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2章 犯人家属的求助
    我对龙王说道:“彩姐也想过要解决他们,但他们却并不是一般的混混,他们洗白了,他们有能量,动用合法的方式和后台对付我们,所以,此路不通。只能避开,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我就是问问你,认不认识这些人而已。只要行业上没有冲突,他们也不会闹的吧,我们退回后街继续做自己的生意,如果他们跨过来闹,再说。”

    龙王说道:“我还真没听说什么四联帮。”

    我说:“人家可能都不用这名字,都是冠以什么什么集团公司的名了。”

    龙王问:“你们的意思是,回到后街,做一样的。”

    我说:“是啊,是这么想的,如果他们闹过来,那我们就只能应战了。”

    龙王说:“嗯。”

    两人边喝边聊,到了十二点,然后才回去了。

    看着手机,我只能打消了给梁语文打dian hua说谢谢的念头。

    到了李欣约我去看她的这天,我去监狱医院。

    我先进去了医院里面,找到了李欣,李欣说她父母来了,等会儿她就能见到她们。

    在监狱医院,家属和女囚的接触,要比在监狱里程序简单很多,这边有专门安排会见的人,负责安排会见,女囚申请,负责专门安排的人员通知女囚的家属,家属同意,然后挑时间,安排在监狱的会见室,就可以见面。

    不过呢,在监狱里,会见室一般都是玻璃隔开,用dian hua面对面说话,少有的可以申请亲情会见室内无隔阂的接触,在监狱医院,因为安排到这里做陪护人员的女囚,都是经过审核的,表现好,家境好的女囚,所以特许她们,可以直接和家属零距离会见。

    在小小的会见室,李欣和她的爸爸妈妈见面了。

    她的爸爸妈妈也很年轻。

    她的妈妈坐下后,抱着李欣就哭了。

    反倒是李欣,安慰着她妈妈。

    我则是在窗口外看着。

    在这里探监,和在监狱不同的是,没有狱警和管教的一直在旁边盯着。

    李欣倒是坚强,看起来,全程未哭过一次,倒是她安慰她妈妈。

    一会儿后,李欣看了看外面的我。

    我走了进去。

    看来,李欣已经和她爸爸妈妈说了我。

    她的爸爸,穿着斯文西装,眼镜,看起来像个文化人士,她的妈妈优雅年轻,和她爸爸倒是登对。

    我走到他们面前,说道:“这毕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不如,到外面去。再聊。”

    她的爸爸点头,表示理解。

    她的爸爸对李欣道别,她的妈妈依依不舍,她爸爸拉着她妈妈出去了。

    我也出去了。

    在监狱医院门口。

    李欣父亲招呼我上车,让我坐副驾驶座。

    我怎么好意思坐。

    我开了hou men,上去了后面座位。

    车子的标志,是一直奔跑的豹子。

    捷豹,捷豹轿车,那个和路虎齐名的英国名车。

    文艺气质得很啊,不过,看李欣父亲,就不是个普通的人了。

    那样子,挺像那部电视剧,奋斗中的陆涛的父亲,张晨光主演的徐志森。

    精明,冷静,果断。

    在他身上可以看到一个被岁月历练过的成熟男子。

    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沧桑是一个毛头帅小伙怎样都无法比拟的。

    李欣妈妈还擦着眼泪。

    李欣父亲说道:“小张啊,谢谢你在监狱里对我们女儿的帮助啊。”

    我说道:“不客气的叔叔,她也帮了我的。”

    李欣父亲说道:“你想吃什么。”

    我说:“随便吧叔叔。”

    李欣父亲问:“你喜欢吃清淡的,还是什么口味。”

    我说:“清淡就好。”

    他说:“好。”

    车子开到了一家粤式餐厅门口,停好了车。

    李欣父亲恭敬的过来帮我开门,请我下车,我急忙推着他的手,说:“李叔叔,你这就太客气了,这么对我,我可受不起啊。”

    李欣父亲笑笑,说:“没事,没事,你值得我们家这么尊敬。”

    我说:“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李欣妈妈说道:“李叔叔以前,做酒店门童出身的。”

    李欣爸爸说:“是了,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来,请。”

    三人上去了餐厅,在fu wu员的带领下,进了包厢。

    李欣爸爸拿着菜单给我,让我不要客气,我客气一番,随便点了两个菜。

    李欣爸爸点了不少菜,我说吃不完了,他又点了几个菜,点了酒,然后才让fu wu员去上菜了。

    李欣爸爸说道:“小张,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志森,是李欣的爸爸,这是李欣妈妈,李蓉。”

