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2章 误解了
    镜子点了酒菜,一会儿就上了。

    我原本不该坐在里面,但镜子一个劲的要我一起聊,说她请的客人也是两个女孩子,是外省的,来进货的,让我陪着聊没事,我就和她们坐在了一块。

    镜子也好奇我年纪轻轻居然能开了酒店,我也好奇她年纪轻轻开了大公司。

    镜子本身也是chuan qi,其貌不扬,身高一米五几,农村出身,开始是南下进厂打工。

    个性开朗活泼大方乐于助人的她,在工厂里,深得人心,做了些许年后,她升为了主管,就在工厂要大干一场的时候,遇到了金融危机,没了订单,收不回外面的债,老板发不出工资,跑路了。

    这个倔强的姑娘,带着工厂的几个女工,拿着老板留下了的债单,找到欠债老板,软磨硬泡,把欠工厂的不少债拿了回来,然后发给了工人,并且还凭自己的能力拉到了业务,工厂又开动了,虽然这时候的她也是没钱,但女工们把她推上来做了老板,然后慢慢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

    成立了公司后,生意越做越大,外国人也来下订单,镜子也就想到了招兵买马,把自己的好友们请去了自己的公司做事,这就包括了懂外语在外贸公司工作过的梁语文。

    梁语文肯定会去,帮了自己朋友,工资翻了多倍,那里才是真正能施展才华的地方,而在饭店里,端盘子迎宾的,没前途啊。

    不一会儿,镜子她们要请的客人来了,来了三个年轻的姑娘,其中一个是开着车载着另外两个过来的,开了一部宝马迷你,另外两个都是开店的,店的规模还不开车的那个,钱也是自己挣的,不得不惊叹,这么年纪轻轻的就那么会做生意,那么有钱了。

    镜子说,在南方的一些pi fa服装的服装城,做服装生意的,大都是这样的年轻姑娘,会打扮,会穿,用她们敏锐的潮流目光,从各家工厂淘出很多漂亮的衣服,然后再pi fa到全国各地,别看她们在服装城一个店的门面就十几个平方甚至有的更会赚钱的一年几十万不是什么问题,而更会赚的,上百万的也不少。

    这真让人吃惊。

    不过,我相信她们所说的,因为我去过服装城,pi fa服装城,也去过pi fa的零食城,汽配城这些,看了停车场对比就知道,服装城的车子,大多新车,而且很多人都是女孩子很年轻,开的不少豪车,白色,红色的时尚的车子。

    她们开心的聊着的时候,我出来了外面。

    过了大约半个钟后,她们买单,陆续的出来,梁语文说是要和镜子回去了,我举手挥手。

    镜子打趣说好久没见了,不留下来聊聊啊。

    梁语文说不了。

    看样子,梁语文刚才被我伤了,因为我对她的那个态度。

    我对梁语文说道:“你留下来一会儿吧,我和你聊聊。”

    梁语文说:“聊什么呢,刚才不都聊了吗。”

    我说:“聊点其他的。”

    镜子笑道:“你留下来,聊点其他的,我先走了。”

    镜子走了,

    我对梁语文说道:“走吧,我们出去外面吃点东西。”

    梁语文说:“可是我很饱了。”

    我说:“去坐着吹吹风。”

    我带着她,去一家露天的咖啡店。

    坐下后,随便点了一人一杯咖啡。

    我说道:“跟你道歉。”

    梁语文看看我,说:“有什么好道歉的。”

    我说:“因为你离开了,所以,我心里不舒服。”

    我没有说我误解了她,省得她多想了。

    梁语文说:“是我自己没有和你说,你生气了。”

    我说:“呵呵是的,所以,我有点小心眼,觉得你离开饭店,去别的地方那么大事,都不和我说,所以我就有些不舒服,刚才一直在说话针对你,你不会怪我吧。”

    梁语文说:“怪,肯定怪。我要你请我吃大餐。”

    我说:“好啊。”

    梁语文说:“我不要在你的饭店吃,我去别的地方吃,吃穷你。”

    我说:“好的,批准了。”

    “你们好啊!”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然后,有两人坐在了我们面前。

    是王普和他女朋友龙仙仙。

    看到他们,我脸上不悦:“没见我们约会呢,滚,别来捣乱。”

    王普说:“嘿嘿,我们就是要来当电灯泡的。”

    他看着梁语文说:“怎么是你啊。”

    王普的口气,有着一丝鄙夷。

    王普说:“老远跟着你们了,我看出来男的是你,想不出来,女的是你啊。”

    王普说完,对我说道:“怎么呢,犯贱了啊。”

    上次我告诉他,梁语文跟了那个保时捷的老男人走了,做了老男人的mi shu,我是误会了梁语文,王普现在还以为梁语文是跟着老男人走了,他在对我和梁语文冷嘲热讽,他的意思是这个女人,不干净,肮脏,我还犯贱找了她来干嘛。

    我说道:“你别说了!”

