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5章 多么的伟大
    贺芷灵听了我说不愿意出卖龙王和彩姐后,盯着了好久,说道:“是吗,那么有骨气。”

    我说:“对,是的,你们告我,聚众斗殴罪,持械斗殴,判几年吧。但出卖了他们,我可能会死。再说了,我不会背叛出卖他们。”

    贺芷灵说:“他们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他们是好人。”

    贺芷灵说:“是吗。”

    我说:“是,绝对的。”

    贺芷灵说:“你没知道他们做了多少违法的事吧。”

    我说:“你说的那些幕后致使,抢地盘斗殴的吗。”

    贺芷灵说:“我们说彩姐。”

    我说:“你说。”

    贺芷灵说:“你知道她以前和康云,做了什么吗。”

    我说:“知道,她那些不干净的酒店。”

    贺芷灵说:“康云把女犯人带出去了。”

    我说:“后来她不愿意再做,所以和康云他们决裂了,分成了两帮。有野心,什么钱都敢赚,什么伤天害人的事都做的霸王龙和康云一帮,彩姐自己一帮。”

    贺芷灵说:“过去也是犯法了。”

    我说:“我知道,那你们自己想办法搞到证据,我不会帮你们,但如果是对付康云和霸王龙,我就乐意。”

    贺芷灵说:“这是上面给你下的命令!不是我个人要你去做。你违令?”

    我说:“那你们抓我吧。我无话可说。你们要是能拿到他们之前犯法的证据,就不要让我去搞了,而现在,除了拿到我们几个指挥的几次打架斗殴之外,你们还拿到什么证据?关于彩姐的,关于霸王龙,龙王的,全都没有吧。你们要我帮忙,也可以,但让我先下手的却是龙王和彩姐这几个好人。为什么不是先去搞霸王龙和维斯这些人?维斯和环城帮,圆村圆老大,还弄枪支弹药,怎么不抓他们先。”

    贺芷灵说:“都抓,犯法的,不会剩着,包括你。”

    我说:“那好,先抓我吧。”

    贺芷灵说:“留你,是想让你戴罪立功。”

    我说:“如果出卖他们算戴罪立功,我不立了。”

    贺芷灵说:“我只是在转告。你不用对我这态度。”

    我说:“我知道,可我真的办不到。”

    贺芷灵沉默。

    我也沉默。

    一会儿后,贺芷灵说:“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还能爬到这样的位置,在监狱里,没见你有多大本事,出去混,你有这个天赋啊。”

    我说:“江湖人给面子啦。”

    贺芷灵说:“别开玩笑,现在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时候。”

    我说:“我就说抓了我啊。”

    贺芷灵怒道:“你以为真不会抓你!如果我不帮你,说你是我和我哥派进去里面的卧底,你看你会不会被抓。”

    我问:“什么哥?”

    贺芷灵说:“记得有次我们一起吃饭,被liu mang堵着拉进去喝酒的吗,他带着人过来抓了他们。”

    我记得了,那个国字脸那个jing cha。

    我说:“哦,你跟上边说,我是jing cha派进去的卧底啊。然后呢。”

    贺芷灵说:“以后,别做犯法的事,你带着那些人好好做生意,没人怪你。”

    我说:“那人家打我们呢。像环城帮,动不动就拿着刀枪,杀过来砸地盘。”

    贺芷灵说:“先报警,然后抵抗,正当防卫。”

    我说:“然后呢。”

    贺芷灵说:“把那些什么帮派犯罪的证据,想办法弄下来,都给我。”

    我问道:“我想问你,你拿证据去干嘛呢。就像那康云,你有了证据你也没收拾她,我都恨不得找人捅死她了。”

    贺芷灵说:“这是上面要的,不是我要的。”

    我问:“你之前说,要清除这些不法分子,结果呢,你有了康云犯法的证据,还不是没动手。”

    贺芷灵说:“等。”

    我问:“等什么,等她自己老死了啊。”

    贺芷灵说:“抓她没用,等她身后的真正大脑。”

    我说:“呵呵,好吧。利用我,也是为了抓真正的背后的大佬,彩姐,龙王,维斯,霸王龙这些人,不过,我不会帮你抓彩姐和龙王,至于维斯,我想,可能我很难办到了,更不用霸王龙了,霸王龙背后的指使我更不懂了。”

    贺芷灵说:“他背后的人,和康云背后的人,该是同一人。”

    我说:“这我就不懂了,你们查吧。”

    贺芷灵说:“我警告你,别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到时候我都帮你收不了局。”

    我说:“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好吧。”

    贺芷灵说:“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站起来,拿了八万的包包,走了。

    靠,我好自为之,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就是让他们打架打了几次而已。

    不过真要被抓去审判,可能也要判好几年。

    这到底又是谁,做了他们的眼线呢?

