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我是在吃醋
    看到我收下支票了后,李叔叔李阿姨才放心了下来。

    李阿姨说道:“她爸爸也找了不少人,可是在监狱里,她爸爸朋友也都爱莫能助啊。”

    监狱里,毕竟跟外面是不同的两个世界,即使在外面,可以找人,但要一层一层的,渗透到监狱底层,让一个狱警管教,或者一个队长,去照顾一个女囚,是真的挺难的。

    除非,很有钱,找对人。

    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我说道:“监狱毕竟比较特殊,和外面别的单位,是不一样的阿姨。”

    李志森说道:“小张,我希望你能帮我两个忙。”

    我说:“李叔叔你说。”

    李志森说道:“第一个呢,是想你继续,照顾李欣,能照顾到的地方,尽量,这孩子没受过苦,我最担心的,是她在里面,受到别人的欺负。”

    我说:“这个我会的,你不说我也会的,毕竟她是我朋友。”

    李志森说道:“第二个,是希望你能多多靠近她,和她交流交流。”

    我看着李志森,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和她交流,交流什么啊。”

    李志森说:“想让她对你敞开心扉,听说你是心理辅导师,我们希望你能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陆山的死的过程,是不是她做的。我们也不希望李欣蒙受不白之冤,更希望李欣坦白这件事的过程,如果不是她做的,那么,希望你说服她,让她争取在我们的帮助下,洗脱罪名早日出来,不要白白在狱中虚度十几年光阴。”

    我说:“李叔叔,前面上次我和李欣见过一次,她说你们今天会来看望她,她申请到了。她说让我来了后,让你们感激我给我报酬,如果为了这个,我确实不该来的。但我今天来的原因,也是为了搞清楚这事,也想帮着李欣早点出去,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如果不是她做的,那真的是不合道理。”

    李志森说道:“那我们就先,谢谢你了。”

    我说:“不客气叔叔,我会尽我所能。”

    上次我曾经和李欣聊过,但她没有和我说,可能真的有苦衷,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撬开她的嘴,如果不是她做的,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她给说服。

    我想到了一个人,柳智慧。

    也只有柳智慧,才行了。

    我再去试一试,如果不行,就努力把柳智慧拉出来,让柳智慧上。

    我问李志森道:“李叔叔,那你觉得,事情经过是怎么样的呢。”

    李志森看来有点为难,不太想说。

    我说:“李叔叔,没事,就说你怎么认为的,我们也猜测一下,到时我才更容易找到撬开李欣心扉的突破口啊。”

    李阿姨说道:“我来说吧。”

    我说:“阿姨你说。”

    李阿姨说道:“我们觉得,陆山是自杀的。”

    我问道:“哦,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李阿姨说:“欣欣是个很重情的孩子,她虽然在知道陆山出轨阿燕后选择了坚决的一刀两断,可她心里是很难受的,她很善良,她不会舍得杀死陆山,这是她深爱的人。”

    我说:“我说句不好听的,希望叔叔阿姨不要怪我。如果是,爱之深恨也深呢。恨到杀死了他。”

    李志森说:“没有这个可能。”

    我说:“我也认为没有,但人性本是复杂的,而且在那种情况下,谁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朝哪方面走。”

    李志森说道:“女儿的性格,你是了解的。我们猜,她一直放不下他,放不下陆山,陆山原本想杀了李欣,然后自杀,因为他杀了阿燕,自己也活不成了,可见到了李欣,他下不了手,最后,纠结过后,自杀了。李欣自己内疚,觉得这样的情况,是自己造成的,造成的陆山的死,阿燕的死,李欣内疚,另外呢,就是她对陆山还有很深的感情,所以。”

    我说:“所以,自责和还深爱陆山的她,可能也都不想活了。”

    李志森说:“的确不想活了,可是,她一定心里还有我们,她的爸爸妈妈,她没有选择自杀。最后,选择了那么一条路,她是在逃避,在内疚,在自责。她不想生活在生活过的地方,看着那熟悉的一切,她会难受,痛苦。”

    首先,李欣失恋了,这对她来说,是非常痛苦不过的。

    人在失恋的时候,往往产生几个心理。

    悲愤心理,终日沉浸在极度痛苦中,反复咀嚼失恋的痛苦。

    绝望心理,失恋的冷水似乎把失恋者的生命之火熄灭了。他们从此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有的甚至走上了轻生的绝路。

    极端心理,失恋者仅仅从个人的一次失恋,便否定了对方所属的整个性别,职业,出生地,乃至爱情本身,因此就进入了终生不婚的独身主义的孤舟。

    报复心理,失恋者在失恋后把自己的痛苦统统归罪于对方的抛弃,因此有的采取卑劣手段,败坏对方的名声有的铤而走险,用暴力伤害对方,以发泄胸中的仇恨。以上几种心理,都是一种变态,会给失恋者和社会带来极大的危害。

