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1章 不怀好意的邀请
    两人在公寓楼下,各条空荡街道找,在市场找,在宵夜档找,过去了夜市那里找,全没人影。

    王普说:“妈的急死我了,要不要报警。”

    我说:“我累死了,我不找了,你让你摇一摇的对象帮你找。”

    王普说:“别开玩笑了行不,我都急死了。”

    我说:“王八蛋,谁让你这么乱来的。”

    我去买了两瓶水,给了他一瓶,这都凌晨两点了,龙仙仙能去哪里了啊。

    话说,要冷战出走,也不是这么一个玩法啊,惩罚一下男方是有必要的,可是,你就这么搞,这不是要急死人吗。

    王普说:“怎么办。”

    我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想了想,我说:“会不会去找了她朋友啊。”

    王普说:“我倒是没想这个呢。”

    我说:“打dian hua问问她朋友。”

    王普说:“好。”

    拿起手机后,他定格了。

    我问道:“干嘛?打啊。”

    王普说:“我,我没她朋友dian hua啊。”

    我说道:“你平时不和她朋友接触吗。”

    王普说:“喝过酒,但我没加她们微信,也没要号码。”

    我说:“那完蛋了。”

    王普急着道:“要不要报警啊,不然明天起来,jing cha叫我们去收尸怎么办啊。”

    我说:“有那么夸张吗,她一个大活人,那么容易出事呢。”

    王普说:“唉,你不懂的。”

    我心想,的确是,就像我刚才担心梁语文已经出去了一样,怕她出去了,出事,尤其是喝了一点酒。

    我安慰王普说:“别乱想了,也许她只是出去哪个酒吧,随便搭上个凯子喝酒,然后顺便过个夜气气你,然后明天早上就回来了。别难过了。”

    王普说:“你这么安慰,我更想哭了,那我还希望她不如死了呢。”

    我说:“我靠你的心真狠毒。”

    手机响了,是王普的,他看看,是个陌生号码,同城的。

    他急忙接了,“喂,仙仙,你跑哪里去啊,你急死我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和张河到处找你啊!好了你回来吧,我保证这次不打你了,我不生气了。”

    唉,好了,可算是有消息了,心里石头落了地。

    听起来,是龙仙仙气着出去后,直接坐了计程车,去了她闺蜜那里了,好在没什么事,过去了后,又担心王普到处找她,然后就打dian hua过来,一会儿后,就在dian hua里你侬我侬了。

    回去公寓,他一直和龙仙仙打dian hua,聊dian hua。

    我一拍口袋,靠,我钥匙没拿出来!

    好在,梁语文在里面,我不管了,给她打dian hua,但,已经关机了。

    去敲门。

    想了想,看看时间,已经三点,好吧,只能算了。

    我跟着王普去了他房子,就在他那里睡了。

    次日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快迟到,跑下去打的去上班。

    下午的时候,兰芬来告诉我,范娟查了监区,没有张嫣这人。

    好吧,没有就没有吧,我找她也没什么,或许是心有不甘,还觊觎她那xing gan如花美貌。

    过去看李姗娜排练,那些女囚,乖乖听话了,什么一字马的,多难的动作,都只能听着话排练了。

    多和谐,多好。

    一行人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我一回头,是康云几个。

    监区的人。

    她们来这里干嘛。

    康云朝着我走来,明显的是冲着我来的。

    走到我面前,康云说道:“张队长,很巧啊。”

    我说:“是挺巧,你也来看排练啊。”

    康云说:“是,来看排练的。”

    我看着她额头,看样子,恢复得很快,那天要是砸死了她就好了。

    康云咪笑着说道:“张队长,连文艺队的事,都亲自操心啊。”

    我说:“没呢,我就是来看看,到处走走,在监狱里,呆着久了,无聊啊。”

    康云皮笑肉不笑的说:“张队长,过几天我们监狱举行开放日的huo dong,各个单位部门都下来,监狱领导让我们监区来向领导们展示我们监狱的各方面,我希望你们b监区的也共同参与,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问道:“什么机会。展示了又有什么前途。”

    康云说:“办得好的话,记功一件。”

    我说:“这个嘛。”

    记功一件,我和徐男又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往上爬,但要记功也挺好,到时候升职什么的,优先。

    不过,别人找我们商量,我可能会考虑,而康云找我,这不是猫找耗子谈合作,不怀好意吗。

    万一到时候她们搞什么手脚,那我们展示出糟糕的一面,把这事情搞砸,那记功个屁,直接记过了。

    我婉拒了:“康指导员,记功这个,我们就不和你们争了。我们最近也有些忙,内部的管理也都是垫底的,抱歉啊。”

