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3章 被上面盯着了
    我对梁语文坦白了我对她的误会和误解。

    梁语文听后,只是抿嘴,一会儿后,说没关系。

    可再怎么说没关系,心里都是介意的,留下了个小疙瘩,或许时间过去后,会没什么,但现在,让她的确是很不舒服。

    我说道:“梁语文,真的对不起。”

    梁语文说:“没关系了,我就说你对我态度怪怪的,也不见我了。”

    我说:“是啊。”

    我尴尬着。

    梁语文对我微微笑:“没事了,是个误会而已呢。还好我找了你,这事儿清楚了,如果我不再找你,你对我的误会,可能是一辈子的了。”

    我说:“这或许会。”

    梁语文说:“都怪你,你自己都一点不放我在心上。我是说,我在你心里一点分量也没有。”

    我说:“哪有,你分量很重,比地球还重。”

    梁语文说:“真会说话,心里却不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有分量,你会找我问清楚,可你连问都懒得问,把我列入黑名单了。”

    我低着头。

    梁语文说道:“很晚了,我明天还要处理一些事,我要回去了。”

    我说:“也不算晚吧这个点,你们难道不放假吗。”

    梁语文说:“公司需要我去做翻译。”

    我说:“好吧。”

    我送着她到了路边,拦了计程车,她对我微微笑,上车走了。

    我过去了王普和龙仙仙那里,我指着王普:“你,你,我可被你害死。”

    王普说:“你自己也不先和我说,我怎么知道呢,怪也怪你,第一没和我说清楚,第二你自己之前都误解了人家,她就不是那样的人。”

    我说:“妈的当时我也说她不会是那样的人,你自己还说什么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什么人心最容易变,经不住you huo。我好想打死你。”

    王普说:“好了好了,现在不没事了嘛。”

    我说:“她说没事,但心里肯定有点什么的。都怪你这厮,我都说了我有事告诉你,你还喋喋不休的羞辱她。”

    王普说:“这样也好。”

    我说:“好个屁啊。”

    王普说:“我们羞辱她,然后她在心里,对你的印象更加深刻了,这辈子都难以忘记,这指不定转化为对你的深爱呢。”

    我说:“行啊,那我现在暴揍龙仙仙一顿,说不定她更深爱你。”

    龙仙仙笑了。

    王普说:“你敢揍她我弄死你。”

    我说:“看吧,还骂我呢。”

    王普说:“行了行了,改天叫她出来,我请你们两吃个饭,大家洗把脸忘了吧。”

    我说:“我们洗脸忘了容易,她洗脸忘了难啊。”

    王普说:“带你们吃正宗的大闸蟹海鲜大餐,包你们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深仇大恨都能忘了。”

    我说:“好吧。听起来口气很大,最近发财了。”

    王普对天空作揖:“那全赖于英明神武的贺总对我的照顾,我做了这区域经理,生意做大了,公司有业务了,我也赚到钱了,改天我也要请贺总吃饭,你记得到时帮我邀请她。”

    我说:“自己请去,关我屁事,我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恩爱吧。”

    王普说道:“滚吧。”

    上班的时候,沈月冲进了我的办公室,说道:“雷桃花,不是,雷香桃疯了。”

    我说:“雷桃花真疯了啊!”

    沈月说:“昨晚我们进去在她镜子上动了手脚,然后她回去洗澡的时候,尖叫一声,摔烂了镜子。好多人都跑过去看她了,她昨晚和她的同事睡了,但一整夜都发抖,没睡,今天就一直念念叨叨的。”

    我感慨道:“真的疯了啊。”

    想想我们也够狠的,人家想着杀死我们,我们想着把人弄疯。

    沈月说:“去开会的时候,她一直嘴里说有鬼有鬼,都被送去了医院了!”

    我说:“那么严重啊。”

    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难过。

    沈月说:“非常严重。”

    我说:“好的,干的很好,记住,守住秘密。”

    沈月点头。

    我让她走了。

    我去找了柳智慧。

    柳智慧坐在床头,看着书。

    国历史。

    我坐在她那张凳子上,我说:“雷桃花疯了,被吓过后,今天开会在领导面前一个劲的喊有鬼有鬼。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柳智慧说:“哦。”

    柳智慧如此的轻描淡写。

    我说道:“我们是不是太狠了啊。”

    柳智慧说:“你觉得狠就狠,觉得不狠就不狠。”

    我说:“和她对比,就不够狠了,她要弄死你,我们只是弄疯了她。”

    柳智慧说:“如果通过科学有效的治疗法,慢慢的会治好的。”

    我说:“问题是,你才能治好。”

    柳智慧说:“不会,外面有一些医院的医生,也会治。只要对症下药就可以了。”

    我说:“但愿她治好吧。哦,但愿她过段时间治好了,也不能回来这里了吧。”

    柳智慧说:“回不来了。要彻底治好,是需要长时间的。”

    我说:“那也好吧。”

    柳智慧问我道:“说的残忍,是觉得我残忍吧。”

    我说:“也有一些吧,我也觉得我残忍。”

    柳智慧说:“如果让你选择,你死她们活着,她们死了你活着,你怎么选择。”

    我说:“当然是我活着。如果我是你,也是要忍辱负重,活下去。报仇雪恨!”

