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6章 欺人太甚
    不过,我并不放心让兰芬去办,我自己去看。

    到底怎么样子的。

    我让兰芬先去蹲点看看,看人家到底怎么欺负李姗娜的,然后马上来告诉我,我去看现场,看那些欺负她的女囚到底有多牛。

    之前,还说没人敢欺负她了,可谁想,还是有人敢的。

    我估计,监区的欺负李姗娜的,是得令于马明月的,监区去文艺队的人最多,而监区的女囚,本身就牛了那些人,听不服管教的,所以了。

    回到办公室,我闭上眼,小眯一会儿。

    我回想到了曾经的大学时光。

    其实,大学生活,应该是甜美,青春,青涩,美妙,让人回忆起来,心都在悸动的。

    只是,我在大学里,尝到了太多苦,而且知道了现实的残忍,所以,我对大学的回忆,也有些许的不美好。

    记得,那天,自修课,我刚好坐在了张嫣的后面。

    张嫣长得不错,追求她的男孩子很多,有同级的,有师哥,也有师弟的,每次在校园里,她都很轻易的赢取很多的回头率。

    但她就是,家里条件不好,长了凤凰的脸蛋,也有着一颗享受的心,偏偏生在了一个家庭不好的家庭,这便让她为了享受,而很容易的被金钱给腐蚀了。

    张嫣穿的好,用的好,上千的裙子,几千的新款苹果手机,上万的包包,别的富二代女孩有的,她都有,别的富二代女孩子没有的,她也有。

    刚开始我以为她家有钱,直到后来见到她经常跟不同男孩子出去,后来看到经常上不同的外面社会上年纪较大的男人的车,再加上那天自修课坐在她后面听到她和身边的女同学对话后,我才知道了,她的这些钱,她那么有钱,从哪儿来。

    旁边的那个,也是我们班的女同学,是张嫣的好闺蜜,但这个明显比张嫣丑不少,不过呢,也是一丘之貉,贪玩,经常不来上课,夜不归宿,泡吧,抽烟什么的。

    对于张嫣,我们男生对她有幻想,也是正常的,皮肤好,前凸后翘,长得又好看,我在和我女朋友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曾幻想过,我追求她,她或许会接受吧,当时的确是幻想吃天鹅肉,明明是癞蛤蟆,却想着吃天鹅,其实每个吊死都如此吧。

    我也曾经和张嫣说一些话,试图靠近她,引起她的注意,不过,她对于班里的,甚至是同校的追她的男生,她大多都爱理不理的,不过,对于有钱的公子哥,她又愿意靠近了,当时是以为那些公子哥会打扮,优秀,结果才知道,她是很现实的,为了钱。

    没钱,别想接触到她。

    坐在张嫣的后面,闻着她的香味,心情舒旷,但,后面她和她闺蜜的对话,让我感到了什么叫现实的残忍,对社会的失望。

    旁边那女同学问她,那天看到她用一只很新的口红,挺好看的,可以借给她用吗。

    张嫣说,那个很贵的。

    意思说太贵,我不舍得给你借用。

    那女同学就说,多少钱。

    张嫣说,三千八百八,还是打折的价格。

    旁边女同学吃惊了,那么贵。

    张嫣说:买给她的,开宝马的那个男人。

    旁边女同学说,上次我们一起去唱歌,听他身边那个开车的人说,他有了老婆孩子了。

    张嫣说,我不管他有没有老婆,他有钱给我就行。

    旁边女同学问,那你喜欢他妈。

    张嫣说,谈恋爱的话,学校里那么多的帅哥,她找谁不行,但是学校里的帅哥,再有钱,也没有外面社会上有钱老板有钱,也没有那些有钱老板出手大方。

    旁边女同学问,那怎么办。

    是她那时候的男朋友,我们都知道的。

    张嫣就说,谈着呗,反正他对她挺好的,而且他挺帅,也舍得给她钱花,但他虽然有钱,却给不了足够的她花的。所以,以后结婚,还是要找个很有钱的男人的,才能有用不完的化妆品,穿不完的衣服,住很大的大房子,用很好的东西。

    听完了这些话,我感到的,是从头到脚的凉,失望。

    对她这人的失望。

    看着她美丽的样子,闪闪发亮的大眼睛,长睫毛,我心想,怎么那么美丽的姑娘,心里却是这么样子的。

    之后,听到了王普跟我说她最近的消息,因为le suo敲诈当官的,被抓了判刑,我并没有觉得太过于意外,虽然觉得意外。

    因为她这人,对金钱的渴望,太大了,甚至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灵魂,道德。

    想想看,张嫣虽然漂亮,美丽,身材好,但那些小富二代,并没有足够的金钱,支撑得起她奢侈的生活,而那些真正有钱的大咖,也就是随便玩玩,谁真的愿意娶回家去,既然随便玩玩,不娶回家做老婆,也不会一下子给她很多很多的钱,她觉得来钱太慢了,干脆出卖自己身体给高官,然后拍下来,le suo一次几百万的,这才能撑得起她的生活。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金钱,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绝对是世上最好的东西,不过,为了金钱,付出的却是那么惨重的代价,而且通过这么个方式去攫取,谁能说张嫣聪明啊。