    还叫李志森,连名字都跟徐志森相似了。

    我说:“李叔叔好,李阿姨好。我叫张河。”

    他们对我点头。

    李志森说道:“我呢,是做图书出版行业的。李欣也和我们提起过你了,和我们说了你帮助了她的事,她在监狱里,得到了你的帮助,成功去了监狱医院做陪护,我们心里很感激。”

    我说:“李叔叔,不用那么客气,我今天过来呢,也想和你们谈谈李欣。”

    李阿姨马上问:“李欣在监狱里,是不是有什么事了。”

    我说:“李阿姨你别紧张,没什么事的,就是想知道李欣一些事而已。”

    李志森看到fu wu员陆续上菜,问道:“对了小张,你抽烟吗。”

    我说:“偶尔抽的。”

    李志森对fu wu员说道:“fu wu员,麻烦你拿一包最贵的烟,谢谢。”

    我说:“李叔叔不用那么客气,真的,我都不好意思坐在这里了。”

    李志森给我盛汤,说道:“小张,你是我们家的恩人,不必这么说。”

    我起来双手接过来,说谢谢。

    喝汤,吃饭,倒酒,干杯,喝酒。

    李志森说道:“你真是年轻啊,有点像年轻时候的我。”

    我说:“呵呵,李叔叔,这我哪敢比啊。”

    李志森说道:“我以前啊,比你年纪还十几岁,那时候家里穷,没钱,就跑来这城市里,做酒店门童,帮人开门,迎宾。一直做到了跟你这么大的年纪。”

    我说:“然后,凭着自己的努力,做了大老板。”

    李志森说:“我那时在酒店里,我们的酒店主管对我挺好,看得起我,他自己后来去做文化产业的,就把我带去了,让我多百~万小!说多,进了出版行业,时间过得真是快。哦,不是和你炫耀啊小张,我是想到自己的以前,你不要介意。”

    我说:“呵呵,明白,明白。”

    李志森说道:“小张啊,李欣年纪,可是比你还小啊,唉,可苦了这孩子了。”

    说到李欣,李欣妈妈就忍不住的流泪。

    李志森说道:“她原本大好的青春年华,这都要浪费在了里面了,我,我想到这些,心里也挺不好受的,我们也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到大,她都没受过苦。”

    李志森握着拳头:“都怪我们,没好好劝她,那时候跟了一个不该跟的男孩子谈恋爱。”

    我说:“李叔叔,李欣的资料我也看过了,我想知道的是,她前男友陆山杀了那个阿燕,然后潜伏在李欣,也就是你们家中,然后,李欣回来,她和她前男友独处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然后前男友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被刀捅死的,真的是李欣捅死的吗。”

    李志森看了看李欣妈妈,然后对我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欣自己才知道,她虽然承认了她自己杀了陆山,可是我们都认为她不可能那么做。”

    李欣妈妈说道:“欣欣怎么会sha ren呢,肯定是那人自己知道难逃法,自杀了。我可怜善良的女儿,为什么都不辩解。”

    说着李欣妈妈又流泪。

    李志森说:“李欣自己在法庭上,承认说,是她抢了陆山的刀,杀了陆山。”

    我说道:“那你们觉得呢。”

    李志森说:“李欣不可能sha ren。”

    我问:“你们认为自己的女儿没杀陆山,我也和李欣接触过,她是个非常善良的女孩,我想,她不会sha ren的。以她的性格。”

    李欣妈妈说:“一定是陆山自杀的。”

    我说:“问题就是,为什么李欣会承认是她自己sha ren的呢。你们也不知道吗。”

    李志森说:“我们问,她也不说,我们后来就放弃了。”

    李欣妈妈说:“小张,阿姨和叔叔能不能拜托你几个事。”

    我问:“什么事呢。”

    李志森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张票据给我:“小张,这事我们感谢你的一点心意。”

    我一看,是一张支票。

    我急忙说道:“李叔叔,你不要这么客气的。”

    我心里是很想拿的。

    李志森推着过来:“我们还需要你帮我们一些事,李欣也需要你的照顾,你不收下,我们不放心啊。”

    我说道:“李欣是我的朋友,我照顾她,尽自己的能力帮她,也是应该的。”

    李欣妈妈说道:“小张,欣欣在这里,就要多多麻烦你了,有个里面的朋友照顾,我们也才放心下来啊。”

    好吧,收下了他们才放心,我收下了。

    没好意思看多少钱。

    反正先放好口袋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