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刚开业就被逼关门
    清场了,客人们,都被以某些理由赶走了。

    全都出去了,清场了。

    络腮胡子得意的再次笑笑,露出一颗金牙,然后转头,挥手,带着他们的人走了。

    他们全都走了后,我说道:“那么多人,要有五六百人啊。”

    陈逊说:“点了一下,没那么多,三百人会有,可也比我们多很多。”

    彩姐说:“阿杨,查一查,这些都什么来头。”

    彩姐手下说好。

    然后,彩姐决定,约这个金牙出来谈谈。

    原本以为她要过几天,谁知,她直接拨打了dian hua过去,约那人出来谈,就在楼下的茶餐厅。

    跟这些人,没必要讲礼数,彩姐说的。

    楼下,那帮人,都已经散了。

    在茶餐厅,彩姐带着我们几个人,而那个乌黄头发,应该说,焦黄头发的金牙,带着几个人也过来了。

    这家伙长得真有个性,第一眼就能记住他。

    进来后,他坐下。

    彩姐和他两人坐着,我们则是一排散开,在后面站着。

    彩姐问他喝什么,金牙说:“不用。有什么事,你问。”

    彩姐说:“实话说,你可认识我们。”

    金牙说:“不认识。”

    彩姐说:“这么说,你不是针对我们的。”

    金牙说:“我们针对的,不是你,而是你的。”

    彩姐问:“我们怎么了。”

    金牙说:“你肯定知道聚吧。”

    彩姐说:“知道。”

    金牙说:“那是我们老板开的,在不同的几个区,正在开连锁,你这么干,把你们的装修成我们一样,这种抢生意的手段,很不道德。”

    彩姐说:“我们没犯法。”

    金牙说:“我们不同意!”

    彩姐说:“你们是什么人。”

    金牙说:“你不需要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彩姐说:“那如果我们需要继续开下去的话,要怎么样。”

    金牙说:“要么,打赢我们。不过这不可能。你还是选择其他的路。”

    彩姐说:“什么路。”

    金牙说:“改名字,改装修,给我们交钱。”

    彩姐问:“这是问要保护费了。”

    金牙说:“你可以这么认为。”

    彩姐说:“你们是什么帮。”

    金牙说:“四联帮。”

    彩姐说:“你以为演dian ying?”

    金牙哼哼,露出金牙,说:“通城,城中,东城,南城,四城联合。”

    彩姐说:“哦,这样,那你是老板。”

    我们之前没听说过什么四联帮啊。

    还以为这里闹市,都没这些所谓的混混,原来,是有的。

    金牙说:“我只是老板手下,我们老板,你还不配认识。”

    彩姐笑笑,说:“如果我不同意呢。”

    金牙说:“关门。”

    彩姐说:“如果我想试试呢。”

    金牙说:“试试我们的实力?可以,随时奉陪。不过劝你不要这样,因为你们会后悔。”

    彩姐说:“谢谢你的解答。”

    金牙说:“考虑好了给我dian hua,但,别再开门,下次可不是送白花圈了。”

    说完他站起来,带着他们的人走了。

    走了之后,彩姐叹气,说道:“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帮。”

    陈逊说:“确实是没听说过,好像一夜间,冒出来的。”

    彩姐点了点头。

    陈逊问:“彩姐,怎么解决。”

    彩姐说:“先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管着这里。”

    陈逊看看我,说:“会不会是环城帮的。”

    我说:“应该不会的,没见过环城的人来过这里啊,而且,环城是努力从环城杀进来抢地盘,可他们想从他们周边下手。一点一点蚕食的方式,侵占。如果他们占有了这块富饶的地方,还真不需要和我们,和沙镇的霸王龙,和西城帮,打得死去活来的了。”

    彩姐说道:“这倒也是。”

    陈逊说:“可也没听说过这里有人管。”

    彩姐说:“没听说不代表没有,如果我们做的生意,不和他们起冲突,可能他们也懒得理我们。”

    我说:“嗯,对,刚才他们也说了,如果不是模仿他们的店,他们也不管,但模仿了,就得罪了他们了,而且,他们说如果开的话,要改,装修风格名字都改了,还要给他们一笔钱。”

    彩姐说:“四联帮,没听说过。”

    我说:“城中,市中心了,东城,也是市中心,南城,通城,这一片区域,都是这个市里面最繁荣的区域,看来他们帮派不小。是不是新兴的。”