    是我我宁愿老老实实一个月两三千,我也不去干这样事,直接关十几年,出来后,谁知道世界已经变化成什么样了,而且,十几年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啊,就这么毁了。

    一会儿后,有人敲门,我睁开眼睛,看到兰芬进来。

    兰芬说道:“队长,她们又在欺负李姗娜了。”

    我说:“走。”

    我和兰芬去了她们文艺队排练处。

    文艺队排练,是有管教狱警去盯着的,但,每天这么老是盯着,她们也累,也烦,所以,有时候也会偷懒,大多就在外面聊着,坐着,里面排练的女囚一般也不会出什么事,跑是不可能跑得了的。

    管教狱警不看着,女囚就会借机闹架了。

    我和兰芬过去后,那些看着的狱警管教也只是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照样聊着天,该干嘛干嘛。

    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大领导,我更不可能指使得动她们,都不是我们监区的人。

    进去了里面,看着,台上果然是,在吵架。

    一个女囚指着李姗娜,说道:“你以为你以前是明星,歌唱家,叫我们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了吗。”

    李姗娜不做声。

    女囚指鼻子上脸:“不就是出一些名,命比我们好吗,我们就是不听你怎么了,这些动作,太难了,我们做不到。”

    另外女囚也跟着:“对,我们做不到。”

    李姗娜耐心说道:“一字马,是练舞的基本功。”

    女囚打断李姗娜说:“什么基本功,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你就是故意让我们痛苦受不了,还有几天就演出了,我们怎么压得下去。你为了追求演出效果,让我们做那么痛苦的排练,还不是为了你自己吗。我们谁不想做的好,可有些动作,我们是办不到。”

    另一个直接说道:“她爱怎么做怎么做,谁愿意学就学,反正我们不学。”

    女囚们叽叽喳喳的好几个反对。

    李姗娜无奈说道:“那好吧,那我们,就不要练这个动作,我们用别的动作来代替,大家来集合吧。继续开始。”

    那几个女囚说道:“练了好久了,你不累,我们累啊。”

    她们不愿意去练。

    我看的出来,这几个唱反调的,就故意让排练练不下去。

    我心想,这应该是监区马明月让她们故意这样子的吧,然后,在上台演出的时候,搞砸了,而到时候,她们把罪名,推脱到队长李姗娜身上,李姗娜就被赶回了监区,不得再当这队长。

    好,干的很好。

    兰芬说:“我上去。”

    我一把拉住兰芬:“上去干什么。”

    兰芬说:“这帮女囚,欺人太甚,我上去凶她们,让她们不敢再这样。”

    我说道:“兰芬,没用,她们是被人指使,故意使绊子给李姗娜难堪,让李姗娜排练不下去,到时候上台演出不顺利,她们到时再集体弹劾李姗娜,故意的。我们现在上去说,转过来,她们又这样对李姗娜。”

    兰芬问我道:“那怎么办呢。”

    我说:“先回去。我去找一个人。”

    让兰芬回去了,我去找了贺芷灵,告诉了贺芷灵这个事。

    之前,本不是贺芷灵管文艺队这个的,但后来不知道贺芷灵怎么弄的,倒是让她来管着文艺队这些演出了。

    估计是监狱长也懒得管这个,就让贺芷灵来管了,毕竟贺芷灵比较年轻,适合管文艺这类事。

    贺芷灵听了我说后,问我是不是确有此事。

    我说当然有,而且肯定是监区的马明月,和监区的康云指使她们这么干的。

    就是要和李姗娜对着干,不能进行顺利的排练。

    贺芷灵听后,说道:“走,去看看。”

    我和贺芷灵过去。

    路上,我说道:“表姐,说真的,这几个监区,都被她们这帮奸佞,给管了,我们现在,是被十面埋伏啊。毛爷爷说,斗争就是要把敌人弄得少少的,把自己人搞的多多的,可现在,敌人越来越多,我们自己的人,越来越少了啊。”

    贺芷灵说:“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多行不义必自毙,等着。”

    我嗤笑一声,说:“要不要去做一场法事,祈祷她们早日灭亡啊。我不信这个。”

    贺芷灵哦了一声,没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