    李欣既然没有报复,说明她并没有把自己的痛苦统统归罪对方,但她却怪罪于自己,觉得是自己身上的错,才造成了阿燕和陆山的死亡。

    然后,李欣选择了宁愿自己去坐牢,这倒像是那些失恋后,或者做错什么大错事,自己内疚出家的人一样。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挺像合理化,当某一个追求的目标不能实现时,会找某些理由为自己开脱,使自己心理上得到安慰,有时也会找出一些借口来掩饰自己的行为和不愿承认的事实。合理化是心理防御机制的一种,当个体的动机未能实现或行为不能符合社会规范时,尽量搜集一些合乎自己内心需要的理由,给自己的作为一个合理的解释,以掩饰自己的过失,以减免焦虑的痛苦和维护自尊免受伤害,此种方法称为“合理化”,换句话说,“合理化”就是制造“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并遮掩自我心理的伤害。

    我想,我应该无法拯救李欣了,找柳智慧,或许有可能。

    但,怎么把柳智慧弄出来这儿来呢。

    这有点麻烦啊。

    挺难的,或许,可以让柳智慧装病的。

    这个办法可行。

    我说道:“好吧,我明白了,李叔叔,我有空,会努力的接近她,希望能帮到她,帮到你们。”

    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后,找借口要回去,他们去买单后,说要送我回去,李阿姨开车的,我哪好意思让他们再送我回去,我自己打的走了。

    路上,我掏出支票。

    二十万。

    对,没错,二十万。

    李志森出手也是大方啊。

    挺不错,又有二十万了。

    不过,还要还钱给兰芬。

    也剩不了多少。

    最可怕的是贺芷灵,她真像是对钱有心灵感应一样,特别是对我口袋的钱,一旦我有点钱,她马上感应到,然后使用一切的办法,剥削敲诈le suo威逼要钱,无所不用极刑,我真是怕了她了,每次见到她,就觉得她又要剥削我。

    太可怕了这种人。

    计程车开到了后街,路过珍珠酒店门口的时候,我看到,黑珍珠的车子开到了她酒店门口,停下来,黑珍珠下车,接着,开车的人下车,是一个很高的男人。

    我叫司机停车,然后我下车,过去看。

    黑珍珠的男朋友吗?

    那男的手搭在了她腰部,黑珍珠推开了。

    然后,那男的不屈不挠,笑笑又伸手过去抱住了黑珍珠。

    黑珍珠直接甩开了他的手。

    那男的又伸手过去。

    我气不打一处,这家伙什么东西啊,人家不愿意,你还抱啊抱,不想活了是不是。

    我马上冲过去了。

    从他身后,一脚踹倒他,哦,没倒,他一个趔趄往前,没摔倒,转身过来,是一个模特一样的高高大帅哥,他看到我这家伙踹他,直接过来就一拳。

    这一拳没打到我,我躲开了,而他马上伸腿要踢,黑珍珠把他推开了,然后问我:“你在干嘛。”

    我说:“这家伙吃你豆腐,我帮你教训她,话说,你做人也自检一点好吧,人家摸你抱你,就随便他怎么弄啊。”

    黑珍珠呵呵一笑,说道:“关你什么事。”

    她冷冰冰的。

    我看着黑珍珠,其实的确不关我事的,我承认,我有点吃醋,不是有点,而是挺吃醋的。

    我说:“哦,不好意思,我以为,我以为他是哪个男人,乱碰你。”

    黑珍珠说:“我没同意,谁能轻易碰我。”

    我说:“哦,好吧,那你们碰,你们碰,我走人。”

    黑珍珠说:“你该不是在吃醋吧。”

    我说:“你想多了,我只是看你是朋友,然后见到他乱动手,我路见不平拔刀相救而已。”

    黑珍珠说:“好啊,那我不认识他,他确实乱动手我了,你帮我吗。”

    我看着黑珍珠,那家伙也看着黑珍珠:“哈尼,你怎么这么说呢。”

    这家伙怎么说话还带着浓浓的外国口音。

    黑珍珠看着我,说:“我不认识他。”

    我说:“不可能,我看到他开你车,和你一起下车的。”

    黑珍珠说:“是,我逛街的时候,他跟着我,就强行上车了,一直缠着我。我不认识他。”

    我说:“不可能,难道你打不过他。”

    黑珍珠说:“我不想打。”

    那男的过去,不乐意的抱住了黑珍珠:“哈尼,你为什么要这么气我啊。?”

    黑珍珠对我说:“你看,他又乱碰我了。”

    我看着那男的,抱着黑珍珠,心里的确很不是滋味,我是在吃醋,我醋多,每天到处吃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