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8章 彩姐新店开业
    我听了李欣的这段话,心里骂道,靠,康云真是够阴险,我真是不能不防,找个演员,还找了个那么让我毫无一丝防备的来陷害我。

    真是用心良苦啊。

    差点就成功了。

    如果换做是其他女囚,我现在不知道怎么样的下场了。

    肯定会被污蔑成嫌疑犯了。

    我说道:“你真是个善良又聪明的女孩,呵呵,我帮你,把你带来这里,一个呢,是为了感谢你,另外一个呢,我想交你这个朋友。”

    李欣说:“好啊,可以呀。”

    我说:“以后你都能在这里了,是吧。”

    李欣说:“是呢,但我们也要好好表现,不能随便犯错,我们都有考核成绩,这边的医生,是考核的老师,我们表现不好,他们在考核成绩上给低分,每年低分的人只能回去。”

    我说:“好吧,那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啊。”

    李欣说:“我一定会的。”

    我说:“挺想请你吃饭的,但是不行,呵呵。”

    李欣说:“是该我请你吃饭才是。”

    我说:“记得我帮你这个事,你要保密,因为你们的那个指导员,马明月,对我本来就有意见,想整我,而且你也得罪了她,所以,尽量的保密,低调,知道。”

    她说:“我知道了。”

    我说:“马明月在你们监区,干不少坏事吧,一定对你很狠。”

    李欣说:“你说的是分家属送来的钱和东西吗。”

    我说:“对啊。”

    李欣说:“难道你们监区没有这样事吗。”

    我说:“以前有,后来被我撤了,她们都很反对,反对的,我都灭了。”

    李欣说:“马明月分得很多,三分之二。”

    我说:“这家伙才是真正的吃人不吐骨头。”

    她说:“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说:“呵呵,你们都进来了这里了,还能反抗吗。对了,我看过了你的资料,包括你怎么进来的,我都知道了。”

    李欣说:“那,有什么问题吗。”

    她明眸善睐,那双眉目,晶晶发亮,盯着我。

    我说:“很多人都搞不懂你为什么进来,我也搞不懂。关于你sha ren,杀前男友的事。”

    李欣沉默。

    我说:“我挺想知道的,真相是什么。”

    李欣说:“没有真相,真相就是这样的。”

    她低着头,咬着嘴唇。

    我说:“我不相信你sha ren,我不相信你杀他,你那么善良的女孩。”

    李欣直接打断我的话,说道:“我还要忙了。”

    她不想和我说这个话题,或许,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是她的苦衷,所以,她不愿意谈,或许想起那血腥的经过,她不想再回忆。

    我说道:“好吧,实在是抱歉,那,你好好做,我先走了。”

    李欣说:“星期天下午,家人来这里看我,我申请到了,你到时候也来看我,好吗。”

    我问道:“为什么?”

    她说:“我想,让我父母好好感谢你。”

    我说:“这就不用了吧。”

    但我心想,见见她父母,也是好事,因为呢,我想和她父母聊聊,因为这案情,她进来所谓的伤害罪,根本就扑朔迷离,我怀疑都不存在,我怀疑她都没sha ren的,帮着把她弄出去得了。

    最好如此。

    李欣说道:“你来吧,你帮了我,我要让他们帮我好好感谢你。”

    我说:“好吧,我答应你了。”

    她嗯的点头。

    我说道:“你去忙吧,不然考核成绩差可不好,我可要走了。哦对了,你父母来了,记得让他们帮你搞定这些考核你成绩的医生,他们懂的。”

    她说:“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

    我说:“拜拜。”

    她对我挥挥手,出去了。

    我则是从安全通道楼梯,走下来了。

    出去了。

    去了饭店,坐着喝茶吃东西。

    陈逊找了我,说彩姐找我。

    彩姐才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速度的拿下了南城的一家转让中的,然后马上把装修成了上次我们去的那家聚吧一样的风格,接着,开业了。

    真是够快,我不得不惊叹她办事的速度和能力。

    今晚,就是试业第一晚,彩姐让我们过去。

    自然,陈逊马上找了兄弟们,找了我,大家准备好后,就驱车过去。

    这边过去南城,还是要一些距离的,差不多是到了市中心。

    南城东城,都比较繁华,比西城,我们那边,繁华很多,没办法,市中心嘛。

    到了南城,一个大广场面前,开进去了停车区,停好车,陈逊看了看位置,然后带着我们上去了。

    相聚。

    呵呵,取了这名字,这完全是剽窃啊。

    聚吧,相聚,呵呵,彩姐也有点厚黑,脸皮厚,心够黑。

    厚颜无耻。

    不过搁在我这身上,我绝对也要这么干,赚钱啊,而且也不犯法,说什么良心过不去之类的,呵呵,谁和聚吧的老板认识呢。

    张灯结彩,试业大吉。

    这之前便是一家但经营不善,所以业绩不上不下的,彩姐直接盘下来,重新装修换了风格名字,开业。

    好吧,看起来,挺不错的,试业推出免包厢费,很多客人都来了。

    彩姐穿得很精神,打扮很漂亮,她的朋友们也来了不少来捧场,花篮门口放了很多。

    我们进去后,彩姐过来,还来招呼我们。

    我说道:“彩姐,今天好漂亮啊,一身喜气的。”