    康云听到我拒绝,明显的有些失望,说道:“哦,这样子啊,那好吧。那就下次。”

    说完她走了。

    这家伙,真有那么好心?我才不信,不过,我可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想法,不过,肯定是不怀好意,想要落井下石,坑害我们倒是真的。

    我赶紧的回到了监区,我找了徐男,跟徐男说了这事。

    徐男说道:“这周就要举行开放日了,领导们下来视察,如果康云这么说的话,我们更要提防了。”

    我说:“对,我们把她们的狗腿雷香桃弄滚蛋后,她表面上看不出来一丝忧郁,反而是笑眯眯的,我不得不往坏处想啊。”

    徐男说:“让她们多多留心看看,有没有异样表现的女囚和狱警管教。”

    我说:“好的。”

    徐男说:“特别是在开放日那天,都不要休息,加强防戒,务必不要出事。”

    我说:“好的。”

    去给兰芬沈月魏璐吩咐了下去。

    让她们都上点心,万一有谁有异样表现,立马来报。

    有康云在,每天都让人过得提心吊胆。

    实际上,就算没了康云,也会有其他人跳出来对付我们,关键就是我们动了这些人的利益。

    下班后,出去,回到公寓房门口,却,没有钥匙。

    钥匙在里面,梁语文应该走了。

    我找了房东,让房东拿了备用钥匙开了门,房间里,被子什么的,叠得整齐,地上桌上,都干干净净的,明显的,梁语文给我搞过了卫生。

    挺好一个姑娘。

    去王普那里,拿了手机,龙仙仙已经回来了,不好意思的对我说抱歉。

    我说道:“没事,是该给他一点惩罚,但适可而止就好,不要太夸张,不然的话,会弄巧成拙。”

    龙仙仙说:“下次我就分手。”

    我说:“这个我支持你。”

    龙仙仙说:“你还是不是他兄弟啊,有你这样的啊。”

    我说:“谁有道理我站谁这边,好了,拜拜。”

    拿着手机,想着要给梁语文打个dian hua的,但看着手机两个未接来电,是龙王的,就先给龙王打了过去。

    龙王过来了这边,就在珍珠酒店门口,问我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我便过去了。

    他说来这里和几个朋友谈点事,几个朋友来旅游的,已经走了,就找我,聊聊天。

    我们进了珍珠酒店。

    坐在餐厅里,点了菜,点了酒。

    我问龙王:“你身体恢复都好了吧。”

    龙王说:“没什么事了。”

    我说:“那就好啊。”

    龙王问我:“最近忙什麽呢。”

    我说:“还不这样子,你呢。”

    龙王说:“也那样。”

    我问:“沙井那边呢。”

    龙王说:“打了那场架后,他们也怕了,上面查得很严。”

    我说:“嗯,我也提醒你一下,我听说上面最近严打,你最好也小心,不要自己出头,或是干嘛违法的事。”

    龙王说:“现在不敢了。”

    我说道:“哦对了,龙王哥,你听说过四联帮吗。”

    龙王说:“什么四联帮。”

    龙王自己都不知道有个叫四联帮的。

    我说道:“那你知道东城南城城中那些地方,有人管吗。”

    龙王说:“没人的吧,那里治安严,不会有人在那里敢乱来。怎么了。你们要去那里发展吗。要是做正经生意,没什么事,做不正道的生意,就真做不起来了。”

    我说:“不是,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彩姐去那里,开了一家跟别人家差不多一样的,名字也很相似,结果开业那天,人家几百号人就来闹了,要彩姐关门了,直接赶走了客人,说不关门,马上砸了。自称四联帮的。”

    龙王说:“还有这么一个帮派?我没听说过。”

    我说:“后来他们去查,发现这个帮派,是以前几个城区的小混混liu mang们的人成立的,被一些老大们统下来后,成立四联帮,但他们平时都不会以四联帮自居,而是,他们是正规的房地产公司,金融业这类行业的正规工作人员。”

    龙王说:“完全洗白了是吧。”

    我说:“对,就是这样子的,所有的小混混们去上培训课,穿上西装革履正式上岗,都是职业精英了。彩姐那,如果不是搞得和他们差不多一样,他们是不理睬的,他们不涉及路边摊,饭店,赌场,跟我们这样的行业,他们都不做的,别人去搞这些,他们也不管。”

    龙王说:“真没听说过了。那你们打算怎么办,要我帮忙,解决他们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