    彩姐说:“应该不是,怎么会发展那么快,只不过我们没碰到过,所以,忽略着他们的存在,他们也懒得理我们。”

    我说:“那不是啊,霸王龙搞过来这里,和他们应该也起了冲突才是。”

    彩姐说:“如果霸王龙不在这里收保护费,或许收的也不是他们的店,他们也懒得理。”

    我说:“好吧,应该是这样。”

    聊着,刚才彩姐让去查的那个阿杨来了,说查到了。

    彩姐问是什么回事。

    阿杨说,的确有个四联帮这样的帮派,但,已经这里四个区,都是各自自己管各自,后来被那个金牙等几个人,把四个区都给占了,然后就成立了四联帮,所谓的四联帮,却不像道上的,因为他们不收保护费,不看场子,不赌博,不涉黄,不涉毒。他们是做金融,房地产,计算机这一块。

    我愕然,想不到,能染指这些,而且,还做成功了,生意风生水起,他们都懒得和小混混们抢地盘,抢路边摊,饭店,大排档这些生意。

    而这次,彩姐的模仿了他们,却也是一个意外,因为他们也不做,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老大,开了这聚吧,而彩姐剽窃了他们,又在他们附近这里开,他们就不乐意了,所以召集了人来要彩姐关门了。

    这些穿西装革履的人,就是以前各区域的帮派的人,现在是四联帮的,但都是公司的精英,的确是精英,全洗白了,各区域老大们带着他们,在公司的领导的培训人员的培训下,都学会了各项工作技能,平时就是上班,工作,完全跟混混风马牛不相及,所以,所谓的四联帮,其实就是一个集团,集团做的是金融,房地产,计算机等等项目。

    那些像黑衣帮,西城帮,环城帮这些道上混的,哪会知道还有这么个集团,这完全就是别的领域的了。

    我们没听说过,也是正常,他们从来也不会以四联帮自居,而是以某某金融公司,某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某某计算机等公司的名义做事。

    既然知道了这样子,那么,就想问彩姐,是怎么打算。

    彩姐问陈逊:“把这块地方占了,有胜算吗。”

    彩姐的野心不直接想占了这块地方,都直接忽略了这帮人。

    陈逊说道:“难度应该不小。”

    彩姐说:“我们不能打吗,他们人是多,那又如何。你分析看。”

    陈逊说:“我们能打,但他们未必是不能打。这块地方,他们占了这么多年了,也是liu mangdi pi出身的,也有几下功夫和水平。他们有钱,这点我们比不了,他们还可以通过收买上面,以合法的方式来对付我们,就算我们打赢了,占了这里,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来对付我们。”

    彩姐说:“分析得挺好。看起来,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能玩得起房地产的,后台也应该很深。后台深的我们惹不起。这个,看来只能给他们交钱,改装修了。”

    看着我们几个都沉默,彩姐说道:“你们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陈逊摇了摇头。

    彩姐问我,我说:“干脆,别做了,干嘛委曲求全的来这里开店。也不知道要交多少钱他们才给做。”

    陈逊说:“我也是这么想。”

    彩姐说:“唉,也是的确不太想做了,换了另外的风格,我也没心情做下去了。”

    我说:“倒不如,把这个转让,然后回去后街那里,开一个,看他们来闹不闹。”

    彩姐说:“好想法。”

    我说:“也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受人欺负,而且,强龙不压地头蛇,我看去了后街那边整,他们还敢来闹不。”

    彩姐说:“这个想法好,值得尝试。”

    我说道:“没办法,我们现在的力量有限,想要过来冲击这里,很难的彩姐,而且,我也不赞成用暴力方式解决问题,他们打我们,我们可以正当防卫,但在这里,我们正当防卫都防卫不起。”

    陈逊说:“彩姐,我也是这么想,去后街,开一家同样的,他们如果过去闹,好,那就和他们对着来干。”

    彩姐说:“好。这家,就转让了,可惜了。”

    我说:“没什么好可惜的,彩姐,等我们以后强大了,再回头来对付他们也不迟,如果实在没那么个能力和本事,只能让着他们了。如果我们努力了,还是被他们吞掉,那也是天意,天意不可违,没办法。”

    彩姐点了点头,说道:“收拾东西,走吧。”

    我们各自都散了,到了楼下,看着暗掉了的灯光,我们心里都一片暗淡。

    刚开业,就被逼关门了,呵呵,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