    谁要出卖我们,整死我们呢?

    陈逊的手下?饭店的员工?

    既然能在我们这里安插眼线,那他们完全也可以在别的帮派安插眼线。

    干嘛要我来帮忙呢?

    我可不会帮他们出卖了彩姐和龙王邀功,他们要是有本事,能自己找到证据,抓了龙王和彩姐,那我无话可说,但我是绝对不会帮的。

    不过,我相信贺芷灵的确是帮了我说话的,上面真的是盯着我了,但贺芷灵这么一番话,可就把我描述成了一个大英雄,为了扫除不法分子,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入虎穴,不怕牺牲,多么的伟大啊。

    有贺芷灵在,什么都是好的。

    但我以后真的要收敛一些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自己掂量着来,不然真做了犯法的事,回不了头。

    看着一桌子菜,我也没什么胃口,我也走了。

    原本买单后,想着去坐贺芷灵的车,让她送我一程,可是出去门口后停车场,已经不见了她车子的影子,她应该走了。

    我打的过去了后街,给陈逊打了dian hua,约他出来外面,喝点茶聊聊天。

    陈逊来了。

    在一个茶店二楼,包厢里,坐着,喝茶。

    我说道:“陈逊啊,以后,注意点身边的人,说什么,做什么事,都要小心。”

    陈逊说:“怎么了?”

    我说:“有人安排了眼线进来了,至于什么人,我就不方便说了。”

    陈逊说:“我身边这帮人,都是我信得过的。”

    我说:“总之,你平时下达什么打架啊,斗殴啊,违法犯法的命令,自己找个没人拍到的地方,用个陌生号码打dian hua的方式。这样最好,人家拍不到,看不到。主要是那些眼线,用拍下来的方式。”

    陈逊说:“是上面盯着我们了。”

    他很聪明。

    我说:“嗯,但好在我们也没做什么很出格的犯法事,可上次那次,叫人打群架那一两回,被拍下来了,就凭着这点证据,就能拉我们去坐几年牢了。”

    陈逊说:“到底会是谁呢,是在哪个位置拍的?”

    我哦说:“饭店里。”

    陈逊说:“那肯定是饭店的员工干的!”

    我说:“可能就是。以后尽量少在那里做什么秘密的事让人拿到了把柄。”

    陈逊点了点头,说:“我懂了。”

    这天,我在劳动车间,看着女囚们忙碌着的时候,兰芬过来了。

    她对我说道:“队长,李欣的事,办好了。”

    我看着她:“办好了?”

    兰芬说:“嗯,她已经去了监狱医院了,昨天。”

    我说:“很好。花了多少。”

    兰芬说:“算了吧。”

    我说:“怎么能算了,多少就多少。我凑够钱了转给你。谢谢你了。”

    兰芬说:“不客气了队长,你帮我们姐妹那么多。”

    我说:“好了好了,你再帮我一个忙。”

    兰芬问道:“什么事呢队长。”

    我说:“帮我问问那范娟,她们监区,有没有一个叫张嫣的女囚。”

    兰芬问:“张嫣,是吗。哪个嫣。”

    我说:“女字旁,右边奄奄一息,哦不是,反正是巧笑嫣然,那个。”

    兰芬拿了口袋中的纸和笔给我。

    我写了下来给她。

    兰芬问我道:“找这个女囚,做什么,是你的朋友吗队长。”

    我说:“以前的同班同学,校花,不说是校花,也是班花来的。”

    兰芬问道:“那,找到了,是要照顾她呢,还是要怎么样。”

    我说道:“先找到再说吧。”

    兰芬说好。

    我说道:“李姗娜那里,你也操心一下,麻烦你了。”

    兰芬说:“我会的。她最近基本每天都是去排练。”

    我说:“嗯,没人欺负她吧。”

    兰芬说:“有。”

    我急忙问:“有人欺负她?谁啊。”

    兰芬说道:“监区的一些女囚,并不服气她。在没有管教在旁边的时候,故意和她闹。”

    我说:“妈的,你去买通几个看着那里的管教,如果有下次,打她们一顿。一人给个五六百的红包,让她们照顾一下。”

    兰芬说:“好的,我会去办。”

    之前,都没人敢欺负李姗娜的,因为是钦点的文艺队队长,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再说李姗娜是要指挥她们的,带领她们的,她们中有些人,本就嫉妒眼红李姗娜,更别说现在让李姗娜带她们了,特别监区这两个监区,都一些老油条重刑犯,胆子特别大,不修理她们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