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她跟我回家睡觉
    回到了后街。

    坐在饭店里,包厢里,看着窗外的花花世界,夜生活这时候刚开始。

    我和彩姐,陈逊几个喝着酒。

    彩姐说道:“怎么了,都一副心里很不舒服的样子。”

    我说:“呵呵,当然不舒服,开业就被关门。”

    彩姐说:“好事多磨。我这辈子,受的挫折太多了,这小小的挫折,不算事。”

    我说:“嗯,彩姐你想得开就好。”

    彩姐指了指对面,说道:“那个位置,开个就不错。”

    我说:“是啊,看起来确实挺不错的。”

    彩姐说:“搬到这里来怎么样。”

    我说:“我赞同。”

    陈逊也说:“我也赞同。”

    彩姐说:“那就这么决定了。干杯。”

    我们一起干杯。

    喝完了酒,彩姐让司机接回家去了,我们则是各回各家。

    我回去公寓睡觉,躺下去的时候,接到了梁语文的dian hua,我问这么晚了,什么事吗。

    梁语文说道:“我在饭店门口。”

    我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梁语文说道:“和朋友去看dian ying,朋友先走了,我钱包丢了,我给她dian hua,她关机了,就给你打了。”

    我说:“不会吧,钱包掉了?”

    梁语文说:“里面只有钱,我没带卡。”

    我说:“好吧,那我送钱给你打的回去吧。”

    梁语文说:“谢谢你。”

    我穿衣服,出去了,天气这两天不知道怎么的,有点凉,直接从大热天到了大冷天,像快进入冬天,这可是啊。

    还好我有外套。

    走出去后,很快到了饭店门口,梁语文就在那里。

    门口那里,她竟然穿着短袖。

    我马上过去,问道:“你不冷吗。”

    她说冷。

    我说:“打扮那么漂亮,你是出来约会的吧。”

    她说:“和闺蜜看dian ying了,她有事先走了。”

    我说:“好吧,那你是从dian ying院走到了这里。”

    她说:“是呀。”

    然后,她说道:“我好冷。”

    我说:“好吧,我牺牲一下自己。”

    我脱了外套给她,然后掏出两百块钱,叫她打的回去。

    她说:“我好饿。”

    我说:“靠,你当我这里是慈善中心呢。”

    她说:“我好饿了啊。”

    我说:“好吧,送佛送到西,带你吃东西。”

    带着她去夜宵摊,吃了东西。

    她吃东西,我喝啤酒。

    她看着喝着挺爽,也就拿了啤酒和我喝。

    我说道:“你平时可不喝酒的,今天,怎么了。”

    梁语文说:“没什么啊,就是想喝酒,你是不是怕花钱呢。我明天还给你。”

    我说:“哈哈,当然不是了,只不过呢,奇怪平时你不喝酒的,今晚怎么突然喝酒呢。”

    梁语文说:“我想喝。”

    说着,她煞有介事的倒了酒,和我干杯。

    既然你想喝,那就喝吧,我举起杯,和她干杯。

    然后,两人吃着,喝着,聊着。

    不知不觉,聊到了十二点多,不知不觉,喝了一打多的啤酒。

    这其实也不算多少,问题是,她喝了有一半。

    看她面色红润,眼神迷离微醺的样子,我说道:“你没事吧。”

    梁语文说:“没,没事吧。”

    我说:“那回去吧,别喝太多了。”

    我去买单了。

    回来,看到梁语文站起来,有点摇晃,我扶着了她。

    然后,我说:“看你这样子,还是我去给你拦车吧。”

    她看着我,目光似乎挺幽怨。

    然后我去拦车,她走过来,站在我身旁。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计程车过来,而且,风一吹,我感觉好冷。

    她穿着我外套,还挺好看。

    我看着远处的摩托车,摩的,我是不敢让她坐摩的,怕出事。

    想了想,她坐的士回去,也不是很安全啊,因为她喝了有点多。

    看着她站在我身旁,有些摇晃,我说道:“要不,你还是别回去了。”

    她没说话。

    我说:“你这样回去,我也不放心。”

    她说:“我还是回去吧。”

    我说:“那好吧。”

    她看着我,咬着嘴唇。

    我说:“我送你回去,然后我再回来。”

    她说:“不用了。”

    我说:“那,要不,你在我那里将就一晚吧。”

    她说:“不用了,我能自己回去,没事的。”

    我说:“好了就在我这里将就一晚吧。放心,我保证,我以我纯洁高尚的人格发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她低着头,看着地上。

    我拉了她的手臂:“走了,很晚了,好困啊。”

    她跟着我回去了。

    到了公寓,进来后,她看了看,我说:“呵呵,抱歉啊,一个人住,男孩子啊,所以不是太讲究,有什么不干净的地方,你帮我扫一扫我也不介意啊。”

    她问道:“我想去洗手间。”

    她进去了洗手间。

    我看着小小的公寓房间,心想,就这么大的地方,睡哪儿啊。

    要铺地上,我也没有多余的席子被子啊,怎么办呢。

    难道让我睡那个小小的小沙发一晚,那可要让我死了得了。

    我正想着,她出来了,洗了脸,洗了脚,换上了拖鞋。

    然后,她坐在了椅子上,拿出手机,看着手机,看看微信朋友圈,刷着朋友圈。

    我上了洗手间。

    干脆就洗了澡。

    洗澡后,出来,椅子上却不见她人了。

    咿,梁语文呢,有没有搞错,人不见了?