    彩姐说:“开业是要这样呀,都来了啊,你们先过来帮忙,晚点请大家伙一起吃宵夜。”

    陈逊说:“彩姐,不用招呼我们。”

    彩姐说:“好,那大家先帮忙啊。”

    众人看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去帮忙了。

    我看着络绎而至的客人,心想,彩姐的确是有着其非凡的商业头脑的。

    突然,门口走进来一大群不速之客。

    全是西装革履,上百号人,甚至更多。

    一大群黑压压的人进来,而且,领头的那些人,手捧着白色的花圈,像是去祭奠一样。

    我急忙过去叫彩姐。

    他们这帮人到了大厅后,站住了,齐刷刷的站住了。

    来者不善。

    看上去,就是为了找茬而来。

    可是,没听说过南城这块,有人罩着啊,那会是哪帮人来搞乱?

    难道说,环城帮的人,渗透到了这里?

    这里是环城帮的人管的?

    可也没听说过啊。

    陈逊等人,一大帮人跟着彩姐身后,迎过去。

    我们到了那帮ren mian前,看着他们面前刺眼的白色花圈。

    彩姐笑笑,对他们说道:“请问诸位,是去扫墓呢,还是来唱歌呢。扫墓,是走错地了吧。”

    后面又是一大群人的脚步声,还是西装革履的,加起来,不下三百人,挤满了偌大的大厅。

    而在大厅排队等唱歌的客人们,一眼就看出气氛不对劲,大家赶紧的溜之大吉。

    这帮人,比陈逊带来的人和彩姐在这边的人还要多很多。

    看着这帮人,也不是普通的小混混,那气势,倒像是正经上班的精英人士,让我联想到了那个名动亚洲的帮派,竹联帮。

    对,就是穿这样,这打扮。

    后面那帮人来了后,排队在了前面那帮人的身后,然后,一个染着乌huang se披在脑后长头发,留着络腮胡的瘦小个子男人,走了出来,看样子,约莫四十多岁的样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

    走到了我们面前后,他问我们一群人:“你们谁是老板。”

    彩姐站了出去。

    那个络腮胡子问彩姐:“你是老板。”

    彩姐说:“对,请问你是。”

    络腮胡子说:“我是谁不要紧,我要你们现在马上关门。”

    彩姐问:“我们开业,是ban li了所有的正当手续,合法手续,你们凭什么要我们关门。”

    络腮胡子说:“哦,你们开业,本来不关我们的事,可你们,搞个名字跟我们聚吧差不多一样,装修还一样,这么搞,摆明了是要搞我们了。”

    看来,他们就是那个聚吧请来的人,不说请来的,也一定是和聚吧有密切关系的人。

    想不到那个能请得动那么一大群人。

    但,我怀疑的是,这群人罩着那个,更或许,就是他们一大群人开的,就跟陈逊他们一样性质,这块地盘,就是他们罩着的,就是他们开的。

    彩姐说:“我们是经过了合法手续开业的,怎么搞你们了。装修风格差不多又怎么样,名字差不多又怎么样呢。违法了吗。”

    络腮胡子指了指花圈,说道:“不愿关门,那今天让你们喜事变丧事了。”

    陈逊等人马上上去,看来避免不了一场大战了。

    但明显的,我们人数少,他们人数占优,而且,在这帮未知的对手面前,是否能打赢,也是未知数。

    看起来,他们并不是渣渣。

    络腮胡子说道:“我们下面,还有几百人,想玩吗!”

    彩姐马上对后面做手势,陈逊看懂,让人过窗边看,结果,来人马上报,下面的确有几百人,跟这里一样的人数。

    如果真打起来,那就是亏大了。

    络腮胡子看着我们害怕了,说道:“即刻关门,想要重新开门,可以,这是我名片,有空给我dian hua找我谈。”

    络腮胡子递过来名片,陈逊上去接了名片。

    然后,络腮胡子说道:“进来的客人,全都赶走,把门关了,十分钟之内。否则,下面发生的事,不是你们想看见的。”

    这根本就是威胁了,可是,没办法了,他们人多,要硬拼,完全是拼不过。

    彩姐脸色很不好看,对陈逊说道:“照他们说的去办。”

    络腮胡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