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4章 逼着背叛
    贺芷灵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不愿意就下车!”

    我说:“什么不愿意。”

    贺芷灵说:“请我吃饭需要那么纠结吗。”

    我说:“你说你要是吃个两三百的大排档,或者吃个五六百的好点的,甚至吃个七八百的西餐,我都能顶得住,可你吃的,几千块,我真的是心疼,我能不纠结吗我那么穷。”

    贺芷灵说:“谈判破裂,滚下车。”

    说完她停车,叫我滚下去。

    我说道:“唉,大家表姐弟一场,别那么凶嘛。咱就不能吃便宜的,吃个千把块钱的也行嘛。”

    贺芷灵说:“下车!”

    口气根本都不容商量。

    我说:“好好好,我请!我请行了吧!”

    她说:“好。”

    她继续开车往前。

    我看着她的那个包包,说道:“这就是八万的包包啊。”

    她没说话,没说话就是默认了。

    我拿过来,也没什么啊,就是一个皮包啊,还八万,这他妈的真是坑爹,坑老子。

    她说:“放开它。”

    我往后面座位一扔:“我还不稀罕呢!”

    车子往那家顶级贵死的饭店开去,实际上,味道确实很好,比我们饭店好,对于追求顶级美食的人来说,那个地方不可不去啊。

    但也太贵了。

    我想了想,说道:“不对啊,你是不是骗我啊,警方查这个,为什么是司法的雷处长找你的。”

    贺芷灵说:“你知道司法和公安是什么关系吗。”

    我说:“我所知道的是,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和法院。公安机关是被司法机关所管辖的。那你说是警方查的。”

    贺芷灵说:“有冲突吗。”

    我说:“好吧,没冲突,属于司法,就没冲突了。公安局好像是行政机关吧。”

    贺芷灵说道:“你是没分清这些部门单位智能吧。”

    我说:“我洗耳恭听。”

    贺芷灵告诉我,公安局是处于一个很微妙的地位,到底属于司法机关还是行政机关是很难说,因为它职能实在是复杂。比如说户籍工作,治安工作,交通管理工作等,明显是属于行政职能,而且从行政机关的隶属上讲,公安局又是受辖于的。似乎它应该是行政机关没错。但对普通刑事案件的侦查,行使询问,传唤,拘留,逮捕,搜查,通缉等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权力时,又显然是司法工作,这时,它与法院,检察院共同属于刑事诉讼中互相配合,互相分工的司法机关,是诉讼参加人。所以,姑且算公安局是&p;p;p;;半个司法机关&p;p;p;;了。不过公安局是执法机关肯定没错的,因为狭义的执法就是指行政,广义的执法指行政和司法,与立法相对。

    加上法治还不是够健全,司法和行政不分是传统,到现在仍有遗留,法院,检察院是司法机关,却在人事和财务上受制于,在加上n的领导和政府又是两层皮,公检法还有一个共同的上司叫政法委,这个政法委不但管着公安,法院,检察院,也管着一些民政的东西,是个集司法与行政一体的党政机关,而且政法委的书记还往往是公安机关的领导。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这个管这个,也管了那个,但那个同时也能查这个。

    我说道:“好吧,虽然听不太明白你说什么,但司法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贺芷灵说:“你走到了那个位置,你才知道厉害。”

    我说:“算了,我想我这辈子没那一天了,不过听你说,他要查我,我觉得已经够厉害的了。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啊。”

    贺芷灵说:“吃饭再说。”

    好吧。

    又去了那饭店。

    两人坐在同样的包厢。

    这里很贵,是的,这毋庸置疑,要命的是,我还经常来这里消费。

    我想,我是伪富豪。

    其实我完全假装我很有钱的样子。

    这个,上,那个大闸蟹,来一打,还有,什么大虾,才一斤几百,太便宜啦,来二十斤,吃不完我切着完,那个鱼翅,好好,来一箱,红烧清蒸酸甜油炸随便整,乐意的用苦瓜炒我也没意见。

    我是胡扯的,我哪敢那么嚣张,嚣张是需要金钱付出为代价的。

    点了完全和前几次不同的菜式,贺芷灵点的,每次她报出一个菜名,我夹着烟的手指就会抖一下,虽然我不知道那要多少钱,但我知道加个菜就要几百,最少几百。

    终于点完了,fu wu员去上菜了。

    我说道:“今天才点那么几个菜啊,表姐,你吃得饱吗。别客气,点多一些。”

    贺芷灵一伸手:“fu wu员!”