    柳智慧说:“康云会怀疑是你做的手脚。”

    我说:“怀疑就怀疑吧,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搞她的人了,我倒是想把她整死了,只可惜一直没机会。”

    柳智慧说:“机会是要慢慢等的。两军对垒,势力相当的时候,更要耐得住,谁先露出破绽,谁先完蛋。”

    我说:“这我懂的。”

    柳智慧说:“你自己小心。”

    我说:“好,好的。”

    我看看她,然后低着头,看看地板,说道:“那我先走了。”

    柳智慧淡淡的哦了一声,继续百~万小!说了。

    我退了出来,回去了办公室。

    贺芷灵找了我,下班后,让我在停车场等她。

    我说:“那你不要让我像上次一样等半天。”

    没说完,她已经挂了dian hua。

    下班后,我过去了停车场,没想到这次,是她在等我了。

    我说:“那么快啊。”

    贺芷灵没说话,让我走出去。

    她开车出去。

    监狱的车辆进出大门已经换了新系统,升级了,不用人工老是检查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上车后,我问贺芷灵:“找我有什么好事啊。我可先声明,我没钱,真的,很穷啊。请不起吃饭,你也别剥削我了,真的没钱了。”

    贺芷灵说:“一件算好事的好事。”

    我说:“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你还是别找我了,我下车自己走路。”

    贺芷灵说:“你被警方盯上了。”

    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有些发抖,说:“我,我没干坏事啊。”

    贺芷灵说:“你干的坏事,还少吗?”

    我想了想,是不是跟混混有关的事。

    我说:“那我是什么事,被警方盯上了。”

    贺芷灵说:“你说是什么事。”

    我说:“你是不是逗我玩,想要从我身上压榨一笔,然后骗我说拿钱去消灾吧。”

    贺芷灵说:“后街的社团,你管的,发生在沙镇,后街,西城,多场斗殴事件,你都有份。”

    我害怕的说:“你,你怎么知道的。警方真的,锁定我,盯着我了?”

    贺芷灵说:“是。”

    我颤抖的拿着一根烟出来说:“那那那我会被抓吗。”

    贺芷灵说:“不要在我车上抽烟。”

    我哦了一声,急忙扔掉烟,说:“那我怎么办,会被抓吗。”

    贺芷灵说:“社团里,有些人,是警方安排的卧底。”

    我说:“无间道啊。这,这我不管,那我有没有事啊,我保证以后不干这些事了。不和他们来往了。”

    贺芷灵说:“还记得雷处长吗。”

    我说:“那个司法的,记得啊。”

    贺芷灵说:“他找我谈了这事,公安那边盯着你们很久了。”

    我吃惊道:“那,我们的所作所为,他们都知道?”

    贺芷灵说:“聚众斗殴罪,是免不了的。”

    我说:“那我聚众斗殴了?”

    贺芷灵说:“你说有没有。”

    我说:“说有也好象有,说没有也好像没有啊。”

    贺芷灵说:“可以判你。”

    我说:“靠,早知道,我就不去搞这个了,那他找了你,是不是说,想让你跟我说,叫我金盆洗手,不要玩火的意思了。”

    贺芷灵说:“他说什么都不要紧。”

    我说:“那什么要紧?”

    贺芷灵说:“请吃饭再说吧。”

    我说:“又来这个!”

    贺芷灵说:“那随你。”

    我想了想,妈的,这事儿,上面都派卧底进来了社团里面了,要不,就是社团里有他们的眼线,大家都为了钱,为了钱出来混的,真liu mang,假义气,真在金钱的利诱面前,顶得住的没几个。

    要是上面派来这么查也好,全都抓了,看这帮人还能为非作歹害人不。

    可问题是,现在连我也被盯上了,而现在,贺芷灵来和我说,说明我还有救,有可能我退出就没事了,应该是这样的吧。

    但现在是,我要伺候好我这位mei nu上司。

    不然,她真能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我也想知道,上面到底查什么了。

    平时怎么闹的,都没什么人管过,原来,上面早已安排眼线,盯着寻找罪证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