    但是,我外套,她包包还在这里桌上啊,那人呢。

    我赶忙找,看阳台,从阳台看到楼下,没见跳楼啊。

    看衣柜里,开门看外面,有没有搞错,人不见了。

    我急忙打dian hua。

    打她的手机。

    手机声音却从床上传来,我赶紧过去看,我靠,她已经钻进了被窝里,手机放在枕头旁,人已经睡着了。

    还好,不是跑出去了就好,真的好担心她喝多了,跑出去外面什么的。

    可是,她睡进被窝里,睡我床上了,那我睡哪里。

    我坐下来,从台上拿了一罐啤酒,开了,喝了一大口。

    她喝多了,我觉得,我可以趁人之危,其实也不算趁人之危的,因为,她来找我,和我喝酒,可能就已经做好了来献身的心理准备。

    难道说,喝醉了,烂醉如泥的男人,就会愿意和一个女人随便发生什么事吗,这不可能,更别说戒心那么强的女人了,尤其是梁语文这样的女孩。

    好,既然你想要,我没道理不给我,一口气喝完了一罐啤酒,我钻进了被窝里,梁语文是穿着衣服睡的,而且,有轻轻的鼾声,她是真的睡着了。

    没想到,mei nu也会打鼾的,很轻,不过,挺可爱的。

    我心想,该怎么动手呢。

    正考虑,手机叫了起来,是我的手机,一下子吓了我一大跳。

    我急忙拿了手机一看,是王普打来的,我按了接听,然后走出去了阳台,问道:“妈的几点了,十二点半了,你要疯了是吧。你疯了找你龙仙仙疯去。”

    王普说:“你过来我这里一趟。”

    我说:“我不去,我去你那里做什么,不去。”

    王普说:“我有急事找你,很急的事。”

    我说:“我去不了,我不想去,我很困。”

    王普说:“我这里出了点事,必须要你来帮忙。”

    我说:“什么事啊,你们床头拿刀砍杀让我提冲锋枪去帮忙吗。”

    王普说:“是,我和她吵架了,总之,你先来,我再和你说。”

    我说:“好了好了,这就下去了。”

    我急忙穿了衣服,然后去了王普那个房。

    他的房门开着,进去一看,他颓然坐在床头,我看看,房间不乱,不是和龙仙仙吵架的迹象,龙仙仙不在,难道又跟别的男人跑了吗。

    我走进去,问道:“她是不是又跟人跑了啊,你别想不开,跳楼自杀啊,你死了,我怎么办,你还欠我那么多钱呢!”

    王普抬头看着我说:“帮我去找找她。”

    我说:“找谁啊,龙仙仙。”

    王普说:“我和她吵架了,她穿着拖鞋,穿着短袖,短裤,就跑出去了。”

    我说:“靠,不是吧,吵什么啊,都老大不小了,还吵架了,有什么好吵的。”

    王普说:“我,我,我玩摇一摇,和一个女的聊,刚才被她发现了。”

    我说:“你,你,你他妈的不是活该吗,你直接跳楼下去死了得了,我的钱也不要你还了,世上怎么有你这种人渣。”

    王普说:“我就和那微信的开开玩笑,结果她发现了,就说了我,我骂了她,然后她气得摔我的手机,我抽了她一巴掌,她捂着脸就跑出去了。这大半夜的,我跑出去找了半个多钟头了,也找不到人,我急啊,她手机不拿,钱包也不带,故意急死我吗。”

    我说道:“你他妈的就是活该!你,你这种人渣,摇一摇,有什么好玩的,上面的女孩,有几个正经的。”

    王普说:“说的你好像多正经似的。”

    我说:“至少我不玩那个。”

    王普说:“那是因为你在监狱上班,没机会玩。”

    我说:“呵呵,有机会我也不玩,没你那么贱,有女朋友了还不好好对她,活该跑了。”

    王普说:“大哥,别说风凉话了,我现在叫你来帮我,找到她,好吗。不是叫你来帮她骂我的,等找到了她,随便你怎么骂。”

    我说:“那你干嘛打她,打她干嘛,你不是活该吗,你不打她,她能跑吗。”

    王普说:“我气啊,她干嘛摔我手机。”

    我说:“你干嘛玩摇一摇泡妞。”

    王普没说话了。

    然后我说:“她穿着拖鞋,短裤,短袖,那么冷的天,跑出去了,不带一分钱,不带手机,能去哪里。”

    王普说:“我怎么知道啊,我一直在找,找不到,急死我了,这不找你来了嘛,我还想找我当jing cha的朋友,可这也太什么,太麻烦人家了,我都想报警了。”

    我说:“报警,失踪四十八小时才出警的。”

    王普说:“你没看新闻,经常有女孩子夜跑啊,很晚下班的,然后失联,不是被劫杀,就是被奸杀,我一想到,我腿都软了。”

    我说:“好了好了别乱想了,走吧,出去找。到处找找吧。”

    王普说:“找不到啊!”

    我说:“再找找,说不定躲在楼下哪儿呢。”

    王普站了起来,和我下楼去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