。

    她这人,不喜欢开玩笑,也不喜欢别人开她玩笑,她不算认真,但她不言不语的时候,看起来,很认真的,登徒子,小liu mang,痞子,小混混在街头看到这样的大mei nu,就算有心搭讪,也很快会被她的冷给吓走。

    只是,越是这样威严的女子,越有挑战性,很难搞定这样的女子。

    但,她身上却缺少了一种人情味的东西,无论做什么,都是缺少这种味道。

    也许,把世间一切看透了,便是这么超凡脱俗的吧,而且,监狱的关押,被人的追杀,已经让她心如死灰。

    柳智慧既然同意帮忙,那就好办,让她装病了装肚子疼。

    去了医护室,医护室自然查不出来的,她装得那么像,然后,我们一路陪护去了监狱医院。

    去了后,我收买了医生,偷偷塞给她一个红包,于是,医生说柳智慧突发性腹痛,至于为什么,要留院观察。

    然后,柳智慧进了病房,然后,我让那医生叫李欣来陪护。

    当李欣看到我的时候,朝我微笑一下点头,然后进去了病房内。

    柳智慧躺在床上,看着李欣。

    柳智慧和李欣攀谈了起来,她这人,找话题切入不难。

    柳智慧夸李欣漂亮什么的,李欣看起来挺开心,就坐着和柳智慧聊了起来,我则是在外偷看偷听。

    聊着聊着,她们聊到了李欣的家庭,李欣一直夸自己有个好父母什么的。

    然后,柳智慧假装问道:“嗯,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李欣一下子憋住了,然后低着头,看起来很不想回忆那些痛苦的事情。

    柳智慧说道:“你那么好的女孩,谁拥有了你,真是他的福气。”

    李欣说:“姐姐你也很美。你是怎么进来监狱的。可以问问吗。”

    柳智慧找理由,说:“sha ren,我男朋友劈腿我闺蜜,我下毒了。他死了。”

    柳智慧说着,看着天花板,眼睛里流出眼泪:“我不想这样,可我不想失去他,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李欣看着,然后握住了柳智慧的手:“姐姐,我理解你的这种感受。因为,因为我也有过。”

    我惊愕,你妈的,难道真的是李欣自己杀了男朋友啊。

    正看着,楼道传来多人脚步声,我一侧头,谁?七八个狱警过来,带头的,是康云。

    康云那厮,怎么在哪里都遇到她。

    我突然想,不对啊,我来这里,她带那么多人来,来干嘛的呢!

    她跟过来了,她以为我们帮助柳智慧逃跑,马上跟来看了,我们监区,有她的人。

    我们也一直在找,但,找不出来了,到底谁是康云的眼线。

    把柳智慧带出来,是我去和朱华华说了后,朱华华同意,然后我们带出来的,我们监区知道这事的人不是太多,但是,康云竟然还能知道,我们监区里,估计还有着不少康云的眼线,而且,还就是我们自己的人。

    康云走过来,我带着沈月几个站直,打招呼道:“康指导员好。”

    打完招呼,康云举起手,说:“哦,你们也在啊。”

    我说:“对啊。”

    康云说道:“我们过来看我们监区一个女囚,你们呢。”

    我说:“我们监区一个女囚突发性腹痛,送来就医了。”

    康云说道:“哦,这样子,那你们忙。”

    说着,她带人从我们面前走过去,一些人到处看着,往病房窗口看里面,但窗口有窗帘,看不到里面,她们过去后,下楼去了。

    这帮人肯定不会那么快走,她们刚才那么急着上来,就是担心我们把柳智慧送出去了,或者直接掉包了,她上面的人,要康云把柳智慧整死在狱中,如果不是我们多方保护,柳智慧早就没命。

    康云上面的人,最怕就是柳智慧跑出去。

    所以,要康云一定要盯着柳智慧,不让柳智慧逃狱。

    逃狱,哪有那么容易。

    我让沈月带人分头看。

    在监狱医院墙外,有几个狱警在外面,看样子,就是她们监区的人,而康云则是假装过来看望自己监区女囚的样子,让人在下面都看着各个出口了,她就是为了盯着我们。

    我对沈月轻声道:“我们有内奸。不然的话,她们不会第一时间就知道的。她们担心我们把柳智慧弄出去,来盯着我们。”

    沈月说:“你觉得会是谁呢。”

    我说:“我不知道,所以,以后我们做什么事,更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沈月说:“康云带的她们监区的人来,看起来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我说:“你担心什么。”

    沈月说:“她们人很多,万一她们动手,怎么办。”

    我这才发觉,她们的确人很多,万一等下搞暴力攻击的话,柳智慧就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