    我急忙把她的手按下来:“哎哎哎我和你客气,你别当真啊,我们吃不完的,每次都浪费,你看前几次,我都叫我朋友来帮忙吃的。”

    贺芷灵对回头的fu wu员说:“要一杯鲜榨橙汁。”

    我伸出手指:“两杯。”

    吃饭的时候,看她吃了差不多了,我问道:“可以告诉我了吗。”

    贺芷灵说:“告诉你什么。”

    我说:“雷处长有什么要吩咐的。”

    贺芷灵说:“假的,骗你的,为了这顿饭。”

    我瞪着她:“你又玩我!好玩吗,这样子有什么意思呢!”

    贺芷灵喝了一口橙汁,说:“警方知道,你带着彩姐的人,和沙镇的黑衣帮群架殴斗,还有和西城帮的合作,和环城帮互相砍杀,为了争地盘,多次群殴。”

    我一听,这绝不是骗我的了。

    我说:“那,雷处长是不是要说,让我不要再乱搞下去了。”

    贺芷灵说:“不是,他们让你继续做下去。”

    我问:“什么意思,为什么,把我养肥了,然后好杀我吗。”

    贺芷灵说:“有证据证明,不少群架斗殴案件,都是你授意的。”

    果然,有内奸啊,有上面安排的眼线了。

    我说:“那还让我继续干下去,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贺芷灵说:“上边查出后街的那伙人,实际上的幕后人,是彩姐,你是作为军师。”

    我说:“然后呢,为什么还让我继续做下去。”

    贺芷灵说:“彩姐以前的所作所为,上边一直在查,没查到她违反犯法证据,希望你能配合。”

    我说:“要把我弄成卧底吗,目的就是为了抓住彩姐?”

    贺芷灵说:“彩姐不算是严重危害社会的人物。真正危害社会的,是霸王龙,环城帮的热,提到这些人,你都应该认识。”

    我说:“然后呢。”

    贺芷灵说:“你带你们的人可以,你们只要不做犯法的事,上面也不能抓你,希望你能和上面配合,把霸王龙,环城帮,西城帮这些非法帮派的违法犯法证据拿到手交给上边。”

    我说:“搞得我好像很伟大的样子。要是上边真的能干掉他们这些帮派,我倒是高兴了,但哪有那么容易啊,真正幕后的老大上面抓不到,每次都是抓了那些出头打架的小弟们,没用的。”

    贺芷灵说:“所以找你。”

    我心想,让我整死维斯霸王龙这几个,我是乐意的,但我能那么容易拿到他们犯罪证据吗。不可能的。

    我能容易拿到的,是彩姐和龙王的,可让我背叛彩姐,出卖龙王,我还是人吗。

    我说道:“上边不是安插了眼线吗,还拿到了我违法的证据,那怎么不去安插在他们那里,抓他们啊。”

    贺芷灵说:“这不是找你了吗。”

    我说:“算了吧表姐,我没那个能耐的,真的。”

    贺芷灵说:“事到如今,你不做也必须要做了。”

    我说:“如果我不做,就抓我了,是吧。”

    贺芷灵拿出了手机,给我看一段shi pin,竟然是我和龙王在饭店里说话的shi pin,就是我们安排的怎么去揍环城帮的那些计划的对话shi pin。

    这他妈谁拍的啊!

    我有些惊恐,这都谁干的,看这角度位置,应该是,对我们饭店和对我们极为熟悉的人拍的,可到底会是谁呢。

    是陈逊的那几个手下,或是饭店的人呢?

    贺芷灵说:“你没得选择。这不是我威胁你,是有人要你这么做。”

    我说:“意思说,让我帮他们,抓了彩姐,还有龙王,是吗。”

    贺芷灵说:“是。”

    我低着头。

    我怎么能害了他们两个呢。

    我说:“哪有那么容易。”

    贺芷灵说:“给你tou pai的器械,tou painiu kou,tou pai手表,tou pai皮带,可以tou pai的手机,等等,你在和他们对话的时候,充分录下他们犯罪的对话的证据。”

    我呵呵笑一下,说:“好啊。”

    贺芷灵说:“答应的那么爽快,是在敷衍吧。假装同意,背面却要做另一套。我声明,我不是和雷处长一起的,他是让我帮忙代转告的。这是他们给你的一条生路,你选择不选择,就看你自己的了。我以前的确是想让你帮我办事,但你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我让你做事的范围。”

    我说道:“让我出卖了他们两个,这不可能的,但如果要帮你们抓了霸王龙和维斯,我倒是乐意的。彩姐和龙王,对我恩深义重。我背叛他们我还是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