    王普说道:“嘿嘿,有的人啊,每天对我说得天花乱坠,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的,现在啊。”

    我说:“贱人,闭嘴。”

    王普问梁语文道:“你开保时捷来的吗?”

    梁语文看看我,然后看看王普,说:“你是和我说话吗。”

    王普说:“对啊。”

    梁语文说:“我没保时捷呀。”

    王普说:“怎么了,你们老板不给你开保时捷呀。”

    梁语文说:“她没有保时捷呀。”

    王普说:“哦,保时捷是他老婆的吧,那你开什么车啊。”

    梁语文搞不懂王普说什么:“我没车啊。”

    我急忙拉着王普过去外面说话,省得他等下不小心说出了真相,让梁语文恼我。

    但是王普甩开了我的手,对我说道:“你还顾及她面子啊,这种人,跟她说话我就觉得脏,你还想泡她!”

    我说:“你过来啊!”

    王普推开了我,然后对梁语文说道:“做mi shu一个月好几万吧,怎么样,舒服吗。”

    梁语文说:“没有那么多呀,有时也挺累的。”

    我捂着脸。

    王普说道:“那每天都要做什么呢。”

    梁语文说:“协助老板处理工作事务啊。”

    王普说:“就这样。”

    梁语文说:“还有其他的。也都是工作的事了。”

    王普说:“说的好高大上,那还需要陪老板做一些运动吧。一个月那么高工资可不好拿了。”

    我说道:“王普你闭嘴,你喝点什么,龙仙仙,你们喝点什么,王普,先点东西,你过来。”

    王普说:“我把她赶走先再点。看着她在这里,我不舒服。”

    梁语文问我:“我吗。”

    王普说:“对,是你。”

    梁语文说:“我怎么了呢。”

    我说:“王普,我们误会了!她,她。”

    我想说她不是跟的那个老板,那个保时捷老板,但话到嘴边,说不出来了。

    王普不管我,对梁语文说道:“我觉得你很脏。”

    我再次捂住了脸。

    龙仙仙示意王普不要说了,不要得罪人。

    但王普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替我出头了。

    梁语文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普,也看着我,说:“为什么呢,我怎么了。”

    我伸手示意王普不要说下去,王普拍开我的手说:“你在张河心中,是多么纯洁和有底线原则的一个人,可想不到的是,你竟然为了钱,跑去做个有钱老男人的mi shu。还问怎么了,你装,啊,继续装。”

    梁语文还是搞不清楚状况:“我去跟的是我朋友,女的,不是有钱老男人。”

    王普指了指梁语文,对我说:“今天我就要帮你骂死她。”

    我说:“别说了,贱人,你要害死我。”

    王普对梁语文说道:“我最看不得你这样的女人,你说你好端端的,一个月几千块钱怎么了,非要这么没骨气,去做人家的小蜜,表面是mi shu,实际上还不是出去卖的。”

    梁语文有些不高兴了:“你说什么呢。我做mi shu怎么了呢,我卖什么了。”

    王普说:“卖身!卖身还什么了!你不觉得很脏吗,不恶心吗,去伺候这么一个老男人。”

    梁语文说:“我没伺候老男人。我说了我老板是女的,我朋友,刚才张河也见了的。”

    王普看看我。

    梁语文说:“难道你们之前以为我是跟了有钱男人,做了有钱男人的mi shu?”

    她想着,突然豁然开朗:“你们以为我跟了那个开保时捷的男人,做了他的mi shu!对吗?”

    我低着头,嘴里骂王普,这该死的家伙,真他娘的,我本想回去后,找个时间和王普说说的,可谁知道,这家伙自己跟了我们过来,还没等到我和他说清楚,他就狠狠地羞辱了梁语文一顿。

    梁语文盯着我们。

    我说道:“梁语文,其实这不怪王普,是我,我自己之前误解了你。”

    梁语文说:“你刚才这么和我说话,因为你以为我跟了那个男人了。”

    我说:“对,这是我们的,误解,对不起,是我自己误解了你。”

    梁语文说:“所以你们骂我脏。你也觉得我脏。”

    我说:“这完全是个误会,不是吗。”

    梁语文说:“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吗。”

    我说:“不是的,但当时,唉,确实是误解了。”

    我对王普说道:“她不是跟那个男人,而是去了她朋友的公司,一个很能干的女孩,自己开制衣厂,开xiao shou服装公司的女孩,服装外贸,很厉害。我们误解了她了。”

    王普尴尬的对梁语文说道:“对,对不起啊。我们的错。”

    梁语文抿着嘴,没说话。

    王普拉着龙仙仙走人,对我们说道:“我们两到那边去聊,你们聊你们聊。”

    走的时候,他对梁语文说道:“改天请你吃饭跟你道歉。”

    梁语文摇摇头说:“不用了。”

    看起来,她很难过。

    王普对我眨眼,意思让我搞定她。

    王普和龙仙仙过去了那边坐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